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83章 缠斗
    时间在等待中一点一点过去,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怎的这么长时间?就是婆娘生孩子也没有这般慢法!”

    刘蕴皱起眉头,微怒道:“哪个不开眼的如此放肆?”和杨云一起走出门外观看。

    这一溜包间里的人大半都出来了,就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正旁若无人地在过道中喷溅口水。

    “怎么是这个厌物?”刘蕴有点无奈地说道。

    “此是何人?”

    “高平公的嫡子候景,老国公晚年才得这一子,现在年老体衰卧病在床,没有人能管束得了他,候老国公救过先皇的驾,就算当今圣上也对他无奈。”

    “快点让那个九姑娘出来!”候景在那里继续叫嚣,身上一股酒意隔着老远都能闻到。

    一个侍女劝解道:“候少国公稍待,如果您的东西能中九姑娘的意,自然会请少国公前去相见。”

    “什么玩意儿?本少爷面前少装这些清高,什么心意不心意的,老子掏的是五万两足额隆盛号银票,你们谁有我出的价高?”

    “候景,少说两句吧,还不够丢人的。”刘蕴看不下去说道。

    侯景斜睨了刘蕴一眼,“我道是谁?原来是刘二公子呀。”他把那个“二”字咬音极重,“你一个不能继承爵位的庶子,有什么资格说我?”

    刘蕴面色铁青,站着不再说话。

    结果侯景却不放过他,指着刘蕴说道:“你能出得起这个价钱吗?还是你旁边这个穷酸书生能?这人那,黑眼珠最见不得白银子了。你别看那个九姑娘一脸清高像个仙女似的,白花花的五万两银子她不赚吗?”

    刘蕴勃然色变,一拉杨云,“我们走,没得坏了兴致。”

    “稍等等。”杨云却不肯便走。

    侯景大笑起来,“看呀看呀,这个穷酸仗着一付小白脸,还指望那个九姑娘能选他呢?哈哈哈,笑死我了。”

    杨云摸摸自己的脸,暗自郁闷,我很白吗?不是吧。

    “来啦来啦,九姑娘选出人来啦。”这时远处有人高喊,就看见一队侍女排成两列,向这边走来。

    “哈哈哈——”侯景猖狂地大笑起来,“九姑娘还是选了我吧?”他摇摇晃晃地想要挺直肥胖的身子,结果倒让自己看上去活像只蛤蟆。

    两队侍女径直从侯景身旁经过,一路停在了杨云面前。为首的侍女福个万福,“这位公子有礼,我家九姑娘有请。”

    侯景的脸上迅速由红变白,又由白变青。激怒之下,连酒意都醒了三分。

    “哈哈!”这次轮到刘蕴狂笑不已,一推杨云,“佳人有约,还不快去。”

    在一群人羡慕的眼光中,杨云被侍女们簇拥而行。绕了不知道几个圈,上楼下楼转了半天,才来到一个房间外面。

    “九姑娘就在房中,公子自便。”说完所有的侍女都退走。

    杨云推开门,迎面是一道水晶珠帘,在红烛的照射下璀璨的珠光四射。珠帘后面,是一个隐约的美人侧影。

    “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杨云哈哈一笑,“在下杨云,来拜访九姑娘了。”

    伸手拨开珠帘,看见九姑娘仍然是一袭白衣,轻纱遮面,斜倚在一张椅子上。

    “良宵苦短,恕在下无礼了。”杨云说着,绕过桌子去摘九姑娘脸上的轻纱。

    手指尖刚刚碰到柔软的轻纱,九姑娘突然轻笑起来,一口兰气喷出,轻纱陡然飞起,向杨云的脸上罩去。

    杨云的视线被轻纱遮挡,他却准确地伸出左掌,挡住了戳向丹田要害的一指,紧接着伸出右掌,又挡住击向心口的一拳。

    这一指一拳都蕴含了深厚的真气,杨云催动精元珠,转换出雄厚的真气充盈在手掌部的经脉,这才堪堪挡了下来。

    对面的佳人两招无功,眼睛都没眨一下,飞起就是一脚直奔杨云的下部要害。

    杨云大骇跳开,怒道:“你这个女人好不狠毒!”

