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章 损失和收获
    好机会!

    杨云的手猛然落下,红衣少女手快,一道刃舞符立刻飞了出去。

    刃舞符刚飞出去的时候是一个白色的光团,击中白蚺的身体后,溅射出数十道盘旋飞舞的白色流光。

    白光的速度飞快,漫空都是呜呜的飞刃破风的声音,数十道白光上下飞舞,在白蚺身上带起一蓬蓬的血花。

    受到攻击的白蚺竟然不闪不避,只顾得伸长脖子,拼命地想收回吐到体外的内丹。

    这时孟超的攻击到了,一个红色光团向白蚺的头部飞去。

    白蚺的长尾闪电般地立起,像鞭子一样抽中了红色光团,顿时爆发出一团明亮的烈火。白蚺疼得嘶嘶痛吼,空气中弥漫着焦臭的气味。

    内丹动了起来,向白蚺的血盆大口中投去。

    杨云做出攻击的手势后,自己却没有动,双眸之中银光闪动,识海全力运转,捕捉分析着战机。

    别看杨云一直很镇定的样子,实际上内心也是紧张万分。上次在海里遇到的浪鲨,只是普通的凶兽罢了,他已经应付得非常危险,而这次的对手可是妖兽。

    万物有灵,普通的野兽只要凝聚出内丹,就能获得初步的灵智,踏上成妖修炼的道路。

    妖兽的身体远比人类强悍,而且只要成妖,多半会有一些类似法术的天赋神通,这种神通可比他们几个人靠符录发出的法术强多了。

    白蚺只要吞回内丹,三个人就断无生路可言。

    看着内丹向白蚺嘴里落去,杨云的眼睛亮了。

    就是现在!他扬手射出了一枚劣钱。

    红衣少女刚又发出一道刃舞符,依然被白蚺用身体硬接下来,百忙中看见杨云射出暗器,气得大叫,“暗器没用!用符!”

    先天期以前真气无法离体,所以暗器飞出去实际上是靠手腕发出的力量,对于高手来说杀伤力很小,所以江湖中的高手都不会把暗器作为主战武器。

    连符录都只能伤到白蚺,这区区的暗器,估计在它身上连道划痕都留不下来。

    果然白蚺对这枚一点灵气都没有的小小劣钱毫不在意,连一点点遮挡的意思都没有。它大半心神用在收回内丹上,剩下一小半在提防符录的攻击。

    这时杨云深吸一口气,运起寂元化精诀,顿时感到手腕充满了力量,甩手射出了第二枚劣钱。

    挟带着风声,第二枚飞快地赶上了第一枚劣钱,在空中撞到了一起,劣钱的品质不佳,立刻四分五裂。

    劣钱相撞的地方,凭空出现了一个红色光球,里面蕴含着爆炸性的火性灵气,原来杨云将火球符包在了第一枚劣钱上面。

    红球颤巍巍地悬在空中,此时白蚺的内丹刚好从它旁边经过。红球立刻锁定了这个目标,一头撞了上去。

    白蚺措口不及,竟将内丹连同红球一口吞了下去。

    “轰”

    沉闷的爆炸声从白蚺喉咙深处传来,白蚺疼得笔直蹿向天空,大张着口,一团烈火和浓烟从它口中喷了出来。

    红衣少女和孟超都被这突然的变化惊呆了。

    白蚺直挺挺地摔到地上,扭动挣扎着向洞中逃窜。

    杨云打出一道辉光符到白蚺身上,喝道:“追!”然后一头扎入山洞。

    白蚺在洞穴中逃窜,它身上的辉光符像个灯笼一样,给杨云几人指示着方向。

    洞穴中岔道很多,白蚺一路奔逃,将众人带到一处异常宽阔的石厅。

    石厅的墙壁上缀满了夜明珠,照得整个大厅纤毫毕现。天花板上嵌着数十块巨型水晶,每一块都有桌面大小,水晶的上方波光荡漾,此处竟然已经深入了海底。

    白蚺窜到大厅中央,将身子紧紧盘成了一团,不知它干了什么,一个圆形光罩从地面升起,将白蚺的身体护住,几个人试了试,都无法进入这个光罩。

    孟超拿出一张火球符对着光罩,说道:“来一下试试?”

    “别白费劲了,我们这种低级符录,扔上几百个也打不破这个罩子。”

    “那怎么办?”

    “先在周围看看。”

    白蚺好像受伤极重,趴在地上,偶尔才稍微动弹一下,但它血红的双目一直冷冷盯着几个人,让人如芒刺在背。

    “咦!这里有个阵盘!”红衣少女叫道。

    杨云和孟超凑过去,看见红衣少女手里拿着一个像围棋盘似的东西,上面纵横交错着无数线条,一些线条的交汇处,缀着闪闪发光的晶石。

    “哈哈哈,畜生就是畜生,竟然把阵盘随便乱丢——而且还是用机关旋钮操控的,用不着真元,天助我也!”杨云大喜。

    阵盘繁如夜星,红衣少女看得头昏脑涨,只恨自己平时对阵法没下什么功夫,不过师门以剑修为主,对这方面也不太擅长。

    听见杨云猖狂的笑声,有点不忿地说道:“那又有什么用?你懂这个阵法吗?”

