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镇妖石
    ******

    那石碑呈深灰色,表面磨砂,背面是细小而又难以计数的诡异字符。

    正面图腾云纹的镂刻中,原本平坦的圆形留白里,多出了一尊鬓发纷飞,闭目垂首的男子刻像,颇似淇奧。

    “御魂镯锁魂后出世,便无死无寂,杀不了你,又怎样?”

    “在我这修罗场台之内与我争斗,你要是能赢,岂不是永辉万世的耻辱。”

    传国玉玺化作的修罗场台,永辉解决诸般争执的公平较量点,亦是镇妖降魔的至高道场。

    作为场台的所有者,若是和别人一般待遇,岂不公允的可笑。

    “我早已做好你化形的准备。”

    屠涅的身上的伤痕和血渍已然消失,他悬于半空环视场台四周。

    就见原本整齐排列在场台边缘的擎天石柱,在极远左侧的一角突兀的少了一根。

    它已用来化作禁锢淇奧的镇妖石。

    百万年间不曾折损过的玉玺,正如百万年来从未受过侵袭的永辉国土一般,因为淇奧而损去了一角。

    屠涅盯回眼前的石碑,眼神沉着。

    “我屠涅能办到的事,比你以为的,要多得多。”

    他还记得两人第一次交手时,拼杀的已如炼狱修罗一般的淇奧,对他平静到蔑视的言语——‘杀我,你办不到。’

    屠涅伸出一只手臂,吸来了静静悬浮在角落里的结界球。

    在里面昏迷着的灵硕,头发已然飘散开来,她的面容略有血色,柔嫩白净的像是酣睡的婴孩。

    石碑上淇奧的面容似乎闪过一丝不安。

    屠涅摧毁结界球,让灵硕面朝石碑,单臂缚住她的肩膀,将昏迷着的她紧贴在自己的怀里。

    “有的时候,比死亡更为折磨的事情还有很多。”

    屠涅低下头去将鼻翼埋在灵硕的脑后,深深的探嗅着。

    他餍足的抬起头来:“檀香精啊,闻起来确实不错。”

    石碑上危险的红光流转过淇奧的面容,那之中回荡吞沃的剧烈咆哮,在冲出禁锢之后却只化作一丝恼人的轻风。

    屠涅向石柱发去一道金色光柱,沉重的呜声,消失于石柱的表面。

    他未抬起头,目光只注意着怀中的灵硕。

    “咻,”他在她的耳边轻轻发声,灵硕复苏过来,呆滞的目光如同傀儡。

    “叫我主人。”屠涅的声线低沉魅惑。

    “主人。”清脆好听的声音,简略的应答着,她平静的面容上,一双与屠涅一样颜色的血眸,冷凝的没有任何温度。

    屠涅畅快的大笑出声。

    “淇奧啊淇奧,你猜我若是叫她去死她会不会乖乖听我的话呢?”

    他一只手抚上了灵硕的面颊。“你说我该对她好一点还是坏一点呢?是现在就一点一点的撕扯碎她,还是带回去慢慢享受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可真是为难啊。”

    他的眼底流转着曼妙的狠决。

    难以言说的情绪波动,叫手掌酸楚的力量,从内心蔓延到四肢百骸。屠涅怀中抱着的小人儿,不知缘何颤悚起来。

    她的鬓发开始无故的纷飞,红眸怔怔的落下两道豆大的泪痕。眨眼间,红眸退去,改为了水波荡漾的深紫。

    在屠涅不明所以的当口,她推开他桎梏着的手臂,冲向视线内角落里的一团黑影,将早已吓得哆嗦的末影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她瘫坐在地上,神色慌张而怯懦。

    我见犹怜的样子,叫屠涅兴起了一丝与刚刚的报复行为不一样的心思。可究竟是哪儿不一样呢?

    在屠涅缜密的心思里,本就是打算以奴蛊控制这女子,虐杀她叫她残破,以此换取折磨淇奧的快感。

    而现在,他更加肯定了这种折磨方式能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欢乐。

    屠涅看了看灵硕手腕上的闪着紫光的御魂镯,如此心识相联是吗?

    一方感到心痛,另一方竟也会如此。甚至于抵抗过自己的奴蛊。

    他信步走向角落里缩着的灵硕。蹲下身来,抬起灵硕的下巴,打量她梨花带雨的模样。

    消散了记忆被奴蛊和御魂镯撕扯着的灵硕,惧怕、酸楚、懵懂、伤痛。无数的心绪席卷着她无助且空空如也的内心。

    她还剩下什么呢,情绪?感知?即是活着的躯壳,又是死了的魂魄。

    屠涅用红眸盯着她,大致的明白了她现下内心的境况。实在是叫他垂怜而又禁不住想要作弄。

    伟大的战利品呵,造化如此,他屠涅怎能不欣然的收下。

    屠涅伸开双臂悬空抱起捂着末影不放的灵硕。他盯着她泪眼婆娑的脸孔,转身走向镇妖石。

    “淇奧,随我到永辉的宫城看看如何?”他抬眼看着面前死寂的石碑,言语平定“那可是你想征服,却连见都未曾见到的地方。”

    大次次的站在淇奧的面前,他低下头去,在灵硕的粉唇上轻啄下一个吻。

    ******

    夜色无边。辽阔蜿蜒的宫城,如繁星坠落般的明灭灯火点数不尽。

    幽暗处是极幽暗的,而明亮处又是极明亮的。长廊、广厅、山水、宫墙,永辉宫殿的布局,华美中透出薄凉的诡异。

    宏伟开阔的永旭宫,白色的巨大纱帘合围住正殿浮动的飘逸空灵。

    宽阔的正殿以长廊相隔,越过层层的华珠彩幔,便到了皇帝进行日常起居的寝殿。

    白,褐为主的色调,夹杂一些兽皮纹饰,生动而舒适。熠熠的夜明珠,淡淡的蓝色光华将寝室点映的舒缓。

    屠涅抱着灵硕站在开阔寝室的正中,他的面前不远处便是浮雕着淇奧面孔的镇妖石。

    浅尝辄止怎么能够?

