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光依在最新章节 > 光依在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太子王
    “帝者,作为天地之子,掌控着命运的动向,是星河变迁的关键;而我们王者,身为万物之主,掌管的则是天下亿万子民的生亡大计;至于圣者,辅佐王者统一世界大局。此三者,相互影响,相互取决,而形成了这个世界最为基本的生存原则。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这雄壮有力的声音来源于湘王,这个平行体系宇宙的主宰王者,简单地说,就是最强者。

    他名为湘·圣菲达姆,然而却并不属于这个凄凉的世界。

    对于外界生灵来说,他是个叛徒,是个逃兵。

    在神魔大战的年代,毅然离去。

    湘王身为众神之中储能最丰厚的白银主神,居然选择放弃。

    他是这个唤名为元星纪的纪元的王。

    但是,他的身上,丝毫没有威严与压迫感可言,满含着包容、兼合以及完美。

    而本作《光依在》,主人公,太阿·圣菲达姆,便是这位王者的长子,(称号,太子王,太阿,字子休,简称“太子”,贵为战王)。

    灰白的世界正下着布满咒师诅咒的雨,就算是身为真王的太阿,也难以逃脱宿命的决定,他孤身一人坐在这冰冷的紫晶王座上。

    (真王在王者等级系统内属于第二阶段,共有九个阶段,第一阶段为亿能王,至今除湘王在珺妃离世后曾爆发突破外,还未出现他例)

    “噔噔——”殿外传来了一阵急促而悠长的脚步声,空气中隐隐显露出不祥,穹窿里雷霆动荡,乌云翻滚不休,松林间寒鸦齐鸣,百兽动荡,看来,又是一场战斗的预兆。

    但是,这已无法再度引起他心中昨日的热血。太阿的老师,加斯,身为这个世界稀有的预言者,居然被杀害了,至今依然不知凶手下落,而太阿更是被作为第一嫌疑人,发配到这座凉城,完成湘王交代的使命,倘若有误,则是一个字,“死”!

    太阿无奈地低语:“父王啊父王,您常说忘恩负义者死了也不觉得可惜,可是儿臣我真不知怎么说冤啊,老师待我的情胜似亚父,对我的恩重如泰山,您怎么偏偏就把罪名安我身上了啊?言儿啊言儿,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又该怎么办啊?”

    太阿默默地站立起身体,他深邃的目光探向远方昏暗的天边,只见那苍穹格外艳红,让人反感至极。他早已感到厌倦。切,什么战王头衔,根本就不是自己所想得到的!却那么多人拼死拼活地想要抢,若他不坐那个位置,今后的世界还指不定是谁的呢?然而,又有谁能够知道那个平日里要强的他,此刻心中的苦涩呢?

    斜阳西下,战歌离殇,那吹角声害得多少人家妻散子亡,太阿深感自己就是个凶手,那双手像是沾满了罪恶,明明答应过言儿,无论如何都要收手,退出他人的敌视区,明明承诺说要去更为和谐美好的新世界建立家园,他始终都不敢忘却,可自己所为却又让人心寒。

    “子,子休殿下(注:子休,是太阿的字)!乌,乌克巴达兰城开,开战了,请您务必……”塞拉斯大口大口地喘气着,他是湘王安排在太阿身边的忠诚侍卫,不,与其说是侍卫,不如说就是一个朋友。可此刻,这位朋友的脸上却被惊悚覆盖,太阿看得出来,这一次或许对塞拉斯来说有些太过棘手。因为他们的对方竟是享有不败神军的新亚瑟骑士军(那个传说人物亚瑟王的后代,誓言之剑的继承人,铁骑王约苏·潘德拉贡,所带领的魔枪军队)。

    “明白了,你先休息一下吧。对了,晚餐的话,就准备我一贯喜欢的吃的那几样,对了再过几天是母妃祭典,如果到时候我出意外被捕入狱,记得帮我去上坟点几柱香,还有,我被发配视察的事情绝不可以让言儿知道,拜托了,塞拉斯大哥。”太阿乞求地双手合紧,盖在一起,来回不断地晃动着,之后却又不再多言。

    太阿已经不再像以前冲锋陷阵时那般兴奋。那遍地的鲜血,那生命的脆弱以及死亡的悲哀,清冷地侵袭着他胸腔内的余热。争夺领土,强行霸占他人所有物,以获得虚伪的胜利。无情地摧残人性、灵魂,践踏弱者,却是他唯一的战果。自己登位时,总是扬言会给人民带去自由与和平,然而却又矛盾地一次又一次加入纷争之中,不知这种生活何时才会结束。

    遗憾的是,弱肉强食,这就是世界所谓的生存法则,如果你无法适应,就只能等待灭亡,这是永恒不变的定律。太阿又何尝不知呢?

