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62章 被惦记上了
    逛过盘角巷的坊市,杨云暗自下定决心,自己将来一定还要来一次,把今天眼馋得不到手的东西全买下来。

    天色已晚,杨云却没有回客栈的意思,找了个地头蛇向导,先去东吴最有名的酒楼大吃了一顿,然后又被带到了著名的红楼绣舫。

    杨云没有梳拢哪位红姑娘的意思,不过既然来了,看看这驰名吴国的红楼歌舞,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嘴里品着醇酒之味,耳中听着歌曲之音,眼中睹着如花秀色,鼻中嗅着脂粉香气,当然也少不了左拥右抱,凝脂玉滑。杨云放开心怀纵情谈笑,吟诗作歌,其乐无穷。

    天上的月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七情珠手链互冷互热,月华真经运转着,真气在一个又一个的窍穴中循环流动,仿佛汩汩的清泉。

    月华真经是一门入世修炼的功法,和其他的功法完全不同。其他的功法讲究本心,要明心见性,把本心磨炼得像磐石一样,才能不动如山,最后修炼有成。

    可是月华真经却不同,悲也好、喜也好、忧也好、怒也好,它全部来者不拒,不但不受到影响,反而能成为突破境界增进修为的助力。不过这倒是和自己的本命法宝七情珠非常相配——也许应该反过来理解,正是因为练了月华真经,七情珠才会成为自己的本命法宝。

    月过中天,月华渐渐衰落,杨云提着一壶酒,转身洒脱地离开了红楼。几道留恋的目光一直伴随着他的背影,他留下了足够留宿几天的银子,却似乎把几颗心一起带走了。

    第二天一早,杨云又来到礼部衙门。

    证明杨云身份的文书已经准备好,不过还需要礼部学政司的一个主事签字用印,杨云只好拿着文书去排队等候。

    排在杨云前面的几个人一个个心急火燎的样子,杨云倒是心平气和,把心神沉入识海中体悟月华真经的修炼心得。

    这一等就是整整一个上午,终于杨云挪动到最前面的位置,眼看下一个就可以进去。

    门一开,前面办事的人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走出来,杨云抬腿走进去。

    刚进门口,那主事竟然满面笑容,站起来热情地招手。

    “咦?我没有这个待遇吧?”向身后张望一眼,果然看见一个中年太监正向那主事含笑点头。

    “苏主事,那份单子准备好没有,咱家的上司可是催着要呢。”

    “胡公公,早就准备好了,您派个小太监来拿就是,干嘛还亲自跑一趟。”

    “给主子办事,自然要尽心竭力。”

    两个人当杨云不存在一样,在那里寒暄上了。

    你一句我一句半天,终于等到那个太监说道:“那咱家就回去复命啦。”

    “胡公公慢走。”

    这时那个主事才拿眼皮搭了杨云一眼,随意地说道:“时辰到了,下午丑时再来吧。”

    即使以杨云的养气功夫,也有点怒了。

    人在矮檐下,不低头也得低头,杨云只得认倒霉,不愤地离去,倒是记住了这个主事姓苏。

    ×××

    吴国皇城,宛凝宫内。

    赵佳穿着一身华丽的宫装,看着像苍蝇一样簇拥着自己的十几个宫女,无聊郁闷地想骂人。

    可是看着她们战战兢兢的样子,最后还是心头一软。

    算啦,要是发一顿脾气,回头宛凝宫尚宫又该罚她们了。

    “公主殿下千岁。”一个太监走过来行礼,如果杨云在这里,就能认出正是那个害他下午才能拿到文书的胡公公。

    赵佳露出喜色,问道:“单子拿回来了吗?”

    “回禀公主殿下,拿回来了,今科凤鸣府的举人名单都在这上面。”

    赵佳接过呈上来的单子,伸手翻开。

    第一页第一行,赫然写着“杨云”二字,后面还有年龄籍贯等等一些资料,用小楷一笔一划写得非常清楚,显然抄录的人甚是用心。

    赵佳大喜:“逮到啦!竟敢如此戏弄于我,哼哼,你给本姑娘等着!”

