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光依在最新章节 > 光依在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 零度主宰
    “言儿,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你如此。”太阿将她搂在怀中,亲吻她那白而冰冷的双唇,但她或许已听不见呼唤。

    太阿懊恼地轻语道:“我真是没用,什么所谓的战王,全都是空谈,如果我真是那么强大,又怎么会被小人设计,杀了自己的仁父,害了自己的贤妻。我真是蠢,连那么简单的把戏都没看出来,人心叵测,事有蹊跷,然而多说也已无益,言儿不会再醒来了。”

    “不行,我要报仇!”脑中再度浮现这个想法。

    “子,子休——”她凭借最后一口气,一定要交付她的遗愿。

    “言儿?”太阿激动得手在颤抖,还好,她还活着,默默地落泪,滴落在她的手臂上,实在是没法忍住心里那种难受,干脆就全都释放出来,泪洒涕流的,“嗯(吸了下鼻涕,鼻子酸酸的)我就在这里,你说吧,我都听着。”

    “不要哭。”她用手轻轻抹去太阿脸上的泪珠,“也许,我的生命即将要结束了,不能够一直陪伴你,真是对不起。但是,我毕竟早就是已死之人,习惯了,只是你,太容易因为仇恨而迷惑双眼。答应我,放下一切,不要再踏入恩怨之中,这个世界已经被我借助回源期的能量,隐藏起来了,他们暂时找不到你,这样你就可以安心完成我与父王的遗志,去创造真正属于你自己的世界了。”

    她话语尚未说完,便永远地离去了,身躯已然化作了尘埃,太阿想要抓住些什么,像是拼了命地挽留,但是手中却什么也没有抓到,如同散沙一触即散,他呆呆地看着手中什么也没有,不禁泪流满面。

    “十三年了!言儿,你整整陪伴我十三年!对不起,我什么也不能够给你,过去整日只知道战争,要打胜仗,连出征时让你费心,都没察觉,我真是世界上,最最愚蠢,最最不称职的丈夫。”傲天长啸,天降狂雷,催动着这个世界的生灵。

    呜呜,天道人为,命运有违。倘若不是熙,太阿如今又怎会如此狼狈,倘若不是他,言也不会离夫而去。

    太阿暗自下定了决心:“啊!我真是个负心人!呜呜,言儿,我曾说过,当我成王,要让你成为天下最瞩目的王妃,可我并没有做到。今生,我心也随你的死而破灭,但是,我会好好活着,为你而活着,开创这片属于你我的世界。”

    一场选择,了却了过去的尘俗。

    如今,他已醒悟,又何必再次踏入那无聊的纷争之中。

    遗忘,忘了自己曾经拥有的那些记忆,珍留他与言的千言万语。如今,他立下誓言,要成为真正的最强者,亿能王,他要成为那个传说中的人物,要超越湘王。在熙之前,成为真正的至尊。

    如今,再也没有湘之太阿,只有一个被淘汰的王者。他已经不再是子休了。他在此处立下墓碑,刻上自己与言帝的姓名。将它封印在她离去的这地方。

    “创造,宙之尘子,听我号令,组合!”太阿运转湘王往日教授的创世大,法,在言离去的这片空荡的宇宙一端,制造出一颗夺目的星球,蔚蓝是它的主颜色。他知道,言帝最喜欢蓝色了。

    “言儿,你看到了吗?”

    太阿明知言已经不可能听到他的声音,但是,还是想要弥补些什么。他认为,按照言一贯的作风,肯定会高兴得四处去参观,去瞧瞧到底是什么构造成这蓝闪闪的球体。

    “湘,王,之,墓、珺,妃,之,墓。夫,太,阿,之,墓、妻,言,之,墓。”太阿将无尽星河中的高聚能尘子取来造成了四块墓碑,在上面认真地刻上父王、母妃、他,以及言的姓名。将它封印在这颗新造之星上。

    “父王,儿臣知道自己了结您乃是大罪,可是,儿臣也是无奈之举。母妃,熙弟弟为夺天下,而施以歹计,着实痛心,儿又该如何是好?”他望着那片暗黑的天,自语着,“言儿,我的娇,妻,你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我对不起你,当初我救了你,如今却又害死了你。你我魂力相交,如今我的体内也有你的气息,可我真是太蠢了,如今才知道你对我的爱意。”

    他坐在地上哭泣,除了哭,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可以让他感到好受一点。

    而这颗留有他与言儿最后回忆的星球,太阿将它命名为水言星。

    星语是问君何言,如水泛波。只可追忆,切莫轻生。

    他心中一片迷茫,偌大的宇宙,空旷无际,何时才能填补完整。远处那流彩炫蓝的光耀,更是让他不禁好奇。

    “咦?奇怪?那团蓝色的陨石群是怎么回事?”太阿遥望着远方。

    “咻——”

    他的佩剑流光(珺妃送给他的,与太子剑不同,是母妃为他亲手打造的,并注入了新魂,因此太阿格外珍惜)怎么自己飞走了?

