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空间之旅最新章节 > 空间之旅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老爷爷,你与师父是怎么认识的啊?”蓝田诺诺好奇的有礼貌的开口道。

    老者的脸皮动了动,然后转移话题道:“既然我已决定亲自为你洗礼,那你提前到那条河中浸泡一会,洗净污垢吧。”

    “哦,那洗礼之时需要注意些什么啊,我该怎么做?”怎么都不提前提点一下的吗?

    老者将一条几条插在蓝田诺诺的发髻中,道:“你无须做啥,到时候安静的站着便是。”

    “我再问一个问题,请问一下我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在哪啊?”蓝田诺诺往河流方向挪了几步,然后又回头道。

    “我只知道待我幻族举办圣女大会之时,他一定会到来。”

    “哦,那圣女大会什么时候会举行啊。”只希望不要让她等太久才好。

    “一月后。”

    一月啊,时间很短嘛,那太好了,蓝田诺诺激动的奔向河流边。

    既然是浸泡,那便不是沐浴了。

    尊下身子,轻轻的用手触碰了一下水,以此来试探一下温度。

    水,清凉清凉的,不冰不热,温度正好。

    一头砸下去,整个人都浸泡在了水中。

    好舒服啊,忍不住的轻吟了一声,然后蹬出水面,溅起一片水花。

    “哇塞,这水好烫,水月亮,下水之前,你也不提醒一下,你想煮熟我啊。”阿龙古人嗖的离开了水面。

    第一反应:幸好不是沐浴,而是浸泡。

    第二反应:这谁不是很清凉吗,随即想到了阿龙古人的寒冰泉,然后便通透了,可为何平时不见他喊热呢,蓝田诺诺一时又糊涂了。

    对了,她的黑牙里边还有一个人呢。

    我靠,这还有**来的吗。

    看来她得想个办法,让黑牙只成为她的私有物才行。

    “好久不见,龙古。”

    “好久不见。花果。”

    阿龙古人与老者一照面,空气便一时凝滞,一时流畅,一时压抑。一时又轻松,犹如天气般变化无穷。

    听说高手比武,不动声色间便可以摧枯拉朽,他们这是在比武吗,感受到了气氛的蓝田诺诺一时疑惑了。

    等了许久。却不见有其他的变化,也许只是他们的情绪罢了,轻音的情绪浮动的似乎也不小呢,有所感触后,蓝田诺诺便摸了摸腰间的吊饰——柳叶琴。

    不知道自己若问起轻音的往事,她会回答吗?会吧,也许不会,……

    胡思乱想间,脑袋中只剩下了两种声音,她到底要不要问?该不该问?

    被自个轰炸了一会后。蓝田诺诺沉没于水中。

    算了,老一辈的事自有老一辈之人解决,她这个小辈就不要参合进去了,省的越帮越忙。

    黑牙发光,沈涵澜现身,其周身的河流水开始变浑浊,蓝田诺诺见浑浊一直在扩张,然后便做了一个决定,即她要把沈涵澜丢进空间煜中。

    不然河流水若遭殃了,她可承担不起责任。

    忽然间。浑浊消散,黑发沈涵澜变银发。

    这是换了个发色,还是人变了?

    蓝田诺诺向做坏事般的小心翼翼的靠近对方。

    “我会帮你夺得圣女之位的,成功之前。我一直会待在此河中。”沈涵澜睁眼开口。

    “嗯,君主,我来给个建议吧,不如你待到我的煜中吧,那里会更安全些。”

    “只是因为更安全?”沈涵澜似笑非笑。

    “当然。”自己给出的理由,若自己都不相信那谁会相信。

    “既然如此。折中好了,我还是待在黑牙中吧。”沈涵澜也没有强硬的表示,他一定要留在河流中。

    本以为还会有一番争斗的,却没想到对方又直接的回到了黑牙中,虽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但总比引起他人注意为好,不知怎么的,蓝田诺诺的直觉告诉她,最好不要将沈涵澜暴露于人前,不然她今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太平静。

    再浸泡了一会儿后,蓝田诺诺觉得自己要水肿了,于是便离开了水里。

    黑发已不知何时变成了紫发,滴滴水珠正沿着发尖洒落草地上。

    望着蓝田诺诺的模样,花果微笑的点了点头,道:“阿花,你该现身了。”

    朵朵花开绽放于蓝田诺诺的周身,阿花今人化作了花环,套在了蓝田诺诺的头上。

    “恭迎老祖!”

    花果一出现在秃树林,上万颗花幻树齐弯腰。

    “无须多礼。”

    他们不是传送的纽带吗,为什么都是活的,蓝田诺诺吃惊的看着一切,原来绿色漩涡台并不孤独啊。

    圣君的女儿将要进行洗礼,无论心里的感想如何,只要是身为祭祀的人物都来临了。

    花幻树之上,悬浮着一座巨大的陆地。

    咦,好熟悉啊,这不是蛮谷吗,怎么被挪到上方来了,蛮谷之外,世界不变,究竟是谁将流夢都给抗上来了,真是好大的力气!!

    “多谢大家来参加小女的洗礼,既然各位祭祀都来临了,事后便留下来商谈一些大事吧。”地幻影天道。

    花果现形,树干通天,枝条粗壮,绿意浓浓,一棵树便宛如一座林海,蛮谷完全被覆盖住。

    祭司奏乐,花果枝头上的树叶飘落,化作花瓣,漂浮于空中,不见落地。

    与之相应的,蓝田诺诺发髻上的枝条抽芽,长叶,结花苞,绽放。

    一幅又一幅的镜像浮现于蓝田诺诺的眼帘,如走马观花般的不能让人仔细的看清。

    乐曲奏停,蓝田诺诺结成了五彩斑斓的花茧,洗礼结束。

    花茧自成世界,蓝田诺诺孤零零的站立在一颗小树上,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就仅剩下它,很诡异的,她身上的紫衣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彩衣,还有与龟大轻音等人的亲密联系没了,煜、纹、黑牙,也全都不见了。

    小树抽芽、长苞、开花、花落;再抽牙、长苞、开花、花落,如此往复的,小树长大了,成为了一颗光秃秃的大树。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日夜,大树终于开花而不立即落败。

    就在此时,天上降下了雷劫,蓝田诺诺立即默念进入煜中,失败之后,才发现煜已经不再了,然后又发现那些雷霆根本就没有劈向她,而是把她当做了透明人,所有雷霆全都聚集向大树,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大树成功的渡过了雷劫,一个婴儿现。

    大树哺育,渐渐年迈,婴儿成长,渐渐挺拔,其自有神通,可刻幻万物,上千个影像,一颗有一颗的一模一样的大树成海,欺瞒了一波又一波的雷劫,护住了年迈的大树。

    一个又一个的影像,化作了符纹,烙印在了蓝田诺诺的眼中。

    大树涅槃,枯枝散去,成功的化形,人树离开,蓝田诺诺的大茧碎裂。(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