    对面传来格格的轻笑声,此时随着杨云的跳跃,轻纱荡开,他终于看到了眼前女子的面容。

    “哈哈,原来不是九姑娘,大姐你亲自出马呀。虽然你人老珠黄了一点,不过身材保持的还不错,我就勉强笑纳了吧。”

    红巾女今年二十九岁,这个年纪最为敏感,听到人老珠黄四个字,胸中火起,不过脸上却不动声色,反而笑吟吟地说道:“邹公子既然这么风流,那我说不得要好好试你一试了。”

    如果她的几个姐妹在这里,都知道这位大姐越是脸上露出笑容,就越是危险的时候。

    果然语音未落,红巾女已经欺身上前,玉指并拢成剑,朝着杨云的眼睛、咽喉、心口等要害戳去。

    “唉呀,好凶悍的女人,吃不消啊。”杨云运起星罗步法连连闪避,心中奇怪什么红巾女叫自己邹公子。

    斗了一会儿,红巾女心中暗暗吃惊。上次擒获杨云的时候,虽然觉得他身法灵活,算计精绝,但是真气却不怎么雄厚,今天她装扮成九妹等在这里,就是想找机会近身袭击,让他的身法优势无从发挥,一举制住这个滑溜的小子。

    机会倒是很快来了,这个小子不知色胆包天,不知死活的上前调戏,满以为可以手到擒来。不料不知为何,他的真气短短一个多月突飞猛进,似乎已经突破了先天境界,竟然能正面硬接住自己的掌力。

    红巾女忌惮之心大起,这个小子进步如此神速,绝对不能让他继续发展下去,否则也许用不了几年,他就会变成四海盟主第二。

    红巾女心中打着主意,手脚却没有停,杨云闪避了一会儿,突然大喝一声,“停!”

    “干什么?”

    “我们这么打下去,谁也奈何不了对方,不如好好谈谈如何?”

    “好——”话音未落,红巾女又是挥掌攻上。

    真是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听到红巾女叫自己邹公子的时候,杨云猜测双方之间多半有所误会,想停手问个究竟,不料红巾女根本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

    “那就先制住你再说。”杨云心想到,悄悄运起灵感神通,想探查红巾女下一击的方向。

    是左侧!

    杨云不动声色,暗自准备,红巾女果然向左侧扑击而至,杨云一个侧身滑步让开,露出笑容摆出双掌,等待着自投罗网的红巾女。

    红巾女露出狡计得逞的笑容,杨云心中警讯大作,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红巾女竟然强扭身形,猛然间一个变向,笔直地朝杨云冲来。一对玉掌上下翻飞,落英掌绝学出手!

    杨云急忙施展出分花拂柳手,啪啪啪一阵连击,两个人的手掌在瞬间不知相击了多少次,掌心都被震得麻痛不已。

    最后一击,杨云刚想借助掌势碰撞的力量后退,红巾女十指合拢,双手对双手,牢牢握住了杨云的两只手掌。接着又是飞起一脚。

    “怎么又是这招?你要玩命呀!”杨云大喊,无法闪避,情急之下双腿一并,将红巾女踢过来的脚夹住。不料红巾女另一条腿也飞了起来,鸳鸯双飞腿,一股劲风直奔杨云的太阳穴而去。

    杨云将头向前猛扎,脸庞都扎到了红巾女胸口,才惊险之极地避过这一脚。

    红巾女一脚落空,作出缩回小腿改用膝盖攻击的架势,却被杨云向前一扑,砰的一声,两个人一起摔倒。

    在地上一阵扭斗之后,两个人双手双脚互相钳制,谁都动不了,四目互视,胸腹相接,保持着一个暧昧之极的姿势,两人都觉得尴尬,却谁都不敢先松手。

    “喂——泼妇,比斗而已,用得着下这么多毒手吗?”对视了一会儿之后,杨云先开口说话。

    “你先放手,不然我就叫我姐妹们来啦。”红巾女威胁道。

    “你吓唬谁呀,你可是做大姐的,这副样子不怕她们看见?”

