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5章 笔记
    神秘老者倒下后,杨云长出一口气,放松下来。从老者身上搜出了好几件法器,里面有一个红sè手帕模样的,应该就是千丝红影罩,还有一个又长又尖的长针,这个法器杨云认识,叫做戮心针。他暗呼侥幸,如果老者不是先用的千丝红影罩,而是戮心针的话,自己现在已经一命呜呼了。

    这个地底洞府除了老者没有其他人,在洞府的zōgyāg,有一座用沉海暖玉制作的二层阁楼。

    把仍然在昏迷的赵佳和慕远搬到阁楼里,检查了一下。中了震魂术,多久能恢复过来,要看本人的神念强度,赵佳是引气期的修炼者,现在已经有了苏醒的迹象,至于慕远,恐怕要昏迷一整天了。

    果然等了没多久,赵佳悠悠地醒转过来。”这是哪里?”

    赵佳刚睁开眼,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通体暖玉制造的房间,连墙壁上都发着晶莹的光芒,透过窗户向外望去,树影摇动,流水潺潺,阳光明媚的像是三月天似的。

    昏过去之前是在幽暗的洞穴中跋涉,这种前后的反差,让赵佳一时适应不过来。

    “我们还在洞穴里,不过这里是一个修炼者的洞府。”杨云解释道。

    “修炼者?在哪里?”

    “他用震魂术袭击我们,被我干掉了。”

    杨云轻描淡写地说道。

    赵佳这才明白自己昏倒过去的原因,摸摸仍有余痛的头颅,她心有余悸地问道:”好厉害的震魂术,是什么修为的修炼者?哎呀,肯定是引气期啦,要是筑基期以上我们早就没命了。不过他的洞府真不错,引气期怎么就有这么好的洞府,是了,肯定是他从师门长辈那里继承下来的,自己不争气,练不到筑基期。”

    赵佳简直是在自问自答,杨云笑着连连点点头,那个老者确实是引气期不假,但是凭借着法器和此地的阵法,估计就是筑基期的来到这里也讨不了好。不过没必要向赵佳解释战胜老者的艰难和侥幸,自己拥有的识海、混沌灰气、七情珠,这些自己的秘密可不能轻易透露的。不说这些东西的话,他很难解释清楚如此厉害的敌人,是怎么被自己战胜的。

    赵佳看了看仍在昏迷中的慕远,说道:

    “慕远的卜卦还是蛮准的嘛,果然是吉卦,这里肯定有不少好东西,你搜过了没有?”

    吉卦?杨云摸摸鼻子想道,这种吉卦要是再来一回,自己非把慕远这个神棍扔到阎岛上让他自生自灭不可。想想刚才的凶险,杨云现在还背上发凉。

    “从那个修炼者身上搜出了这些,这个阁楼还没有搜呢。”杨云把几件法器放到桌子上,“可惜都是火系的,这些法器我们现在用不了。不过可以拿到坊市里换晶石,你挑两件吧。”

    法器分为有属xìg和无属xìg的两种,有属xìg的需要相应的真元或者真气才能催动,这种法器一般是用于战斗的。而无属xìg法器的代表就是储物袋,不管什么类型的真元都能使用。

    当然,也有无属xìg的攻击法器,不过没有属xìg就没有特sè,虽然什么功法都能ā纵,但是威力比同档次的属xìg法器总是要差一筹。而且法器和修炼者主修的功法相配的话,能发挥出相互加成的威力来,所以修行界中还是流行带属xìg的主攻法器。

    和自己属xìg不合的法器,有两种方法也可以使用,一种就是法器上设计了晶石卡槽,用晶石的能量来代替真元,这样使用者只需要用神念控制就行了。另一种就是通过一些功诀,把真元转换威和法器相符的属xìg,这样多了一层消耗,不过如果法器非常厉害珍贵,这么做还是划算的。

    “我不要,这都是你的战利品。”赵佳摇头说道。

    “这是你自己不要的啊。”杨云笑呵呵地,真的把几件法器又收了起来。

    赵佳虽然并不是在假意推辞,可是看杨云收东西如此干脆,肚子里还是不由自主地腹诽了一句小气鬼。

    两个人开始在屋子里搜刮起来,这个老者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收获之丰,让杨云和赵佳两个人目瞪口呆。

    二楼的房间里,刚推开门,就被扑面而来的红光晃花了限睛。火晶石,整整一屋子火晶石,这可不是那种凡人开采出来的原石,而是切割打磨好,宣接就可以使用的标准火晶石。

    除了满满一屋子的下品晶石外,房间正中还有一个箱子,里面存放的大部分是鲜红如血的中品火晶石,另外还有几颗极品晶石,通体透明发亮,里面仿佛有跳动着的火焰似的,无疑是上品火晶石。

