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列表 > 卷三:后生新贵 第一百八十三章:送她回暗夜教

卷三:后生新贵 第一百八十三章:送她回暗夜教

作品:意念成魔 作者:凸透神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公主府修建的雅致,这些年来只要从仙府中回来,章灵惜都一直住在这个地方,因为这里给人一种心的安静,不像是那片宏伟的皇宫,每一次看到的时候,总会让她想起那时候的流血事件。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章敬尧两天前到了临京城,然后就住到了这片宅子里,在很多人眼中她与他之间的关系很诡异,因为这些年她极少进宫,特别是最近五年,几乎没有与章敬尧见过面。

    但是世人不知道,皇宫中那的章敬尧并非真人,而她知道。

    她也明白这一次是章敬尧真的来了,他为什么要回来,是做了好了结这一切的打算了么?

    她坐在亭子里,想了一些事情,这些年她已经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子,每每一个人沉思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凄伤而委屈,也不再会轻易的落泪。

    人终归是要变的。

    她对于他了解似乎都是十多年前的时候。这些年,彼此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也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她不是看不起他,但是打心底里明白,如果是十多年前没有发生那场叛变,她或许现在已经嫁给了浔仇,然后安安静静的做着卫国公的儿媳妇,而浔仇是不是还是像小时候那样玩世不恭?或者是变得更凶更过分,然后她一个人守在家里,成为京城所有人的笑柄。

    她是暗夜圣女,不管修为还是心性都足够强大,唯独面对浔仇的时候变得不像她自己,而她扪心自问,自己一直爱的那个人,究竟是从前那个玩世不恭的二世祖,还是现在这个被很多优秀女子倾心的青年人。

    她敢肯定,如果没有十多年前的那场叛乱,何馥婉依旧是帝国公主,那她与浔仇是绝对会可能的,不是因为他与自己有婚约,而是因为何馥婉根本不会看上浔仇。

    这些年来,她听过很多关于何馥婉的事情,她知道她现在已经很厉害,不过最让她觉得世事无常的就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她让玄女宫出面,在新秀战中拉他进入玄女宫修炼,而他因为幽云谷她受伤而暴走,直接杀了魂尊无垢。

    这在很多人眼中是非常浪漫的情事,但在她看来,总觉得有些诡异。

    她错过了他最近的十年,只有儿时彼此之间的记忆,她在想起何馥婉与他的事情的时候,总是或多或少的以儿时两人的特点去思考。

    得出的结论就是怎么可能,然后就有了这种怪异的感觉。

    你能肯定一个姑娘会跟一个自己深恶痛绝,甚至想着能亲手杀了对方的讨厌男人在一起?

    还有那南宫盈盈,之前在异空间中与六道联盟的白仙强者战斗,若不是自己出手钉住了对方一段时间,那场战斗胜负难料。

    修为上差这么多,居然敢去冒险,浔仇就真的有那么好?

    她真是想不明白,甚至没有意识到心里面一种小小的不爽。

    最让她困惑不解的是浔仇怎么会变化这么大,儿时玩世不恭,现在却是勤奋上进;儿时暴躁狠心,现在却是沉稳镇定;儿时贪图享受,现在却是认真修炼。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难道说错了?而且还是错了这么多。

    他在变化,她也在变化,他是大变化,她是小变化。

    她渐渐的开始审视自己这些年,似乎真的是为另外一个人活着的。

    或许真的是自己太傻了。

    她发觉自己就是靠着儿时的那些事情支撑着,然后不顾一切的念着他,什么都不管不顾,但是现在她长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单纯,就像是一个喜欢糖果的小孩子,得不到就会发疯的哭上一段时间,除了糖果之外什么都充耳不闻了。

    为了这个糖果,她已经置气十年了,这够长了。

    她不是觉得自己不爱他,而是觉得他与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并不完全一样,而且是越来越不同,就像是那个人其实早就在十年前死了,活着的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她把自己对过去的爱,加在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身上。

    一直以来,她都不敢深入的去思索儿时的事情,现在她已经二十三岁,修为高绝,成熟稳重,她小时候就性情温和,善于察言观色,最近几年她渐渐开始冷静下来,开始去思考小时候忽略掉的事情。

    她发现父亲与浔仇有一个地方非常相同,他们的变化似乎都是一瞬间,他在母亲自尽之后立马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而浔仇则是在父亲叛变那天一下子摘掉了二世祖的帽子,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而且当初父母感情很好,为什么母亲会突然自尽?

