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看戏就是比读书好玩!

第十章 看戏就是比读书好玩!

作品:妖灵志异 作者:荼蘼幻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

    “你这城主怕是许久没有邀过什么客人回来了吧?”所以行起男女之事来才如此没有顾忌。

    傍晚的时刻,叶倾绝携着酒菜施施然的来到了灵硕的住处,刚一落座淇奧便直白的开了口。

    从两个时辰以前他占了灵硕的身体,就没有再换给她,任她如何作弄吵闹,他都不交还与她——谁知道她又会到哪里乱跑。

    “好酒好菜怎还堵不住你的嘴。”叶倾城笑笑,堵回老友的奚落。

    “说吧,这会儿里来找我,除了刚才的事,可还有其他的原因。”

    淇奧正色道,他知道叶倾城到现在还没顾得上与自己交谈,肚子里定是装着满腹的疑惑。

    叶倾绝闻言收敛起心神,一改平日的嬉笑模样:“明人不说暗话,当然是邺地之事!”

    “江山社稷图。”淇奧停顿,“冥地。”他专注的盯着叶倾绝的眼睛言辞坚定。

    江山社稷图。传说中上古太初隔空裂界的封印法物。

    上古八神器之一,古籍中略有记载,可噬人,可噬城,可颠倒万般乾坤困天束地,但也只是传说里的东西。

    还没有什么人自诩见过。

    若是有人以此物封印敌人,敌人便将进入难以生存的极恶冥地,有去无回,必死无疑,即使淇奧有锁魂灵镯,那也要在妖灵界之内才会有用,江山社稷图就等于是另一个虚空。

    进入到那里面无论是生是死,也不会与妖灵界再有瓜葛。

    叶倾绝听到淇奧的话,呆愣了半晌:“那么。”他缓过神来再次开口:“你怎么又逃了出来。”

    “当然是先活着回来,再瞒过魂碑。”

    淇奧说的简单,可叶倾绝怎么会不了解其中的艰难,能逃出冥地的人,无论是传说还是记载,太古以来从未有过!

    “你只用了几十年便从之中逃遁?”淇奧自邺地一役后失踪时间不过几十年。

    “冥地时空与妖灵界不同,那里只有黑暗,身在其中并不能感知时间的流逝,而我逃身出冥地的经过,记忆里并不清晰,只有一些残存的片段还记得。”

    “想必屠涅还不知道你能活着回来。”叶倾绝若有所思。

    “自出了冥地,我便一路逃亡,他如何知晓。”

    叶倾绝闻言点点头,说实话,对着灵硕这张娃娃面孔谈论如此大事,叶倾绝心思不免有些跳戏。

    “那小硕儿,你又是如何拐来的?”

    “逃出冥地我身负重伤,醒来时便在云都,至于其他的哪里有必要讲给你听。”

    淇奧当然不用向叶倾绝讲与灵硕结识的经过,何况他听出了叶倾绝的玩味心思。

    叶倾绝的疑惑基本上得到了解答:“可有什么新打?”他知道淇奧不是一个容易罢休的人。

    “回去再说。”淇奧一向言简意赅。

    叶倾绝点点头,这才拿起手中的玉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我说咱们两个也聊完了,你何不放出小硕儿来透透气,她那般活泼的性子此刻怕是憋坏了吧。”

    叶倾绝又放松下来,重新回归到一贯的嬉笑姿态,仿佛刚刚并不是在谈论什么家国生死之大事,而是在无聊的闲扯。

    想见灵硕?

    不要说她听两人谈话听到一半便因为无聊昏昏的睡去,就是她醒着,淇奧也不想叫灵硕和这妖孽相处过多,灵硕本就有些泼皮要是再把这妖孽戏谑不正经的本事学去,那还了得!

