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十五章:她回来了

正文 第八十五章:她回来了

作品:意念成魔 作者:凸透神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白姑娘这么晚造访,不妨下来喝杯茶吧。”面对她开平帝国测试榜第二的高手,浔仇表现的很从容,并没有阿谀奉承,也没有自卑,笑得很自然,举动也十分的随意。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白侯爷的女儿到此,一定不是来叙旧的。

    咻!

    一声低微的声响,浔仇只觉一阵风声飘过,那个女子就出现在自己身前两丈的地方,伴随着一阵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她轻开玉唇,“你就是浔秋?”

    “不是,你现在可以称呼我为浔仇。”

    浔仇从房子里取出一茶具,然后在户外的一个小亭子里坐下,泡开一壶清茶,“白姑娘,你是开平帝国测试榜单的第二人,天纵奇才,名闻天下。我只是一个落魄弟子,能被白姑娘记住,倒是荣幸的很。”

    白纤尘在浔仇对面坐了下来,淡淡道,“这一次参加总决赛的各国优秀弟子中有不少人,我都一一见过……”

    说到这里,白纤尘难得的笑了一下,“你是第一个让我打心底里愿意和你交往的人,也是唯一的一个。”

    “哦?”浔仇提着茶壶的手陡然停了一下,能够得到这个绝世天才的赞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浔仇随即就释然了,“这一次前来参加总决赛的人有数千人,其中高手无数。还有那些之前隐姓埋名的黑马级别的强者,比浔仇厉害的人不在少数,为何白姑娘会觉得只想和我一人交往。”

    “上等的山茶,适合慢慢品尝,入口润喉,清凉提神。”浔仇将一杯茶推到白纤尘身前。

    白纤尘握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随即说道,“茶虽淡,但茶香却久久环绕在嘴边。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是一种难得境界,你是打算以山茶自比么?不过倒是挺恰当的。”

    浔仇淡笑道,“白姑娘谬赞了,不过能亲眼见到这位名闻天下的美女,在下十分开心,这是最新版本的开平帝国测试榜单。”

    浔仇从身后拿出一本镶着金色丝条的书,封面呈现暗黄色,一共有一百页,每一页都记录着一个人的名字和排行值。

    浔仇翻开第一页,对着书本念着,“白纤尘,二十一岁,七重凝魂境,开平帝国新秀测试榜第二。十五岁时以六重阴阳境的成绩登上开平帝国地榜,至今接受挑战者三百三十四人次,落败一次。”

    浔仇很清楚,登上地榜后会引来大陆上很多修行者的挑战,一旦战败,排名就会往后降一位,原先的排位将由战胜者取缔。这些情报由特定部门登记收集,经过各个大国的验证,就代表着权威和真理。

    浔仇可以想象,白纤尘面对三百三十四个挑战者的挑战,仅有一败,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恐怖!

    白纤尘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她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浔仇做这一切,到底有什么目的?

    浔仇把书收起来,然后笑了笑,“我可不相信你说的话,你之前应该和不少人都交往过了吧。我是唯一让你愿意交往的人?鬼才相信,你直接说,来找我有什么事?”

    白纤尘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浔仇问的这么直接,不过她很快就露出了笑容,她之前和很多人交谈过,每一个人都对她奉承有加,惟独浔仇对她比较随意。

    但这一点倒是令她有些莫名开心,因为这一点,他还没有变。

    “你现在可真是戒备心十足,我不过是来找老朋友叙叙旧,难道也不行,小侯爷。”

    白纤尘的话倒是令浔仇惊了一下,而少女那最后的称呼,倒是令他不由得一笑,而后其面色一寒。他身子向前一倾,眼中之前的淡然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泛着杀气的凌厉。

    “小侯爷的称呼可是不敢当,而且以我们两人所代表的势力,重提旧事,姑娘是不打算再聊下去了?既然如此,那只好送客了。”说着浔仇拂袖而起。

    白纤尘似是料到了浔仇的这般举动,清朗一笑,“公子莫气,方才不是你说自己已是浔仇,显然已经与过去划清界限,现在怎么还这般在乎。”说罢盈盈一笑,就像是熟悉的老友一样。

    浔仇扭过头,目光牢牢的锁定在白纤尘的身上,似乎是要看透她一般,这姑娘也是够会装蠢的了,他浔仇说浔秋死了,只是说自己没了以前的性情,可没说要忘记那些深仇大恨。

    别忘了,你爹白眉就算是不是大仇,也难逃罪责!

