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1章 圣师
    杨云的回归,在小小的部落中引起了轰动。

    捕猎队还没有回来,部落中剩下的人都没有见过杨云大发神威,但是那只摇头摆尾的翼虎兽的存在,就足以说明杨云的不凡。

    翼虎兽是荒兽中非常厉害的一种,部落中的人不要说驯服,连看到了都要飞奔逃走。看着部落中人那敬畏和羡慕的眼神,杨云知道自己骑着翼虎兽回来的目的达到了。

    回到部落的族长和杨云谈了许久,出来后向大家宣布,杨云将留在他们的部落中,而且,部落将要迁移到大山脚下。

    部落中无人反对这个决定,每一个人都意识到,部落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以为迁移是件非常繁难的事情,结果却轻松的让大家瞠目结舌。

    按照杨云的吩咐,大家把需要带走的东西堆在一起,然后杨云在部落中走了一圈,那些坛坛罐罐就全部消失了。

    杨云把这些东西都收进了月华空间,然后召出火云兜,将面积展开到最大。

    展开后的火云兜有六七丈见方,低低的悬浮在离地面一尺的高度上,杨云让部落中的老人和小孩全部爬上去,然后火云兜就像一张会动的红色大毯一样,自动向前方飘去。

    部落中的其他人步行,杨云骑着翼虎兽随行,一路上前来侵扰的荒兽都被杨云轻松打发掉,短短三天众人就来到大山脚下。

    在一条从山间流淌出来的小河旁边,部落扎下营地。杨云进山一趟,出来以后月华空间中堆满了巨大的石块。

    将这些石块沿着营地的外围布放了一圈,一个粗糙的石墙就成形了。虽然样子很不规整,还有大大小小的缝隙,但是部落的人会慢慢加以修缮。

    接下来就是建造房屋,墟境中很少下雨,不过经常刮大风,以往部落中人居住的泥巴和茅草混合建造的屋子,经常一阵大风过后屋顶就没了。

    杨云从山中搞来大批的木材,可是部落中人鼓捣一阵后,造出来的木屋让杨云忍俊不禁,歪歪扭扭不说,还摇晃着,用脚一踹就会散架。

    部落中什么都缺,什么都没有,斧头、锯子、铁钉、油漆,而且他们从来没有奢侈到用木材来建屋,指望他们一下子就造出合格的木屋有点困难。

    好在杨云识海中的藏书非常丰富,他在考学的时候,可是把好几个书库的藏书都记在了识海中,其中不乏讲述匠造之术的书籍。

    这个部落中还有人识字,采伊就是其中的一个。部落中有一些古代传承下来的书籍,其中一些讲述如何用草药治病的书就很有价值,因此部落中总是会从女孩中选出几个聪明的读书习字。

    杨云用法术复制过采伊的记忆,因此也会使用这里的文字。他将如何建屋、炼铁、制造工具,甚至种植、医药、纺织、造纸、制造车辆等等的书籍,也不管适不适用这里,一股脑的用这里的文字写下来,遇到翻译时没有对应的词汇,他就随手找些有点类似的词句代替,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就随手涂鸦画上一张图,就这样写出了十几本书籍。

    部落中的书是用一种柔软的兽皮记录的,杨云则用了自己携带的纸张,这些纸杨云用法术处理了一下,保存个上百年不成问题。

    书籍写好,杨云就甩手交给采伊和另几个识字的女人,让她们揣摩之后教给大家,看着她们如获至宝的样子,杨云不由有点心虚。希望自己的翻译没有大的错漏吧。

    接下来杨云开始教部落中的人练武。

    本来练武也是需要天地灵气的,在原来的世界,即使练武者不知道灵气的存在,但是他们用来修炼的功法,实际上就是吸收渗入身体中的灵气,然后经过窍穴的凝练,最后形成真气。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所有修炼出真气的武林中人,都是凝气期的修炼者。只不过因为功法的限制,其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无法突破到引气期而已。

    在墟境天地灵气异常稀薄,甚至连修炼出真气都不可能。但是杨云从上次自己的遭遇中找到了另外一条道路,那就是寂元化精诀。

    天地灵气是一种能量,而食物所化的精元同样也是能量,用寂元化精诀可以将食物转化为精元储存在身体中,然后在必要的时候转换成真气。

    不得不说,墟境中的人似乎天生适合修炼这门功法,杨云只教了十几天,捕猎队中就有人成功将食物转换成精元,并在手腕的窍穴中储存下来。

    艰难困苦的生活,让这里的人天生一付好胃口,他们可以好几天不吃东西,也可以一顿吃下大量的食物,然后消化的一干二净。这种体质非常适合修炼寂元化精诀。

    教了一段时间后,绝大部分捕猎队成员都练成了寂元化精诀,可以将精元储存在窍穴中,并按照需要转成真气,这些真气虽然在杨云看来还微不足道,但是可以让他们跑得更快,跳得更远,挥舞武器更加有力。这一切都像是奇迹一样。

