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空间之旅最新章节 > 空间之旅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将灵兽袋里的三个长毛鼠扔出,蓝田诺诺施用语言术,开口道:“给你们三两个选择,一是替本小姐做事,二是成为本小姐的盘中餐。”

    蓝田诺诺说完就将筑基期的威势压向三个长毛鼠,以势压人什么的最爽了,三个长毛鼠的修为都在五层之下,想来是龙龙小宝让小巩捉的。

    三个长毛鼠面面相觑,叽叽叽的互相交流着,一会儿后,一个较年长的长毛鼠颤抖道:“不知你想要我们做什么?”

    “这么说你们是同意喽。”蓝田诺诺将三个铃铛分别挂到三个长毛鼠脖子上,继续道,“这是锁神铃,如果你们离开本小姐十里外的话,那么你们的神魂与身体便会分离,暴尸荒野,你们也不用担心本小姐会将你们的尸体收回,作为盘中餐。”

    长毛鼠们:“……”我们都死了,还能担心什么。

    然后诺诺指着三块灵田道:“你们三的任务便是耕田,一鼠负责一块。”

    “叽,叽叽,叽叽叽”

    嗯?诺诺疑惑看向严巩,“小巩你怎么了,怎么学起长毛鼠的声音来了?”

    “师叔,你能听懂长毛鼠的叽叽声?”严巩显然十分惊讶,并且正用满目崇拜的眼光看向蓝田诺诺。

    蓝田诺诺掩口低笑,“小巩想学吗?”看到对方如小鸡啄米般点头,这才像十六七岁的小男孩嘛,“若小巩能在三个月内能够独立打理灵草的话,我便将语言术法交给你,当作奖励。”世上可没有免费的午餐。

    小巩天赋虽一般,但毅力和韧性都还不错,而且还算聪明,人也踏实肯干,也算得上一个好苗子。蓝田诺诺只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来交其种养灵草,小巩就能上手了,比预期少花了一个月。

    待小巩完全可以自己照看灵草之后,蓝田诺诺就雇佣他照看灵草,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杂事要他帮忙的。

    然后蓝田诺诺去找叔爷爷再领了一个在藏书阁工作的任务,主要是负责帮来图书馆看书需要拓印书籍的人,拓印书籍。

    之所以领这个任务,主要是是因为如果诺诺看中了哪本书,在其工作时间内可以免费拓印。除此之外,每月还有额外的灵石可以领,还有每天只要工作一小时就可以了。这样一来,蓝田诺诺的收藏迅速增加。

    明月皎洁,星移影动,抬头望明月,低头思亲人。都已经七年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母亲,还有弟弟他们。

    “小徒儿,在发什么呆呢?”

    蓝田诺诺抬头,看向窗外飘着的空灵啾,问道:“师父,有事?”

    “自明日起,为师开始教你炼器,这段时期内想必诺诺徒儿已经了解到不少炼器知识了吧。”空灵啾捋了捋胡须。

    蓝田诺诺点头。

    破晓时分,蓝田诺诺从修炼中醒来,走下楼,来到小楼大厅,问道:“师父,我们现在就开始了吗?”因为习惯,所以每到晚上,诺诺依旧会回到空间煜里边修炼。

    “我们离开空间练习。”空灵啾离开前道。

    “为什么啊?”诺诺疑问道,可惜没人为她解答,师父已经离开空间了。

    外界竹屋练功房里,空灵啾的十个手指灵活舞动,十几条火焰围在其身边,相互追逐,跳跃嬉戏,这场景看得蓝田诺诺的心里痒痒的,于是便开始运起控火术,将一条火焰吸引到自己的身边来。

    看着火焰在手指尖来回跳跃,蓝田诺诺觉得她已经掌握了控火术,便将其他火焰也吸引到自己身边来。啊,好烫,一个不经意间,一条火焰不听话的烫到了诺诺的手指,蓝田诺诺手势一乱,便有几条火焰飞向房间四周,糟糕,要着火了。

