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十一章:剩者为王

正文 第五十一章:剩者为王

作品:意念成魔 作者:凸透神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行剑盟的碑林外有迷雾,内有阵法,纵然是剑盟弟子,极大多数也未曾见过其真容。

    浔仇将十八手刀诀全部记牢,心中亦是惊愕不已。饶是以他现在的学识与记忆,不过是刚刚能将这些晦涩的口诀文字复制在脑海中而已。

    十八手刀诀,就像是十八种武学一样,内容极为繁杂,浔仇在心中过了一遍之后更是佩服那创造这套刀诀的前辈的强大,那个人一定研究了大陆上的无数刀法,然后经过多年的苦修,才能创造这样的一部武学。

    渐渐的,浔仇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刀法的修炼之中,外面发生的一切都被他抛诸脑后。》>小说/>

    周千落看着正身坐在断碑之前的浔仇,她望向那向前延伸似乎无穷无尽的碑林,随后收回目光,落在浔仇身上,沉默不语。

    自从进入碑林之后,她的神情就极为警惕,一直到她确认周围没有不善的气息之后才盘腿坐下,在距离浔仇五尺距离的地方,既不过于亲昵,又并不疏离。

    碑林虽然不是什么人都会注意到的,周千落亦是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但她确信,那个人一定在看着这一边发生的一切。

    或许在许多五行剑盟的弟子眼中,她与浔仇之间有不为人知的暧昧,这成为了他们之间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这都不重要,因为周千落最关注的是高层对于她们之间的看法。

    木炎子虽然在剑盟中贵为副盟主,但是周千落清楚的知道,在这个仙府之中,盟主是唯一的当家人,若是之前在五行云台上的事情是发生在其他仙府,或许已经表明这个势力注定与浔仇为敌,但是盟主的行事风格与其他人不一样。

    这个人考虑的多,说得好听一些是高瞻远瞩,不好听则是瞻前顾后,在这个人眼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会有永远的利用价值。

    周千落需要高层给她一个答案,而这个问题她不方便直接问,所以眼下的这个方式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她把浔仇带到碑林中,而且帮助他打开无拒石碑从中学到那绝世刀法,这显然已经与剑盟的规定相违背,而盟主是否兴师问罪,也就是他对待这件事的态度。

    她带浔仇来碑林有些冒险,但却是她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她逼着盟主做决定的或许有些出格,但却是能为以后减少许多麻烦。在眼下这个风起云涌的局势中,越早一些分清敌我,越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现在看来,盟主的态度还算是不错。

    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是最好的事情。

    确定了周围没有什么异常之后,周千落沉心静气,开始投入到无拒刀法的修炼之中。

    无拒刀法的修炼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她自从五年前第一次接触这套刀诀之后,便一直没有放松过,现在已经掌握了前面十二刀的用法。

    碑林中偶尔有山风吹起,迷雾中点点光斑飘动着,落在石碑前的两人身上。

    碑前两人纹丝不动,如同雕塑一般。

    霍方站在五行殿最上层的栏杆上,看着远处无尽碑林,在别人眼中那里只是一片云山气海,但他的眼睛却能穿透迷雾,把其中一切都尽收眼底。

    一个穿着黑衫衣,抱剑胸前的青年人站在霍方身边,青年人冷傲的望着前方碑林,脸上神情颇为不悦,说道:“我为什么不能去碑林中悟道?无拒刀法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传给我?”

    这些年,他听从身边人的命令,一直隐藏修为,混在剑盟后辈中间,不显山不露水,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修炼,即便是在那些师长眼中,他都是一个修为平平,整日里默默无闻的青年人,但真的要做到这些,对于心境是一种不小的磨练,换句话说,也是一种天大的折磨。

    “因为你不如她。”霍方毫不客气的说到。

    “哼,不过是一点而已。”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那他为什么能进去,他可不是我们剑盟的人,这样难道不是坏了规矩吗!”黑衫青年转过身来问道。

    “他不同,他是一个变数,是一个可以让人不去考虑规矩的人。”霍方转身看着眼前的青年人,神情严肃的说道:“这些你若真正懂了,便是真正变得强大了。”

    “你的那一套御人之术,我不懂,也不没有兴趣去弄懂。”黑衫青年不服气的冷哼了一声。

    “所以周千落能成为剑盟的符号,而你却不行。”