    中品和上品火晶石,并不仅仅是里边凝结的能量比下品晶石多,更重要的是释放能量的速度。

    驱动筑基期以上修炼者使用的法器,尤其是攻击用的法器,需要庞大的能量,而且需要这些能量瞬间释放出来,这些要求是下品晶石无法满足的,必须使用中品以上的晶石。在坊市中,一颗中品晶石可以兑换一百颗下品晶石。至于上品晶石,完全就是有价无市,修炼者偶然得到一颗两颗,无不珍如重宝,极少有人会拿出来交换。

    推开第二个房间的门,里面有三排架子,上面摆满了法器,各种属xìg的都有,看上去五颜六sè,琳琅满目。

    第三个房间里是各种典籍、密录、丹药、灵草、法术傀儡以及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其中包括整整一箱子的阳火雷。

    “这些可都是我的战利品一一是你说的哦。”杨云提醒看得目眩神迷的赵佳道。

    赵佳沉默了片刻,终于爆发出来,冲上来要掐杨云的脖子,“吝啬鬼!你发了这么大的财,分我一点会死网!”

    “是你自己不要的!”

    “本姑娘现在后悔啦!”

    两个人追逐打闹了一会儿,双双躺倒在成堆的晶石上,享受着在晶石堆里打滚的乐趣。

    “我说,现在你还想要去东海三国吗?”

    赵佳问道。

    “想啊,你没听慕远说,逐浪国里出美女吗?”

    赵佳顿时气结,鼓着腮帮子不说话。

    “不过,那些美女再漂亮,肯定也比不上我们的怀羽公主。”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啊,你真的是怀珀公主啊,我是猜的。

    这下我可惨了,这次回去会不会有人说我拐带公主啊?你到时候可要为我辩白,是你自己飞到东吴号上的呀。”

    吴王只有一个女儿,封号是怀珀公主,杨云早就暗自猜测就是赵佳,年龄也对得上号。

    “哼,我偏不一一就说是你拐带的。”脱口说完这句话,赵佳的脸腾的一下子变红了。

    扭头看见杨云一脸怀笑的样子,赵佳顿时羞恼起来,侧身过去就是一顿粉拳。

    “好啦好啦,我们还有最后一间房间没有看昵。”杨云说道。

    “哼。”赵佳住了手,两个人从晶石堆里爬起来,晶石相互碰撞滑落,发出哗啦啦的清脆响声。

    推开门,最后一个房间竟然是普普通通的一间书房,摆着一个书案,上面是些普通的笔砚纸张,还有一叠手写的册页。

    “没意思。”赵佳说道。

    “先看看,也许能知道此处主人的身份。”杨云说道,随手翻起案上的笔记。

    看着看着,杨云的脸sè逐渐变了。

    “怎么啦?”赵佳问道,杨云指了指其中的一页,赵佳凑过来,看到那页笔记上写着:

    “老夫齐铭阳,道号吴阳老祖。”

    “啊!”赵佳掩口惊呼起来。

    “接着看。”杨云道。

    后边继续写着,“余六岁学道,十五引气出窍,三十筑基,六十结丹,可谓一帆风顺,无往不利,世人皆赞为天才。结丹仅五十年凝聚丹火,自创昊阳门,纵横东海,自以为天资卓越,气运过人,百年之内元神之有望。不料蹉跎三百年,丹劫之境始终无法突破,真是造化弄人,也是老夫自视过高,不肯及早散丹之过。”

    “散丹是什么?”赵佳问道,她虽然出身宗门,但是结丹期以上的修行境界可从来没有听师门长辈们提起过。

    “结丹之后,下一个境界是丹火期,让金丹上生出真火来,这个时候就已经算是结丹大威,可以准备继续向上突破了。然后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破丹重修,修为会掉落到筑基期,这段时期就叫做散丹期,另一个选择就是跳过去,不散丹直接进入丹劫期,不过这样遇到的劫数会厉害很多,不如散丹之后再修炼上来的人。”

    “可是本来已经是结丹高人了,散丹变成筑基期,不是一样会遇到很多危险?”赵佳问道。

    “是这个道理,这就要看备人的选择了。”

    “咦?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的师父不是散修吗?”

    “散修怎么啦,我师父就喜欢收集这些消息,经常讲给我听。”杨云又搬出莫须有的师父来搪塞过去。

    “噢,可是你遇到的人不是引气期吗?”