    蓝田诺诺立马施放施雨术,想将火扑灭,可是不知怎么了,所有的火焰突然暴乱了,纷纷张牙舞爪般向她飞来,迅速凝聚出十几条水龙,将其围住自己的四周,挡住火焰的攻势,火与水的碰撞,不知谁吞灭了谁,只知道自己应该才是最惨的。

    蓝田诺诺扒开废墟,从里边爬出,看着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幸好自己穿的是白色雪段长裙,不然就要裸奔了。

    “师叔,这是发生什么了?!”闻声赶来的小巩目瞪口呆。

    蓝田诺诺无所谓的招了招手,“不小心炸房了而已,你回去修炼吧。”还好房间是单独存在的,不然小巩就要跟着倒霉了。

    回到卧室,整理好仪容后,空灵啾出现,“小徒儿,刚刚感觉如何呀?你发现刚刚的火焰有什么共同点没有?”

    蓝田诺诺想了想,道:“我似乎在热力中感觉到一种阴气。”

    “小徒儿的感知没错,”空灵啾敲了敲诺诺的脑袋。

    蓝田诺诺哀怨,答对了你还敲。空灵啾眨了眨眼表示,一时间习惯了,难改。

    “想必不用为师说,诺诺徒儿也明白,水火不相容,这个万古不变的道理吧。小徒儿你是水灵根,天生亲近与水相关的东西,所以就算为师替你挑选的兽火还算是温和的,但兽火无论多么温和,都还是会隐藏有暴虐气息。”

    蓝田诺诺若有所思,“那么刚刚火焰之所以暴动,则是因为我的攻击,激发了它们的暴虐气息喽。”

    “确实如此,所以徒儿今后在操控火焰时,务必要十分小心,今日之事就当做一个教训吧,在控火道路上,对于徒儿你来说,还是一条长远的路。”空灵啾慰解。

    中午时分,蓝田诺诺到藏书阁前,顺便绕道到执物堂里。

    “叔爷爷,我的练功房倒塌了。”蓝田诺诺报告。

    “塌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塌了?”蓝田沧英跳起,“是不是有人过去找你麻烦?……”

    “不是,”蓝田诺诺打断,低头道:“是我自己不小心炸掉的。”

    “那倒不是什么大事?重新建好就行。”

    ……

    一个月后,蓝田沧英特别传讯给蓝田诺诺,并问道:“诺诺,你到底在干嘛,这个月你已经炸毁了十几次练功房了。”

    我现在已经明白为什么师父不让自己在小楼里边学炼器了,诺诺诽谤,然后用十分难为情的眼神看向蓝田沧英,低声道:“我正在学炼器。”

    “学习炼器啊,诺诺侄女,我们蓝田家有专门的炼器房,你之后花一些灵石去那里练习吧,”蓝田沧英看了看四周,才传音道:“炸毁那里的不用麻烦自己出力找人帮忙,还能给家族一个启示。”

    蓝田诺诺点头表示知道了,原来叔爷爷还有这样的一面啊,在诺诺的心里,自己的叔爷爷可是一个非常正道的人,还有点古板,没想到做了执法长老后会有这么大的改变,难道是见识多了?

    三个月后,空灵啾安慰自个垂头丧气的小徒儿道:“小徒儿啊,你其实不用灰心的,真的,论起资质来,至少你不是最差的,话说起来,为师交代你炼制一把刀,至少你从未炼制出成一把剑来过,虽然易断了些,属性差了些,但拿到凡人里边去卖,还是挺不错的。”

    师父,有你怎样安慰人的吗,我宁愿自己安静舔伤口。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多么用心的去炼制出一把武器,只要自个师父轻轻一敲,自己所炼制出来的武器立马节节断裂,这样的成果怎么能不让人丧气。

    或许还有一个安慰,那便是自己从未再炸过房,说明自己家族的炼器房还是很坚固的,至少比自己的练功房要好得多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