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血石
    ××××

    淡青色的衣袍高冠束发,眉目之间极似殿中某人,可那般桀骜的气质,却比殿中那人放浪的多。

    士族们自动的为被押解的人以及箱子闪出中间的道路,好叫他被押送到屠涅的面前。

    “风萧!”南宫风凌远远地便叫出声来,激动的微微移动身形向前一步,却又在分秒间忍住,原本清朗的眉头凝成了死疙瘩。

    “唉!”他重重一叹,甩开身前紧握着的拳头,低头隐藏着混沌的怒气。

    这三弟风萧向来桀骜且不知轻重,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叫他这个做大哥的着实气恼且嗟叹万分。

    南宫风萧被侍卫怒喝着跪在屠涅的面前。宝箱置于他的左右两侧。

    他冷哼出声,眼神并不看屠涅,只是撇着眼角,横竖是没有一丝的服气。

    “南宫家族果真奇特,一家子弟,德行却相差如此之远。”屠涅看着南宫风萧,眼神极为威慑。

    南宫风凌沮丧的站在原地,听屠涅如此一说立即的抬起头来赶忙的为自己的三弟开脱。

    “皇上,臣的三弟年少无知,是个顽愚之人,请陛下莫要和他一般见识!臣愿替他。。。。。。”

    南宫风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叫屠涅举手示意制止下来。他只是认真的看着南宫风萧,并不理会南宫风凌。

    南宫风萧被屠涅盯得浑身不自在,他虽心底也对屠涅这样狠决的目光强大的气场有所惧怕,可他向来对屠涅这个二皇子也没什么服气的,嫉恨的心情一上来,管他屠涅怎样的厉害!他南宫风萧就是不认他!

    他左右摆动上身,眼神剜向一侧的侍卫,极为凌冽的冷哼一声,又抬头和屠涅对视起来。

    “你倒是有脸对我们南宫家族说三道四,不看看自己是如何的逆子!如今在这殿上万般的大言不惭!不知当初耍了多少暗地的手腕,又拿多少人的鲜血做了祭奠!”

    “风萧!你!”

    南宫风凌被自己弟弟的这一番言论骇到了。神色骤然急躁,喊叫脱口而出。

    屠涅以目光示意南宫风凌,叫他保持安静。

    看着自己面前名唤南宫风萧的这么一个硬骨头,屠涅的表情十分的冷静而又镇定。

    他坐正身子,双手环在胸前。点头示意侍卫打开宝箱,那血色玲珑的血石散发着宝石一般惊艳的光泽,吸引去了全场人的目光。

    屠涅的眼神静止在那血石之上。

    “屠勐,这些可够你去掉半条命。”

    血石的出产量十分稀少,这两个箱子里的宝石,按年份计算,少说也要有

    两千多颗,且个个饱满通透实属上品。

    比进贡给屠涅的质量还要好。

    贰仟伍佰颗,占这些年所记录的出产数量的三分之二,更不要说屠勐私下还藏匿了多少,那一本暗账算起来,不知要怎样的惊骇了世人。

    “皇上!臣是被那赵德蒙骗了呀,臣真的不知道他竟敢私拿皇家的珍宝去买呀!”

    一声呼哨声,突兀的打断了屠勐的陈述。屠涅以着诡异的笑脸看向屠勐。很是惬意的打了一个响指。

    一个小宫奴低着头叠着小步,手托一方紫红的漆雕木盘,从王座左侧的长廊来到了屠涅的近旁。

    刘吉站在王座旁的台阶上,接过了小太监手中的漆雕木盘,转身弯腰将它托在手臂上,对屠涅低声道了一句皇上。

    屠涅伸手拿起了那盘中之物。

    那七彩的琉璃扳指流转过迷人的光泽。

    屠涅在指尖把玩着那方扳指,另一只手臂被于身后,起身缓缓的走下王椅,走到屠勐的身前。

    此时的屠勐,早已身形颤抖,精神犹疑,垂眉低首,跪在殿前,不敢抬头看眼前人一眼。

    “屠勐,这玩意你可认识。”

    屠涅的声音并不大,然而传到屠勐的耳中却是清晰确凿。

    屠勐惺惺的抬起头微妙的扫了一眼屠涅手中的扳指,极为避讳而强装淡定的又低下头去,他的双手伏在地毯上,声调平稳。

    “皇上,臣从未见过此物。”

    这一番对峙,看得殿中之人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尤其是远处,甚至听不清屠涅和屠勐的言论,然而那一方诡色的琉璃扳指,却是将殿中少有的光线,都反射了出去,在众人的眼中留下灿烂的光点。

    屠涅单膝支着蹲在屠勐的身边,在他的耳侧言语的低沉。

    “屠勐,你知道我不是什么有忌讳的人,你是要我在这大殿之上将里面的东西都展示出来给大家看看,还是趁早认下罪过,死掉了事。”

