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汉女学堂最新章节 > 大汉女学堂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做人要负责
    听到钱汝君提到有人被树压伤,村里人大概就知道是大概是谁。不过进山救人一事,大家心中还是存疑虑。倒不是他们不愿意出力帮忙。而是,不时还有微小的地崩发生。谁知道还会不会再来一场大的。山上数人环抱的大树不少,万一成了下一个伤者,他们家里要靠谁吃饭。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刚才震垮房子的大地崩出现之前,许多山上一些虫蚁猛兽,大批的跑到你们田间地头。”

    “是啊!凤凰使者,你那时候就来了吗?怎麽知道?”

    “这位将士可以作证,那时候我可没在你们村里。”

    “那你怎麽会知道……”

    “那是大地崩或者大灾害来临的前兆。地崩过去,你们从田里回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这些东西在往回走?”

    一众村民回想起来,立刻反应过来。是啊,可不是如此!有一个脑袋灵光的村民,灵光一闪,欢喜地喊道:“那麽不是说,接下来不会发生危害性地崩了?”

    村民犹如得到神明赦免的旨意,欢欣鼓舞起来。那个咬了钱汝君的女孩,抬起头,颇为疑惑地看着钱汝君。她心中反复地想着,为什麽这个坏姐姐,救那麽多人,甚至知道山里有人受伤,都劝村里的人上去救援。偏偏不救她爷爷?

    这时,一个想法闪过她的脑海,但是此刻,她扁了扁嘴,不愿相信。若是这姐姐真能未卜先知。那她不是替大家招祸了吗?

    大汉对於德性教化,还是挺讲究的。知道,没有大地崩会发生,马上组织人上山去。至於受伤的人则集中在空地上,安排人轮流守护。至於其他人,则在老人的安排下,开始组织搭建房子的事情。

    现在已经是秋季,若是入冬之前,不能建起能避风雪的房子。村里难免有冻死人之人。

    钱汝君的伤口在大腿,借了间半倒的屋子,躲在里头偷偷进空间屋子里,找到急救药箱,取了消毒止血的药出来,做了一下简单的治疗。她不敢用纱布包紮,只好撕下一片衣物,包了起来。心理却想着,这外界穿的衣服,一路上也没什麽机会洗,不知道有多脏,会不会不包比包了好。不过也没有办法,只能出去跟大部队会合时,再跟盖瑛要一块布了。

    “疼……”钱汝君抬腿走了一步,喊出口。

    别部司马姜善,在村人千恩万谢之下,将队伍重新收拢起来,来到钱汝君身边,问道:“钱使者,你的伤不要紧吧?还能走吗?”

    听到姜善的问话,钱汝君突然想起那几个身分不明,又无依无靠的小女孩。

    女孩正亦步亦趋地跟在抬着屍体的村民身後,村里已经没有人家的死屍也就老人一位,村民正帮忙将老人抬到村外头的坟地,坟地有一块特地保留下来作为乱葬岗的地块。专门处理无主孤魂。

    老人身後虽然还有女孩在,可是几个女孩太小,又不是本村人,没有坟地。所以只能进驻乱葬岗。

    大汉讲究厚葬,其他家里有长者往生,还得倾家荡产地办理丧葬事宜。对於这些人家,未来的日子,肯定难过。女孩虽然可怜,但是众人此时也哭不上了。

    钱汝君心念一动,凤凰立刻配合地怒声鸣叫起来。

    现在,凤凰在见过异象的众人眼前,那可是“天神”级别的祥瑞。虽然它的声音有如最高明乐师演奏出的乐章。但是村民和护卫们,无法忽视声音中传达的怒意。

    他们可不明白,祥瑞凤凰在在气些什么,不过没有关系,他们不懂,有人懂。众人齐刷刷的转头看钱汝君。就像等待导游翻译的游客一样。目光专注。

    钱汝君是下指令让凤凰摆谱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说。然而,她脸上却出现为难的脸色,目光投向那群正在掉金豆子,差点没哭晕过去的瘦弱女孩。

    那干巴巴的身体,仿佛感应到众人同情的目光,颤了颤。

    咬人的女孩,转头面向凤凰,跪地道:“是我咬的。你们打死我好了。不关她们的事。”

    相较其它几个女孩,这个女孩的眼睛显得灵动有神许多。此时,女孩的眼中有着极为复杂的情绪,甚至不乏恐惧。即使如此,她她眼神仍然炯炯有神。

    多小多么有勇气,却又多么冲动的一个孩子。钱汝君剖心自问,如果在同样的年纪,有同样的遭遇,她会有同样的勇气,面对外界强压下来的压迫,甚至还想着去保护别人吗?

    摇摇头,钱汝君知道自己做不到。但是她知道,这个女孩,若给她足够的空间舞台,她的未来不可限量。

    一个人有没有前程,除了看本事,出身,更重要的就是机运。钱汝君此刻,正是机运当时。

    看到这个女孩,她却莫名地产生爱怜。决定将这个女孩带离。

    她准备让大汉朝多一些放光发热的女人。那么,她本人再古怪,也没有什么了。

    “得想办法多赚点钱……”想把这么多孩子拉拔长大,不多赚点,连人头税都缴纳不起啊!

    叹了口气,钱汝君道:“凤凰要她们赎罪,把她们带在身边,伺候凤凰起居吧!问一问,这几个孩子的户口是不是挂在这里?”

    “是。”别部司马自然不用亲自处理这件事,让手下之人,找来邻里长,问一下,很快就得到答案。

    “报告大人,这几个女孩,还没有入户。那老人还在办理之中。”

    “那就直接带走吧!到了京城,再给她们弄个户口。让此地邻长,开个证明吧!”姜善吩咐。

    “是!”

    “钱使者,我让他们弄个担子,扛你回去吧!”姜善看钱汝君走动的样子,忍不在再次问道。他一方面是关心讨好,另一方面,却也是想早点回大部队去。

    “不用,找根木棍,当拐杖,再让那个咬人的孩子过来扶我走就行了。”

    钱汝君总不好意思跟人家说,她抹了特效药,又喷了一些高浓度天灵石乳,这个伤口,不用一个时辰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方正没人看见她伤口的样子,她只好摸摸鼻子,当做这伤本来就没有那么重吧!

    或许,咬人的女孩,此刻已经想通了钱汝君没有先帮助她们的理由,听到钱汝君这么说,竟然直接过来扶住钱汝君。

    钱汝君在心中哀嚎,难道大家流行不洗澡吗?味道好重。

    其它几个女孩,本来就比较没有什么主见,被护卫一拉,就乖乖跟了过来,只能用眼中的金豆子,跟老人告别。

    “你们走吧!祭日时,不会忘记他一碗粟米饭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