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光依在最新章节 > 光依在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亡故的命运之子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亡故的命运之子

作品:光依在 作者:恋月骑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传言雷鬼共有七绝,一绝死鬼,二绝断魂,三绝五雷,四绝悟天,五绝天魔,六绝霸天,七绝凌无。

    凌小文恼羞成怒,将自己的毕生所学全都用上,才勉强通悟了这第一绝死鬼,轻则击溃千军,重则致使敌人血肉横飞。魔法,原先是为了维护秩序,却反被用作杀人的手段。凌小文面具已碎,但里面蕴藏的滚滚霸能却如同洪水在他身体内早已泛滥,他的手臂承受不了那种霸能,还未出手,便已经出现了裂痕。

    “辛儿,接下来,你继续配合我。将魔能向下沉淀,右腿向后微压,左手做出拳状,心无旁骛,务必静心。你感觉到什么了?”

    光天荣察觉凌小文气势不对劲,连忙提醒。

    言辛儿顿觉欣喜,笑吟吟地问道:“似乎有股暖流不断往上涌。荣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光天荣用战神霸王拳先对付着凌小文的死鬼乱枪,说道:“与大海无情异曲同工之妙,你试着开启魔环试试。”

    言辛儿闭目凝神,身体散发出绚烂的蓝光,天空中惊现出圈圈魔法咒文,共有两个魔环在闪闪发亮,一个红如赤莲,乃是光言二人爱恋的结晶,名为“真情环”,而另一枚则是烂漫无比,一丝不染,呈孔雀蓝,这是言辛儿的属性环,过去一直都只是水系,而现今终于成功进阶到海系,和自己的魔法同步。使得修为更进一阶。

    “哇,荣哥哥。没想到我居然能够突破‘海芽’试炼,太好了。凌小文,你重伤光云哥和羽儿,我饶不了你。”

    潮涌涛涛!

    言辛儿掌中倏地喷出了一江清水,洒向漫天。而每一滴水珠落在凌小文的肌肤上,都像是用滚烫的铁烙在上面一般。他痛得大叫。表面上毫发无损。然而,那份痛楚却一直蔓延到了脚底,他痛得连霍光枪都拿不稳,在地上打滚,翻来覆去,似无止境。

    “堂哥,凌小文怎么了?”

    书沐灵大吃一惊,干张着嘴,似乎能塞得进个大盘子。她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过,有什么魔法是能够让人痛成那样的。

    “哼,他罪有应得。光云,羽儿。你们两还打算躺到什么时候?给我制服这个叛徒。”

    光天荣冰冷地喊道,并仔细地望着凌小文,以防有花招。

    “是,天荣(哥)。”

    光云和宇文羽忽然张开眼睛,取出魔器,星月法珠,而法珠发出的异能球击中了凌小文的双手。让他暂时无法拿起圣器。光云将光殇刃搭在了他的颈前。

    “哼,真想不到竟然会死在你的手上。”

    “少主,回头是岸啊。”

    “要杀要剐随便你们,但是,要我重新向那个家伙低头,做梦!”

    凌小文趾高气昂地喊道。

    苍天无边,雷云消散,凌小文的魔法被破解了,乍时晴空万里,太阳将那金辉洒在了凌小文的脸上。

    啪!

    光天荣气愤地一掌扇过他的脸。

    “你做什么!”凌小文不禁怒瞪着他。

    “呵呵,我做什么,我要杀了你这个不忠不义的混小子!”

    “住手,老婆。”

    空中发出了庄严威武的吼声,像是狮子出林,要将天地撕碎,要将日月吞食。

    “可是,老公啊,咱荣宝被他们的奸计给害死了啊。”

    光天荣无奈地撕开假人面,原来是天荣的母亲言曲.艾莉洛爱。

    “什么?刚才是妈妈在帮我?难道,荣哥哥他真的?”

    言辛儿忽然觉得天昏地暗,魂不守舍,整个人像是醉酒一般摇摇晃晃的,连个重心都找不着。

    落叶飘零,飞沙走石,那黄沙吹得大殿的铃铛也在咚咚作响。

    米罗让光云和宇文羽将凌小文关押到地下牢狱,等候发落,让言曲暂时陪着辛儿,多多安慰她。

    而后,米罗缓缓地走向天荣的房间。

    米罗从未想过这大殿入口,距离天荣的房间竟会远得像是隔着几重山,每一步,都重重地踏下去,大殿回声悠长。

    米罗刚进屋,就见光天荣面部发黑,身陷血海,连半点呼吸也没了,顿觉晴天霹雳,像是老天也要倒下来了一般。

    情急之下,米罗感到自己是何等的无能为力,真王,他历经千辛万苦才早在他人之前,成为了能够跟统世王熙还有其余各大真王纵横位面的第九王,没想到居然会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一生之中,只流过两次眼泪,一次是米罗之父被爱格伯特暗杀,还有一次就是言曲被光辞险些夺去了性命。而这次,不是流,也不是光辞,没想到居然会是偌大的黑暗帝国在与他做对。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言辛儿听到米罗肆意的笑声,不禁被引来,言曲想拉都拉不住。

    “辛儿,哎呀,你等等我。”

    言曲紧追不舍,辛儿努力让自己那躁动的心静下来,可是一想到待会儿可能看到的会是天荣的死状,不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前奔跑,想快点到丈夫的房间。

    “荣哥哥!”

