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光依在最新章节 > 光依在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炎与龙
    曲·艾莉洛艾,水之国公主大人,多少个仰慕者追求,美貌与智慧的化身,文王亚舒也折服于她的裙下。她温柔动人,粉色的脸颊,与羞涩勾勒出绮丽的图画,她总是那般活泼,一颦一笑都贯彻了可爱。她的想法单纯简单,就像是梦幻的化身。

    然而,让所有追求者,最不能忍受的事实,就是那个被称作是盗贼的魔术师米罗,绅士的面孔下,却是野心,占据的野心。他向来就不喜欢将自己所爱与人分享,也不容分享。

    道具是他的得力助手,就算不用魔法,照样可以将魔者们玩控于指间,但是天才的资质,也就意外着他的狂傲,他习惯了一个人思考,一个人单打独斗,简直就是个人主义的代表。

    但是,曲的出现,是他人生中最美丽的邂逅,他在沙滩边见过曲后,他便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自幼就以为自己是最强的盗者,太阿老师是那么辛勤地教我,但是我还是输了,输给了一个没有任何盗窃想法的女孩。她,注定是那个我所要拥有的女人,那个让我想将她变成女人的女孩。

    这句话,或许听来有些可笑,但是,这确实是米罗在十七岁左右就放下的狂言。他不再适应黑夜的孤独,他整夜开始翻来覆去地想,害怕,恐惧弥漫了心间,他不懂得,就算是那个宇宙总局的局长老爸,也没有告诉他,原来爱情具有如此可怕的力量。而这也难怪,他从出生起,就没见过妈妈,母亲是因为难产而死的,老爸也说过自己是他与妈妈今生最大的礼物,尽管代价是如此让人难以接受。

    就在奇能学院开学初,米罗与亚舒这对情敌正式见面。

    “什么?那个小白脸?哦,不是,我是说那个男生是师傅的养子?真的假的?我怎么不知道!”米罗瞪大了眼,尴尬地看着这一切,怎么办啊,丢脸死了,全部都被曲看在眼里,她会怎么看自己啊,米罗觉得心里乱得跟在炖土豆似的,那个锅砰砰直闹。

    “要是,你还是不信的话,干脆我们来场对决吧,刚才看你好像也挺厉害的。不过,要是你输了,就离开奇能学院,离开曲妹妹,明白了吗?”这摆明就是下战书,亚舒,他的实力到底达到什么样的程度,米罗心中感到空落,没有调查过,不是很清楚,但是既然是师傅的养子,跟自己这个徒弟应该不会差太多吧,毕竟太阿是个不会厚此薄彼的真王。

    “米罗少爷,我看还是不要吧。”曲奉劝了一声,她的手中依旧紧紧攥着那朵专属于他们两人才会懂得的红炎之花,这就是她的心意,但是米罗并不是那种心思缜密的人,他没有过多注意,并为曲的作法感到崩溃:难道她是在告诫我,如果我输了,就将花还给我,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米罗低下了头,灰暗,他的四周充满了怨气,那是一种魔法之上的能源,它的创造者湘王,为它命名为元能。

    元能是魔法的另一面,是在魔法脆弱的背后的,强硬的一面,亚舒第一次感到棋逢对手,不敢稍微有些马虎,并且,他有些话压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想要告诉曲,却没办法。因为种种原因,每一次总是会遇到其他事情而被莫名其妙地终止了。

    “喂,快住手啊,学院里面应该是不允许挑战的吧?”亚飞试图改善一下僵硬的局面。

    “什么?”两人几乎同时回头,脸上恐怖的威慑,令亚飞沉默不语,只好在一旁静观,如果事情到了不可弥补的阶段,再制止也不迟。

    “那么,我要说的是,如果我赢了,希望你认可我跟曲在一起。”米罗的话无疑是点燃了亚舒心中的炸弹:混蛋,老子那么久都没办到的表白,竟然被你这个臭小子抢了先机,岂有此理!

    怒气,往往会让人迷失自我,更何况是魔者,原本就将尊严以及自己想要守护的事物,看得格外重要,岂能容许他人去强夺。

    “米罗?”曲见识到了,所谓的为爱而争,她感动地说,“好,那就由我来当裁判,如果米罗输的话,我就跟他一起转学,为了履行承诺,我就不跟他同一所魔校,亚舒哥,这样可以吗?”