    于是她开始寻找答案,特别是这一次回到临京城之后,因为她有一种感觉就是,若是这一次再得不到答案的话,她将永远都不会知道其中的真相。

    她找到了前朝宫内的侍女太监,听他们讲何氏先皇做着龙位,浔长风与父亲一文一武统领朝臣,将开平帝国推向新高峰的岁月,那时候父亲常与浔长风一起饮酒聊天。

    那时候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不像是装出来的,要不也不会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定下婚约。

    她从前会觉得那是父亲以她为筹码进行谋划,现在却觉得这个理由太过牵强。

    叛乱之后,何氏先皇的脑袋被挂在皇宫城墙上,足足示众三天,那时候京城人人自危,都是被章敬尧的狠辣吓住了,但是在这十多年的当政期间,这种人头挂在皇宫前的景象再也没有出现,甚至很多人都忘记了章敬尧的血腥手段。

    她现在越来越觉得,当初父亲的举动更像是一种复仇。

    她把所有搜集来的信息连在一起,觉得事情表面之后必然存在着其他的联系。

    下午的阳光有些昏黄,光线照在小湖面上,然后回映在她的脸上,线条变得愈发柔和起来,夕阳之下,她的容颜没有更清晰,但却展现出别样的美丽,美丽里隐隐带着某种神圣意味。

    她站在亭子里,望着夕阳,黑发如丝轻飘着,拂过她精致的侧脸,美不胜收。

    章敬尧远远的望着这一幕,不由得想起三十年前自己在镜湖边上见到的那个姑娘。

    她与她娘一样,眉眼清稚,性情温和,只是更加气度不凡,身上带着一种成熟与淡定。她现在修为已经很强大了,这样站在那里,微风轻吹,气势如同一位宗师。

    有这样一个女儿,还是很令人开心的。

    他吩咐下去,准备一桌家宴,两个人,简单就好。

    章灵惜注意到了章敬尧,也注意到了那个匆忙离开的侍女,之前皇宫被抹除的时候,有些下人躲过了一劫,现在居然并没有完全作鸟兽散,倒是让她讶异。

    她大致猜得到后面要发生什么,然后安静的等待着。

    到了晚上,西厅变得很安静,厅内厅外,只有风声与下人们刻意保持轻微的脚步声。

    章灵惜坐在桌旁,看着眼前精致而色香俱全的菜肴,不知该说些什么。因为上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过去了太久,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章敬尧坐在上首,一个侍女在一旁敛声静气地等待着,然后菜上齐了,章敬尧挥手让人下人离开。

    桌子上放了三副碗筷,这让章灵惜眉间挑了挑。

    她心中有些好奇,但没有开口问出来。

    然后章敬尧便开始于她谈话,向她询问了一些这些年在仙府中发生的事情,还有她现在的身体情况。

    章灵惜不咸不淡的应着,很长时间不交流,章敬尧这么问起她的生活,让她觉得有些不自在,她只能通过吃饭转移一些注意力。不过还好,饭菜做的不错,很合她胃口。

    章敬尧端起酒杯,看着章灵惜说道:“我不得不承认,从始至终,我都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章灵惜沉默不语,心中甚至有了一丝冷意,脸庞上也浮现出一抹冷色。

    现在打亲情牌,难道是知道后面情况危急,等着自己出手吗?

    章灵惜漠然说道:“你完全可以离开这里,找个地方安静的生活,他到了这里找不到你,应该不会为难我的,还是说你到现在也放不下荣华富贵,不愿意离开。”

    章敬尧没有说话,他从座位上站起身,从怀里取出一个老旧的包着牛皮的本子,然后搁到章灵惜身边的桌子上。

    章灵惜神情骤变,看着那磨破了边角的牛皮笔记,她的手臂都僵硬了。

    这次是真的僵硬了。

    章敬尧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她居然不能动了。

    她那瀑布般的黑色头发里别着一支精致美丽的珠花。

    “有些事情,一定要自己想清楚,用心去决定。”

    “你什么意思?”章灵惜望着章敬尧,虽然他现在气势依旧很强,但有了一种回光返照,向死而生的感觉。

    章敬尧没有理会她,而是径直推开了西厅的门,门外一个俏美的身影等候多时。

    章敬尧淡淡的道:“送她回暗夜教。”

    然后章敬尧看到那厅前的女子抬起头,露出一张她熟悉的脸。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