    太阿连忙跟了上去,努力接近,伸出手,眼看的就要碰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佩剑忽然围绕着陨石高速旋转,他不得不先退后,而陨石也像是受到感应,静止住了,然后忽然暴躁起来,像是个愤怒的婴儿,击碎了四周太阿刚创造的行星。

    “哇,哇——”这是孩子的声音?

    “这个小家伙是谁啊?我的剑怎么没了?”太阿疑惑地张望着。

    “他的脖子上,那是蓝色的纹理,这种熟悉的感觉,难不成我的剑活了?变成了这个孩子?我不会是还没睡醒吧。”太阿掐了掐脸蛋,可恶,还真心有点痛。

    “哇哇哇——”听着他绵延不断的哭声,太阿竟然也不感到烦,反而觉得高兴,因为至少,有人可以陪伴他。只是,他还是耿耿于怀,自己的佩剑怎么变成了这个可爱的小家伙?

    “乖,乖,不哭了,我带你看看好玩的,怎么样?”太阿试着去安慰着,这种事,还是言比较擅长啊,可惜,唉——

    “好——”真不可思议,他会说话?

    “怎么样,漂亮吗?”太阿将自己的成果展示给他看,或许在小家伙那天真童稚的眼光中,充满了赞许吧。

    “不漂亮,一点儿也不漂亮。”小家伙毫不客气地说。

    “什么?”太阿的骄傲与得意瞬间被石化了。

    “不会动!要会动的,有生命的,才好看。”小家伙笑道。

    “生命?”太阿头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这附近黑不拉几的,要是有生命,我早就看见了。不过,既然你会在这里出现,说不定别处还有惊喜。坐稳了,我带你玩一玩。”太阿将小家伙背在背上,向远处飞去,他身上的光辉照亮了四周,真没想到,一觉醒来,那颗血红色的星球上的光,他似乎也得到了不少,反而让星体黯淡了一些。

    “那是什么啊?”小家伙将手指放入口中,毫不嫌脏地问道。

    “不知道?没见过。”他们慢慢走近,没想到直接被吸了进去。

    什么情况?这是哪儿?

    “可恶,连动都动不了,哎呀,别哭了,看我的。”

    太阿将能量运输到身体的各个部位,灼,热的光耀将四周炸了个粉碎,发现宇宙中竟然出现了特别的尘埃,是彩色的,以紫黑色为底色。

    “这东西怎么见了人就吸啊?跟漩涡似的。”太阿自言自语。

    但是,没有人能够解答,包括那个孩子。

    “漩涡?黑漩涡!黑漩涡!”小家伙忽然兴奋起来。

    “黑漩涡?这名字好像不大好听,干脆叫黑极漩涡,少接触为妙。怎么回事?还有?”不远处,又出现一个白色的漩涡。

    “可恶,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太阿让小家伙抓紧他,然后聚集手掌心的魔法能量,将它爆发出来。

    “元尘之力!”顷刻间,白极漩涡也烟消云散。

    “元尘之力?那是什么呀?”小家伙用手指点了点太阿,但他也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我也不清楚,说顺口了。”太阿自己也感觉说有些纳闷,那貌似是元能之力吧。

    对了,流光?湘王曾经说过的创生之物?该不会?

    流光乃是星尘中奇物,可以用来创造生命,这些蓝陨石该不会就是这种名为流光的奇物?

    珺妃生前,曾经用它造,人,如今,太阿也作出了同样的选择。可是他并不知道创造出来的人,能否听从自己的命令。而且,他需要为他们灌输思考,否则他们跟晚年的湘王又有什么两样。

    “你该不会是流光吧?如果是的话,务必听我说,现在我将赐予你生命之能,请你一定要成为我的同伴,并且拥有自己的思想。拜托了——”太阿直接将心意传递给它。

    湘王说过,流光属于灵物,它也有生命,也有自己的想法,只是还没有能够行动的形态而已。因此,太阿想要将心中的想法传递给它,得到它的帮助。

    “明白了,我的主人!”小家伙清晰地回复着。并且,向它的同伴们,传递了号召。顿时,四周变得闪亮了起来。

    成千上万的流光,变成了人的形态,并且帮太阿开采堆积尘子,造成新的星球的成分。

    ……

    时隔千年(注:这个世界的时间运算比较迅疾,千年大概是正常的三年时间),这个宇宙的开辟任务,大体完成。

    虽然,那些星球都还只是雏形,但这样就已经够了。

    为首的那个流光,也就是最初太阿所见到的那个小家伙,他为其取名为“无”,全名是雷无·吉尔加拉德,并将雷之谷送给了他,虽说为此凌磊极为气愤,可无实在是帮助太阿太多太多了。