    唯一的不足就是修炼了这个功法之后,捕猎队的成员们一个个食量大增,每天用来捕猎的时间不得不延长。

    这个时候,杨云终于决定带着他们以战养战,大山中有成群结队的凶猛荒兽,而它们的肉就是最好的精元来源。

    捕猎队成员在杨云的带领下,正式踏入大山,这个他们曾经为之向往和恐怖的圣地。

    ×××

    光阴似箭,一转眼三年的时光过去了。

    大山脚下的小部落,已经发展成了一座城镇。

    部落的外墙已经扩建了无数次,但是最早的那道粗陋的石墙一直保留了下来,现在那里成了一个禁地,只有最高贵,最有身份的一些人才有资格进入那里,并得到“圣师”的亲自教导。

    不断有部落从远方迁移到这里,满怀着期待参拜人们口中传诵的“圣师”,并留下来开始一种崭新的生活。

    这一天,又一个部落风尘仆仆的赶来,这是个只有一百多人的部落,成员个个面黄肌瘦,手里攥着武器,小心翼翼的行进。

    &长,月亮城真有那么好吗?我们一路上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一个族人一边跋涉,一边问道。

    &然了,卡山,你看看手里的铁矛,这就是月亮城制造的,要没有这些铁矛,我们根本就到不了这里。”族长回答道。

    叫做卡山的族人闻言不由紧了紧自己手中珍如性命的铁矛。

    部落中大部分人使用的还是石斧和石棒,只有最好的勇士才有使用这种铁矛的资格。

    说是铁矛,实际上只有矛尖是铁做的,矛身是长长的木棍,但即使是木棍,在部落原来生活的地方也很难找到,更不用说那三棱形状,一尺多长的尖利矛尖,只要轻轻一桶,猎物的身上就会开一个大洞,比石斧好用了不知多少。

    在铁制的矛尖上,有一个弯弯的像钩子一样的记号,听人说这个东西叫做月亮,同时也是月亮城的徽记。

    &兽会飞的荒兽”部落的队伍中突然有人惊呼道。

    &哪里?”

    很快众人发现前方的原野上出现了两只巨大的背生双翼的荒兽,它们奔腾跳跃着,不时飞腾在天空中滑翔一段,速度快得就像风一样。

    部落中的武士们连忙列好队形,把武器举起来对准荒兽飞来的方向。

    &们快看——荒兽背上有人”

    这时大家才看见,荒兽背上确实有人,不由得惊疑不定起来。

    两只高大的翼虎兽很快飞到部落的近前,一只继续滑行着,另一只降落下来,从翼虎背上跃下一个武士,他亲昵的抚摸了一下翼虎的脖颈,然后掏出一块肉干塞进翼虎的嘴里。

    看着翼虎兽那张开的血盆大口,部落中的人都替他提心吊胆,生怕翼虎发狂起来,一口将这个武士的手连同肉干一起咬掉。

    &们是要迁移到月亮城的部落吗?”

    &的,你是月亮城的武士吗?”族长上前答话道。

    &是月亮城的翼虎骑士。”那个人骄傲的挺了一下胸膛,显露了胸口挂着的一个月亮徽标。

    &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就到月亮城了,这里已经是月亮城的外围,不会有厉害的荒兽了,你们大可以放心,我们翼虎骑士会定时巡查的。”

    &谢。”族长大喜说道。

    &了,你们不要踩踏路上的粮田,就是那种长得整整齐齐,还用小土埂分成一块一块的田地,那些植物都是月亮城的居民种植的,等到了收获季节能变成粮食。”翼虎骑士提醒道。

    &们知道了。”

    翼虎骑士点点头,飞身跨上翼虎,打个呼哨后,翼虎强有力的后肢一蹬地,顿时飞窜出几丈远,接着展开巨大的双翼,迎着风势滑掠而去。

    部落中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继续往前走。

    道路明显是经过平整的,走在上面非常舒服,道路的两边果然见到了不少那种叫做“粮田”的东西,还有整整齐齐的沟渠,从远处将河水引来灌溉。

    偶然能看见人在粮田里劳作,他们的神态悠闲,仿佛这里不是危险的野外,而是石墙保护中的腹地一样。

    见了这种情形,小部落中的人才相信,这里确实没有危险的荒兽出没了。

    望了一眼远处大山的阴影,卡山喃喃说道:“太神奇了,他们不怕大山中的荒兽群冲出来吗?”

    &是哪里?这是月亮城,神奇之地,还有神通广大的圣师,怎么可能会怕荒兽呢。”族长拍了一下卡山的头说道。

    走了半天之后,月亮城终于映入眼帘,高大巍峨的城墙向着两边的原野延伸,正中是一道气派非凡的城门,城门的上方竟然还建有屋子,真不知道谁会住在上面。

    就在这个时候,红日期降临了,天色也变得有点阴暗。

    迁移路上最让众人害怕的无疑就是红日期,部落中的死伤全部发生在这个时候。可是在月亮城这里,众人心中的恐慌全部不翼而飞,他们只是热泪盈眶地看着自己艰难跋涉的目的地。

    &那是什么?”

    一轮弯弯的,皎洁如银的月牙从月亮城中冉冉升起,最后悬停在高高的空中。柔和的光辉几乎直接洒落到每一个人的心头。

    顿时,每一个人都知道了这里为什么叫做月亮城。

    &美了。”人们屏住呼吸,仿佛一点细微的动静就会把眼前的美景打破。

    &爸,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吗?”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孩凑过来,向族长问道。

    族长一把将小儿子举抱到怀中,“是的,我们留下来,再也不走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