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喵孽难逃最新章节 > 喵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关于相处
    沙拉和龚雪并没有多少话说,龚雪一直是一个害羞的人,寡言少语,和人说话的时候先脸红,一般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今儿个却有点出乎沙拉的意料。

    “那个,沙拉?”

    沙拉浑浑噩噩的头脑,在听到龚雪的声音的时候,恩了一声。

    “沙拉,你,你喜欢那个罗少吗?”

    沙拉眯起眼睛,扫了龚雪一眼,冰蓝色的发丝散落在水中,在飘渺的水雾中,像是水中精灵一般。

    “谁知道。”

    沙拉再次闭上了眼睛。

    龚雪见沙拉一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的样子,便不再询问,再次将下巴埋在水中,只露出鼻子用于呼吸。

    想起那张让自己印象深刻的儒雅脸庞,沙拉深呼吸一口气。

    “我出去了,你这个体质不适合长时间跑温泉,自己小心。”

    从水中站起,抓起放置在岸边的衣物,直接套上,不管自己身上有多少水珠。

    看着那个凹凸有致的背影消失在水雾中,龚雪在水下吐起泡泡。

    本来贝儿是想让她来探一下沙拉的口风,可是那是沙拉啊!若是问什么就能得到准确的消息,那就绝对不可能是沙拉!

    不过,得到这么模棱两可的说法,也算是有了可汇报的东西了不是。

    给千羽喂饱了,看着他在床上和灵思撒欢,沙拉把屋里的烛火吹灭。

    “好了,休息,再闹我就把你扔回戒指里。”

    千羽别扭的哼唧了几声,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了嘴,在枕头上趴好。如果是和贝儿和维尔一起休息的话,他绝对不会如此听话,这个姐姐平日里笑眯眯的,但是一开口说出要求的时候,却让人不敢与之对着干。

    一早沙拉是被龚雪喊起来的,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天亮时才好好的入睡,还没多长时间就被叫醒,本来就有不轻的起床气的某人,眸色更是渗人。

    龚雪被吓到了,在沙拉的眼神下没有坚持两秒,转身就落荒而逃。

    最后是云璟灆将再次睡着的沙拉给抱上车的,不过不是沙拉的白泽妖兽车,而是妖皇的妖兽车。

    罗生溟和六月、华庭惟、贝儿维尔上了沙拉的妖兽车,三个人也算是组了一组斗地主。

    凤漪澜看着窝在云璟灆怀抱里,眉心紧皱,在睡梦中还不曾舒展。

    慢慢的从熟睡中苏醒,睁开眼,看到的是坚毅的下巴,完美的侧脸,然后,紧接着,那双如深潭一般的漆黑双眼便印入眼中。

    “璟灆哥。”

    “恩。”

    沙拉发现自己正窝在云璟灆的怀里,起身坐到他的身边。

    凤漪澜和龙之梦正下着棋,笑东风抱着双臂倚在门口,感觉到沙拉的目光,转过头来,冲沙拉笑了笑。

    还是那么懒散的模样,衣服也只是随意的挂在身上,衣襟大敞四开,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膛,腰间系有腰带,如若不是如此,相信裸露的就不止是胸膛了。

    沙拉和笑东风的关系还好,因为沙拉一直对杀手这个职业相当好奇,经常缠着笑东风,也一度请求笑东风答应,在他去做任务的时候,带上她。

    只可惜,沙拉这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人,遇到了比她更执拗的人,沙拉缠了笑东风十年,笑东风都不曾答应带沙拉一起任务。

    不过,迫于沙拉的缠人大法,笑东风在修炼的时候不会避开沙拉,也让沙拉了解了,一个杀手的成长过程。

    虽然沙拉目前在龙卫中是第五,而笑东风是第七,但是,沙拉不是笑东风的对手。

    笑东风擅长暗杀,而且走的是一击必杀之路,出手必是杀招,他也从不和自己人动手,所以,排顺序的时候,是按照妖力等级,并没有按战斗能力。

    笑东风最为光荣的战绩,就是在他虚体期一环的时候,单枪匹马干掉了一个虚体期九环的人,虽然九死一生,在腰部留下了几乎是腰斩程度的撕裂型疤痕,但是他还是成功了。

    沙拉曾说帮他将伤疤去掉,笑东风嗤笑一声,

    “小沙拉,男人的伤疤就是勋章,那是我炫耀的资本,干嘛要去掉。”

    沙拉一想,也是,又不是女人,在乎皮囊干什么。

    笑东风心情好的时候,还会教沙拉两招。本身沙拉喜欢近战肉搏超过远程妖术攻击,而且悟性还不错,如果不是其他人都不允许,笑东风说什么也想让沙拉进“暗夜”!

    见笑东风冲自己乐,沙拉也冲着笑东风报以一笑。

    “沙拉,过来。你二姐欺负我棋艺不精,你来帮我报仇。”

    听得龙之梦的话,沙拉过去看看棋盘,啧啧出声,

    “妖皇大人啊,这都一个月过去了,这棋艺,还是这么惨不忍睹啊!”

    凤漪澜嗤嗤的笑,看着沙拉嫌弃的小眼神,揶揄的扫了一眼龙之梦。

    龙之梦有点尴尬,不知从哪弄出来一把扇子,啪的一下子打开,捂住下半张脸,

    “少说废话,帮我教训他!”

    沙拉就着龙之梦的棋局继续往下走,挣扎了许久,还是落败了。

    “你这技术也不行啊。”

    龙之梦在一旁不凉不淡的说到。

    沙拉气息一滞,嘲讽道,

    “妖皇大人此言差矣,这是我接了你的烂摊子,能挣扎这么久也是我能力到家,要是你继续玩下去,估计也就那么几步的事儿!”

    龙之梦轻咳两声,他当然知道是这回事,而且,沙拉能硬挺那么久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他也不过是酸了一句,结果这下子更下不来台了。

    凤漪澜也不知声,就是看龙之梦的笑话。

    沙拉自在龙卫一憋就憋了十年,不能见家人,也不能出山门,对龙之梦的火气那是相当之大。沙拉本就不是一个尊卑分明的人,对龙之梦的态度,和对云璟灆、凤漪澜等人是一模一样的,就算是对待街上的乞丐,沙拉也是这个态度,顶多会有远近之分。

    龙之梦也不生气,在沙拉小的时候,他就充分了解了沙拉的脾气,对于沙拉似乎完全没把他当做妖皇,也不像其他人似的把他当神一样供奉这件事,也没有觉得生气,或者觉得自己的地位不被尊重,反倒觉得心情舒畅,和这个小丫头在一起,说话不拘谨,不像在朝堂上,那些文绉绉的大臣,让人反感。

    龙之梦一直不明白,自己大妖族,怎么就和人类似的,在朝堂上还一副文人墨客的模样,明明就一肚子坏水,还做出一副仁人志士的腔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