    太阿无奈地紧闭着双眼,用身体去感受空气的律动。

    风正柔顺,它要奔赴远方的硝烟之中,太阿通过虚体实现了同步,让自己的身体虚化在风里,念着咒语,“卡拉乌卡,费罗里德亚特,弗卡乌卡——(速度增快外附爆发型瞬间转移)”

    乌克巴达兰城城中,两支军队的势力拼死交战、搏斗,惨伤无数,战场中央突然闪烁出一道夺目的光柱,不禁令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刀刃,转而陷入恐惧之中。

    近看,太阿那件赤红的外衣如同烈焰,让人不敢轻易接近,健壮孔武的手臂上布满了X级的魔纹(二十六分级,A到Z)。他额头上那一头银白的苍发,是日理万机、孤身从戎的结果。而身后那一条绣着橙色花纹的披风,是母妃替他缝制的,上面清晰地绣着两个大字:“和平”,太阿向来就喜欢简洁,所以并没有换上新战盔,而且对付铁骑王那种货色还没那个必要。

    “竟然是他?全军听我号令,立即撤退!要命的就跟我一起跑!”铁骑王连忙率兵调头,分秒也不敢耽误,不过这对于太阿来说都不过是无用功罢了。太阿看到自己多年来带领的那些枉死的无辜士兵,被摧残得如此狼狈,有的比他还要年轻,有的甚至刚成婚不久,没想到从军居然是将他们推向地狱的罪魁祸首。太阿怎可能就这样放过那群灭绝人性,毫无怜悯之心的敌人?他凝神移步穿过大军,那双眸里发出金黄的光,手中那把利剑粉碎了铁骑王的痴梦,也了结了那场无聊的纷争。

    铁骑王眼看着随从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被杀死,愤怒取代了恐惧,手中的誓言之剑更是爆发出惊人的气魄,但是,那传说之力根本就是在挣,扎,太阿用太子剑劈向了他,誓言之剑也被劈作两半。

    硬度达到三万八千抗压程度外加五点八六亿的攻击,那把剑要是不断,他还要觉得奇怪呢。人类的伟大杰作,自此也就告一段落了。

    “你是个英雄,两条道路,一,被我杀死,二,自己解决。”太阿将断剑踢到他的身旁,亚瑟王的子孙不应是不敢担当的胆小者。既然,那人敢杀死他那么多手下,就应该明白惹怒他的后果——杀无赦!

    铁骑王这才意识到实力的差距之大,他自觉地夺过太子剑剑锋,蠕动着嘴皮,刺向自己的心脏,他似乎在与太阿诉说什么,然而却说不出口,因为他就此止住了步伐。

    铁骑王猛地瞪大双眼,一副被迫死亡的样子,但是仍然不愿倒下,毕竟他可是那个被世人称颂的王者亚瑟的后代,绝对不能够这般不体面地躺下。

    “行了,好好地安息吧!”太阿长长地叹了口气,轻轻用手一抹,将他的双目合上,又将剑挥甩起来,让剑上那些恶心的血液融入大地,这样,那些可怕的欲望就能在即将到来的大雨之中得到洗礼。不过,那阴暗的天空不禁让他脑里浮起了儿时的画面:

    那时,他仍是个幼稚的孩子,在父王湘与母妃珺的襁褓中成长,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王者,因为几乎所有的一切都被安排好了,他注定会成为王。

    那个寂静的月夜,父王陪伴着小太阿,他的年轻面庞在月光的轻抚下,竟然显出了几分沧桑,缓缓地挪动着双唇,说道:“太阿,我的孩子,你也是时候应该懂得自强了,今后父王不可能再像如今这样呵护你了,我有着更加重要的使命。我除了是你的父亲,是你母妃的丈夫,我同时担负着王的责任,我的子民都等待着我去守护。”

    小太阿当时蒙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强忍住泪水与不舍后,便像个男子汉一样,认真地说:“父王,我长大后会结束所有战争的,这样人民过上快乐的生活后,您就可以多陪伴我和母妃了。我以后要做个最强的王者,守护我的子民,不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让人感伤,他并没有做到,虽然他确实已经足够强大,但是,这硝烟四起的狼藉不是太阿想要的。他违背了那个与父王许下的承诺。

    两年前,湘王将元能灌注给了宇宙平行体,维持八大宇宙的正常运行,制止了各大平行位面的融合,强行分离,以至于各大宇宙中未存在相同的人。他完成了人生最后的使命,总算是可以安享天年了。可是,珺妃半年前去世后,湘王失去理智,元能躁动,步入了亿能阶段,结果由于消耗过多,暂时能源严重削减,又退回真王,然而他那一举动,对各大世界影响极大,摧毁了原先宇宙中存有的数千万个星体,以至于各世界至今又处于修复状态。

    预言界大师加斯是太阿的老师,他曾经说过自己的这位徒弟,注定一生不会平坦,他的结局将会是被乱葬于山石之间,死无体面。这句话一直让太阿觉得揪心,事实上他不能死,他答应过言儿,自己的那位发妻,绝不能轻易地舍下她去寻死。

    战王殿宏大而雄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建筑体,太阿作为未来王位的直接继承人,也就是嫡长子,自然更在情理之中。

    回到自己的王殿后,疲倦地躺在王座上,一手搭在那赤红色的宝石上,轻声叹息。

    猛地一下,眼前一黑,像是有什么东西围住了眼睛,太阿原想用手拨开,却感受到一种熟悉的温热。

    “你猜一下,我是谁呢?”