    “区区小星天旋斗阵法,有什么难懂的?拿来拿来——”伸手夺过阵盘,在上面一顿乱拨。

    “喂喂——你是真懂还是假懂啊,乱试要死人的!”红衣少女看见杨云像打算盘一样噼啪地乱拨,忍不住惊叫起来。

    随着一阵响声,保护白蚺的护罩消失了,红衣少女和孟超一喜,刚要出手攻击,就看见大厅顶部出现六道银色光柱,汇聚投射到大厅中央,正好照射在白蚺身上。

    仿佛吃了灵丹一样,重伤奄奄的白蚺激灵一下,高高地昂起头,血红的眼睛瞪着几个人,蛇信吞吐。

    “啊!看你干得好事!”赵佳惊呼。

    杨云大汗,他虽然懂这个阵法,但又没有说明书什么的,只知道这么操控能放出东西来,本以为是攻击法术,谁料到竟然是凝聚得如同实质的月华灵气?

    “没事儿,没事儿,你没听说过虚不受补吗?”杨云心念电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双手飞快地在阵盘上拨打,银光陡然转盛,浓郁得几乎像液体一样。

    银色的光华不断涌入白蚺的身体,白蚺露出了极度痛苦的神色,它的内丹受到重创,调理了一会儿,本来稍微平复了一些,可是如此大量的灵气涌入,已经超出了内丹的容纳能力,随时有可能爆掉。

    白蚺一阵痉挛,内丹不受控制地随着一大蓬血从嘴里喷出来,暗红色的内丹一出来,疯狂地吸收灵气,银色光华如同长鲸吸水一般向内丹投去。

    转眼之间,内丹已经涨到了西瓜大小,表面开始出现密密麻麻仿佛蚯蚓爬过的裂纹,同时发出嗡嗡的闷响。

    “要爆啦!快跑!”红衣少女一掌推到孟超肩上,他立刻飞了起来,朝着进来时的通道落去,接着她伸手来扯杨云。

    杨云死死盯着内丹,心中灵光一闪,飞快地取下黑石手链,扬手向内丹投去。

    黑石手链像水蛭般紧紧贴到内丹上,汹涌的月华从内丹中狂涌而出,一转眼就被黑石吸走,内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

    “啊——”

    却是杨云发出一声惨呼,原来红衣少女揪住他的领子,正发力向后奔跑,看见内丹干瘪的一幕,惊愕之下松了手,杨云站不住,一头摔到了地上。

    红衣少女这才意识到不妥,心里小小的内疚了一下,随即想到杨云可恶的地方,又心安理得起来。

    “我去对付那条大蛇。”她捂住嘴偷笑着跑了。

    白蚺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嘴边一大滩黑血。

    “竟然翘了。”红衣少女伸脚踢了几下白蚺的身体,说道。

    能不翘吗?先是吞下火球符,内腹受到重创,然后内丹又造反,来来回回地折腾。

    咦?内丹呢?

    杨云爬起来才发现,内丹只剩下薄薄一层,像被吸干了果肉的葡萄皮一样摊在地上。

    黑石手链静静地躺在上面,似乎更加漆黑了,犹如深邃的无星夜空。

    收起黑石手链,突然感觉到一阵恍惚,杨云摇摇头,这种感觉又消失了。难道是错觉?

    这时银色光柱逐渐黯淡起来,杨云看看几乎消失的光柱,又看看手里提着的内丹皮,忽然意识到自己损失了什么。

    那是这个洞府积存了不知多久的月华,足够让他修炼到引气期。还有妖兽的内丹,那是炼制增元丹的主材。

    暴殄天物呀!这些好东西,竟然都被自己手里这个黑漆漆不起眼的黑石头吸光了。如果能吃,杨云现在恨不得一口把它吞下去。

    杨云哭丧着脸盘膝坐下开始修炼,既然大头已经没有了,剩下的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嘛,还是有一些月华没有消散,弥漫在空气中,形成一层淡淡的光雾,可不能再浪费了。

    即使是这一层淡淡的光雾,月华的浓度已经是平时的数百倍,月华真气刚一开始运转,薄雾状的月华就聚拢过来,无数淡淡的光点向他身上的窍穴中渗去。

    月华真经第三层没有凝聚成功的几个窍穴,在浩荡的灵气冲刷下,像不堪一击的堤坝般轰然崩塌,最后只剩下一个听宫穴还在顽固地抵抗。

    月华不断渗入听宫穴,渐渐地达到了窍穴能够容纳的极限,伴随着月华真气的冲击,杨云的耳朵一下下微微跳动。

    轰然一下,如同黄钟大吕在耳边突然鸣响,杨云的耳朵一瞬间失去了听觉。月华真经第三层全部贯通,真气沿着新开辟的经脉汩汩流动,最后汇集到听宫穴。

    一道气流灌入耳中,凉凉的非常舒服,好像把陈年积痒一扫而空,听觉恢复之后仿佛清晰了几十倍,连最细微的风声、远方洞穴中的滴水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风——月华真经第三层不出意料地练出了这个神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