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章 长福号
    “就这家吧。”杨岳在一座二层的酒楼前停下脚。

    杨云也有点饿了,和自家哥哥也不客气,一起进去找了个座位,点了一堆酒肉。

    店家先给切上来一盘酱黄牛肉,几式冷盘,又温了一壶酒。

    两人端起酒杯,先尽饮了三杯。

    “行啊三弟,以前倒没发现你好酒量。”杨岳两眼放光,跑海的汉子,哪里有不爱酒的?

    一边放开了吃喝,一边聊天。

    “王老板到底怎么回事儿?”杨云问道。

    “也是天有不测风云,我跟的船旧了,王老板拿出家底,又借了钱买了条新船,结果一年不到还没有回本,这次就连船带货折在海里了。王老板还要抚恤船员水手,欠了一屁股债,只能把这条船卖了。”

    “说是还没有出手?”

    “王老板要价高,几个买家又嫌船旧,联着手压价,僵在这里了。”说罢叹口气,“喝酒喝酒,海里头风险大啊,王老板还是村里的首户呢,这一下子就倾家荡产,也不知村子里他家那两百亩地能留下来不。”

    “那你们开不了工了?”

    “是啊,船又卖不出去,债主盯着也不让出海,我们一帮子人天天都在合计路子呢。今天幸好你来了,我本来打算过两天就回趟家,那就错过去了。”

    这时酒菜都上全了,杨云扯开腮帮子一顿海吃。

    刚开始杨岳还跟着一起喝酒挟菜,过了一会儿没动静了。

    杨云抬头,看见杨岳筷子顿在半空,眼睛睁得铜铃一样。

    杨云摸摸鼻子,看看空了七八成的一堆碟子,有点尴尬地笑道,“最近不知怎的,食量大了不少。”

    “能吃是好事,”杨岳回过神,喊道:“小二——再切两斤熟牛肉,六张大饼上来!”

    一顿酒喝罢,杨云带着二哥到范家认了认门,范骏很给面子地同杨岳也攀谈了一阵。

    杨岳走时,看四周无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钱囊,塞到杨云手里。

    “拿去买两本书,再买些吃的多补补。”

    微捏了一下,感觉是几小锭散碎银子,钱囊有点破旧,还隐隐能看见一些汗渍,显然是二哥贴身藏着的。

    上一世,就是这些银子供自己来的县城吧?杨云的眼角微微湿润了。

    把银子递回去,“二哥,我也不和你客气,我现在银子倒不缺,这些钱还是回家给娘收着吧,这些年爹娘太苦了。”

    从码头见面开始,杨岳就发现时隔一年,这个原来做事有点畏缩的小弟大不一样了。

    范骏算是县里的上等人家,可他言语间对小弟十分客气,杨岳也都看在眼里。

    深深地看了杨云一眼,也不多说,“那成,我先回去了,过两天码头的事结了我再来找你。”

    “先等等。”杨云开口道。

    杨岳停下脚。

    杨云也不说话,只是就着初升的月色,仔细看着杨岳。

    “怎么?”

    “没什么,就是想好好看看你。”

    又用力拍了拍杨岳的肩膀,“二哥,多保重。”

    “哈哈,好。”

    杨岳离开以后,杨云一头扎到房间里,盘膝坐下。

    沐着窗口洒落的月光,月华真气自然而然的运转起来。

    将心神沉入识海,进入还真殿中。

    宽阔的殿堂中央,赫然又出现了一个金色身影,周围有几道银色光华激绕不休。

    “得给二哥选个好功法。”杨云思忖着,他刚才一看一拍,其实是施展了一种叫做观色震脉的武林绝学。

    这种绝学是武林高手用来寻找传人用的,比起常见的摸骨号脉等方法来便捷快速不少,并且非常能够展现武林高手的风范。

    武林高手用这观色震脉之术,只能凭着感觉判断一个人的根骨是否出众,是否练过武功等,而杨云则可以在识海中进行详尽的推演和分析。

    金色身影中丹田和四肢部位,有一层淡淡的白雾,应该是某种低级功法。

    “应该是二哥跑海的时候和人学的,我算算,如果他刚跑海就开始学,差不多两年,这种低级功法能练到这样也难得了。”

    回想一下,如果没有自己插手,二哥凭着这套水手之间流传的无名功法,竟然也修炼到了三流高手的境界,并在海盗里混成个头目,相当不容易了。

    和推演月华真经不同,这次是从现成的功法里挑选,因此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儿三部合适的功法就飞了出来,悬浮在空中供杨云挑选。

    “易筋经,好是好,上手容易,层次低了些,不过日后转练高级功法也容易,可惜在江湖上有传承,容易惹麻烦。”

    “血刀**,杀气太重,容易入魔道。”

    “蹈海诀,这部不错,练成之后翻山越海如履平地,修炼步法的同时就能增长修为,就这部了——正适合二哥在船上的时候修炼。”

