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光依在最新章节 > 光依在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觉醒
    胜与败,取与舍,全在一念。实力之差若天地隔,龙炎相争必有一伤。生与死,浑然不怕,米罗愿为爱而战!所谓魔者,就是全力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但是,事实往往是残酷的,强弱自有分明。

    亚舒,乃是太阿养子,米罗,则是太阿的徒弟,虽然在此之前,素未相识,但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世云王自谓平等待人,难道如今原则改变了吗?

    “老师啊,你可是害惨我了。”米罗被这无情事实击垮,尤其是在脚上骨头被压得快要裂开了,更是觉得世态炎凉:怪不得人家都说徒弟比不上亲生的,果然说得有道理。既然如此,也就休怪我擅自用环瞳之力了。

    “亚舒,我求你收手吧,再这样下去,米罗会受不了的。”曲深知亚舒的厉害,既能够给对方压,迫,又能夺取他的能源,这样下去,米罗不是被堂堂正正地击败,就是被阴险的噬魔孩的能力给KO掉了。太不公平了,具有吞噬能力的魔宠,就算没有战兽作为辅助,就凭这一层主宠合一,就可以看出达到了极高的境界。

    再加上,米罗不过是初阶刚有些成就不久,而且太阿指点的机会也不多,元能知识大多还是通过老师给的自制书籍学会的。

    待遇不同,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少爷,米罗觉得身份地位一下子打了折扣,曲是自己好不容易才认识的萝莉,怎么能够让亚舒,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夺走了呢?

    “魔环归位!”米罗放弃了防御直接坐在了地上,双手放在大腿上,做出打坐的姿势,口里祈祷着咒文,在比赛过程中想要借助魔环之力,一举得胜,案例的确存在,但是少之又少,要不是亚舒轻敌,放任他动用点真本事,那九彩天道环应该就会一直被埋没着吧。

    环有劣质、优质、卓越之分。尤其是像这种附加属性环,种类不多,因为魔者成子魔前,都会受到自家属性催化体内魔能,进行孕育先天属性环灵,在这时,若是得到魔灵加赐,才有此造化。但毕竟米罗体内的魔灵,不过是太阿过去从凌王处所学,大多还是米罗自家资质高,魔术师,如今只有他在这个世界是混得下去的。

    “附属环?”亚舒立场有些动摇,本来是打算稍微让一让,父王提醒过不能够欺负弱小,恶意伤人,况且他与米罗只是互相都有些不顺眼,彼此体谅到了危机感。两人都还未缔结契约,一旦谁抢先获得那个守护一生的契约,就将是真正的赢家。

    米罗上方云雾缭绕,有些异常,能量波动又颇为古怪,难不成?刚才至现在都是魔术?不可能啊,竟然跟幻术如此媲美。

    “竟然敢耍我!”亚舒恼羞成怒,从没人这么大胆,跟人家比赛,还不准备本体出战的,尤其是在自己觉得必胜无疑,没想到反被玩弄了。他也不再莽撞,侧耳倾听风的律动,突然咧嘴笑着,有所发现,暂不可说,既然对方打算躲在阴暗中,自然就有能耐对付自己的战兽。“傲孤异化!傲世魔帝!”法诀起,天地动,震天动地有威能,掌控空间大力,至高龙族奥义,亚舒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且不说米罗假身被“龙音破谷”给摧毁,就连真正开了九彩环的米罗也有所不安,强,跟刚才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亚舒到底是何方鬼怪?竟然如此可怕。

    跑,米罗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

    不能跑,曲与自己绝不能就此结束。

    矛盾,复杂的情绪翻滚,不知,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如果说魔术的最高亮点是伪装,那么,或许还有一线希望。米罗手中冒出了一个红球,往地上一砸,烟雾四起,他自己徘徊在烟雾中,试图将亚舒引过去,但亚舒似乎准备收手了,交给傲世魔帝自己解决。

