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列表 > 卷三:后生新贵 第一百六十七章:皇宫内的傀儡

卷三:后生新贵 第一百六十七章:皇宫内的傀儡

作品:意念成魔 作者:凸透神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刚入初秋,皇宫中的海棠花还没有盛开,宫内的侍卫们都知道皇帝陛下最爱海棠花,每年当这些海棠盛开的时候,都会像是火焰一样,令整个皇城都美不胜收。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章敬尧最爱海棠,但是他却并不喜欢这种花,因为在他看来那些火红色的花朵就像是一片血海,给他一种血腥感觉,令人烦躁,尽管他的手上也沾满血腥。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他就是章敬尧,章敬尧就是他,但归根结底而言,他不过是一个披着章敬尧的皮,在这里发号施令的傀儡。

    “实话告诉你吧,盟主已经打算放弃章敬尧了,所以你若是配合的话,盟主另有重用,否则的话,你知道自己的结果。”御书房之内,肖智望着眼前的人影,说了一半之后冷哼了一声,有些事情并不一定要全部说完,有时候说一半的效果反而会更好。

    长着与章敬尧同样脸的人望着对方,没有吃惊没有恐惧,只是道:“不知肖盟主需要我做些什么?”

    肖智望着眼前人,淡漠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欣赏,他从怀中拿出一个血色的玉葫芦,轻轻的递到对方手里,道:“找机会把这玉葫芦刺入章灵惜的后心上,你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这玉葫芦瘦长形状,葫芦口有些削尖,闪烁着凛然寒光,暗红的色彩,像是其中蕴藏着恶魔的血液。这人听到肖智的话,之前听到那惊人的消息之后都淡然的脸,这一刻也是有了一丝变化。

    他的手掌僵硬在那里,竟然不敢再去接。

    肖智脸上浮现出一抹冷冽之色,带着些许嘲讽韵味道:“怎么,现在就后悔了?”

    “不是说要杀浔仇吗?怎么会是……”他的嘴唇都有些干涩,看上去没有多少生气,显得有些假。

    他的脸皱起来,皮肤上的皱纹似乎也在这一刻有了些手工处理之后留下的痕迹。

    “六道联盟中只有两种人活着,一种是没有问题的人,另一种是有问题但是不会问只会去执行的人,至于其他的,都已经死了,或者马上就要死了。”

    他望着眼前这个在六道联盟中极具权势的护法大人,护法的身份与超强的修为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庄严感,反而那倒悬着的三角眉,略微塌陷的鼻子与薄薄的唇,看上去让人觉得无比厌憎。

    “不要再不会有可能的事情上浪费时间,难得盟主看重你,在关键的时候做出你最该做的选择,那样最起码你还能得要一些起码的东西,比如实力,还有性命。”

    “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考虑。”

    肖智的脸上挂着笑,但这种笑比狰狞还让人觉得难看。他说完之后推开御书房的门,在月光的照耀之下,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仿佛不是活人,笑容也诡异可怕。

    肖智消失在夜色中,留下这个带着假面具的人坐在御书房中,看着那暗红色的葫芦陷入呆滞状态。

    他想起之前肖智说的话,再思索着这四年多他在这里以章敬尧的身份做着开平帝国的皇帝,之前的很多事情似乎都变得有些恍惚起来。

    他这时候才真正想明白他不是真正的章敬尧,而真正的章敬尧已经开始被肖无极放弃,那么以肖无极的做事风格,自然明白他心中的想法,又为何偏偏让他去做这件事情?

    难道肖无极不担心自己不仅不会按照他说的做,而是把这一切都捅出去?

    还有就是他们为什么要把目光对准章灵惜?

    他苦苦思索难以得到理解,但是他的脑海中没来由的亮了一下,他想到之前肖智倒背着双手走出去,脸上满是得意与嘲讽的笑容,眼眸深处更是有着一种掌控一切的味道。

    那种胜券在握的感觉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实力弱,难以违逆六道联盟的意思,而是还包括着其他的东西。

    他想到肖智手上握着的那个玉牌,然后他便是腾的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他的身体在颤抖,眼中燃气两团怒火,但是他的脚却是不敢再迈一步。

    肖智虽然消失了,但他知道对方就在这座皇宫之内,而肖智也分明知道,当他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也只能僵在这里,不敢去找他说一个不字。

    而且他也会真正按照联盟要求的去做。

    肖智很聪明,是六道联盟的智囊,这些年为六道联盟出了出谋划策,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肖智知道章敬尧不可能对于联盟忠心耿耿,而且当年事情的真实情况若是被章敬尧发现,更是会彻底的撕破脸皮。

    只不过就算是他撕破脸皮也没有关系了,联盟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防备章敬尧,御书房中的这个章敬尧虽然还是个傀儡,但却不是章敬尧以为的那个人。

    最成功的谋划就是让对方的心腹成为自己的人,这一步棋往往能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让对方成为自己的人有很多方式,但是在肖智看来最有用的一种方式就是把对方最关心的人捏在自己的手里。

    简而言之威胁!