    有很多功法修炼的时候需要安静平稳的环境,这部蹈海诀的优点就是平时修炼完全不用打坐,只要踏几套特定的步法就成,实在是行舟走船之人的良选。

    选完功法,杨云找出纸笔,将蹈海诀前两层功法抄写出来,然后开始专心修炼月华真经。

    出乎意料地,今天的月华真气异常活跃,修炼了没多久,风溪穴就汩汩地跳动起来,一股真气水到渠成地涌入,顿时和穴道中蓄积的真气融成一体,一股清凉从耳部扩散到整个面颊。

    “风溪穴竟然如此容易就打通了?”杨云陷入了沉思。

    今天和久别的兄长重逢,心情高兴,又喝了不少酒,一般说来此时修炼功法应该是不适合的。

    可是月华真经却偏偏在这种时候又突破了,这绝对不是巧合。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我瞎鼓捣出来的这个月华真经,还能给我带来多少惊喜?”杨云想道。

    他以前就知道,月华真经在精神方面有神奇的效果,现在看来,情绪的变化,喜怒哀乐等等,都能化作修炼月华真经的燃料。

    酒能帮助月华真经突破,看来也不是偶然的。

    “修行的主旨就是脱离世俗,所以所有的功法都是让人坚守本心,即使那些魔道功法,讲究个随心所欲,但本心也还是不动的,否则就会沉浮苦海,永无超脱之日。这个月华真经简直是反其道而行之,纵情伤神,以酒为媒,可偏偏这样还能走得通,还能增进修为,简直是奇迹呀。”杨云感叹道。

    修行之途,杨云本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摸得通透,想不到就在眼前,一片广阔的新天地徐徐地展开。

    月华真经现在只推演出了凝气期的功法,以后会怎么样完全不好说,也许这条修行之路能走到顶峰,也许半路上就会遇到绝壁。

    杨云有些激动,又有些兴奋地琢磨了一个晚上。

    夜色落去,旭日初升。

    杨云听着窗外的鸟鸣声,心情大好,可惜此时肚子却咕咕叫了起来,昨天那顿吃喝,早就化作了寂元化精诀的养料。

    想起小珍卖的包子,不由口水直流,起身出门去。

    刚刚走出范家大门,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张望。

    “二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有事情找你,怕太早打扰,想在这里等一会儿,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出来了。”杨岳解释道。

    “噢,出什么事儿了?”

    “不急,还没吃早饭吧,走。”

    找了一个卖粥的铺子,要了两碗白粥,一笼包子,还有若干卤蛋。

    这些东西,不一会儿就进了两人的肚子,杨云的寂元化精诀只微微一转,吃下去的食物就转成了一丝精元,在手腕处沉积下来。

    “这里的包子远不如小珍卖的,等会还得再去买上几个。”杨云想道。

    杨岳也吃完了早饭,掏出昨天那个钱囊。

    “昨天我们出去那会儿,长福号的船老大到码头招工,他的船新下水,缺十几个水手,不过他们今天下午就要赶着出海,这笔钱你给捎回家里去吧。”

    “长福号?是去府城的吗?”杨云电光石火地想起一件事情,急忙追问。

    “是,你知道这条船?”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前世的记忆中,这个时候杨云还没有上县城,二哥杨岳却回到了家中。

    事后这件事情,成了杨云全家的遗憾。

    杨岳由于思家心切,错过了上长福号的机会,这条去往府城的船,半路上遇到风暴,避风时在一处荒岛发现了无名宝藏,船上的每个人都发了一笔财,这件事情轰动了全县。

    用力一拍额头,“该死,我怎么忘了长福号,这不是最好的发财机会?”杨云喃喃自语。

    杨岳没有听清,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是长福号就好。”杨云开怀笑道。想来前世二哥是因为在县城没有可托的人,所以拒绝了上长福号的机会,亲自带着钱回了家。而如今因为见到自己,所以才变了主意,真所谓是一念之差啊。

    “二哥,这钱我托范叔送回去就好。秋试也没几个月了,我早打算去府城海天书院进修一番,既然长福号是去府城的,索性我也搭这条船,路上还有个照应。”

    杨岳想想,小弟的学业是大事,府城海天书院的名气他也听人说过,这次重遇小弟,发现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说话做事很有主见,可是毕竟他才十六岁,又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确实两人结伴比较好。

    “那成,长福号下午申时出发,你提前到码头来找我。”

    静海是凤鸣府的属县,两城都靠海,吴南多山,倒是走海路更方便。

    两地来往的货船大多都顺便携带一些散客,付些船资就行,不用担心上不了船。

    杨云掏出昨晚上抄录的蹈海诀,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

    “我在县学书库无意间发现抄录下来的,好像是一部武学功诀,你看看有没有用?”

    杨岳大感兴趣,接过来翻了翻,“咦?竟有这样的功诀,有意思——哎,这里有个字不认识。”

    “有用就好,你先收着,不认识的字我路上告诉你。”

    “那成,”杨岳把蹈海诀揣入怀中,“我先走了,记得啊,下午申时。”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