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喵孽难逃最新章节 > 喵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受伤的是?
    击中肉体的声音和一丝闷哼声,让白蝴蝶再次睁开了眼,在她面前,那个让她记了数年的男人,如磐石一般立在她的前面,挡住了那个妖术。

    她了解她的妖术,如果没有她的妖力做引,无法解除,胡乱以其他妖术消除她的妖术,只能使得她的妖术越发壮大。

    虽看不到男人的前面,可是也可以从滴落在地面上的血迹看出来,这个男人,受了不小的伤。

    血滴并不是一滴一滴的,而是低落一片。

    男人用手捂住伤口,无所谓的擦了下嘴角。

    金帝学院的学员也赶了过来,却来不及阻止,只有一直在这里的云璟灆来得及,眼看着自己化解的妖力融入白蝴蝶的妖术之中,反倒壮大了白蝴蝶的妖术,云璟灆来不及多想,就自行挡了上去。

    沙拉自然看到了云璟灆的行动,心里微沉,松开了白蝴蝶。

    白蝴蝶泪眼婆娑,带着无限的后悔,还有止不住的心疼,却不敢上前去询问云璟灆。

    那一滴滴的血,像滴在了她的心间,那么的痛,那么的清晰。

    她初次感觉到了害怕,再多担心的话语,却不敢说出口,眼睁睁的看着云璟灆,满满的爱语,堵在心口,不敢吐露。

    为什么?

    她想不出。

    她该开心啊不是吗?云璟灆为她当下妖术,情愿自己受伤也不想看到她受伤不是吗?这不是正好可以证明,他放不下自己吗?

    可是为什么心里这么酸涩,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你怎么样?”

    沙拉走过去,拉着云璟灆的裤腿,皱眉询问道。

    白蝴蝶羡慕的看向沙拉,她多想也去这么若无其事的问一句,

    “璟灆哥,你怎么样?伤的重吗?”

    可是,她却移不动步伐。

    “没事,走吧。”

    云璟灆抱起沙拉,扔到肩膀上,看都没看金帝学院的人,直接就要走。

    “等一下!璟灆哥!”

    云璟灆顿了一下,说到,

    “我们自七年前就结束了,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云璟灆不再等白蝴蝶回答,直接带沙拉就走了。

    沙拉看了那个面露惨白的白蝴蝶,哼了一声,不再说嘲讽的话,和云璟灆离开了这一段区域。

    云璟灆带着沙拉又走了甚远,才坠落到树林之中。

    沙拉看到云璟灆的脑门沁满了汗珠,鲜血也染透了他的黑色衣袍,可以看到深红的湿润感。

    沙拉让云璟灆坐在地上,撩起了他的衣服,一条条翻起的血肉,横贯云璟灆的腹部。

    沙拉金色的喵眼缩成了针孔大小,强烈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嗅觉。

    沙拉毫不犹豫的给云璟灆疗伤,用她那灵焰,贴近伤口。

    本以为会有排斥,但灵焰不愧是灵级的火焰,等级高,白蝴蝶的妖术遗留妖力并没有排斥沙拉的灵焰。

    抹消了那抹妖力之后,慢慢的将云璟灆的伤口治愈。

    云璟灆在此过程中并没有哼一声,一直是面色淡然。

    沙拉拍了拍云璟灆和好如初的腹部,说到,

    “很好,治好了,除了失去的血补不回来,伤口还会有点痛,但最起码不流血了。”

    云璟灆恩了一声,就那般大厂四开的坐着,也不理会自己现在穿着多么脏兮兮的衣服。

    沙拉妖力有些透支,如果肆意的释放灵焰,对沙拉妖力的损失还是小的,直接控制灵焰在一个非常低的温度,也不耗费什么妖力,难就难在,对于现在的沙拉来说,将灵焰的温度控制在某一点,还是需要很强的控制力的,而且治愈人体和烤肉可不一样,烤肉烤焦了就焦了,这烤人......

    沙拉可没那么大的心,只好一心一意的,一点都不敢大意。

    所以,比跟别人干了一架还要累,自觉的坐到云璟灆身边,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在云璟灆身上蹭了蹭,找个最舒服的姿势,睡了过去。

    云璟灆低头看看安静下来的沙拉,嘴角居然有了一丝疑似笑容的弧度。

    这个小丫头,总是让人好气又舍不得说她,那双金色的喵眼,亮晶晶的看着你的时候,批评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平日里温温软软的,脾气好的不行,可是一有人欺负到自家人,她就会像变成了另一个人,定要那个伤害自家人的人后悔。

    他知道她虽对他的事好奇,看着他的眼神里都是深沉的探究,可是她却不会问,她一向聪明,知道适可而止,不问过分的问题。

    他不会说,是因为,那一段事没有必要去说。毕竟,那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若不是白蝴蝶一直打扰他,这事也不会被人重新翻起。

    搂了搂怀里的小女孩,云璟灆突然忆起,有一个女孩也是曾经在自己的怀里安心的睡觉,他搂着她,宠溺着她,看着她长大,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到了那一地步。

    他对她无所谓爱情,只是因为家族把他们安排在一起,所以他从小就看着那个软软的小女孩,慢慢的长大,看着她甜甜的喊自己璟灆哥哥,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看着她从小小的女孩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眼睛不再跟随着他,而是转而看向他的哥哥。

    他心里是有些难受的,可这份难受,无关乎爱情,那个小女孩,就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妹妹,而这个女孩,也将陪伴他一生。

    可就是这么一个他难以得到的温情,也被哥哥夺走了。

    他知道,女孩本就是容易改变的,而自己的那个哥哥,是故意夺走他的那份本想一直珍惜的温情。

    他其实是有错的,他看着这一切的发展,任由那个女孩一错再错,最后无法回头,他没有去阻止。

    他也是纵容这一切发生的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看着女孩一步步走入哥哥的甜美囚笼里,那个虚假的囚笼,勾住了女孩十五岁的灵魂。

    他离开了,因为终于有了借口。但他对不起那个女孩,虽是她自己的选择,他却明知道而纵容了她。为了,他个人的目的。所以他是有愧疚的。他虽受了伤,但是心里却舒爽了一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