    “我说叶倾绝,你那些佳丽可都哄好了?”淇奧挑刺。

    “不哄好我如何能来此处!”叶倾城笑的自信,

    看他满面春风的得意样子,淇奧禁不住不地道的开始打击他。

    “你年龄的事我和灵硕讲过了,腆着老脸骗她让她喊你哥哥,你也不脸红。”

    “嚯,小人!”

    叶倾绝平生一向自恋,年龄的事于他爱装嫩的心思来说,的确是个敏感点,可淇奧如此说他倒也不会叫他不适,不过佯装生气而已。何况这人八成是在吃醋。

    “灵硕已经睡着了,明天在书房等我我看你收藏的古籍十分繁多,此番逃出冥地,我亦有许多疑惑。”

    刚刚灵硕走过叶倾绝书房淇奧看到那里面收藏了许多珍奇的古卷秘籍,如果再加上叶倾绝的脑力,想必可以有所收获。

    这人想要叫他帮忙?那还不好说!叶倾绝心思飞转:“叫小硕儿出来陪我玩,我便帮你!”

    “我还怕她玩的时候你不在近旁呢,否则要是又看着不该看的东西,找谁说理去!”淇奧戏谑的说着。

    “你这人!......”

    他乡遇故知,真算是万般不幸里的一桩乐事。

    ******

    灵硕在叶倾绝家住下的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去了叶倾绝的书房。

    她和淇奧达成了协议,上午身体供他使用,与叶倾绝在书房谈事,下午灵硕使用,随她想去哪里玩都可以,前提是要和叶倾绝报备一下。

    嘿嘿。

    昨天淇奧与叶倾绝的谈话,她听了不过一刻钟便睡了过去,什么江山社稷图,什么冥地,感觉上倒是相当神秘有意思。

    可惜她灵硕听不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的就是她。既然听都听不懂,那么再重大的事情,于她灵硕有何干!

    她倒是终于理解邻居家的小二牛为什么从私塾回来时,总是嘟囔先生讲的什么变身术什么灵力提升,什么什么都是屁话了。

    她道不至于对淇奧叶倾绝讲的内容厌烦,至少没人逼她听那些,睡过觉去也乐得自在。

    换句话说,要是你跟灵硕谈医术,谈医学典籍,她道是会双眼晶晶亮的跟你不厌其烦的讲个半天。

    此刻的灵硕,被束缚在书房里,边对着无数的大部头感叹着自己的渺小,边仔细的留意着哪里有她感兴趣的医学奇书,像叶倾绝家书房这样的规格,依着灵硕就会叫它藏书阁。

    十几二十排两人高的书架,拿本书都得搬梯子或者开法术飞升以及隔空取物。

    再加上书阁里的紫檀桌案踏椅和玉石棋盘,锦绣坐榻,房间当真是又高又大。

    开阔华贵,还三面临湖,配合夜明珠的光亮,通透明亮。

    许是这书架上的分类所致,灵硕始终没有见到自己感兴趣的医术。

    叶倾绝与淇奧席地而坐在一堆放着羊皮纸卷的大架子前谈论了半天,又各自怀抱了一堆,来到了桌案前讨论。

    当当当,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倾绝,我听说你在这。”

    温柔的女声由远及近,一身素色兰花纹样绸衣的卿鸢,提着个食盒款款的走了进来。

    叶倾绝和‘灵硕’将目光一齐看向她,未想到会有人来此。

    “你一回来,我便做好了你爱吃的点心,可你也没来看我。”卿鸢走到桌案近旁,将食盒放在桌案上。

    叶倾绝帮着收拾草纸将食盒安置好:“怪我,怪我,我应该一回来就去看你才对!”

    叶倾城忙笑笑认错,若不是有事,他千百年也想不起来回家一趟,每次回来按理说是每个夫人都要瞧上一瞧的。

    可这次事由多有特殊之处,他也便将不成文的规矩给忘在了脑后。

    “二城主也在这儿,”

    卿鸢与叶倾绝相视一笑,又将目光看向叶倾绝一侧的‘灵硕’表情温婉,语气温和。

    “也来尝尝我厨房里的手艺,这些都是倾绝爱吃的呢!”