    “看见就看见,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现在放手,我可以考虑一下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就把你交给我五妹处置——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杨云暗晒,你要是不怕丢面子,刚才就已经喊了,还用在这里讲条件?

    “放手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先告诉我,刚才你攻击到一半为什么中途变向?”

    “呵呵,你能猜到别人出手的招式吧?上次一战之后我思索了好久,就猜到你的伎俩了,还能不提防一二?”

    “那再说说别的,你叫什么名字?”

    红巾女脸上浮现出羞怒的神色,“别拖延时间,你还能不知道我是谁吗?”红巾女的身材非常出色,加上常年练武,身体的素质极佳,杨云感觉身下压着一条弹性惊人的大鱼似的,配合她精致的容色,竟然身体出现了反应,双方接触地这么紧密,红巾女不可能感觉不到。

    杨云有点讪讪,可是这变化自己也控制不了啊。

    “那说说你为什么叫我邹公子?我可不姓邹,我姓杨,叫杨云。”

    “你少扯了,你不是百变玉龙邹韬,能有四海令?”

    “原来如此。”杨云终于明白了,“这个邹韬是四海盟的重要角色?”

    “还装,你师父不就是四海盟主吗?”

    “搞明白了,我再告诉你一次,我不是邹韬,那枚四海令是我在九华仙府之中,从何供奉的尸体上得来的。”

    红巾女一愣,难道自己真的误认了?似乎何供奉确实很久没有出现了,不过这种老家伙,经常一闭关就是半年一年的,这也说不好。

    “我叫杨云,吴国来的学子,现在在国子监读书,相信你一查就能查到。好了,话说明白,我这就放开你。”

    听见杨云这么说,红巾女终于是相信了几分,不过随即想到自己受到的羞辱,心中的怒火却没有减少多少,“管你是不是邹韬,占了这么大的便宜,还想拍拍屁股走人?上次五妹的主意不错,就这么对付他。”

    杨云作出放手的样子,突然停住,对着红巾女诡异地一笑。

    “你笑什么?”

    红巾女张开嘴问道,不料杨云等的就是这一刻,一口气喷出到红巾女的嘴里。

    “你干什么!”红巾女刚喊了一句,就觉得脑中变得昏沉起来,“不好!迷香!”

    顾不得思考杨云是如何把迷香含到口中的,红巾女张口欲呼,危急关头再也顾不得面子了,头越来越昏沉,姐妹们都被她安排在各个出入口防止杨云逃跑,没有她的命令,没有人会擅自离开。

    突然嘴被一个软软的东西堵住,叫声再也发不出来。

    “唔——你混蛋,放开我——”红巾女奋力挣扎着,发出模糊不清的哼声。

    过了半晌,红巾女的头一偏,终于昏了过去,和杨云纠缠在一起的手脚也松软下来。

    杨云挣脱开手脚,有点恋恋不舍地站起身,将红巾女抱到床上,顺手摘下她头上一支玉钗放到怀中。

    刚才纠缠中手脚虽然不能动,但是杨云却可以用神念取出识海中的东西。只要不超过杨云身体一米,可以让取出的物品出现在任何一个位置。

    杨云屏住呼吸,让迷药直接出现在口腔之中,然后一口气吹到红巾女嘴里,一举建功,不过红巾女到底是先天高手,杨云新配制的迷药中加有一味**的灵草,她竟然还能坚持一阵子。

    杨云整整衣服,施施然离开房间。路上正撞见把守路口的九妹。

    “你好。”杨云主动招呼道。

    “你——你!”九妹像见了鬼一样,一个劲地向杨云的身后瞅去,却没有发现大姐的身影。

    “我和你大姐把误会解释清楚了,她放我走的。对了,她好像正在找你。”杨云一边信口胡说,一边脚步不停,九妹竟然真的向房间那边冲去,丢开杨云不管。

    “唉——刚才那么好的机会,我竟然没有趁机做点什么,真是鄙视自己。”杨云自言自语着,离开了霄云楼

    ×××

    (不知不觉,笛沃的新书已经上强推了,别的不多说了,多谢大家的支持,本日继续三更,顺便拉个推荐,笛沃拜谢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