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章 最大的变数
    空气中的月华消耗殆尽的时候,杨云终于心满意足地起身,刚才一番修炼省了他好几个月的苦功。

    杨云修炼的时候,红衣少女和孟超已经把洞府扫荡了一遍,结果石室倒是找到了几间,可是里面光秃秃的,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找到。

    “看来是荒废了的洞府,否则也不会有妖兽盘踞。”红衣少女说道。

    杨云不死心,在大厅里转了好几圈,果然空荡荡的甚是干净。

    突然想起石壁上那些夜明珠,大喜地奔过去,掏出一把匕首就撬。

    红衣少女看得惨不忍睹,把头别过一边,可是呲啦呲啦的刺耳声音却躲不掉。

    “可恶啊,竟然施了固化术!”

    杨云失望的喊声在大厅里回荡,他悻悻地回来,看到红衣少女,眼睛顿时一亮。

    “喂,你是剑修,有没有什么斩金截铁的神兵利器,拿过来借我用用?”

    红衣少女下意识地捂住腰间,“没有!不借!你休想!”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杨云放弃,“算了,你用的是软剑吧?还真未必能对付这些石头。”

    红衣少女松了一口气,一股怒火又陡然窜了起来,“这什么人啊!为了一些珠宝俗物,竟然想用本姑娘辛辛苦苦修炼的宝剑去挖石头!这要是损伤了一点,一千颗珠子都不够赔的。这算什么修行者啊,简直比奸商都贪!刚才他借剑的时候我就应该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红衣少女动不动就会被杨云气得半死,偏偏又没办法发作出来,她觉得自己一辈子受的气都没这一天一夜多。

    孟超捡起阵盘,说道:“这总算是个好东西吧?”

    “东西不错,可惜离了这里就没用了。”杨云回答道。

    孟超伸手敲了敲阵盘,发出非金非木的声音,“就算当材料也能值些钱吧?”

    “这东西,普通人不懂,修行者见了,肯定要追问来历,没准会逼迫我们带路来找出处,你想他们看见这个空荡荡的洞府,会不会认为是我们搜刮的?”

    孟超听得心惊,哐当一声将阵盘丢掉,“还是不惹这个麻烦了。”

    三个人寻路,从山脚下一个隐蔽的洞口钻出来,杨云的听力大涨,隔着树林听见了二哥杨岳的喊声。

    和杨岳会合以后,发现海面上的雾气已经消散,月光照在平静的海面上,长福号已经升起了帆,大有扔下他们开船的架势。

    几个水手又跳又喊,还点起火把,拼命划着舢板赶回了长福号。

    杨岳和水手们不但没有发现财宝,连水桶都丢了。

    踏上甲板的一刻,杨云终于想明白了。

    长福号本来不应该来到这里,这个岛上也根本没有财宝,只有一条要人命的大蛇。离开洞府的路上,是累累白骨给他们指的方向,这条白蚺盘踞此岛,不知吞噬了多少生灵。如果不是他们击毙白蚺,等它吸收完月华,长福号难逃葬身海底的命运,而船上的人都会变成白蚺嘴里的食物。

    自己就是个最大的变数,在本应该发生的历史里,自己不在这条船上,杨岳和陈虎也不在,那张失控的船帆本应该由其他人解开,时间造成的差异,使长福号偏离方向,来到这个让水手们闻风丧胆的凶地。