    “那是因为她血脉优势,所以修为稍胜我一些,而且这所谓的一些,估计很快就要忽略不计。”

    霍方摇了摇头,“她不仅修为高于你,而且她懂得如何去取舍。我之前一直都希望能促成她与你之间的姻缘,现在看来真的不太可能。”

    “我喜欢的人不是她,你应该清楚才对。”

    “所以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强迫过你。”

    “可我还是不明白你对一个外人的前后态度会差这么多。”黑衫青年之前目睹了五行云台上的一战,自然明白纵然是木炎子出面,这背后的主意也一定是眼前人拿的,但现在他见到周千落带浔仇前往碑林,而且解开无拒断碑学习刀法,却是没有表现丝毫的反对,实在是令他难以理解。

    霍方看着那碑前与浔仇并排修炼的周千落,半响没有说话,一直好一会才轻轻说道:“我方才说周千落比你更懂得取舍的原因就在这里,她自然明白我会知道她带着浔仇进入碑林,所以她那么做是在探我的态度。”

    “难不成你不同意,她还可能离开五行剑盟不成?”

    “不是可能,是一定。剑盟现在能提供给她条件其实并不多了,作为一个半仙修为的强者,她要是想走,咱们剑盟纵然能拦住她,想必也颇费心力,她带着浔仇去碑林,并替他解开无拒石碑,探知了我的态度之后,也成功的表明了她的态度。”

    黑衣青年冷笑一声,道:“盟主还要看一个后辈的脸色,也真是有意思。”

    霍方摇了摇头,道:“我只不过是不想重复斗师会与六道联盟的悲剧而已,当时黄袍赫连与斗师会撕破脸皮,药王与六道联盟分道扬镳的时候,他们两个的修为还远远不如眼前的两个,便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前车之鉴,我必须考虑。”

    “所以说与其站在两个潜力无穷的半仙后辈的对面,我不如拉拢一个,然后结识另外一个。”

    黑衫青年皱了皱眉,道:“结识另外一个?这个想法有些简单了吧?”

    “不刀兵相向,就是最低程度的结识,我相信这一点上我还是做得到的。”

    “但我还是不认为一个被你险些杀死的人,会相信你。”

    “作为一个上位者,生存与发展必须都得考虑到的事情,我之前答应肖无极的条件,那是因为是为了发展,而现在对于周千落的纵容,是为了生存。”

    黑衫青年不以为然的嗤笑一声,道:“你总是太过于瞻前顾后,殊不知世上的事情哪有万全,真是迂腐不堪!”

    霍方眼中泛起一丝冷气,看着那不服气的青年,随后又收起来怒火,有些无奈的道:“我是盟主,是父亲,而你是弟子是儿子,不管从哪个立场出发,现在的你都没有批评我的资格!”

    黑衫青年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但还是不服气的小声哼道:“若是换做肖无极或者秦钟,他们一定不会这么做。”

    “这恰恰就是我与他们不同的地方。”霍方说起这话的事情很平淡,平淡到其中带着一种不容置疑,坚定无比的力量。

    在这几个人中,他修为是最弱的一个,但是他却从未因此而觉得挫败,因为他明白自己没有绝对凌驾于一切的实力,而只要没有这一点,那么谁能活到最后,或者说更好的活到最后,就不仅仅是看个人的实力了。

    或许在一些人眼中,甚至自己儿子眼中,他都是一个过于瞻前顾后的人,缺少了上位者那样当机立断的谋略,但他还是认为就因为这一点才让他一直走到了今天。

    霍方想起他年轻的时候,那也是一个群星璀璨,能人辈出的时代,在那个年代中他虽然算得上是优秀,却并不能称得上是顶尖,而那个时候名扬天下的人,有的已经飞升上三天,有的现在还在名扬天下,有的却已经陨落,渐渐消失在所有人的记忆之中。

    这或许也就是所谓的剩者为王,如果自己真的不能时刻处于弄潮的位置,那就努力让自己在剧变的大潮中剩下来。

    就像是现在的他,五行剑盟的盟主,这样的剩下来也确实很不错。

    所以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即便是这个朋友生疏到紧紧是不能与敌人画上等号。因为他先要不择手段的保证自己能万无一失的剩下来,然后在保证自己能不择手段的去发展。

    把眼光全集中在后者上的,往往连前者也溜掉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