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圣塔修炼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圣塔修炼

作品:意念成魔 作者:凸透神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啧啧,这逸侠浔长风之子的名头,还真是有着几分含金量啊。”

    “是啊,这浔仇居然能够战胜七重凝魂境的修炼者,看来之前第一百个出场,八成是藏拙了呢。”

    “看来这小子今年一定能有极佳的表现,十日之后等着看吧。”

    “不过这浔仇虽然战胜了七重凝魂境的张罗,但是张罗在开平帝国也不过是排名第六而已,若是碰上前五位,也够他受得了。”

    “没办法,谁让开平帝国的弟子们都那么变态,忍忍吧!不过现在圣塔修炼提前了,若是这浔仇能在圣塔修炼中取得进步,保不准真的有抗衡陆无光与商玉华他们的实力。”

    “抗衡陆无光与商玉华?难啊。”

    一片片的窃窃私语声,在平台之上传开,那些参赛修炼者再度望向浔仇的目光,已是再没有了诸多玩味,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之色。

    昨天浔仇对一百个出线,可以说是踩着线出头的,很多修炼者以为他徒有虚名,这开平帝国排行第六的张罗便是其中之一,今天他在街头主动挑衅,没想到他这个第三十一位出场的弟子,居然被浔仇这种踩着线靠运气的货色打败。

    此时,那张罗面色在阴晴不定的变化了一下后,终于还是颓然的叹了一口气,浔仇展现出来的修为虽然只是六重凝魂境,但配合着同样强大的精神力,足以和七重修为的强者媲美,而且更让得张罗心悸的还是浔仇那强悍的**力量,先前一拳,他明白,如果浔仇是心存杀意的话,即便他有金身护体,想来也绝对不会只是表面狼狈。

    而且他觉得浔仇真正的修为应该没有六重这么简单,他相信对方八成是隐藏了实力,但他却是找不到确切的证据。

    “浔仇,这一次我输了,我无话可说,但我还是告诉你,新秀战再遇到开平的修炼者,你有的苦头吃。”张罗冲着浔仇一抱拳,面色阴狠的道,而后扭头便走。

    “我等着。”

    浔仇象征的拱手,这张罗先前与他的交战中并没有展现出多少杀机,而像是探听他的功法修为。

    林梦寒等人见到张罗服软,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浔仇今日这番动手,也算是立威成功了。

    “呵呵,倒是挺热闹的啊……”

    而就在林梦寒等人松口气时,天空上也是传来一道笑声,而后两道身影便是出现在了平台之上,笑眯眯的望着众人。

    “见过两位尊长!”

    两道身影一出现,平台之上,所有的参赛弟子顿时面现恭敬之色,齐声道。

    劫相大师与青袍道长笑眯眯的摆了摆手,看了浔仇一眼,后者戏谑的道:“你这小家伙也真是够能惹事啊,明天我们便开始进行圣塔修炼,大家做好准备。”

    众多弟子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按照以往的惯例,圣塔修炼都是在排名战之后进行,但这次居然提升到现在,的确是有些不小的影响。

    “浔仇,你说他们为什么把圣塔修炼提升啊。”林梦寒在浔仇身边说道。

    “我想他们是让比赛更精彩吧。”浔仇淡淡的说道,而后转过身,留下一句淡淡的言语。

    “梦寒,回去好好准备,圣塔修炼是个好机会。”

    第二日,因为圣塔刚好坐落在开平帝国,所以众多弟子便聚集在圣塔之前,而今天负责的还是劫相大师。

    “好了,众弟子既然已经到了,那便开始圣塔修炼吧。”

    对于劫相大师那一脸的笑容,浔仇点了点头,他见识过这个大师,的确是有厉害长辈的样子。

    “弟子见过尊长!”

    众弟子们不敢不敬,借助着精神力的敏感,浔仇能够从这位老者身体之中,感觉到那股磅礴浩瀚的能量波动。

    那种波动,犹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测。

    “这位劫相大师,实力恐怕都是达到了飞升境顶峰的地步。”浔仇心中暗自咂舌,暗道。

    “呵呵,开始圣塔修炼吧吧,小家伙们,一般说来,在圣塔中支撑得时间越久好处便越大,而至于你们能达到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劫相大师微微一笑,收回大手,然后看向身边的老道长,而后两人身形一动,直接是掠出平台,冲进了那高松的圣塔之中。

    “浔仇,入塔!”

    听得劫相大师的低喝声,浔仇也是收敛了一下情绪,微微点头,脚尖一点平台,身形便是掠出,直接是在那众多羡慕的目光之中,冲进了圣塔之内。

    圣塔之中能量澎湃,雄浑无比的凝魂之气凝聚成涛浪,在其中翻滚不休,那般声势,比起那些真实的河流,不知道凶悍多少依。

    劫相大师与老道长,悬浮在圣塔上方,浓郁的魂之气狠狠的扑打在他们身体上,却是连衣衫都是未能掀动,那一幕,倒是看得正在运转能量抵御着魂之气冲击的浔仇暗感羡慕,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啊,双方根本不是一个等级上的。

    “也不知道浔仇这次能坚持几天时间。”

    “嗯,这里的魂之气极端狂暴,一旦入体,必会冲裂经脉,更不甚者还有着生命危险”