    ‘灵硕’看了眼前这一对恩爱夫妻一眼,向看着她的卿鸢礼貌的点点头,便顺从的从食盒里随手拿了个点心,慢慢的吃下,等着这两人话完绵绵的情话,他才好再把叶倾绝拉过来继续开工。

    “这么多时日,你又去了哪里?”卿鸢倚在叶倾绝的胸口小鸟依人状的抬头问他。

    叶倾绝含情默默的望着卿鸢带着淡淡的笑容开口。

    “自是湖光山色随性漂泊,可也都想着你呢。”叶倾绝越说声音越隐秘,他转身将‘灵硕’和卿鸢以身体隔开,低下头去吻住了怀中人。

    淇奧无事可做所以一直抬眼定定的看着叶倾绝,见到眼前的一幕小魂灵硕在他耳边发表开了意见。

    ‘嚯!亲上了,羡煞旁人啊!’

    淇奧这才惊觉自己应该转过头去,不要叫灵硕看到这一幕——哪怕只是背影。

    在他和叶倾绝眼里,灵硕还是个应当安上绿坝的未成年。

    就感觉上来说灵硕的心智的确幼稚且单纯的部分居多,外貌也显得单薄些,这个认知是相对正确的。

    可事实上灵硕可是遍览医书画本,这点儿罗曼蒂克的小场景还冲击不到她所谓幼小的心灵。

    卿鸢与叶倾城拥吻完毕,又相互低声情意绵绵的对话了几句,这才又转身面向‘灵硕’

    “硕儿,我去送送卿鸢,片刻便回。”

    淇奧的眼神不置可否,他平静地点了点头,便自行翻看起了桌案上的书卷,随意的依靠在叶倾城的紫檀座椅上,不去注视离去的两人。

    ‘哎呀,好不容易发生点好玩的事,怎么这么块就结束了!’灵硕不无失望的在淇奧耳边叹息。

    ******

    这边叶倾绝与卿鸢缠缠绵绵的话完别,回到了书房。

    那边卿鸢被贴身的丫鬟柳儿扶着往自己的别院走去,“主子,怎么样?”柳儿体己的问道。

    “我看着这两人没什么猫腻,应当就是妹妹。”

    卿鸢说的心满意足,她想起来刚刚叶倾绝对自己那般温柔的神色,和往日他见自己时的态度一样让人暖心。

    “只是,”卿鸢欲言又止。

    柳儿看她吞吐追问过去:“夫人,只是怎样?”

    “只是那小儿似有不同,与昨日在前厅的放荡模样大为不同,见到我极有分寸,神色里甚是端庄。”

    简直与昨天酒席上比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哦?”柳儿急切道“那小童怎么称得上端庄二字!,夫人,也就是您心善才说他好话!”

    昨日在酒席上,柳儿就伺候在一边,那小儿是什么做派她都看在了眼里。

    卿鸢打住柳儿的吵嚷:“不是我说她好话,是果真像是换了一个人,见到食盒并不贪嘴,与倾绝之间也恰当多了,两个人不知在一同翻阅什么,专注的很,桌子上摆了一大堆古卷,可都是要有些素养功底才能看得懂的呢。”

    “那是柳儿以为错了,还是夫人明眼,可城主是在看什么呀,如此高深,您讲给柳儿听听,也好叫柳儿懂懂。”

    柳儿立马附和主子卿鸢,她知道卿鸢是郡主出身,一直到现在都是喜书好卷的。

    卿鸢闻言果真语气颇有得意:“像是‘方略’和‘典制’一类的,都是上古流传至今的韬略奇书,讲了你也听不懂”。

    “柳儿愚钝,只会伺候好夫人,其他的却是不知。”柳儿回的圆滑极了。

    也的确讨了卿鸢欢心:“你呀,就是这张嘴,真甜!”

