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自怨
    淇奥周身的结界在倏忽之间便消散下去,他重重的摔于地面。缓缓张眼之时那暗红的血眸已然消失,剩下的是一片平静的深蓝。

    他双手扶住额头僵硬的坐起身来。看向身旁衣袍上满是血迹的叶倾绝,由嘴角溢出叹息,转身盘坐好,挥手向他施治。

    叶倾绝身上闪过紫光,顿时的停住了咳嗽。

    他长叹一口气,舒展四肢,仰面躺倒在地上,呆呆的望着天上点点的星光和头顶的树梢。

    “淇奥?我被封入冥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侧过脑袋问向淇奥。

    “屠涅用修罗场台的柱子化作镇妖石,将我镇御在了里面。”淇奥以最简练的方式回答了叶倾绝。

    “我说淇奥,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是不会在意自己被那镇妖石锁住了多久的,而我想那硕儿能在屠涅的手里活过千年,这其中必有隐情。”

    “可这你却赖不着我,就算我妄图逃出修罗场台,那屠涅也能将我封入江山社稷图,他根本就是算计好了一切!”

    “要是我当时不在闭识,也许那屠涅便没有得逞的机会。”

    淇奥攥紧了拳头,手臂搭在自己盘坐的膝盖之上,脑袋颓然的垂着。

    叶倾绝看着淇奥颓然的神情,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哎,那琴仙向你说过了什么?叫你急忙的吞了凝魄草,闭关闭的如此迫切。”

    “她只是说我灵识奇特,可闻人心,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她给凝魄草是因为硕儿尾随她过去,在给硕儿凝魄草之时倒是向我拜托了一句一定要救出你,我是心急魂能的淬炼才用了那凝魄草,其实早可以化形,可是毕竟还是修炼的越扎实越好。”

    淇奥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叶倾绝,那琴仙一早知道叶倾绝会落难,还叫自己救他,当时还诧异来着,可等发生了修罗场台里的事,淇奥便明白了那琴仙的意图。

    “原来,”叶倾绝点了点头,他的眉头蹙了起来,“既然知道我要落难为何不直截了当的告诉我?”

    “告诉你又能如何?那琴仙之语玄而又玄,若不是有修罗场台那一档子事,谁知道你会在何时落难?怎么落难?告诉你难道你便不会被屠涅封入冥地了么?

    那琴仙又是怎么知道你会落难?直觉?推测?还是她探知到了什么?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将会发生的一切全部告诉咱们?那琴仙说话说半句留半句,又能怪谁?我被封入镇妖石后将之前发生的事全部的寻思了一遍,既然是命数,便难逃其无常,实在没有什么好怨的。”

    被封入镇妖石的漫长时光,淇奥有足够的时间反思自己身上所发生过的一切,关于那琴仙的桥段,的确是极为关键的一笔。

    叶倾绝点了点头又惊觉的张大着眼睛直直的瞪向淇奥,手指也点指的激动。

    “既然都悟出了命数无常,却还将我这般暴打一通!淇奥啊淇奥,当我叶倾绝是你发泄怒气用的么!”

    “现在不是在跟你论道,没有功劳亦没有苦劳,像你这样的油滑之人,在海璃肯定是要吃鞭子。”

    淇奥表面上一脸的正色,心里却知道自己暴打叶倾绝的行为多少有些无礼。

    可谁叫他实在太过掉以轻心,心思浪荡,在灵硕熟睡后,心事满满夜不能寐的淇奥有一肚子的话打算与叶倾绝长谈,可用灵识搜寻他时却发觉他在那百花楼里顾自沉欢实在叫他气从心中来。

    “你倒是有胆子!我叶倾绝又不是你的部下!再说我是什么性子你不是早该了解!”

    叶倾绝挑起一侧的眉毛,内心也知道淇奥这样方寸大乱的举动看似是是在责罚别人,实际上却是自责到扭曲的表现。他当然不会和淇奥计较。

    可这淇奥又是怎么知道闭识之时发生的事情?而且魂能强大到崩催?

    思及此,叶倾绝疑惑的看向了淇奥。

    “你当时既然是在闭识,又怎么会知道我和屠涅之间发生了什么!怎么知道我入了冥地!还有你这魂能比你当初的灵能还强大!别告诉我那镇妖石是修炼的好地方!”

    淇奥抬头狠狠地盯住叶倾绝。

    “在镇妖石里,日夜受禁鞭酷刑,一点一滴的消耗你的灵力和意识,要用万年方可耗尽,折磨无尽,何谈修炼,勉强维持意识而已。”

    “我不知在那屠涅的脑中探知到多少回他与你打斗的经过,以及他种种的设计权术,你知道他的四大暗部么?还有他体内的极天灵石,那鬼畜的手段心思晦暗的不能再晦暗,阴险的不能再阴险,要不是有那噬兽末影,我要想出镇妖石不知还要积蓄上多少年。”

    叶倾绝闻听了淇奥的话眉头渐渐紧蹙了起来。

    “我说那小儿怎么如此厉害,区区几万的修为便可与我抵挡!极天灵石,那不又是传说中的上古八神器!他手里有江山社稷图不算居然还有极天灵石!”

    “你可知道他怎样称呼锁魂灵镯?”

    淇奥接着问向叶倾绝。

    “这,”叶倾绝寻思一二便摇了摇头。

    “御魂镯。”

    “御魂镯!上古八神器之一的御魂镯!”

