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98章 海上
    贺红巾走后,杨云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在桌子上又放了一锭银子后,起身离开。

    回到会馆继续修炼了一阵月华真经,然后他没有像平常那样进入识海体悟,而是倒头就睡,一觉就到了天光大亮。

    被院子里的啼鸟吵醒,杨云恍惚中想起,自己梦醒获得前世的记忆已经有一年了。这一年来自己月华真经修炼到了第六层,凝练出了精元珠,开辟了识海,还获得了两样神奇的东西——七情珠和混沌灰气。这两样东西即使按照前世记忆,也是珍贵异常的宝物,他有种感觉,现在这两样东西的作用,还仅仅是露出了冰山一角,以后两个东西还会不断给他带来更大的惊喜。

    至于在世俗方面,先后考中了举人、进士,还中了大陈的探花,这个探花的分量可比吴国的状元还要足,相信回到吴国能当个不低的官。至于当官以后干什么,杨云已经初步有了一个计划,就等回去以后按部就班地进行。

    会馆中的人知道杨云要回国,要给他摆个送别宴,不过被没什么心情的杨云推拒了。和郭通道别后,杨云挽着个小包袱离开了东吴会馆。他重要的东西都放在识海空间里,这个包袱里只有一些替换衣服,和一些散碎银子。

    郭通已经联系了一条回吴国的船,杨云上次走陆路,是为了九华仙府,这次当然不会再在路上多花时间,天宁城到东吴城的海程有数千里,走海路顺利的话十几天就到了。

    离开船还有一段时间,杨云想了一下,决定去和自己在国子监结识的朋友刘蕴道个别。

    后来杨云已经知道,刘蕴的父亲是昌国公,他们府上是开国国公,世袭罔替,不过刘蕴是庶出的次子,继承国公之位没什么希望,因为这样,他被父亲逼着习文练武,想找个出路。

    向人打听到昌国公府第,递了帖子进去,很快出来一个管事,抱歉地说二公子去龙吾卫当值,要好几天才能回来。杨云想起他们现在负责保卫求雨典礼的事情,估计是有的忙了,于是现场提笔留了一封书信后洒然离开。

    ×××

    “开船喽——”随着水手的一声叫喊,杨云乘坐的海船缓缓驶离了天宁城码头,开向波澜壮阔的大江江面。

    江面虽然开阔,但是来往的船只太多,舵手小心地操纵着,以免和别的船碰撞。杨云立在船头,在春日明媚的阳光照耀下,感受着清凉的江风。

    “船到桥头自然直,乱世既然要来,逃也逃不开,避也避不过,不如多想想办法应对吧。人生苦短,即使对修炼到元神期的真虹宗唐奇峰真人来说也是如此啊,他会做出这种选择一点也不奇怪。”

    杨云这样想着,心中微微有点惆怅,元神高人又如何,活了近千年是够久的,可是整日里不是闭关就是忙着应劫,也许他开心的日子,真不如一个只活七八十年的普通人多。

    也许是贺红巾的祝福起了作用,回去的路上真的是一路顺风。加上顺水,第二天海船就离开了天澜江入海口,进入东海。

    像这种跑固定航线的海船,都不敢离开海岸线百里之外,大海可不是人类的领域,各种海兽、海妖、海族,他们才是大海的主人,如果人类过于深入,会遭到他们的攻击。

    当然也有不少冒险船深入远洋,寻找各种奇珍异宝,只要有幸找到一件,回到大陆立刻会变成暴富。或者找到一条稳定的航线,可以通到某个海国,从而垄断两地之间的海路贸易,那就富可敌国了。

    一个例子是几百年前,一个殷姓的海商,跑通了大陈到南洋诸海国的航路,在短短几年里几乎就成了大陈首富,也为殷家换来了一个国公爵位。

    现在,大陈、东吴甚至清泉,每年都有不少船只远航到南洋诸海国,去的时候是满船的丝绸、瓷器、茶叶,回来的时候是满满的金银珠宝、翡翠珍珠,还有异国香料、奇虫异兽等等稀罕玩意。只要跑一趟就能变成巨富,只可惜虽然有着航路,但是风险依然很高,风暴、海族、海寇等等,巨大的利益和风险并存。

    近海还是相对安全的,航行的途中不时看到巡逻的水师船只。大陈水师天下无敌,猖獗的海寇一般不敢过于靠近海岸,以免被大陈水师攻击。

    刚刚进入东海,船沿着海岸线向南航行。这一段航程站在船上,都能清晰地看见海岸线,那里是属于大陈海州的疆域。杨云心中突然一动,转身向另一边海天交际的方向眺望。

    潮湿清新的海风吹拂在脸上,携带着浓郁之极的水灵气。天边阴云漫卷,仿佛万马奔腾,正逐渐向这边涌来。还有普通人感受不到的,在阴云的上方,那汹涌澎湃到恐怖程度的天地灵气。