    当屠涅抬起头看到刚刚被自己吻过的佳人,还在那里悲恸的抽涕。他便随即发动了又一轮的侵袭。

    泪珠慢慢的划过她的脸庞,她的嘴唇不停的微微颤动。

    他淡淡吻噬去她的泪痕,又在她的粉唇上落下深深的一吻。

    唇齿间的缠绵,叫他禁不住去索取她更深处的温热和柔软。然而这举动叫她本能的抗拒起来,躯体胡乱的踢打却挣脱不开的灵硕,只得狠狠的咬闭住牙齿。

    屠涅吃痛,他皱着眉头松开灵硕,抬起一只手背试探的舔出了舌尖。嘴里的腥味和手背的血渍,表明着他被灵硕咬破了舌头。这使他的表情有了一丝的不悦和怀疑。

    远处床榻的另一侧露出了一抹淡蓝的衣角。

    屠涅瞬间移动到灵硕的面前,蹲下身子以略高于她的视线看着她。

    团成一团紧紧的抱着末影的灵硕,埋在腿膝间的面孔,只露出一双盈盈的紫眸,哀怨的盯着面前那个叫她不明所以的惧怕着的男人。

    他银眉微蹙,血红的发黑的瞳孔深着在灵硕的脸上,这小东西正在挑逗着他的怜爱,不是吗?

    屠涅似乎想要透过这张脸孔,琢磨透这一个没有人为他解答的疑惑。

    许久,他笑了,一种释然且真挚的笑。带着些许磊落的魅惑。

    他伸手用拇指拂过她的眼角,又将她一把抱起,放置在近旁的雪白床榻上。

    没有任何反应的灵硕,只是呆呆的抱腿坐在屠涅铺着雪白绒毛的圆床里,一动不动的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保持着紧张。

    屠涅把手臂撑在床边,俯身将脸孔凑向灵硕。他的气息将灵硕笼罩起来。

    这使她不安的逃开,在雪白的被单上留下了一串爬向墙角的细碎泥屑后,蜷缩的倚在墙壁上。

    他挥去泥屑蹬掉自己的靴子,来到灵硕的身边为她扒去绣鞋。极其轻柔的动作,没叫她兴起一丝反抗。

    将她抱到床榻的正中心后,他坐在她的身后,盘腿围住她,伸出长而健硕的手臂,企图掰开她互相扣住手肘的苍白五指。

    她蜷缩的力道比屠涅想象的要大一些,但绝对不是能与他相抗衡的。顺利的取出她护在怀中的末影,屠涅平静的将它丢在一边。

    他要她呆在自己的怀里,多么的馨香而又柔软,这像是幼猫一般的女子叫他有些贪恋。欲望氤氲的温柔。

    片刻后,黑暗笼罩住永昌殿里的这一方卧房。

    到处安静极了,镇妖石被遗忘在一旁无人理会。屠涅的红眸在黑夜里发出青色的光,天生的夜视本领,叫他用来贪婪的窥伺着怀中的灵硕。

    他在她的脖颈一侧又啃又咬,鼻息不停地拂过她颈上的肌肤。

    那逗弄的意图颇为明显,他松开对她双手的禁锢,改为扒弄她前胸的襟口。

    一双小手扣在了他双手的手背上。

    她的指尖极寒,就算刚刚被自己攥住好一会儿却也没有半点温热。这举动叫屠涅微怔,不自觉的停下了对她的动作。

    她一直面无表情,此时却突然的躁动不安起来,用手在床铺上来去,被屠涅双腿压住的xizi也开始了挣扎。

    屠涅因她的动作忽然的从后背升起刺痒感,恼怒的紧皱起眉头。看上去她还在想着自己怀里的小兽。却根本对他的种种爱抚,没有一丝的感觉。

    这更加激起了他对她的占有欲。

    他强行的拽回她向一旁爬去的前身,变换姿势将她欺压于自己的身下。

    灵硕的表情显出了惶恐,屠涅用一只手将灵硕双手固定在她头顶,另一只手便ji她襦裙xi,要撕扯开她的襦裤。这暴虐的举动逼迫着灵硕呜呜的哽咽出声,她仿佛想要说些什么,却只能含糊的发出种种的呜咽嘤咛。

    屠涅没有停下来,他倏忽的扯下来她束腰的绳带,再下一步便是褪gug她的xis。

    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道叫他来不及反应,屠涅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紫光,下一秒自己已然被击打出去,狠狠的倒在了地毯的尽头。

    他的目光由仇视的盯着自己的那双紫眸,移到她激动喘息着的嘴唇。坐起身来的灵硕,头发像是水草一样纷飞在空中,有些凌乱的衣襟,手腕上的灵镯幽幽的发着紫色的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