    “啧啧,这逸侠浔长风之子的名头,还真是有着几分含金量啊。”

    “是啊,这浔仇居然能够战胜七重凝魂境的修炼者,看来之前第一百个出场,八成是藏拙了呢。”

    “看来这小子今年一定能有极佳的表现,十日之后等着看吧。”

    “不过这浔仇虽然战胜了七重凝魂境的张罗,但是张罗在开平帝国也不过是排名第六而已,若是碰上前五位,也够他受得了。”

    “没办法,谁让开平帝国的弟子们都那么变态,忍忍吧!不过现在圣塔修炼提前了,若是这浔仇能在圣塔修炼中取得进步,保不准真的有抗衡陆无光与商玉华他们的实力。”

    “抗衡陆无光与商玉华?难啊。”

    一片片的窃窃私语声,在平台之上传开,那些参赛修炼者再度望向浔仇的目光,已是再没有了诸多玩味,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之色。

    昨天浔仇对一百个出线,可以说是踩着线出头的,很多修炼者以为他徒有虚名,这开平帝国排行第六的张罗便是其中之一,今天他在街头主动挑衅,没想到他这个第三十一位出场的弟子,居然被浔仇这种踩着线靠运气的货色打败。

    此时,那张罗面色在阴晴不定的变化了一下后,终于还是颓然的叹了一口气,浔仇展现出来的修为虽然只是六重凝魂境,但配合着同样强大的精神力,足以和七重修为的强者媲美,而且更让得张罗心悸的还是浔仇那强悍的**力量,先前一拳,他明白,如果浔仇是心存杀意的话,即便他有金身护体,想来也绝对不会只是表面狼狈。

    而且他觉得浔仇真正的修为应该没有六重这么简单,他相信对方八成是隐藏了实力,但他却是找不到确切的证据。

    “浔仇,这一次我输了,我无话可说,但我还是告诉你,新秀战再遇到开平的修炼者,你有的苦头吃。”张罗冲着浔仇一抱拳,面色阴狠的道,而后扭头便走。

    “我等着。”

    浔仇象征的拱手,这张罗先前与他的交战中并没有展现出多少杀机,而像是探听他的功法修为。

    林梦寒等人见到张罗服软,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浔仇今日这番动手,也算是立威成功了。

    “呵呵,倒是挺热闹的啊……”

    而就在林梦寒等人松口气时,天空上也是传来一道笑声,而后两道身影便是出现在了平台之上,笑眯眯的望着众人。

    “见过两位尊长!”

    两道身影一出现,平台之上,所有的参赛弟子顿时面现恭敬之色,齐声道。

    劫相大师与青袍道长笑眯眯的摆了摆手,看了浔仇一眼,后者戏谑的道:“你这小家伙也真是够能惹事啊,明天我们便开始进行圣塔修炼,大家做好准备。”

    众多弟子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按照以往的惯例,圣塔修炼都是在排名战之后进行,但这次居然提升到现在,的确是有些不小的影响。

    “浔仇,你说他们为什么把圣塔修炼提升啊。”林梦寒在浔仇身边说道。

    “我想他们是让比赛更精彩吧。”浔仇淡淡的说道,而后转过身,留下一句淡淡的言语。

    “梦寒,回去好好准备,圣塔修炼是个好机会。”

    第二日,因为圣塔刚好坐落在开平帝国,所以众多弟子便聚集在圣塔之前,而今天负责的还是劫相大师。

    “好了,众弟子既然已经到了,那便开始圣塔修炼吧。”

    对于劫相大师那一脸的笑容,浔仇点了点头,他见识过这个大师,的确是有厉害长辈的样子。

    “弟子见过尊长!”

    众弟子们不敢不敬,借助着精神力的敏感,浔仇能够从这位老者身体之中,感觉到那股磅礴浩瀚的能量波动。

    那种波动,犹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测。

    “这位劫相大师,实力恐怕都是达到了飞升境顶峰的地步。”浔仇心中暗自咂舌,暗道。

    “呵呵,开始圣塔修炼吧吧,小家伙们,一般说来,在圣塔中支撑得时间越久好处便越大,而至于你们能达到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劫相大师微微一笑,收回大手,然后看向身边的老道长,而后两人身形一动,直接是掠出平台,冲进了那高松的圣塔之中。

    “浔仇,入塔!”

    听得劫相大师的低喝声,浔仇也是收敛了一下情绪,微微点头,脚尖一点平台,身形便是掠出,直接是在那众多羡慕的目光之中,冲进了圣塔之内。

    圣塔之中能量澎湃,雄浑无比的凝魂之气凝聚成涛浪,在其中翻滚不休,那般声势,比起那些真实的河流,不知道凶悍多少依。

    劫相大师与老道长,悬浮在圣塔上方,浓郁的魂之气狠狠的扑打在他们身体上,却是连衣衫都是未能掀动,那一幕,倒是看得正在运转能量抵御着魂之气冲击的浔仇暗感羡慕,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啊,双方根本不是一个等级上的。

    “也不知道浔仇这次能坚持几天时间。”

    “嗯,这里的魂之气极端狂暴,一旦入体,必会冲裂经脉,更不甚者还有着生命危险”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