    卿鸢看看柳儿,笑的真心又欢畅。丝毫没有注意到迎面已经走过来了人。

    “姐姐,这么好的心情!”来人兀的对她打起了招呼。原来是老幺粉意。

    这妖女仗着自己是新欢,素来狂傲,不将礼数放在眼里,见了大夫人卿鸢,连福都不福,迎面走的极近,才打了个不知是亲近还是无礼的招呼。

    卿鸢向来不喜欢她。

    “粉意妹妹,”她扫视了打扮的妖媚招展的粉意一眼

    “粉意妹妹穿的这般隆重,可是要去找城主?真是不巧啊,倾绝刚说想要清净些,怕是不便招呼姐妹们。”

    粉意本是心思里笑意莹莹的,可她听着这卿鸢的话,火气不自觉的就上来了,谁叫她直爽呢,不高兴压也压不住!

    她扯扯发梢,瞬间的变了语气:“你自己见不到城主,怎么还不叫别人去找!”

    真是好没有教养,卿鸢内心暗骂,嘴上却保持着风度。

    “妹妹说笑了,倾绝吃过食盒又忙着看书呢,他告诉我不叫姐妹们过去,我这边还没通知到呢,你去我也不拦你,可粉意妹妹要是再被轰出来,那真是在叶家再也没有颜面了!”

    粉意前一日的事情,早就笑话一般的传开了,温和的在她心上剜刀子,卿鸢清秀而粉莹的闺秀面貌笑的温文。

    “你!你个......”粉意被激怒扬起胳膊就准备放狠话。

    “怎么回事!”

    一个叫人惊觉的声音喝了出来,叶倾绝不知为何出现在两人身后。他和淇奧在书房刚恢复了工作,就有下人过来通报说看见两位夫人在来书房的路上吵了起来,他原本思考的正在兴头上,可这一通报打断了他原本的思路,于是急忙的赶了过来。

    粉意立马面向叶倾绝哭喊起来:“城主,你可得替粉意做主啊!”她急得抹泪又跺脚。

    灵硕的脑袋从叶倾绝身后探出来。

    一听说有女人掐架的戏码可以看,她就开始在淇奧耳边叫唤要去看,可毕竟淇奧是不喜这样的戏码的,他原本只打算等在书房里,但若躲在书房听灵硕轰炸,和跟过来又有什么区别?

    淇奧索性把躯壳交给她让她跟着过来了。

    眼前的剑拔弩张叫人顾不上理她,她也乐得安静的看戏。

    叶倾城询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先安慰了两人几句,叫她们都平定了下来,又提出了一条规矩——只要他叶倾绝在书房,任何夫人都不许进去找他。

    “可粉意不就不能给您送夜宵去了吗?大夫人都送了!”粉意说的委屈极了。

    唉!叶倾绝在内心发出轻叹。

    “去,可以,但书房的门,半步也不许踏进去,也不能在外面喊我,吃食交给小厮,回去便可以,谁在意我叶某,心意当然要领下!”

    他看了看卿鸢又看了看粉意,扶住两人的肩膀,恩惠均施。

    平息了闹剧,也立下了规矩,接下来该清净了吧。叶倾绝目送着卿鸢和粉意的离开,麻乱的心情很快的消逝掉了。

    “是有多无聊才会搜罗来这么些女人”

    ‘灵硕’看着他的背影开口,“还不如早先答应了我自在些。”淇奧所说之事已经过去好久了,他曾经邀叶倾绝留在海璃作宰相,以叶倾绝的学识谋略,绝对是可以执掌乾坤之人。

    叶倾绝转过身来冲着‘灵硕’灿烂的笑了:“无聊之人本就该做些无聊之事,还不快回去,无聊的事,咱还没有做完。”

    叶倾城这般轻松,淇奧与他一对视,也倏忽的笑了。

    这两个人,果真微妙,灵硕嘟囔着,尽是讲些些旁人听不懂的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