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我追
    ××××××

    用一只细颈广口的琉璃瓶子将布包里的毒素萃取出来,竟然只有半个小拇指肚这么多。

    那透明的液体安静的呆在手心大小的透明瓶子里引得灵硕一阵哇哇的惊叹。

    她何时到的自己身边?

    穆太医捏着瓶子看向站在自己左侧的灵妃,她那只不知分寸的右手正紧攥着自己腰侧的衣袍,看着自己手中的瓶子,不明白她在惊叹些什么。

    不叫自己过来实在对不起那蠢蠢欲动的好奇,她就是想要看这神奇的御医是怎么把那垂死的伤者救活的。

    靠在末影那里实在是离这儿太远,捕捉不到什么奇迹的时刻。

    “灵妃娘娘,请靠后一点,微臣要尽快的为屠校尉医治,否则他恐怕性命难保。”

    这话说的中肯极了,叫灵硕一点也找不到不离开他的理由。

    她哦哦的应答了一声,然后松开手退离了一步,安静的呆在屠鸣的榻边,不发一言,神情专注的盯着穆太医的手。

    只见那穆太医将手中小瓶捏在左手指尖,又用右手摊开一套长长的银针在针尖上挨个的沾上毒液,刺向袒露着的屠鸣健硕匀称的上半身。

    手起针落,点放的极准,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便将屠鸣的胸膛,腹部,手臂和头顶刺满。

    “再过上半个时辰,我将他身上的银针取下,后半夜应当就可以醒。”

    穆太医侧着脑袋看向大总管刘吉,与他交代着屠鸣的病情。

    “实在是麻烦穆太医了,不知穆太医现下屠校尉扎着银针,是否可将他立即的移去御医院收治?皇上不知何时回来,将校尉就在这里晾着,着实有些不妥。”

    刘吉听闻屠鸣已经稳定了下来,不自觉的将心安了下来,没了生命危险,这屠鸣还是从永旭殿尽快转移的好。

    作为宫廷总管的他,思考起事情来着实切实而周全。

    穆太医轻笑的优雅,他向刘吉作了一个揖。

    “已经可以了,派人用悬撵抬去御医院便可。”

    “那我便立即去安排了!”

    刘吉亦是面有喜色,他向穆太医回礼然后快步的走出大殿,向门外候着的宫奴下达着命令。

    灵硕一只手撑住榻边,另一只手则万分不老实的伸出指头点向那屠鸣手臂上的银针。

    这动作被穆太医看在了眼里。

    “灵妃娘娘,莫要害到了伤者。”

    他的神情很是包容,隐隐有着关切。无关于灵硕,而是温润清平的性格叫他对人一向如此。

    穆太医在心底暗自思索着灵硕,他原本便不是喜好听闻捕风捉影之言的人,而今日一见更加确定了他对自己不闻讳言这一美好品行的坚持。

    傻女灵妃,这传闻实在荒谬。

    不过是小女孩习性。

    思及此,穆太医低着头不自觉的露着笑脸笑出声来。

    灵硕在穆太医的言语下收回手来,她看他看自己几眼便低下头笑了起来,不知他是在笑些什么,于是跟着心生奇怪,是在笑话自己么?

    她低头打量起自己,左看右看,实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难道是因为动了他的银针,可这有那么好笑么?

    灵硕还来不及问穆太医他在笑什么,刘吉便带着帮手穿过那巨大的白帷幔进到大殿里,七手八脚的将屠鸣小心的抬了起来。

    这样一忙灵硕也就忘了自己要问什么。

    穆太医也将注意力转移到屠鸣的身上他看有根银针将要与那抬人的人抵上,说了一声小心,于是自行挥挥手将屠鸣稳稳的升起运送至近旁的悬撵里。

    “刘总管,要么我自己将他带到御医院吧,路上也好观察着屠校尉不叫他多出差错。”

    他的态度恭顺有理,且言语严肃。

    “一切听从穆太医的安排!”

