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列表 > 卷三:后生新贵 第二百章:后会无期

卷三:后生新贵 第二百章:后会无期

作品:意念成魔 作者:凸透神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十年前,他离开临京城的时候孤家寡人;十年后他再来临京城,身边有伴有友。w w w .longtanshuw.c o m

    只不过她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当她终于觉得其实父亲一直都在陪着她的时候,他却这样在自己的眼前死了。

    她望着浔仇,觉得彼此之间真的不是隔着一个人的距离那样简单,其中有太多无形的东西。

    爱真的不仅仅是需要爱就够了。

    她们之间真的不适合。

    当父亲大人倒下去的时候,结束的不仅仅是两家人的冤仇,还有那些幼时执着的情意。

    她们之间,现在需要的不过是一声道别而已。

    她的记忆回到小时候,想到他生病了,自己在那些日夜担心的守在他的病床前,几乎是不眠不休,令他的母亲都感动的落泪。

    那时候的他还是一个标准的二世祖,即便是自己在他病床前熬红了眼睛,他都不会说一句逗她的话。

    他不是不愿意说,而是懒得说。

    她一直记得小时候的那些无法忘怀的日子,其实在很多人眼中并没有那么美好,那时候只是因为她很喜欢他,就算是他做什么都不生气。

    她一直觉得那些生活会烙在她的灵魂里,朝夕相处的日子会永远被她记得,直到现在她还是深信不疑。

    他喜欢看走街串巷的那些货郎卖的闲书,但是他又懒得点,于是与搬了椅子,在树下躺着,让她在一边点给他听。她总是很开心的做这件事情,因为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愿意跟她一起很久一段时间的事情。

    那时候他闭着眼听着,嘴角总是痞痞的翘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她在点书的时候,每每换页时候总会望他几眼,笑望着。

    后来她当了暗夜圣女,每次回到临京城遇到这样的书,都会再买一下,不过她不再点了,只是一个人静静的看,就像是在字里行间,还能看到他的模样。

    但是眼前的人,似乎跟她这些年在字里行间见到的那个人不一样了。

    浔仇望着眼前的人,她悲戚的脸让他心碎,而她那种微笑的面庞,似乎也永远停在了记忆深处,从他十年前离开了临京城之后就再也没有浮现出来。

    那时候,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现在回忆起他不禁还会想,她究竟怎么做到笑得这么舒服,这么美好,比他见过所有笑容都更让人觉得心动。

    但是这一刻,他却是觉得自己正在不断的失去她。

    他不想让她走,更因为舍不得她走。

    他们经历了十年的分别,兜兜转转的十年,不想再经历一遍的十年。

    但是十年之后,似乎他们之间的距离不仅没有缩短,反而比十年前更宽更大,更加的难以逾越。

    他们相爱相杀,然后面临着形同陌路。

    但是她若是真的这样离开,又由谁来证明这些年他坚守与思念的意义,他立下的守护她一声的诺言,又该怎么兑现?

    爱情能够跨越千山万水,但是这一刻却变成了沧海桑田。

    “灵惜,求你不要离开我。”他嘴唇抖动着,缠着声音说道,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

    但是章灵惜却没有说一个字,她只是望着浔仇的脸,从他的眼睛到鼻子,到嘴唇,到耳朵,然后有回到眼睛。

    她无比固执的重复着,就像是眼前的事情对于她具备莫大的影响与意义似的。

    她不再哭了,只是那美丽的眼睛中有这一层泪光闪动,可是这一幕似乎又像是发生在一瞬之间的错觉,再看去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章灵惜将章敬尧的尸体送到自己的空间世界,然后站起来,她望着周围一片残破与空旷,这一战之后,就连公主府也彻底消失了,曾经繁华的临京城彻底在大陆上不见了。

    她轻叹了一声,喃喃道:“这真是个合景情的地方啊。”

    浔仇眉头颤抖了一下,感觉要发生什么似乎,身体都绷紧,似乎随时都能扑上去一样。

    她身前有了一层紫色光芒,这紫色光芒变成一把长枪,这长枪尖细而美丽,看上去没有一般兵器那样霸气,但是其中泛着的气息却是强大无比。

    南宫盈盈认识这把枪。

    神枪惊夜。

    只不过比起那一晚,这一刻被章灵惜握在手上,这把枪真正的绽放出了光芒,淡淡的紫色光芒在枪身上流转着,就像是紫色水流一样。

    章灵惜秀眉一挑,俏脸上都是泛起了一丝冷色,然后将长枪举起,指向浔仇的胸膛。

    她一脸淡漠,就像是望着一个陌生人,她目光环视周围的空旷荒凉,然后再望向浔仇。

    何馥婉望着这一幕,想要冲过去,但她的两脚却像是黏在地上,她以前或许会以为不管什么人拿着剑刺向浔仇,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这时候她却没有做到。