    这一招狠下做,但是这些年来肖智已经不记得自己做过多少下作的事情;这一招显得很低级,但是不管低级不低级,只要是能发挥作用就行了。

    这也是肖智这些年来能在六道联盟举足轻重的重要原因,他心狠,所以有很多手段来达成自己的最终目的。

    房间里的章敬尧取下改在脸上的面具,年轻的面庞显现出来。

    他拿起桌边的铜镜,虽然世俗界的帝国不能与仙府相比,但是这些物质条件却是充裕,这铜镜打磨的极亮,更清晰的照应出他的脸。

    这种清晰甚至能照应出他的眉宇的凌厉以及眼中的血红,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因为在那里他仿佛看到了这些年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

    有些事情在曾经的他看来全无意义,现在却像是一根刺,让他开始怀疑自己走上修炼一途,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道就是算计与杀人?

    他的眼睛依旧很有神,但是眼眸深处就像是浸染了一丝脏东西,这脏东西是不是的冒出来;他的脸依旧棱角分明,只是皮肤之下有时候会散发出一丝淡淡的灰,然后就很快消失。

    不管他怎么做,那东西也开始影响到他,而且是越来越厉害。

    自从五年前新秀战结束之后,他一直以章敬尧的身份停留在临京城之中,这五年时间中,她来过皇宫几次,不过大多时候就算是她在临京城也是一个人待在公主府。

    或走或留,从来不与他说,他才知道她与章敬尧之间究竟隔着怎么样的千沟万壑。

    他甚至开始有些心疼,他曾经疯狂过,执着过,为了追求高强的实力而不惜铤而走险,不择手段,但是这几年来的生活让他的心境有了些许变化。

    或许他错了,曾经为了追求什么而付出,结果让自己离起初的念想越来越远。

    他想起章敬尧,在很多人眼中章敬尧是一个真正的恶人,残酷疯癫,醉心于杀戮,但可悲的是,在肖智或者其他一些人看来,章敬尧不过是一枚棋子,而他曾经是章敬尧的棋子,现在有人要他的打算。

    棋子就是他的命运,从这里到那里,主人不同但是大同小异,只要到了他彻底没有价值的时候,停在谁的手中就由谁捏碎好了。

    都说强者以天下为棋盘,以众生的生命为棋子,六道联盟的盟主肖无极还有他的这些左膀右臂打着为苍生之念的大旗,对于感情、亲情、人心这些都作为利用的筹码。

    但是他能做什么?在那些人看来,他现在简直就是弱爆了,所谓的欣赏,或许也不过是能在眼下的事情帮助他们罢了。

    他将暗红色葫芦收起来,然后打开御书房的门,将周围的所有侍卫全部遣走。

    “看来你已经做出了明智的决定。”御书房的门关上的时候,肖智已经出现在房间内,他坐在龙椅上,看着站在一边安静等待着的人微笑道。

    不知道他们身份,仅仅是看到这两张脸的人一定会觉得这一幕有些怪异。

    “护法,我该怎么做?”

    “你是她父皇?居然问我该怎么做?”

    肖智觉得有些好笑,冷笑着道。

    一旁的人看着肖智脸上的笑,并不会觉得轻松,而是脸色更加苍白,肖智穿着一身黑袍子,连着一副的黑帽子戴在头上,灯光似乎都照不到他的脸,令他的脸格外惨淡。

    肖智看着一边身体紧绷的,敛了笑容,随后平静说道:“她不来你就去,在浔仇到临京城之前做成此事。”

    肖智看着桌上放着的瓷杯,这是向皇宫特供的名贵茶叶,之前是宫内的侍女倒给他们皇帝的,而她们的陛下在见到了自己之后,显然没有心思再喝这杯茶。

    兴许是因为时间过得久了一些,杯中茶的颜色深了一些。

    肖智看着茶杯里微漾的茶色,脸上流露出一抹志得意满的笑,他看这杯茶看了好久,好像能看穿眼前的这杯子一样。

    “天亮之前让我看到你的成果。”肖智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觉得一股超出于茶水本来味道的甘甜顺着他的喉咙流入他心中。

    世人都想做皇帝,若是抛开修炼以及对于上层境界与长生不老的追求,皇帝倒是很舒服。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