    过了半个时辰,阴云已经移动到了海船上方,阳光顿时变得昏暗,飘飘扬扬的雨丝从空中洒落,沾湿了船上众人的衣襟。

    海船上的人群议论起来,大家都是刚刚从天宁城出发的,当然知道虹霞观求雨的事情。算着日子,求雨典礼也快开始了,如果风势不变,等正式求雨的那天,这片广大雨云刚好到达天宁城。

    众人啧啧称赞虹霞观的灵验,杨云则扶着船帮,望着远处天际。那里有一道仿佛彩霞似的隐约光华,距离太远,普通人几乎无法看见,杨云却能看出,那是至少结丹期高人御剑飞行的光芒。

    听说真虹宗的唐真人之下,还有十大结丹高手,看来是倾巢出动了。如此大规模地驱动东海水气,需要布设一个规模空前的大阵,估计十个结丹高手都不够用,应该是唐真人亲自在东海主持,没准还遍邀同道好友,一同出手。

    浓厚的雨云向大陆方向继续飘去,雨势渐大,杨云回到船舱,开始琢磨修炼上的事情。

    这些天来,杨云的月华真经隐隐有了突破第七层的迹象,第七层的功法凝练的是肾、脾等处的经脉窍穴,每次修炼完了,杨云都有精力四溢,无处发泄的感觉。

    尤其是到了海上的这几天,杨云根本不敢入睡,一旦睡着,总是不可避免地做起春梦来。梦中对象,有时是野丫头赵佳,有时是贺红巾,偶尔也会出现那个小宫女和红巾会九姑娘的身影,不过出现次数最多的,还是前世那个刻骨铭心的身影。

    有时想起来也有点奇怪,前世的记忆就像一场梦境,自己对她的面貌印象都有些模糊了,却仍然残留着如此深厚的思念。

    算一算在梦境中两人之间不过百年的缘份,分手之后,梦境中的杨云似乎受了刺激,过了很长一段纵情声色,游戏人间的生活,但是心底深处,一直牵挂不忘的,还是那个身影。

    今世的杨云,心境却有所变化。对于记忆中的那个人,他少了些伤痛,多了一些好奇和向往,就好像少年人看待自己的梦中情人一样。今生的事情还没有发生,谁知道自己和她之间会如何呢,也许他们两个根本没有机缘遇见,毕竟上一世双方是在东海结识的,但也许今生双方会有缘有份,结伴双飞,至死不渝,要是有这个机会杨云也不会放过。

    少年不识愁滋味嘛,就算是乱世,也要笑着面对,哭也好,愁也好,饭还是要照吃,日子还是要照过,那为什么不让自己快乐一点。前世的那种,在万丈红尘中打熬磨练本心,把本心变得像磐石一样的做法,今生杨云所不取。他现在的理解是,红尘沉浮之中,如果有一颗不动的本心,那就已经不是真心了。

    修炼功法都讲究一个心境,心境领悟到了,和功法符合就能突飞猛进,要不然练到死都没有什么成就。杨云半自创的月华真经似乎没有什么限制,他悲伤也好,高兴也好,生气也好,忧虑也好,晚上修炼的时候都不影响。甚至有的时候,非常强烈的情绪反倒有助于修炼,所以杨云越来越喜欢在修炼前喝上一点酒。

    就这样,杨云又成功凝练出了一个窍穴,现在只剩下最后的一个窍穴,就能突破到月华真经第七层。

    如果突破到第九层,月华真气就能用来对敌了。至于现在,最常用的当然还是精元珠,月华真经修炼出来的真气,除了积累起来凝穴冲脉,其余的都用在了识海的开销。

    这段时间,杨云每天都拿出一部分真气,转化识海边缘的混沌灰气,成功地将纳物箱空间扩大了几倍,现在的纳物箱或者已经不能叫箱子了,体积已经和一个柜子差不多大了。

    这个空间出现后,里面就充斥着月华灵气,这些灵气来自于一直像吝啬鬼似的七情珠,它吸聚来的月华灵气有一部分,不知通过什么方法注入了这个空间,以后就叫这里月华空间好了。

    杨云像往常一样,开始祭炼转化识海边缘的灰气,突然间看到紫青色的光芒一闪。

    “咦?!九华仙府的藏宝塔又出现了!”杨云急忙分出一丝幻月月光,投射过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