    龙身化人,需要经历千年,那傲孤龙本就是战兽界的极品,再加上已经达到了魔帝级别,难以致胜啊,它主要属性是音与龙,双系加成,并且具备了有洞穿之力的境瞳。

    惨了,惹怒了一个绝对不能匹敌的对手。只能拼了,既然你是战兽,我就用主宠合一跟你抗衡,元能储备达到了百分之八十,就差一点了,还是有机会的。

    “可恶,我连魔宠都没有,打什么啊!”米罗索性坐在地上,不准备继续了。

    “怎么,你不打了。”对手可是放话了,“要是这样,我家少殿可就赢了,你确定吗?我看裁判貌似也加入了吧,奖励挺不错的,看样子我们要多一位少殿妃了。”

    “嘻嘻,你瞧,我这魔术根本就不是您的对手,骗骗小孩还是可以的,你要是有种的话,给我两分钟,我给您表演一小段。”米罗硬拼不行,先智取,元能开了,自然就有扭转局面的信心。

    “傲,别让我失望。”亚舒的话点醒了差点被骗的魔帝:竟然想耍花招,那就休怪本龙无情。

    瞬间,龙体漆黑、幽暗,双目紫红,血盆大口,体积提升到了原先的十几倍,庞大的身躯,让人胆寒。呼的一声,幻化为人,这是龙族秘术“蜕鳞”,这下子结果已经很清楚了,元能或许是能提高自己暂时的战力,但是那也只是建立在对手跟自己差距不会超过二十级的基础,但是现在,看样子就不妙了。

    “轰!”一大块的山石粉碎,地面凿开了一个洞。

    “呼,好险,幸亏会些逃命的手段。该死,这还能好好玩吗?不带这样的吧,太不公平了,直接被虐了。”米罗迅捷地移动,躲避,但是连反攻的机会也没有。

    “这样下去,那个小子肯定是凶多吉少,算了,帮他一下吧。谁让我们的少殿出手那么狠呢?”亚飞于心不忍,便开始指导,“喂,听着,臭小子!”

    “你叫谁呢?”米罗一面躲,一面大声喊道,气得脸似乎变大了不少,双眼尖耸,口里冒气。

    情况紧急,亚飞不想跟他纠缠:“听着,我稍微给你点提示,既然少殿收手,也就是放你一马的意思,你主动投降就行了,若不然,就聪明点,以风克音,以炎制龙。你应该懂吧,一些基础的魔理。”

    “炎要是能克龙,我还怕他!你丫的又不是没看见,本少爷都快被弄死了,不帮忙就算了,说些风凉话。有本事你来啊。”米罗是想要激将法,讨个帮手,心里也感测到确实古怪,就算龙族再强,从魔法的基本构造上,奇炎一族应该是占据优势的。不行,老爸似乎提醒过什么,想起那个整天爱喝酒的局长老爸以前貌似说过,遇到这种情况的解决方法。

    那是三年前的冬季,风寒凛冽,米罗跟局长老爸在家里过着孤独的十二周年祭典,纪念自己从未谋面的亡母。

    “听着,米罗·凯奇特。”老爸一脸醉醺醺的样子,嘴里发出的口臭,让米罗一再避开,“干嘛,我又不是没刷牙!过来!”

    “不要,臭死了,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嘛。”米罗用手在鼻子前扇着,不知道反而更为浓烈,差点没吐出来。

    “喂,那可是男人间的秘密。你懂的。”老爸这副表情很少见啊,平时那么严肃,算了,米罗觉得习惯了也没什么的嘛。

    谁知一走过去,就被揪住耳朵,痛得都红了。

    “老爸!你干嘛啊!”米罗喊道。

    “你小子刚才脑子里在乱想些什么呢?别以为老子整天繁忙,不知道,你丫的竟然借助你少爷的身份,到街上去挥霍,小小年纪,不学好的,学泡妞,说,你知道错了吗?”局长痛斥,又喝了一杯酒,突然哭道,“老婆,是我对不起你啊,养了这么个畜,生,要是当初知道,就算我死,也要保全你啊。”

    “是,你要是嫌我碍眼,我这就走。”米罗可没什么好脾气,在这里伺候大爷你。

    “站住!我不过是说了你几句,养育之恩大于天,这道理你不懂吗?真是的,坐下!我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情。”局长老爸的话,米罗开始不大信,尤其是在被人揪了耳朵之后。米罗揣测着:同一个坑,说什么都不能掉进去了,当我那么好骗啊。