    “言儿?你怎么来了?别闹了,我很累。”

    “不对不对,你猜错了,我怎么会是你家言儿呢?若是言儿,你又怎么忍心抛下我来到这寸草不生的荒凉地清净来了呢?”

    “这……发生了点事。”

    “跟老师的死有关系吗?”

    “是的,因为那晚我们两人都在琴乃房内,除了琴乃,无人可以作证,可琴乃暂时外出,不能为证,致使我成了最大嫌疑者,父王才派我来此完成任务。”

    “没关系的,反正你完成了不是吗?”

    “不,事实上,我失败了,我是个战士,有两类人不杀,一类是与我血溶于水的亲人,而另一类则是与他相同的英雄。”

    言儿惊得松开了手,那个婀娜的、让太阿为之朝思暮想的身影,再度出现在眼前。她有些慌乱与彷徨,一时想不出什么主张,弄不好夫妻两人都得赴死。

    “子休,那可怎么办啊,弑师本就是大罪,而且老师是预言家罪加一等,而你下个月就要继承王位,怎么在这关键的时候,会发生这档子的事啊?”

    “言儿,要不然,我还是放弃吧,只要我退出继承,就可以暂时保住清白名誉。之后,我们就隐居起来吧。”太阿低下头,双目变得无神,他是真的累了,这样每天都机械式地到各处奔波,结束那些愚蠢的战争真的是让他累了,他宁愿放弃一切,不做王了,做个普普通通的人,让父王夺去他所有的魔能也心甘情愿,如今他只想过安乐的生活。

    “嗯,我都知道。对不起,子休,都怪我过去太过任性,一直要求你一定要成为王。既然,事已至此,也别无他计。那么就坦白地去告诉父王,你的决定吧,反正,无论你去到哪儿,我都在后头跟着。你要是把我甩开,我就自己再找回来。我可不想失去你。”言儿在太阿的怀里撒娇,将小脸往他身上转扭着,紧紧地抱着他。

    “说来,我们也有许久未见了,作为丈夫,我真是不称职,总是让你担心,让你为我而感到烦恼。言儿,我今后一定……”太阿深情地望着她玲珑的眸子。

    “殿下!殿妃大人。不好了!‘选择’!‘选择’的诏书出来了。”塞拉斯慌慌张张地前来报信,他的脸上都是汗珠,他颤抖地将诏书递到太阿的手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元星纪992年10月,太子兼战王者,太阿,被疑杀害老师,大逆不道,其王位继承受到审判,结果为,以实力抉择,即刻奔赴湘宫,不得有误。不可弃权,否则连同妻子言帝一同受罪。”太阿宣读着,越读越感到气愤,骂道,“那个糊涂的老东西,我原就在想他怎么会质疑我,原来是犯糊涂了。”

    言儿连忙劝道:“子休,你怎么这样说父王呢?”

    太阿怒道:“怎么这样说?父王他年纪已大,都老糊涂了,你看不出来,否则怎么会掉入陷阱,把你我也拉入其中。我身处沙场数年,又怎会看不出是有人背后埋伏,我必须去,而且,还要把那个人抓起来,绳之以法。”

    “不要,子休,王尊抉择非同小事,不要去。”言儿攥紧了他的手,瘦弱的身躯使了劲地向后,似乎他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

    “没事的,反正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做过的事,就算把罪名安在头上,也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我答应你,稍微冷静些。而且我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只是,父王近期的变化实在是太过诡异,就算我们准备离去,也得先调查清楚,不是吗?”太阿轻声劝着言儿,她这才不情愿地点了点头,答应让太阿前去,但是必须保护好自己,因为“选择”实在是太危险了,为了争夺王位继承,不知道其余的那些兄弟暗地里有些什么心思,尤其是在父王态度异常的情况下。

    言儿喃喃地拨动着发丝:“可是?”

    太阿一把揽入怀里,一顿热吻:“放心吧,我可不会抛下你的。谁会丢下这么美的老婆去寻死呢?等我回来了,记得按照约定的,给我添个娃娃,不,我要两个。”

    言儿轻哧一声笑道:“呸,你当我是什么啊,说生就生。去吧去吧,真不正经。”

    太阿又往脸颊亲昵的吻了下:“就知道你疼我。”

    “子休,早点回来啊。”言儿倚在殿宫的王座旁,迟迟未坐,羞红的小脸越发秀气,诱人的姿色满带着对丈夫的牵挂。

    就此,太阿踏上了宿命之路,在夕阳的余晖下,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有诗云:孤王倚剑笑,几度英与豪。江转万伤尽,无忆自逍遥。

    然而,天地复变而云横万里,风狂雨怒且地裂山崩,火山口岩浆蔓延,海底陆地下陷,这一切,都预告着阴谋的进一步扩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