    刘吉对麻烦事可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穆太医带着屠鸣走出了永旭殿,灵硕颠不颠地跟在他身后十来米的地方,一路蹑手蹑脚的下了阶梯。

    躲在拐角的石柱后看着穆太医的背影远远的离去,专注的她被跟她而来的末影吓了一跳。

    它拿那颗毛茸茸的大脑袋蹭着灵硕的后背,她一时记不起自己还有这么一个毛茸茸的大跟班,于是差点惊叫出声。

    灵硕看了看远处即将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穆太医,又扭头望了望身旁的末影。她的心思突然顿悟出什么。

    她还有末影呀!

    完全可以飞起来跟踪那御医。灵硕欣喜的露出笑颜,她蹬蹬蹬三下爬到末影的背上,坐的稳稳,拍拍它脖子上的毛发以惯常的手势叫末影起飞。

    御医院的方位在后宫群落的西面,与朝廷皇族们的议事厅离得较近,包括种植园、医书阁、收治所、和药轩。

    面积不容小视,虽说皇族鲜少需要治病,可益寿延年增强灵能等等,这御医院的丹药还是相当管用的。

    随穆太医到达了这里,灵硕趴在收治所对面的房顶上,向这一整个的御医院四下的探望起来。

    不知道为何她直觉的喜欢呆在这里,闻着那阵阵药材的苦洌清香,她不自觉的便安下心来。

    要先去哪里逛逛呢?

    据悉那屠鸣屠校尉要等到半夜才能醒,可现下这一下午还没过去一半,当然要好好的消磨消磨时间。

    而一直到见到屠鸣醒来之前灵硕是不打算出这御医院了,在这云都里里外外逛了许久终于有个地方能叫她的心里兴起绝对的探索欲望。

    吱呀!

    正当灵硕闲闲的胡乱左思右想的时候,收治所那黑色的大门突然又一次的打开了,先是叫外面敲门的几个宫奴进去了,而后穆太医闪现出身形来,指挥着那几个宫奴抬出悬撵,透过那淡淡紫色的帘幔,灵硕可以看清那悬撵上躺着一个年轻的男子。

    咦!这不就是屠鸣吗?他几时穿好了衣服,拔掉了银针?

    他们这又是要送他去哪里?

    穆太医悬撵一行人渐渐地出了御医院的大门。而灵硕则乘着末影在他们的头顶来回来回的打着小圈。

    见悬撵朝远处走了,而穆太医却只是站在原地,灵硕再也忍不住满肚子的疑惑,倏地降落了下来,

    她乘末影以一道优美圆弧路径降落到穆太医的面前,带着满脸的疑惑翻身站在地面上,也不管人家穆太医乐不乐意便一把扯住人家的衣袖拉着他要往末影近旁带。

    她一手指指屠鸣消失的方向。

    “屠鸣,他去哪?还没有醒。我们也要去。”

    穆太医一开始被这从天而降的怪物下了一跳,可他看清了灵硕也就立刻的明白了她出现在这里的意图。

    正觉好笑因而春风满面的时候,却又因她一把拉住自己的举动下了一跳。表情略显错愕盯着灵硕的眼睛瞪得极大。

    “灵妃娘娘您对微臣这样亲切,微臣可不敢收下,劳烦收回手去还微臣一个清白!”他边说着边伸左手手拨弄开了灵硕对自己右手腕的桎梏。后退一小步和她保持好距离。

    灵硕对他说的那般复杂的话只是一知半解,于是奇怪的愣在原地嘴上还在嘟囔着屠鸣的事。

    “我们去找屠鸣。”屠鸣还没有醒哩,怎么可以就这么放他走!

    低头整了整自己的衣袖,穆太医看向灵硕,面貌语气恢复了平静。

    “灵妃娘娘,屠校尉已经被送回家中疗养了,伤势已经稳定,不需要再行观察。”

    什么?送回家了?那么自己不就看不到他怎么醒过来了么?这可是她相当想要知道的呀!

    灵硕呶呶嘴,眼神有些无辜有些忧伤,垂头呆滞在原地。这神情作态叫穆太医看到,着实兴起些怜惜之心。

    可,君君臣臣之道就在于,臣子打死也不能过分的逾越,否则就要惹来被不必要的麻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