    屠勐贴在地毯上的手指兀的攥成了拳头,他的表情隐藏的十分晦暗,没有人觉察得到他在想些什么。

    突然的,屠勐的眼睛闪烁出凶恶的金光,他极为迅速而又凶猛的袭向身旁的屠涅。

    鹰爪一样的阴森手指变换出白骨狠抠向屠涅的耳侧,直袭向可以致命的太阳穴,身形的移动快得不计分秒。

    屠涅扬起手臂像是早有意料的轻轻松松挡下了屠勐的袭击,并在视力所不及的瞬间将屠勐分筋拆骨,一脚把他踩在了地上。

    屠勐呕出汩汩的鲜血,手臂腿脚,以不可思议的姿态扭曲的伏在地面。

    “今日朕算是证明了一件事,与其跟谋反之人讲道理证据,还不如直接的除之而后快。”

    他的声音里有镇定的威严,面孔上带着狠决的表情,他扫视向殿中所有的士族,使大殿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以后若是有人要学勐王,搞些个劳什子的小动作,除了死,我屠涅不会再多费一个字。”

    脚下的力道猛地重了下去,那筋骨断折分错的狰狞之声,尖利的刺激向所有人的耳膜。

    这是屠涅即位以后处死的第一个皇族,那皇族近亲的强灵在他的手里竟也脆弱的不够掂量。

    朝堂争斗,哼,在力量强弱的悬殊面前,被玩弄于屠涅的指尖,像是一个无聊的玩笑,渺小异常。

    屠涅灵能的强大,又一次展现在所有朝臣的面前,使所有人心中长久以来积蓄的不服化为了粉碎的乌有。

    那南宫风萧在士兵的压制下跪在一旁以最为清晰的角度见证了眼前这铿锵的一幕。

    “不可能!就算你是皇族!你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杀死勐王!屠涅你练了什么邪术!强到这种地步其中必有异端!”

    他的眉头紧皱的狰狞,那吊儿郎当的表情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是难以置信的满脸错愕。

    那邺地一战,屠涅以一己之力,操控魔兽兵团,抗衡住海璃三十万精兵强将。

    邺地城主南宫风凌早已得见,自己那一百万引以为傲的兵士,是多么的不堪一击,甚至他自己也因此战役留下了极为深切的创伤。

    风萧那小儿反骨昭昭,不肯迎敌未参与任何战事,而风凌之言与他一如屁话,他只看到自己的兄长因为保卫永辉,帮助云都受了多么重的创伤,却对

    屠涅的强大不留一丝的服气。

    收集那血石,与屠勐暗中交易,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说服自己哥哥谋反之时可以凭血石增功,风萧虽是对这世间种种百般的不信服,可他绝不想要忤逆的,便是自己的大哥风凌。

    屠涅看向一旁那激动异常的南宫风萧,眼底的神色平静异常。

    “我屠涅不需要向你解释任何,你却还不明白你与我屠涅来说不过是只可悲的渺小蝼蚁。风凌,带回去将令弟好生的管教,再有下次便不会如此的轻松了。”

    南宫风萧存血石的原因,早已在他被带上大殿之前叫屠涅以奴蛊尽数的问询了出来。

    这南宫家族可以算的上是永辉人数最多最为人丁繁盛的士族,其内部亦是各种纷争盘错,不过由于邺地的结界吸收灵力奇强,所以南宫家族的整体实力与屠氏皇族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屠涅移回自己的王座,将眼神迷冥,有了困意的灵硕依抱在怀中。

    她毕竟只是个天真的小丫头,对这些古怪的营钻之事兴致寥寥。

    朝中再无对屠涅的抗议之声,由于那一番闹剧而浪费了早朝大半的时光,剩下来士族们参报的事情也没有了什么重要的。

    散朝后屠涅将屠琼留下。

    特地的问询了屠鸣的伤势,得知屠鸣已醒,并且屠鸣判断伤人之噬兽并非末影,他看了一眼怀中的灵硕,似乎是放下了心来。

    “这件事情还需琼王多加费心。”

    屠涅的暗使前昭也并未能调查出那枯尸的由来。

    “臣自当尽心竭力。”

    屠琼原本并不是最为权贵的屠氏主族,他的王爷封号,是屠涅登机之后赐予的。

    较为中正老实的性格,为人处事不偏不倚,在部下中有很高的声誉和权威,却曾经因为同族人的漠视打压,险些丧命。

    空空的大殿里,随着屠琼的离开,刘吉和几个宫奴也在屠涅的示意下缓缓的离去。

    ps:今天上传晚了,嗯呐只此一次下不再犯!(≧v≦)~~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