    浔仇感觉到那紫色长枪上的能量凶悍无比,就像是远古猛兽,如果真的这样刺中,就算是他仙修的修为,怕也会重伤。

    世人都说哀莫大于心死,但这一刻浔仇却是觉得章灵惜做了一件让他有些开心的事情。

    他害怕她直接离开,就算是这样刺他一枪也远比前者更让他觉得好受。

    “我下手没有分寸,但还是希望这一下子别太疼。”她喃喃道。

    浔仇闭上眼睛,他不是怕死怕疼,而是不敢看她那明明伤心,却是如死水一般的眼睛,他只希望这一枪足够的狠,足够的深,能让她把心中的狠与压抑都发泄出来。

    他希望过去的事情真的能一笔勾消,然后他会把她无时无刻的圈在自己身边,每天望着她,爱着她,让她会忘记这些伤心的事情,然后重新开始。

    浔仇这样子不断的告诉自己,然后就有噗嗤的一声响,温热的血迹溅在了他的脸上。

    安静的世界中,随着这噗嗤的一声响,如晴天霹雳一般将周围的这份寂静破开了。

    浔仇睁开眼睛,就像是慢镜头一样,这一刻,他分明看见那本来应该刺激他胸膛的长枪穿在了章灵惜的胸膛上,而她的身体则像是一个一下子被切断了线的木偶一样缓缓的倒了下去。

    凄艳的血花从她的胸膛喷出来,溅在了他的身体上,脸上。

    浔仇嘶吼一声,伸手朝着她抓去。

    何馥婉也飞了过来,伸手朝着她抓去。

    两人的手掌在半空相遇,然后碰在一起,她的身体则是先了一步摔在了地上。

    鲜血从胸前的伤口中不断的流而来,这些血液一流出来就被龟裂的土地吸了下去,积土都被染成一种妖异的紫红。

    “你……你做什么!”浔仇拉起章灵惜,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朝着她吼道,眼泪打在她精致的脸颊上,不住的向下流着。

    他感觉得到,她在这一瞬间神魂都受了重伤。

    “我们章家欠你们……欠你们的……算是还了。”虽然这一枪不至于丧命,但也不过是凭借神魂吊着,这时候章灵惜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何馥婉无助的哭着摇了摇头,晶莹的泪水洒了一地。

    她抬起手来,抚摸着浔仇的脸颊,脸上浮现出一抹凄艳的笑容。

    “其实我……我一直都不了解你,我了解的那个……二世祖早在十年前就把我……把我丢了。”

    “到现在我才真正……真正知道……我或许这十年一直爱着的,都是那个幻想中的人……”

    她把带着血迹的手掌从浔仇脸上拿下来,然后她的目光朝着天空望过去,呆呆的喃喃道。

    “浔秋,你在哪……我的心好疼……你在哪啊……你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啊……浔秋……”她靠着浔仇的肩膀,口中呼喊着他之前的名字,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割伤了俏美的脸颊。

    浔仇哽咽着,呜呜的哭了起来,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抱着她,这时候却觉得他已经抓不住她了,他的心完好无损,但却有了一个可怕的洞,甚至他能感受到刺骨的寒风从在那洞中呼啸而过的痛苦。

    然后她挣扎着从他怀中挣脱出来,不远处的公良玉哭着跑过来扶住她。

    浔仇抓住她的胳膊,就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样。

    章灵惜将他的手慢慢的推开,然后又一把抓住他的袖口,想要对他说些什么,可是她这样一张嘴,一口血呛了出来。

    然后她又咳了两声,终于能又说话了。

    “以后不要再见了,算我求你了……求你了。”

    浔仇抓着她胳膊的手像是一下子被抽光了力气,无力的垂了下来。她说不要再见,她说她求他了。

    浔仇怔了半晌,然后竟然放声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几乎能冲到九霄,悲痛的声音中,带着惊心动魄一般的力量。

    他跪坐在了地上,一旁的何馥婉蹲下来,抱着膝盖嘤嘤的哭起来。

    她没有再扭头望两人一眼,只是转过身的时候,眼角的泪水更加汹涌起来。

    “回家…回家……我要回家。”章灵惜在公良玉耳边不住的说着。

    她们没有飞行,而是公良玉搀扶着章灵惜缓缓的走着向前,她们走出了所有人的视线,走出了临京城。

    在秋天的尾巴。

    在一座倒塌的城。

    结束了一段爱恨情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