    被那种凌厉而又凝重的气息牢牢的锁定着,白纤尘也是心中惊了一下。之前她听说过不少关于浔仇的事迹,那时候她还以为是以讹传讹,现在看来,眼前的人,的确不是那时候的那个纨绔子弟了。

    别人都说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但六年的时间却是何等短暂,它怎么会完全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心性。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在眼前人的面前,似乎被推翻的不成样子了。

    或许真的是因为遭逢家变的缘故,人可能真的不是不能作出改变,只不过因为刺激还不够大,但是卫国公的死令人惋惜,但爹爹就真的容易吗?

    莞尔一笑,白纤尘装作没有什么事情一样,她躲过浔仇那种凌厉的目光,娇笑着道:“看你这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我先前那样说,不是怕你再揪人家的头发嘛。”

    白纤尘的神态模样,看上去与浔仇亲昵极了,就像是一对亲密的恋人一样,看的浔仇直呼这姑娘绝对算得上演技派。

    在座位上坐下,浔仇声音压了下来,只是言语中带着一丝冷漠,“儿时不知礼数,那时的事情岂能再发生,姑娘若是来嘲笑我的,你的目的达到了,可以离开了。”

    “现在你开心了吗?”浔仇的面色带着一种漠然,给白纤尘一种相距万水千山的感觉。

    白纤尘无奈的摇了摇头,那种微微有些凄苦的模样,看的浔仇心中也是揪了一下。她缓缓的站起身,靠在身后小亭的栏杆上,望着天边高悬的明月,眼中带着些莫名的神色。

    浔仇没有再说话,他似乎能感觉到,这白纤尘还有话说。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开心吗?”她望向浔仇,那微微泛酸的语气,竟是令浔仇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浔仇无言,他这一刻,也是摸不清这姑娘的来意了。

    “或许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有很好的家世,有很厚的身份,有高绝的天赋,但是他们却是忽略了我这一路走来,究竟吃了多少苦。”

    浔仇叹了口气,“修炼本身就是逆天而行,既然白姑娘选择了这一条路,又怎么能怪它太辛苦呢,这样说来,未免有些可笑了吧。”

    摇了摇头,白纤尘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看着浔仇:“这些年,你的确变得太多了,或许你心中有仇恨,所以你才一直不断地鞭策自己,朝着更高的方向迈进,每每取得一定的成绩,你都能更清晰的想到他日手刃仇敌的日子,你可是迎着风雨全力前进,而我呢……”

    似乎不是与一个曾经仅仅是有一面之缘,已经有近十年未曾再见的人聊天,而像是同一个交心的知己在谈天,白纤尘只是娓娓道来,而随着交流的深入,浔仇也开始平静的面对她。

    更何况,即便他们父辈之间有些怨仇,与后一辈也没有关系,这一点,早在六年前章灵惜死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想清楚了。

    浔仇笑了笑,这笑容有些苦涩,却是没有什么过分执着的情绪夹在其中,“我没有你想的那样偏激,报仇能时刻提醒我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与责任,但那却不是刺激我修炼的主要动力。”

    少女有些好奇地望向他,想要一个答案。

    浔仇抬头望着夜空,嘴角上浮起一抹笑意,虽然他还没有解释,但那带着一种淡淡甜蜜感的笑容落在白纤尘眼中,竟然那么刺眼,就像是让她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

    “曾经有数个人问过我修炼的目的,我也曾无数次的扪心自问,但到现在为止,真正能让我给出一个让自己都心安的答案,是那几个美丽的名字。”浔仇斜倚着栏杆,像是一个沧桑的浪子,那种独有的孤寂有平淡的模样,与这安静的夜空倒是颇为契合。

    “她们……都有谁?”白纤尘嘴唇微微动了动,月光映照下,她那原本白皙的脸,有些苍白。

    说到这里,白纤尘凄苦一笑,“一定是说章灵惜吧。”

    浔仇明显一震,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他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冷冷的道:“你知道她在哪里!”

    浔仇使得力气不小,白纤尘没有动用魂之力,手腕吃痛,少女秀美微微蹙起,浔仇似乎觉得自己反应有些过激,微微松开,只是那灼热的目光,依旧牢牢锁定在她的身上。

    自嘲一笑,“原来为了她,你还能顾忌一些别人的死活。”

    “告诉我!”浔仇没有在乎她那凄伤的小脸,声音骤然提高。

    “她现在已经到了临京城,就住在卫国公原来的府邸……”白纤尘痛苦的闭上眼睛,但这句话还没有真正说完,急促的破风声已经响起,眼前的少年,已经彻底消失了。

    少女依着栏杆缓缓的坐下来,嘴角泛着一抹苦笑,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或许连她自己,也没有答案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