    “别了,我的财宝!”杨云望着空荡荡的海面,欲哭无泪。

    ××

    雾岛凶名在外,船老大和水手们都不敢在这里停留,扬起仅剩的船帆启航。

    其实白蚺已除,雾岛已经变成了安全的地方,不过杨云几个人都没有试图解释什么,就随水手们去吧。

    白蚺的事情只是和杨岳、陈虎说了一下,其他水手只以为他们在雾中迷路,一直到雾气消散后才和其他人会合。

    不过这次遇险,也让水手们知道了方位,同海图一对,加上现在风向有利,船老大决定直接返回大陆。

    遭遇白蚺,杨云再次耗光了精元储备,回到船舱立刻把剩下的鱼翅一扫而光。

    说起来白蚺的蛇胆、蛇肉都是好东西,只可惜有毒,杨云现在还无福消受,只能丢弃在岛上。

    这次虽然没有如愿获得财宝,但是突破月华真经第三层却是意外之喜,更让杨云感到意外的是黑石手链,他想到黑石手链吸收白蚺内丹后,那一瞬间的失神感觉。

    那绝对不是错觉或者意外,到底其中有什么玄机呢?杨云一只手摩挲着手链上串在一起的黑石,体会着手指尖传来的微凉感觉,陷入思索当中。

    对了!和黑石一起的那张鲸皮,会不会也有不凡之处?

    取出鲸皮,揣摩起上面的花纹。

    “这——这是雾岛那个小星天旋斗阵的操阵图!”杨云惊讶地想道,“这黑石手链和鲸皮,竟然是出自于雾岛吗?”

    小星天旋斗阵有很多布法,阵势的节点数也是千变万化,只要是九的倍数就可以,没有阵盘对照,绝对无法发现这是一张操阵图。

    所谓操阵图,就是记录操纵阵盘方法的图录,打个比方,整个阵势是一把剑的话,阵盘就是剑柄,而操阵图就是记录剑招的秘籍。

    心神一转,杨云出现在识海的还真殿之中。

    幻月的光透射到大殿的一排排书架上,银色光华连连闪动,很快空中浮现出一道光屏,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图文,全是识海搜索出来的小星天旋斗阵的操阵之法。

    杨云伸手一触,光屏顿时散作灿烂的飞花,光屏上的信息一瞬间了然于心。

    “一共一千六百三十三种操阵之术,没有一种和鲸皮上的对的上号,看来要推演一番了。”

    还真殿随着杨云的心意,在空中幻化出雾岛的小星天旋斗阵阵盘,虚空中八百一十个节点闪闪发光。

    这些节点开始按照鲸皮上的图形进行排列,阵法完成的一瞬间,还真殿突然剧烈震动,杨云一下子被抛出去。

    伫立在彩云上的还真殿和经纶堂摇晃着,仿佛随时都会坍塌。虚空中的一弯幻月,竟然少了半截。

    “月食?怎么可能!”这是杨云的识海,空中的幻月不过是月华真气提供能量,杨云的心神模拟出的幻形,怎么可能出现月食?

    月食还在继续,空中的幻月越来越小,很快就会被黑暗完全吞噬,还真殿和经纶堂震得越来越厉害,已经有散碎的砖瓦落下来。

    必须阻止月食!否则当幻月消失,不要说还真殿和经纶堂,连整个识海都会崩溃!识海要是崩溃了,很可能意味着杨云此生再也无望筑基。

    紧急关头,杨云越发地镇静,试了试,发现还真殿已经无法进入,既然无法从内部停止阵法,索性飞快地将心神转回本体。

    杨云将黑石手链一把撸下,远远扔到船舱的一角,心神再次投入识海。

    月食还在继续,幻月只剩下四分之一。

    再次回到本体,飞奔捡起黑石手链,用匕首在手腕上一划,然后直接将手链戴在伤口处,殷红的鲜血立刻浸染到黑石上。

    这一次回到识海,惊喜地发现起了效果。虚空中的黑暗开始消退,幻月一点点恢复,还真殿和经纶堂也停止震动,平静下来。

    杨云这时才长出一口气,抹抹头上的虚汗,缓步踏入还真殿中。其实他现在的身体是心神幻化出的,哪里有什么汗水?不过是种受惊后的习惯罢了。

    殿中看上去一切如常,那些珍贵的书架依然鳞次栉比立在殿中。杨云松了口气,这时脚下绊倒一个什么东西,差点跌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