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96章 一往无回
    被驱赶出沈园的杨云,看着紧闭的大门,无奈地摇头。耳边传来街道上车水马龙的声音,还有人在谈论今天生意的收获,一对情人在喃喃蜜语,几个小孩子在街边游戏,嘻笑声不断。

    “倒行逆施,大陈祸亡无日啊!”杨云仰天发出一声长叹。

    “小家伙,你才多大点岁数,就在这儿学人发什么忧国之思,不如过来陪我老人家喝杯酒。”

    杨云愕然转身,看见沈园台阶下,不知何时坐了一个醉醺醺的蓝衣老头,手中抱着一个紫红色的酒葫芦,一股清冽的酒香扑鼻而来。

    “好酒!”杨云赞叹一声,走下台阶,拱手行个礼道,“这位前辈如何称呼?”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叫我酒老好了,你到底喝不喝酒?”酒老有点不耐地说道。

    “喝——”杨云说道,伸手来拿葫芦。

    “等等,这葫芦可不能给你,接着——”酒老不知从何处拿出一个杯子,丢给杨云。

    两个人索性在台阶上坐下来,你一口我一口的喝起来。

    酒水入喉,仿佛一股热流从咽喉至胃,就像是一团熊熊的火焰似的,同时一股浓郁的干香流溢在唇齿之间。

    “真是好酒!”杨云偷偷运起寂元化精诀,酒意化作汩汩的精元,输送到身体经脉之中。

    这看似普通的酒水,其中蕴藏着大量的精元,寂元化精诀贪婪地运转着,除了炼化精元珠,杨云现在已经很少使用寂元化精诀了,因为普通食物根本跟不上他转化精元的速度。

    除了精元,还有一丝丝精纯的火性灵气转化出来,这对杨云的修为无用,但是却有强身健体的好处,杨云驱动这些炼化出来的火性灵气游走于全身,仿佛浑身上下在泡一个舒服的热水澡一样,每一个毛孔都向外散发着惬意舒适。

    “好小子,普通人喝我这丹阳酒一口就醉倒了,你倒能喝这么多。”

    连喝了好几杯以后,酒老开口笑道。

    “这么好的酒,你就是搬一大坛子来,我也能喝干。”

    “你莫小看我的葫芦,你要是能把我这葫芦喝干,我就答应你一件事情。否则,你可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葫芦内有乾坤,如果装的是水嘛,估计搬来一条鲸鱼也喝不干,不过你有这么多酒吗?到时候别拿搀水的酒来糊弄。”

    “哈哈哈,我酒老什么时候会往酒里搀水,我也不瞒你,这丹阳酒是我从酐曲宗的密库里偷出来的,喝到现在还剩下三十方,你只要能喝下一方去,我就算你赢了。”

    “酒老你不如直接把这一方美酒赠给我,有什么吩咐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就是,我杨云虽然修为低微,但是只要力所能及,一定给你办到。”

    “哈哈!”酒老大笑,“爽快,你是吴国来的?”

    “是。”

    “好,我要你办的事情很简单,就替我带一封信给赵翰光那小子就行。”

    赵翰光?吴王?杨云心中一动,嘴里笑道:“这事儿容易,我正好马上要回吴国,这一方美酒看来我是白赚的。”

    “你这点修为,除了带信跑腿,莫非还真能帮我办事不成?”酒老笑骂道。

    杨云眼珠转了一下,“你和里面的韩道长是不是认识?”

    “我们看上去像是认识的人吗?”酒老似笑非笑地说道。

    “像——非常像。”

    “有哪里像了?”酒老奇怪地说道,“他是得道高人,我是一个老酒鬼。”

    “你们这种修为的高人,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此地又没有什么宝物,那么不是朋友就是仇敌,既然你们现在还没有打起来,是朋友的可能性比较大。”

    “呵呵,小子挺能猜的,没错,我和那个假正经的认识快一百年了,就算是朋友吧。”

    “你就不劝劝你朋友?他要干的事情实在太危险了。”

    “你小子还是不死心呀,劝他有什么用,你知道什么是师命难违,师命大如山吗?”