    请求?为了一个陌生的男孩而向自己请求?亚舒再也无法忍受,不管他是谁,就凭让曲为他出面这件事,就一定把他揍得鼻青脸肿。

    “开始吧。”亚舒冷漠地说着,他的心思已经锁定了战胜米罗,腾发出龙族的气息,古老神秘?没有人知道这股能量追溯到起初,会是在何方,但就凭它的法攻而言,其他属性的能量都不是对手。

    “好,那么,由龙族亚舒对战奇炎米罗,双方都已认可,那么,魔局战开,点到为止,开始!”曲的上空出现了七环,最外层乃是掌有空间之力的特殊环。

    在场的所有人都来到天然的赛区,崎岖谷。

    “龙磁风暴!”亚舒抢占先机,龙族环与本命环紧紧相绕,脸上出现了淡金色的纹理,有点像是龙鳞,但却发出微光,口中两颗牙齿变得尖锐起来,头上出现了一对龙角,那是身份的象征。面对强攻,米罗只能防守,借助地势,躲在山岩后。

    “这样下去不行,就算我用魔术,迷惑得了他一时,但是就凭借他所拥有的战斗力,我根本没法抗衡。可恶,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一来就那么拼?”米罗正纳闷,遥望裁判席上高高正坐的曲,似乎谜题一下子全都自动解开了:原来如此,那样的话,我可不能轻敌了。

    “战兽,傲孤龙!”亚舒双手交叉,展开,空间破碎,有什么东西从空间里出现了。

    竟然是高级战兽傲孤龙,品种非常稀有,是战兽中的佼佼者,米罗并未拥有过魔宠,只能赤拳搏斗了。

    “还没完呢!”亚舒双手又做出了解封手势,温和的光波照在了傲孤龙身上,突然,它变得狂躁,就像是杀,戮成性的魔鬼。

    “咚!”米罗还未反应,就被龙尾击倒了空中,然后用被重击到地面,正打算防御,却见亚舒无情地拍掌,什么?身体竟然动不了了,龙族秘术,体止,然而受到的冲击并未减弱。

    “永恒之戒!”亚舒手指上发出了耀眼光芒,如同漆黑中的黎明女神,那个宝石,竟然是珍惜的“女神之泪”?

    “哎呀,痛死了。可恶,师傅,您也太偏心了吧。”米罗正抱怨着,却见又是一道攻击,这次换成是魔法波动的形式。

    “亚舒,你干嘛出手那么重啊?”曲看不下去了,根本就是强制性地压制,中阶魔者,挑战初阶子魔,算是什么?

    “曲?呀,可恶!”亚舒想到曲的反应,更为气愤:米罗,我要让你输得体无完肤,自动离曲远远的!

    傲孤龙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体内传来的,斗志,如同瀑布不断涌出,它开始变得接近于人形,不好,竟然是进化。形势格外不利,米罗那些鸽子之类的东西,完全派不上用场。

    “为什么?师傅?”米罗仍然沉浸在不解中,造就这实力悬殊的直接原因,果然还是太阿对二人的教导。

    “殿下,那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亚飞的话,一下子点醒了亚舒,他体内热血沸腾,但也渐渐感觉,的确,自己有些过分了,太当真了,就算跟米罗有仇,也不必如此。

    “米罗,不好意思啊,一下子太过火了。”亚舒主动认错,走到身前,看着他伤痕累累,更是惭愧,却不料,米罗重重地挥下手,脸色异常地反驳:“这才要刚开始呢!”

    奇炎,所谓炎者的奥义就是忍耐,米罗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忍耐,他并不是认输,而是在储备,储备足够的能源,开通元能,只要能成功,胜利就是必然的了。相反,若是失败了,自己的学业,和曲的缘分,就全都结束了。

    “还没放弃吗?这一点,倒是跟宇文杰挺像的,不过他还算得上潜力王者,从开学的那一击,就看得出,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而米罗最多就是个圣者,听小飞说似乎父王曾经教过他,但是那又怎么样,毕竟我才是父王的养子,本领自然不在话下。”亚舒看米罗似乎有些异常,便用困魔阵束缚。

    “这?”米罗再度难以行动,“可恶,龙族星控术果然可怕。我连元能都无法开启,又该如何应对?”

    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米罗体内一个声音不断响起。

    “亚舒,我求你收手吧。”曲站在裁判席大喊。

    “哦,魔局展开,要想我中途停止,倒也可以,但是也就意味着可以附加条件对吧。”亚舒似乎有诡计。

    “呵呵,堂堂文者,也说得出这种话,果然不单纯啊。”米罗斜着眼笑道,红瞳?亚舒并没看错,竟然是红色的瞳力。

    “懂得使用瞳力,看来不可以小看啊。”亚舒转身瞑目,突然睁开,蓝若晶莹天河水,幽幽渡难轮回瞳。

    “炎能·风火山海拳!”米罗改用近身攻击。

    “小子,速度还可以嘛,不过想对付我家少殿,还差得远呢?”傲孤龙用尾巴不知把米罗扇到了何方。

    “炎能·幻龙行!”米罗脚踏七星,魔能在手中游刃有余,聚集了片刻,然后发了出去。

    “哦?竟然是我们本家的魔法?有意思,小傲,你退下吧,我来亲自对付。”难以抵挡的威压,米罗一头撞在了地面上,鲜血淋漓,双手哆嗦,怎么回事?已经动用了奇炎秘术·净体(可以摆脱星控术),怎么还是无法运动自如?对了,亚舒的那双眼睛?这下糟糕了,如果输了,曲和自己的命运就要在此离别了!米罗,你又会如何做呢?

    【求推荐,求收藏,请为小恋投上一票,或是点评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