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空间之旅最新章节 > 空间之旅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轻楼主,我找到帮手了——”咚!咚!咚!楼层震动,五位健壮的大块头出现,夹杂着一个极易让人忽略的瘦弱的身影。

    嗯?这就破开啦,之前不是还很结实的吗?怎么她才离开一会,门就被破开了?!

    绮冉剥开人儿,绕道门边,伸手触门,摸了摸,一握一拉,大门离墙在手,也不是很扎实嘛,但为何之前破不开呢?

    余光扫了一下四周,见无处可安置门板,于是便把门板当做盾牌,立在一边,看向轻楼主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怎么把门破开的?”

    轻楼主看了看门板,眉头轻触了一会,随即平缓开来,破坏者还在,她按价收费就是,这么多人证在,她也不怕对方赖账,心中打好算盘之后,便将目光望向清影,望向沈涵澜,不语,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顺着轻楼主的目光,绮冉惊奇道:“咦?沈尊者,你怎么相安无事啊!”

    清影怒目,幻影瞪眼,怎么说话的。

    咳咳,意识到说错话的绮冉,干咳了两声,随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转移目光,望向趴着的蓝田诺诺,转移话题道:“那个前辈,她怎么了?”

    这不合常理啊,低修为的没事,高修为的反倒趴下了,难道那位前辈也是沈涵澜的守护者?不然这现象该如何解释。

    “醉了。”沈涵澜平静的回答。

    “醉?!!!”绮冉一字惊奇疑问之后,便见那个极易让人忽略的身形一蹦而出,嗖的窜到蓝田诺诺的旁边,然后端起蓝田诺诺的酒碗,豪爽一饮,大喝一声:“好酒!”随后大骂,“娘的,真是太败家了,竟然用九品仙丹来酿酒,不过好痛快!”然后蹭的倒地。砰——

    那人是十分有名的不醉翁,听他所言之后,其他人的视线刷刷的看向桌面上的酒葫芦,不知道九品丹药酿制的酒的味道如何?

    见此。大约知道大家为何而来的沈涵澜大方的道:“感谢大家热情而来,晚辈无以为谢,就请大家喝杯酒吧,九品丹灵酒,千年佳酿。虽易醉,但也畅快。”

    蓝田诺诺的佳酿就这样给被献出去了。

    夜色朦胧,轻纱笼罩大地,渲染了神秘与妖娆。

    醉意再浓,依旧会有醒来的一天。

    某个色彩绚丽的房间中,一个脑袋从被子中探出,眸光先是茫然后是打量。

    大红蚊帐,细花被子,朱颜软床,水晶串帘。梨花木家具,五色多姿的摆件,夜明珠明亮皎洁,这又是哪里啊。

    掀开被子,坐起,头有些晕眩,便揉了揉太阳穴,忽然间看见,地上有黑影,但四周却静悄悄的。空无一人,汗毛霎时倒竖,蓝田诺诺忍不住的缩了缩身子。

    “就这点胆量,真是白修了这么多年的道。你不是想见我的模样吗?怎么此时到是害怕起来了。”沈涵澜闪现于床边。

    有你这样显露的吗?蓝田诺诺瞪眼:“你那哪是显露,装鬼吓人还差不多。”

    “呵呵,真难想象还有修士会怕鬼,鬼不就是修士死后因缘而化成的吗?还有,你真的期待见到我的模样,嗯?”沈涵澜逼近蓝田诺诺。

    当然想。不然她干嘛设计他,不过那也不算是设计吧,望着对方越来越逼近的脸庞,越来越深邃的眸光,蓝田诺诺不自觉的后退,直到对方停下,她才停下。

    丝丝冷风从窗边而进,蓝田诺诺的白皙的皮肤上,冒起点点鸡皮疙瘩,忍不住的搓了搓裸露在外的手臂,低头一看,春光有点泄,不自然的将头发撩到前边。

    想到男女共处一室,受非议的总是女人,于是,蓝田诺诺下逐客令道:“君主,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还有,你该走了。”

    “呵呵,如果我不走呢。”沈涵澜眼神若有若无的扫过蓝田诺诺的香肩,调笑道:“夜色撩人,迷蒙醉人,清香暗浮,美人在前,你说我要不要留个纪念呢?”

    无须,不用!蓝田诺诺心中嘀咕,这人真的是沈涵澜,不会是被鬼附身了吧。

    警惕的拍掉对方伸过来的爪子,结果反被对方抓住,随着距离的靠近,鼻翼中若有若无的传来酒气,蓝田诺诺眉头微皱,酒醉之人有不可理喻者,这家伙不会就是其一吧。

    正想做点什么,刚好听到对方开口道:“紫水月,生辰快乐。”

    “啊?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生辰的,还有今天是八月十二号?”若真的是,那这么说的话,她已经醉酒十天了。

    意图将手抽回,但没成功,只见沈涵澜将一窜黑珠套道手腕中,磋磨着道:“若有心,没有什么是不能知道的。”

    皱眉的望着已在手中的黑珠链,蓝田诺诺忽然杏目大睁,这不是她一直垂涎的聚雷珠么!

    这礼品送的真合心意,蓝田诺诺顿时心花怒放。

    不过在看到其他的物品后,乍然道:“你这是要我当暴发户么。”

    “呵呵。”沈涵澜低笑:“确实挺像暴发户的,你这一只手就足以抵得上我的石澜城,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不打算再将珠牙取下,毕竟这是我第一次为别人服务呢,明日界渊见。”

    “嗯,界渊见。”不送,我也无需你的帮忙。

    一见沈涵澜消失,蓝田诺诺立即看向聚雷珠,她自己来取下就是,可别告诉她,除非手断,不然摘不下啊。

    一分钟后,蓝田诺诺泄气的躺于床上,聚雷珠对她有大用,她肯定是不会将它卖掉的,他干嘛一定要套在手上啊,难道其上隐藏着追踪信号?他今日半夜出现,就仅为了送礼,若自己未醒,他会怎么做?

    算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就不要想如果了。

    即使是追踪物,那又如何?那么大气的追踪物,如果再来一件的话,她也会乐意的收下的,谁让她拒绝不了呢,蓝田诺诺美滋滋的想到。

    黑珠黑牙,手镯煜,那戒指要不要也取个名字呢,戒指银白,光滑内敛,其上有复杂纹络,纹路看不懂,不知其含义,要不就叫“纹”好了,正好与煜一字相应。

    歪头望向窗外,刚好与一轮月牙相遥望,明月寄情思念,母亲,你离去之前是否念着你的女儿,久久不愿闭眼,叔爷爷,你是否还在?

    好想立即奔回蓝田,但一醉十天,想来再回去也会错过吧,国度将现,想来他们也已经收到消息而动身在路上了吧,即不能保证相遇,也许守株待兔会更好些吧,等候他们的到来,总比错过要好吧。

    坐起,取出披肩,披上,离床,下地,站于窗边,倚靠发呆,一夜的时光为何那样久远。(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