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徊最新章节 > 仙徊最新章节列表 > 第8章 包子
    不知不觉夜色褪去,清晨来临。

    杨云洗漱一番后离开房间,虽然原来说住在这里管一日三餐,但杨云并不想过于麻烦房主,因此早饭和午饭一般都是自己吃的。

    走出街口,虽然天色还早,斜对角一家包子铺已经开张了。

    店铺门口就有火炉,上面架着层层蒸笼,丝丝白汽从蒸笼上腾起。

    蒸笼旁边已经排上了几个人,杨云踱步过去,排在了队尾。

    “杨大哥来啦?”店铺里一个绿衣少女喜问道。

    “小珍,你们家包子这么好吃,我能不来吗?”杨云也笑着回答道。

    “你怎么来得总是这么准,这不早上的第一笼包子刚刚蒸好。”小珍说着话,将顶上一层蒸笼取下来,顿时白气蒸腾,香气四溢。

    包子很大,个大馅厚,个个都像大个馒头似的。排在前面的人或买三个、或买两个,轮到杨云时,递过去一个口袋,“老样子,十个。”

    小珍一边往里装包子,一边说道:“还是十个?杨大哥你真是秀才吗?我看码头扛大包的苦力都没你能吃。”

    “小珍别乱说!”这时从店铺里走出一个中年人,满脸带笑地招呼杨云,“杨秀才,小女孩家家乱说话,你别放在心上!”

    “无妨。”杨云笑着摆摆手。

    “对了,这里又有二十文制钱,您先收好了。”中年人递给杨云制钱,还掏出一个账本,读道:“已经卖给您一百二十个包子,一文钱一个,另外找给您二百六十文制钱,您记帐的一两银子,还剩六百二十文。”

    “爹,就你给杨大哥那铜钱,都是劣钱,使劲往地上一扔都要碎的,少算几文吧。”

    “唉——这怎么说的,不是我给劣钱,是他自己要的,是不是杨秀才?再说劣钱也是钱,这都是官铸的,不收的话官府要追究的。”

    “李老板说的不错,是我对劣钱感兴趣,想收集一下看看究竟有多少种类,现在也收的差不多了,再有两三百枚也就够了。”杨云说道。

    小珍这才不说话了,其实虽然劣钱官府也强制流通,但是官府收税都要白花花的银子,这种劣钱从来不收,所以市面上一枚劣钱根本值不了一文。

    小珍家是小本生意,包子一文钱一个,有不少人用劣钱来买,也就捏着鼻子收下了,可是包子铺要做生意,买面买肉买柴的时候,那些供货的商家就不怎么认这些劣钱,包子铺老板一直叫苦不迭,好不容易有一个专要劣钱的冤大头,李老板如何会放过?

    李老板喜滋滋地计算着从杨云身上赚了多少文钱,小珍则趁父亲没有注意,偷偷给杨云的口袋里多装了一个包子。

    “小珍妹妹,哥哥们来买你的包子来啦!”

    这时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珍扭头一看,就皱起了眉头,来的人是街上的两个混混,平时就没少来骚扰。

    走在前面的矮个混混伸手从笼屉中抄出两个包子,烫地拿不住手,扔到袖子里笼着,另一个高个混混则用猥琐的目光在小珍的胸口扫来扫去,嘴里说道:

    “小珍妹妹,你家的大包子哥哥我吃了不少,什么时候小包子也让我尝尝?”

    小珍满面通红,气得说不出话来。

    看见小珍又羞又气的样子,两个混混越发得意,这时耳边飘来了一句话:

    “今天早上运气不好,刚出门就看见两只癞皮狗。”

    这句话声音不大,偏偏两个混混听得一清二楚,就好像对着他们耳边说的一样。

    两个混混转头,目露凶光地盯着杨云。

    杨云浑不在意,“算了,惹不起疯狗,我走啦。”说完提着装满包子的口袋就走。

    拿着包子的混混想上前阻拦,被高个子混混拉住,他用嘴努努杨云去的方向,那是一个偏僻的小巷子。

    被拦住的混混立刻明白过来,杨云毕竟是个秀才,当着其他人的面动手多少会有些麻烦。

    杨云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两个混混不怀好意地跟在后面。

    小珍想跑过去拉住杨云,被包子铺老板一把抓住,“别惹事儿,那两个家伙是黑狼帮的,随身都带着刀呢。”