    “主人,奇炎界建筑完成了,总面积达到两千万平,方,千米。这项大工程,总算是完成了。”他兴高采烈地宣读着最终的成果,“如今,水言星、奇炎界、精灵花园、雷之谷、冰晶宫、碧银藤星,以及新开设的星球尚未命名外,共开设了七颗星球。”

    “七?这是一个让人胆寒的数字。”太阿冷冷地说道。

    “不好意思,主人,让您有想起不高兴的事了吗?”无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跪着,等候王的责备。

    “没事,无,你起来吧。”太阿吩咐道,向他比了一个手势。

    “是——”他急忙应答,并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认真地听着。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觉得苦恼吗?”太阿果然还是觉得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或许能够更加痛快一些。

    “我不明白。”他诚实地低着头,觉得竟然连主人烦恼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太差劲了。

    “我与你,相识已久。我的过去,已经不想再去回忆了。但是,我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亲兄弟看待,因此,就算告诉你,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其实,我的名字,一直没告诉你。是因为,我曾经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战王。我的名字,叫做太阿·圣菲达姆,是之前的统世王,湘王的长子!”太阿终于说出了实情。

    “太阿?”他大吃一惊,“原来,主人您平常说的那位伟大的战王大人,就是主人您啊。那主人,您如今还觉得痛恨吗?”

    “恨?恨是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曾经有一个女孩,为了让我重生,将魂力归还于我。而她,正是我的亡妻,言!”太阿默默地叹息着,眼神不禁深邃,过去的一些感触,又开始蔓延上心头。

    “言?难道就是水言星,子民们所祭祀的女神像所刻的那位言帝大人?”无顺理成章地猜测着。

    “是的,原本,我将会成为在这个原本空白的世界之外的七界之王,统,治八界,但是中途发生了许多。算了,我不想再想起太多。对了,你之前说过,未命名的那颗星球,最近有些躁动?是怎么回事?”太阿还是比较关心,创世大业,尤其是,他绝不容许,有人来破坏他的成果,还有大家的努力。他今生,最痛恨那些毁坏他人劳动成果的人,同时,他也厌恶那些坐享其成的人。因此,他的子民,最大的特点,就是从孩童开始,就知道要努力奋斗,要自力更生。

    “是这样的,根据探查的士兵,回来报告,那里似乎不知从哪儿出现了一个魔兵团。周围的无辜人类,共计一万五千人遭受杀害。”无沉重地回复着。

    “魔兵团?共有多少人?”太阿愤怒地问道。

    “总共有九人,代号是……”无不敢继续说下去。

    “无,没事的,告诉我,我刚才只是一时太激动了。”太阿注意到他眼神中的恐惧,便轻声安抚着。

    “他们的代号是灭,主,夺,世!”无回答着,但是不敢抬头正视太阿。

    “口气不小,只是,他们太可恶了。倘若他们真的杀得死我,那尽管放马过来,只是不要伤害那些,无辜的同胞。你知道为什么,对于一些暴,民,我一直不愿意处决与征战吗?虽然我过去曾经是战王,双手沾满了无数的鲜血,但我答应过言儿,永远都不再伤害无辜的人。我们一再强调和平,也是为了唤醒他们心中的善。可是,既然他们执迷不悟,或许,是需要画上一个句号的。”太阿做出了决定,“这样吧,无,你带上奇炎界第二区区队、水言星的第三小队,前去查看,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生擒。”

    “是!”无笑着答道,他念动起魔法,双手间出现了一个篮子,“对了,主人,您日理万机,书瑶煮了点饭菜,还望您不会嫌弃。”

    书瑶·索尔藤,是无的妻子,是太阿撮合的那桩姻缘,为此无更为尽心竭力地辅佐这位和善的王者。

    “记得替我向瑶,说声谢谢。”太阿静静地回答着,默默望着那缕缕淡烟在空中飘散。

    “好!”无听到主人的感谢,虔诚地点了下头,不禁欣喜,眼睛睁得贼亮,嘴角上扬三十度,眼睛眯成一条线,就此离去。

    “唉,难道说我做错了吗?为什么还是有人不听从我的命令,我不是一个暴,君,为什么还是有反,对势力存在呢?父王,您能否为我解答这一切呢?究竟,怎样才能做个合格的治,世,者呢?”太阿痴痴地看着篮子中热腾腾的饭菜,用筷子夹起几块肉,和着白米饭,吃了起来。

    【书友们,莫做沉默者,来书评区点评吧,小恋将努力修改进度,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给点推荐支持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