    “看这里。”杨云又指了一殷。

    “余丹劫期受创颇重,散丹重修之后修为竟掉落引气期,呜呼,天年将近,此生重新筑基恐怕亦不可得,龙困浅滩,虎落平阳不外如是。余早年命弟子捕获凡人所建阎岛,本为未雨绸缪,不料竟然真的派上用场,看来吾之余年要在此岛渡过了。”

    昊阳老祖失去一身惊天的修为后,只能借着岛上的凡人来隐匿行迹。门中的执事长老们,以为昊阳老祖有特殊的癖好,喜欢混迹在凡人之中游戏,不遗余力地捕捉凡人上岛,作为老祖的玩具。谁也没有料到老祖是失去了修为,有意避开他们以免露出破绽。

    “宋茂成这个小家伙,竟然起了疑心,从外边找来筑基期的人到岛上来试探我,哼,我把他派来的人引到大阵里,炼成了飞灰,然后用九冥紫火灯炼化宋茂成的禁魂牌,嘿嘿,他是化罡期的长老又怎么样,还不是在禁魂牌的威力下,号哭了七七四十九rì,最后才泣血而死?这下我看哪个不长眼的还敢来试探。”

    杨云快速翻看着笔记,后面很长一段都是昊阳老祖混迹阎岛的经历,什么某年某月干掉了一个自命不凡的先天高手,又某年某rì,毒杀了整整一个村寨的凡人,看来他是在凡人中间发泄自己失去修为的愤懑。他靠着一些修炼者的手段,不断变幻着自己的身份,杨云先前打听到的,阎岛中部的三个先天高手,有一个其实就是昊阳老祖的化身。

    洞府里过于寂寞,昊阳老祖又没有任何重新修炼回去的希望,大部分时间都用先天高手的身份呆在岛上,在凡人身上寻找一些活着的乐趣。

    笔记翻到最后一页,上面的字迹刚刚干了没多久,还散发着阵阵墨香,“老夫为自己}、算了一卦,卦像上说今天不大吉利,于是我回到洞府里来。想想也有点可笑,已经四百九十六岁,没几年活头的人,居然还会怕死吗?真要是劫数来了,也许反而是种解脱吧。咦?法阵有反应,有人闯进来了,看来今天的劫数是人劫Ⅱ阿,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像上次宋茂威那样安然渡过。我这就出去会会闯进来的人,如果我能不死,就再继续苟活几年,要是死了一一杀我的人,这洞府里的东西就便宜给你了吧”

    笔迹的最后一划,拖得长长的,几yù破纸飞去,显示出昊阳老祖写这段话时的心情绝不平静。

    看完笔记,两个人久久不语,半晌后,赵佳才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一一昊阳老祖、这么一个大高手,就这么被你给杀啦?”

    “估计他岁数大了吧,我轻轻一碰就倒了。”

    “这都行!你运气也太好了吧?慕远的卦真是神啦,昊阳老祖的卦也很准呀,咦?不对呀,如果昊阳老祖不算卦,就不会回到洞府,那也就不会遇到我们,那这卦到底是准还是不准?”

    “所以我从来不给自己算卦。”杨云说道。

    赵佳有点伤感地说道:“这么一个大高人,最后竟然沦落到这个下场,这修行路也太残酷了。”

    “你一个引气期的,有空在这里伤秋悲ū的,不如多修炼一会儿正经,人家昊阳老祖好歹也风光了几百年,最后就算散丹了,也还是震慑得整个昊阳门不敢有所异动,也算是个人物了。”杨云说道。

    “你连引气期都不是,口气还这么大一一喂,你出去干什么?”

    “去把昊阳老祖安葬了。”

    杨云来到吴阳老祖尸身处,用刚刚得来的阳火雷在地上开了一个大坑,安放好尸身,对着坟头静默了一会儿。

    虽然在梦境中所见所闻,修炼不威,身死道陨的情景数不胜数,但是梦到是一回事,亲身经历则又是另一回事,杨云的心中不可能没有一点触动。确实像赵佳所说的,修行路太残酷了,就像在激流中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退一步就万劫不复。

    梦境中的记忆拯救了杨云,他事先在识海中搜索出了所有和熔岩海有关的记载,其中就有昊阳老祖自创的那个灵光化影阵。梦境中的杨云,在熔岩海游历的时候,偶然间获得了阵图,应该是吴阳老祖身殁之后流传出来的吧。

    一想起昊阳老祖临死前那一脸不能置信的神情,杨云就不由自主地感到有点悲凉,又有点侥幸。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