    言辛儿凝望着在床上像横木一动不动的光天荣。

    “辛儿?你怎么来了?老婆,我不是让你好好看着她吗?”

    米罗严厉地指责言曲,却是将言曲那蛮横无理的劲儿给激起。

    言曲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道:“好,既然你嫌弃我,那我们还做什么夫妻,天荣已经娶妻生子了,小魅也已经嫁人为妻为母,小奕奕更是长大了,通晓魔术、魔法、变幻之道。炎王大人,那么,我们也不必继续做那患难夫妻了。”

    米罗长叹道:“好啦,老婆,曲儿,是我错了,你看,辛儿都在笑我们两了。不要生气啦,天荣是真的长逝了。”

    “爸爸,他难道真的没救了吗?”

    “真的。”

    “你没在骗我?”

    言辛儿望着米罗认真无比的双眸,更加确信是真,步伐有些不稳,整个人像是悬挂在洞壁上的水晶摇摇欲坠。她原以为天荣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心生希望,没想到顷刻间心间只留下了几抹绝望的黯淡。

    言曲安慰道:“辛儿,千万不要哭。答应妈妈,不要哭,要是天荣还在,他肯定不愿见到你哭的。”

    言辛儿尖锐地喊道:“妈妈,天荣可是您的儿子啊,难道您为了他,连一滴眼泪也没有吗?”

    言曲的眼神中有些为难:“这……”

    “妈妈!”

    言曲只好说出实情:“我不是无情,而是我真的没有眼泪,当初奇炎界灭族之时,我的眼泪已经流干。我们长年累月结识的好友,情谊颇深的姐妹、兄弟,一夜之间,全被杀害,连幼儿都不放过,试问,这份仇恨,还要不要报呢?你空蓝姐被砍下脑袋,天荣为此郁郁不欢,若不是你的出现,他恐怕早就没命了。”

    言辛儿坚定地摇头否认:“不可能,荣哥哥开朗活泼,怎么可能为了空蓝姐想不开呢?”

    言曲苦口婆心地说道:“七夕良夜,他原先是打算趁夜中投湖自尽,好陪伴空蓝。”

    “所以……是我……让他继续生存下来的?”

    “嗯,空蓝与你本就是一体,你们生得相像,绝非偶然。如今你的祭魂期是完全结束了,今后不会再有失忆了。”

    “可是,荣哥哥却已经不在身边,这……这算是什么!呜呜,呜呜呜,啊,荣哥哥啊,呜呜……”

    言辛儿撕心裂肺地大哭,哭声惊得池水中的鲤鱼儿纷纷跃出水面,甘愿活活失水而死,天上的大雁一头撞死在千年古树上,魔法师们法杖上的水晶石被声音震碎,众人面面相觑,忽地像是着魔了一般扭打起来,镇上,殿旁,龙殿宫、机械城,第二位面的每寸土地,除了米罗等人,全部的人都参与了乱战。

    “炎王大人,殿外忽然发生了大规模的动荡!”

    有一个守在哨塔的守卫发现了情况,连忙跑进来禀告。

    “辛儿,不要再继续哭了。”

    言曲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那样,心疼起辛儿,怎么说,言辛儿也是自己的儿媳妇,可惜是个歹命的儿媳,年纪轻轻,居然就碰上了丧夫的灾祸。

    言辛儿这才止住了哭声,而外面的动荡也顷刻间停止,人们回过神来,看到周遭一片狼藉,个个都像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觉得奇怪,好在没出人命。

    “炎王大人……呼呼……外面……”

    另一个守卫气喘吁吁地说道。

    “你慢慢说。”

    “外面又恢复平静了。”

    “你说什么!”米罗皱紧了眉关,他知道这绝不是属下们在戏弄他,古怪,事有蹊跷,怎么会突然动荡,又突然平静?

    哭声!对了,是言辛儿的哭声。(未完待续。)

    ps:光天荣居然真的被凛兔杀死了!怎么会这样,没想到黑暗帝国的这次突袭,居然断送了命运之子光天荣的性命,而言辛儿愤怒的泪水,却有着与众不同的效果,究竟,辛儿会如何面对这丧夫的事实呢?以及,被掳走的暗小茉,若是知道夫君已故,又会如何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