    小珍犹豫着,杨云突然回过头来笑着挥了挥手,面容里有股说不出来的镇定从容,小珍的心突突跳了几下,杨云已经走进小巷里看不见了。

    两个混混见巷子里没人,面露喜色,加快脚步追过去。

    出声调戏小珍的高个混混摸了摸怀里的尖刀,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暗忖道:“一个酸秀才敢骂大爷,等会儿给你放点血。”

    小巷有很多转弯,杨云的身影在转过一个拐角后消失了。两个混混也不急,他们是地头蛇,知道这条小巷没有岔路,除非能飞上天,否则根本跑不了。

    两个混混转过弯,发现前方的巷道空空如也,相顾愕然。

    “这小子跑得真快,追!”

    矮个子混混拔腿欲跑,突地觉得腿弯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然后一股剧痛蔓延开来,顿时跌倒,抱着腿大声痛呼。

    高个混混大惊,背后突然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就好像皮肉整个被人掀开似的,疼得他像个大虾一样佝偻倒地,脸上涕泪交流,嗓子里发出咝咝的声音,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个鼠辈,竟敢为难老夫好友的后辈,罚你们在此疼上半个时辰。”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到两个混混耳中,两个混混听到还要疼上半个时辰,吓得脸都白了,可是在剧痛下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哼——要是换在二十年前,你二人至少要留下一手一腿,现在算便宜你们了。”

    话音落下,一阵衣袂破空声响起,显是出手的人已经离去了。

    片刻后,杨云的身形落到相邻的一个巷子里,看看四下无人,将手里的几个制钱收到袖子里,拍拍手,取出一个热腾腾地大包子,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

    刚才出手惩罚两个混混的正是杨云,装成神秘老者的声音,是为了避免麻烦。杨云可不希望自己会武功的事情尽人皆知。

    杨云边走边吃,一个大包子很快就进了肚子,立刻又拿出来一个。

    刚才用制钱打穴,以及腾身术,都是杨云用寂阳化精诀催动的。每天吃的十个包子,都用秘法化作精元,储存在经脉之中,在必要的时候作为寂阳化精诀的燃料。

    月华真经是根基,要求纯,要求快,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之事。

    寂阳化精诀则是杨云用来保命的手段,否则空有一身道行,遇到几个毛贼就送了性命,何况杨云从来没有忘记,吴国很快就会进入乱世,乱世人命如草,没有几分手段,到时候谈何保护自己和家人?

    连续十个大包子,就是龙肝凤髓也吃腻味了,更何况杨云已经连吃了十几天?

    “唉——银子啊银子,再多一些银子就好了,到时候我天天下馆子吃大厨。”杨云一边幻想着酒楼里的美味佳肴,一边捏着鼻子继续吃着。

    “看来用制钱当暗器的法子不错,这次只是小小惩罚,用的是普通制钱,要是用上我收集的劣钱,这两个混混不死也残。”杨云想到。

    随着修炼,月华灵眼的作用一点点开发出来,杨云现在的眼力已经远超常人。有了这个优势,杨云选择了修炼暗器。

    正统武林中人是看不起暗器的,他们喜欢刀来剑往的正面拼杀。可是作为修行者,杨云却觉得暗器才是最好的手段。修仙者无论飞剑、法宝还是法术,都是隔得远远地轰杀,近身肉搏那就已经类似于街头混混打架了。

    制钱做暗器的好处很多,首先是不起眼,就算拿在手里别人也不会认为是凶器。作为一个想要考取功名的秀才,杨云可不想像有些武林人士那样,身上挂着几条大皮带,上面密密麻麻插满了明晃晃的飞刀。

    另外制钱的成本低、重量轻,随身带上几百枚很轻松。那些武林中人常使的暗器,飞刀、金钱镖、袖箭、铁蒺藜之类的,质量稍微好点的就要数十文,装备上一百个的话,杨云马上就要破产。

    制钱的威力不足,杨云灵机一动收集了很多劣钱,还把它们的边缘磨尖,这些劣钱一旦击中目标,在切开肌肉的时候遇到阻力就会炸裂,形成二次杀伤。

    找了几只老鼠试验以后,杨云发现效果出奇的好,中了劣钱的老鼠基本上都变成了一团模糊的碎肉,杨云把这个手段留做自己的杀手锏,轻易不肯动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