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大术师最新章节 > 大术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边陲小城

第二百三十一章 边陲小城

作品:大术师 作者:月下茶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异国的雪总是下的最早,甚至一些人压根还没准备好,冰冷的雪花便是飘飘洒洒了下来,只是一个夜晚,整片大地便是被裹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

    一些人早早打开屋门,冷风夹杂着不多的雪花吹进来,让的主家一个哆嗦,赶紧关了门,回去穿早就准备好的棉衣棉靴。

    “第一场雪呀。”

    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对于虫子来说,它们已经冬眠了,你起得再早也是白搭。

    当第一缕阳光以一种懒洋洋的姿势S向大地时,枝头的鸟儿已经起来了,站在被雪覆盖的枝头上喳喳叫着,时不时跳动两下,将积雪抖落下来,洒在包裹的紧紧行人头上,惹得一顿骂。

    这是一个边陲小城,名字好像叫天灵城,或许是人杰地灵的意思吧,不过也应了它的名字,多年来,每个人都过得踏踏实实,很少有冲突,当然,这里指的冲突是强盗偷袭的方面。

    一大清早,店铺该开张的开张,该叫卖的叫卖,短短时间,城池各街道上的雪几乎被熙熙攘攘的人给踩的扁扁的,紧贴在地面,奔跑中的孩子一不小心就是一个P股墩儿,不过并不疼,依旧兴高采烈的围在老人面前,看着他画糖人。

    天灵城的雪每年都是这个时候下,所以该准备的一件也没落下,穿的吃的用的,样样俱全,这也算是一种适应吧。

    隆丰客栈前,人们进进出出,店小二戴着手套和裘帽,时不时向手中哈着气,跺跺脚,看着其它小二在店里面忙忙碌碌,就不由一阵来气。

    但看着眼前高高的蒸笼,闻着那不断四溢的馒头香气,他不由砸吧砸吧嘴。

    感觉差不多熟了,他用多年的习惯。咳,就是左撇子一把掀开蒸笼,免得笼顶的水再流下去,看着那一个个饱满发亮。比楼顶的雪还松软的馒头,他很有成就感,这些都是他揉的、蒸的。

    “哎~,刚出炉的新鲜馒头,松软香甜。客观客官,要不来两个,大清早带回去给老娘吃,绝对养胃。”

    “这位大嫂,走那么快干嘛,我们隆丰客栈的馒头绝对实惠,比对面那家包子铺的R包子还好吃,你带回去几个给孩子吃呀。”

    小二的嘴算是极溜的,这也是为什么老板将他派出来在外面伺候的原因。

    早晨还未过,他已经零零散散卖了三屉馒头。剩下的两屉已经开始变冷了,早晨的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就该带回到里面,给其他人吃了。

    就在他收拾时,旁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戴着一顶破碎的毡帽,两个脸蛋冻的通红,身上更是穿的极其单薄,又脏又旧,裤腿更是烂的没边。但也更衬托出那双没有穿鞋的小脚丫。

    小二愣了愣,那女孩看了一眼小二,猛地两手抓起三个馒头就跑,或许是跑的太急。或许是雪太滑,让的她直接一个大马趴,馒头蹦蹦跳跳,散落在一旁,女孩顾不得身上疼痛,捡起离得最近的两个馒头就跑。一溜烟就消失在人群中。

    店小二叹了一口气,走到旁边捡起那被孤零零丢掉的馒头,吃了吹,又擦了擦放回屉笼。

    那个小女孩已经是第六次光顾他了,每一次都跑的很快,自己又有其它生意要照顾,便懒的理她,直至上一次,嗯,应该是三天前了,幸好自己早有准备,在她偷馒头的一瞬间,将早就准备好的木条从旁边抽了出来,啪的一下便是打在了她的两只手背上……

    并不是他没有同情心,城里这么多乞丐,他能照顾的来吗?并且他也要生活,毕竟家里还有个老娘要养活,几次下来,老板都扣了好几回钱了,要不是靠着自己这张嘴赚的比别人多,现在早就被辞退了。

    她原以为小女孩不会再来了,未曾想到,今天又再次出现了他的面前,他原本下意识的想要抽木条,这才发现她依旧穿着下雪前的单薄衣服,光着脚丫站在雪地中,他终究没有出手,看着女孩丢掉的一个馒头,他的心一酸。

    “怎么都没拿去,哎,扣就扣吧,只是,她的父母怎这般狠心,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明天来早点,我给你留两个热的。”喃喃下,他抱起最后两屉馒头进入客栈后厨……

    女孩轻车熟路的奔跑在各个小巷,待到察觉如同往日没有追来的大哥哥,她才放下心来,将馒头藏在自己的胸口中,向一个偏僻的地方走去。

    “得快点,要不然该冷了。”小女孩嗫喏着冻裂的嘴唇,摸了摸胸口的馒头,加快脚步。

    一会儿的功夫,她便出现了一个算不得太热闹的街道墙角下,那里,随意摆放着许多杂物破席,其中有一块微微隆起,仿佛底下有一个人。

    她连忙跑过去,掀开草席,一个满头白发,胡子丛生的中年男子醉汹汹的睡在那里,打着呼噜,其中一只手紧紧捏着酒葫芦,另一只手却是握着一把黑漆如墨的长枪,在雪光的映照下,枪头闪烁着锋利的幽芒。

    小女孩知道,老爹的长枪很少离手,因为赶上热闹的时候,他还会摇摇晃晃打上一顿枪法,挣点生活费,将以前自己偷的所有东西以及酒钱,都给人家如数偿还回去。

    “爹,爹,你醒醒,你快醒醒,吃饭了,这里有两个馒头,还是热的,忆儿一路上一直将它们放在胸口,没有冷。”名叫忆儿的小女孩将馒头放在草席上,摇着昏睡的男子。

    那仿佛老年人的男子翻了个身,紧了紧酒壶,说着梦呓。

    “素素,素素——”

    “爹,快醒醒,吃饭了。”女孩也有些生气了,“虽然娘亲抛弃了我们俩,但人总要活着不是?”

    她拉起男子冻的通红的耳朵,属于孩子气的尖叫声让的男子眼皮动了动,旋即眨了眨眼,看着面前嘟着嘴不满的女孩,憔悴的脸上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忆儿呀,今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男子虽然一夜白头,乱蓬蓬的像个J窝,胡子也长了一大圈,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是沧桑,但细细看去,却发现他仿佛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只不过身上所蕴含的特种气息,再加上那不修边幅的打扮,一个跟在身旁叫爹的女孩,才让他人觉得仿佛而立之年。

    “爹,馒头。”忆儿将馒头递过来,看着那稍微有些脏的白馒头,她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