    这上古八神器是何物,稍微对妖灵界历史传说有些了解的人,都会知道,那些是创界长老镇宇妖灵界之时打败的八位长老其身躯灵识所化的宝贝。

    江山社稷图、御魂镯、乾坤罗盘、洛河奇卷、极天灵石、重八塔、泱冥权杖、无极浮屠。

    这些东西虽是在世人口中极为有名,古籍上亦常被提到,可谁有真正的见过,更别说握到自己的手里,或者知道具体要怎么使用了,那屠涅是有怎样的本领,居然能搜集来两个!

    “我冲出镇妖石之后,差一点叫他丧命,却不知他又发动了什么宝贝,一方七彩的扳指,旋转之间叫天地旋转,意识昏丧再醒来之时,我却回到了海璃。既然能叫天地旋转神魔归位,我想其威力不会比八神器弱,甚至有可能就是八神器之一。”

    “再说我手中的御魂镯,是祖传之物,来历已经没有了考证,没有人知道那就是御魂镯,可他却一看便知,看来他对这八神器的了解是相当详细。”

    “天旋地转,神魔归位?淇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可能是那重八塔,据说可以转天换地,固守心智,使道归道,邪入邪,强化世间种种秩序,使事情尽数为神器主人的意志运转,是权力与威严的象征,扳指!那扳指便是那重八塔!”

    “重八塔,”淇奥垂下眼睫蹙眉喃喃。

    “也就是说重八塔的发动使我和灵硕回到海璃,当时我对屠涅施以极刑,他已是躯体残破,却也在那扳指的旋转后躯体愈合恢复了原状,当时整个的空间都是天旋地转,可以听得到皇城内外许多妖众的嚎啕声。”

    “那么,当时的永辉一定突然之间出现了极大的异常。”

    叶倾绝的瞳仁在一片的黑暗中忽然的闪过了亮光,他的眼睛看向淇奥坐着的方向,焦点却有些模糊:“那可是疆土翻覆,下界上涌,魂眼蜕形的变化啊!”

    下界,城邦魂眼所在地,是在创界老祖创界之初便设下的平行疆域。

    任何意图对永辉或海璃雀云造成战争的入侵者都会在入侵的那一刻起自动的进入下界。

    魂眼是永辉城池结界的心脏,击溃一个魂眼便能使通往云都方向的结界门打开,进入下一个城池下界,越是靠近云都的魂眼其固守能力越强,而打下了云都魂眼便可指掌永辉。

    那魂眼不过是一团梭子形状的巨大灵能光团没有任何的攻击能力。

    若是进攻者力量稀疏见到魂眼之时便会被其吸取尽所有法能成为人牲,力量强大,那魂眼便只有挨打的份。

    而要想击败足够强大的敌人务必是要靠各城首领的迎战。

    当时淇奥进攻永辉时,已经击溃了南宫风凌的百万精兵,正准备夺下邺地魂眼,屠涅率领魔兽兵团从天而降,千钧一发之际将淇奥以及海璃的大半兵士尽数的封印于江山社稷图中。

    “按照咱们之前商讨出的方案攻打永辉,在重八塔的困守下,胜算几何?”淇奥抬头,看向叶倾绝的目光平稳而坚定。

    “你还要打?”此次对永辉的进攻可谓是耗尽了海璃的元气,淇奥亦遭受了后果不明的重创,进攻永辉,怕是。

    “修筑魔兵公事的计划,即使屠涅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他得知了海璃与永辉之间的密道以后,派细作进入了海璃,已经被我清理了,我现在担心的是重八塔是否会关闭那密道,若是关闭了又该怎样的进入永辉,至于此次的受创大概还有足够的时间去休整。”

    淇奥从未想过放弃进攻,攻打永辉,统御妖灵三国,何况已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那便更没有了就此放弃的理由。

    “若是那密道被重八塔修复了,那么再想叫军队进入到永辉,便要想想别的法子了。”

    “我想你与屠涅之间经过了此番的交锋,即使你不去惹他,迟早有一天他也会来报复你,我叶倾绝不是逞凶斗狠之人,可已经蹚了你和屠涅之间的这滩浑水,现在再说退出,岂不是太晚,淇奥,攻打永辉的事情,算我叶倾绝一个。”

    “那么,我尽快的整饬海璃现下的诸般事宜,魔兵公事的修建,宜早不宜迟。”

    “嗯。”叶倾绝应答的点了点头。

    “明天一早到塔楼下等我。”

    战戟在淇奥的召唤回归他的手心,在淡蓝色的光芒中倏忽的消失。他缓缓的站起身来,目光看向盘坐着的叶倾绝。

    “两天时间至多两天时间,我这边处理着眼下的事情,你寸步不离的给我守在灵硕身边,随着她的性子去玩,要是她出了任何的闪失,后果自负。”

    叶倾绝挪揄的笑着为自己变出失落的那只靴子,他拍打尘土站起身来,绕道淇奥的身后,一只手搭在了淇奥的肩膀。

    “放心吧,要是我叶倾绝让硕儿出了任何的闪失,不用你责怪,我自己第一个拧下头颅来给她赔罪。”

    ps:今天字数多多啊~虽然没有小硕儿什么事,可是兄弟阋墙也是蛮有看头,嗯呐,就这样喽~明天继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