    “你听好了啊,我们奇炎一族之所以能够这么自信地将其他种族都比下去,是因为我们的炎能,是一种强大的能源。其实,它的本质跟魔法是有些不同的。你学过魔术,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什么是虚,什么是实。其实,我教你的,大多是幻术,但是遇到真正的幻术高手,龙族人的时候,就可以放心用我接下来跟你说的秘术。龙族人追求的是一击必胜,如果你能够支撑持久战,那么他们就算再强,也会自动认输,做出错误判断。相反,如果是龙族秘术历练的战兽,这我以前也有遇到过,切记,不能正面迎击,如果是兽体,跳到身上,它的角反而是它最脆弱的地方。如果是人,你应该懂得怎么做吧,毕竟男人某个部位是不能动的。”看着老爸一脸贼笑,米罗此刻觉得不堪,没想到竟然只有用阴招了,全怪刚才脑子糊涂,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百分之八十六了,该死,不断蓄能,跟减弱自身实力,没什么两样,要是被发现了,亚舒一出手,这比赛就算是真的结束了。

    “暴龙乐!”耳边刺耳起来,逐渐尖锐,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太好听了,老大,签个名吧。”米罗突然叫好。

    “什么?你不打了吗?要是你跪下来的话,或许……”傲笑道。

    男儿膝下有黄金,怎能说跪就跪呢?

    “嘭——”米罗竟然真的跪了,双脚紧贴地面,然而心里可不踏实:就当是林老伯养的爱犬死了,我给它跪拜是应该的。

    “这小子怎么那么没尊严啊。你不会是怕死吧。”傲藐视地问道。

    “怕,当然怕,要不是因为裁判,我还不愿意比呢?怎么打吗?真的是,我就一个初阶魔者,怎么跟你们这种上等的比呢?还不得被你们打死,所以,只好求您手下留情,您瞧,我刚才用道具失手,放在您的背上了。”米罗用手指了指。

    “什么?怎么可能?刚才应该是没有的。他做了什么?”傲不得不相信那番鬼话。

    “还好手速快。”米罗走近傲,双手却始终没有抬起,反而窃喜。

    “干嘛?”傲居高临下地说道。(注意:米罗完成这一系列动作都是跪着的。)

    “太没尊严了吧。”亚舒直接分离出噬魔孩,陪自己在一旁看戏。

    “喏,您瞧。”米罗朝傲的某部位指着。

    “纳尼!你小子玩阴的。那是什么!快点拿走。”傲还是不改本性。

    “先提醒一下啊,那个跟你背后的都是炸弹,你懂的,嘭的一声,就要炸开花了,别的位置,可能还伤害不大,我可不确定您会不会因为这一炸,就失去生育能力。放心,痛一下而已。”米罗做出了一个保证的姿势,虔诚的目光让傲竟然低下了头。

    “算你狠,拜托了,老大,帮忙拆除一下吧,我还没结婚呢?”傲也跪在了地上,连忙磕头。

    “喂,傲!你在那边干嘛呢?快点了结他,结束这场比赛,否则,你就等着回家去躺棺材吧。”亚舒又是个说到做到的狠角色。

    一边是终身幸福,一边是生命安全。傲在这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有自己的原则的。

    “米罗少爷,帮忙拆掉吧,我保证不打死你。呸呸呸,我是说,我保证让你,也不是,我是说……”傲急得话都说不清了。

    “别说了,少爷我也是懂的,我还不是因为迫不得已吗?要我说啊,就是你家少殿心怀鬼胎,我跟曲刚认识而已。而且,遭遇有些不堪回首,我是自己亲身经历过阴招的。咦,不提了,想起来,我又开始难受了。”米罗一激灵,把装置拆除,却被一尾巴扇到了地上。

    没想到,竟然把傲给激怒了。

    “臭小子,老子的终身幸福差点毁在你的手里了。受死吧!龙刺!磁鸣!万劫不复……”一下子,大招全都用上了,烟雾中,不知道米罗死了没,但是都没听到声了。

    觉醒的炎者,尚未开启的元能,宿命之战,就此而终吗?

    “咚。”远处的石层里突然伸出了一只手,“吵死了,我在睡觉呢?干嘛啊,跟我的魔术作品玩得挺嗨的啊,观众们喜欢就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