    “要是弟子们拼命力谏,唐真人也未必会铁了心一条道走到黑吧。”

    “去——唐真人的事情是你能嚼舌的?人家可是正经的天下第一高人,此事虽然危险不小,但是也未必没有成功的希望。你小子还是好好修炼,等你练到和我一个境界再掺和这些事不迟。”

    杨云气结道,“看来你和那个韩道长真的是朋友,连说话都一摸一样。”

    “滚吧小子,少说废话,早点给我把信送到。”白光一闪,酒老的身形已经消失不见,杨云的手中多了一封信和一张纳物符。

    一方的丹阳酒,这个不错,只是顺路捎带一封信而已,杨云的心情变好了一点。天要下雨,真人要封神,自己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早点回家去吧。

    丹阳酒中的精元量不仅充足,而且因为是液体,可以短时间内喝进肚子,不像上回的妖兽肉,想吃进去没那么容易,估计了一下,这些灵酒至少又可以转换出十几颗精元珠,而且附带的火性灵气也有洗经伐髓的功效。其实杨云喝这个酒有点浪费,他盘算着回去分给家人朋友一些,对他们的效果不次于一些灵药的。

    杨云转身离去,沈园之内,酒老出现在杨云刚才站立的地方。

    韩星尘不知何时,找出一付钓竿,兴致盎然地在小湖边垂钓起来。

    “和同乡小朋友说完话啦?”他没有回头,仿佛已经知道了酒老的到来。

    “假正经,你偷听我们?”

    “老酒鬼,你就在我的门口,我倒是不想听来着,你是故意不用法术屏障的吧?”

    “嘿嘿,说起来那个小子未尝没有点道理,你们选的这条路——唉!”酒老长叹了一声。

    “仙路艰难,干什么不是逆天而行呢?如果担心危险,吾辈又怎么可能修炼到如今的地步,天、地、人三劫,说穿了不就是和天斗、和地斗、和人斗,斗过了,从此踏上一段坦途,斗不过,身死道消等闲事。”

    “我知道是这个理,只是最近总是心惊肉跳,心中不安,用梅花神算卜算的结果也是一片混乱。”

    “天机已乱,任何卜算都无效的。”韩星尘摇头,“不过有些小事还是可以推算一二,刚才那个姓杨的小子,你是不是推算出什么啦?”

    “这个小子的卦象很古怪,我根本算不准,不过似乎对我的后辈能有些好处。”

    “原来如此。”

    韩星尘不再说话,盯着幽幽的水面,不知在思索什么,鱼线上的浮标乱晃,有鱼上钩,他也无动于衷。

    浮标不动了,看来鱼咬完饵逃走了。

    酒老看完这一幕,才继续说道:“你说,这次的事情,会降下什么劫数,是天劫还是人劫?”

    “人劫。”韩星尘肯定地说道。

    “是唐真人推算出来的?”

    韩星尘点点头,酒老好像松了口气似的,“人劫还好对付一点,有唐真人在。”

    似乎他对韩星尘的师父唐真人有莫大的信心。

    “不管来的是什么,凭着我们的手中剑,都要劈出一条仙路来。”韩星尘的眼中,透着坚定无比的光芒,“师父的千年大寿再十几年就要到了,这一次谁都不能阻止我们,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酒老悚然一惊,唐真人竟然已经快千岁了吗,怪不得真虹宗如此孤注一掷。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比天地人三劫更让修行者害怕,那就是岁月。

    帝王将相黄土一抔,如花容颜骷髅白骨,即使是高高在上的修炼者,从踏上修行之路的那天起,就像是奔跑在后路不断崩塌的深渊之上,稍有停滞,就会被岁月的怪兽吞噬地点滴不剩。

    元神高人也不例外。如果不能继续向上突破,千年的寿元,也几乎是元神高人最后的极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