    看到公主殿下笑得甚是没有涵养,几个近身宫女都是面色尴尬。其中一个年长的宫女悄声提醒道:“公主殿下,去容尚宫那里学礼仪的时间到了。”

    赵佳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达下来,嘴里小声嘀咕着:“礼仪礼仪,一天到晚学个没完,累不累啊。”

    她从小被送到师门学艺,这公主该有的礼仪举止自然是有所欠缺,自从一个多月前被吴王派人从凤鸣府押回来以后,几乎天天都跟着教授礼仪的女官补课,把她整得叫苦连天,心想早知道还不如躲在山门里不出来呢,这日子过得,就像泡在黄连汁里似的。

    其实对已经接近凝气期大成的赵佳来说,学习礼仪本来应该不太困难,一些对普通女子来说高难的动作她能轻松完成,而且姿势标准完美。

    但是她从小修炼,性子已经变野了,吴王和王后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磨一磨她,容尚宫早就得过指示,自然把要求和难度加大了无数倍,动不动就要把一个姿势保持半天不能动,把活泼好动的赵佳整的叫苦连天。

    叫苦连天也没有用,赵佳还是站到了荣尚官面前。

    这次被摆了一个万福的姿势,腿弯着,手摆着,像木偶一样在那里罚站。

    她的随身宫女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站在一边,如果赵佳偷偷做小动作惹容尚宫不满意,大家都要一起受罚。就靠这一招,容尚宫把赵佳治得服服帖帖的。

    赵佳恨恨地想:“可恶的杨云,要不是在凤鸣府找你耽误了回家的时间,本公主现在哪里要遭这么大罪,你给我等着!”在心里给杨云的黑账本上又狠狠记上了一笔。

    “看情形最近都没机会溜出宫,不过不要紧,明年三月考进士,不信你不来东吴城,到时候——哼哼,嘿嘿”

    “万福的时候要微笑,要笑不露齿!不要笑得那么轻狂!”容尚宫的怒喝在耳边响起来,吓得赵佳一个激灵,万福的架子顿时散了,当即被容尚宫决定今天加练一个时辰。

    赵佳和宫女们简直欲哭无泪。

    “啊气——啊气——”刚刚拿到文书,走出礼部大门的杨云一连打了七八个喷嚏。

    “怎么回事儿?谁在惦记我呢?”杨云挠挠头想道。

    “有了这个文书,大陈就可以成行了。”

    吴国是大陈的属国,礼部签发的文书证明了杨云的举人身份,这个身份在大陈一样是得到承认的。虽然不能在大陈靠这个当官,但是可以作为出入关卡、住宿客栈的证明,而且有了这个,就可以参加大陈官僚士子们的圈子活动。

    回到客栈,随便在楼下要了一份饭菜,寻思着要到哪里找个带路去大陈的人。杨云前世去过大陈,但是都是从天上飞过去的,至于这双腿的路该怎么走嘛——杨云不知道。

    最好是找个商队随行,要不然就只能花高价找镖局了。

    正在这时,听到临桌的两个人聊天。

    “老郭,你的商队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上午就走。”

    “我说你也是的,走海路去大陈又近便又轻松,再不然渡过凌水河北上也行,你怎么偏偏要走西边这条山路呀?”

    “你有所不知,那两条路是好,可是走的人太多,利润就摊薄了。西边这头虽然不好走,可是走得人少,有的时候还能收到一些山里的好东西,能好好赚一笔。”

    “原来如此。”

    杨云心头一喜,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上枕头,这不带路的人来啦。

    走过去举手施礼,“二位有请。”

    两个人看见杨云穿着深青色长衫,不敢怠慢,一起站起来回礼。

    “我刚才无意听到二位的谈话,恰好我正想去大陈游学,不知能否搭这位郭老板的商队一程?”杨云开门见山地问道。

    郭老板犹豫着:“这个,公子也听到了,我们要经过楚秀山脉,山路甚是难行,公子为什么不去码头搭船去大陈呢?可以直接到大陈的国都天宁城的。”

    “游学嘛,自然要看看沿路的风光。早就听闻楚秀山雄奇无比,正好一游。”

    郭老板苦笑,心想自己是做行商的,哪里有闲心带一个书生去看山中风光。刚想推托几句,不料杨云竟然像知道他的心思一般,几句话把他堵住,最后只得无奈地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早,杨云会合了郭老板的商队,一百多人还有骡马,浩浩荡荡地离开东吴城,向西行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