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
    看着孙厉一脸愤恨的模样,浔仇眉尖颇为傲气的一挑,冷冷得道:“怎么?不敢了?那就闭嘴!”

    “你!”孙厉大怒,眼神一寒,刚欲暴怒出手,却是见到浔仇身边的绝美少女再度缓抬玉手。 觉得一股冰寒的气势瞬间将他锁定,孙厉只得将心头的怒火生生压下来,老大林轩的死狗般的样子就是前车之鉴,还是先忍忍吧。

    “纠纷已经消除,我想咱们还是不要把经历浪费在这些没用的人身上,尽早开启药王密藏才是正事啊。”这个时候,田正龙竟是走出一步,冲着浔仇笑道。

    “此次为药王密藏而来的探宝人不在少数,大家苦等也不是办法,小弟弟,你干脆大大方方的打开药王密藏,大家都是好处,我想众人也是会对你感恩戴德,大家说是不是啊?”穆盼兮也是款款走出,媚笑着道,讲话的时候,眼角余光与田正龙对视一下,两人目光有着些许狡黠之色划过。

    “是啊是啊。”

    “这漂亮姑娘说得对,少侠大方一点,您拿大头,我们拿小头也行啊。”

    “……”听了穆盼兮颇富煽动性的话语,众人皆是随声附和,一时间,广场上再度热闹起来,而林轩那五个受伤的家伙,则像是大粪一般,早就没人理会了。

    浔仇目光平淡的扫了穆盼兮与田正龙一眼,他知道这次她们师兄妹二人出手相帮必有什么利益关系夹在其中,之前帮助战斗,现在这么说也于情于理,再说了,他浔仇也没有什么独占秘藏的心思,就算是他想,这广场上几千人盯着,他也不一定做的来啊。

    “我喜欢公平竞争,谁拿大头,谁拿小头的事情,我看就不必了,不过既然我的这两位朋友开了口,那半个时辰之后就开启药王密藏,到时候大家能否取得什么,各凭本事。”

    “好!”众人连连叫好,一时间望过来的视线中,除了畏惧,更是有一丝敬意夹杂在其中。

    “哼。”

    浔仇瞥了一眼面色铁青得厉害的林轩等人,玩味的轻轻哼一声,随即盘腿坐下,他之前与熊邦的战斗并没有受什么伤势,不过是消耗稍稍大了一些,安静调息一小段时间就好了。

    而这段时间中,之前广场上发生的激烈争斗的消息,也是如同风暴一般,在药王宝坻之中席卷开来。

    消息传出,无疑是顷刻间在探宝队伍当中引发了巨大的震动,绝大多数没有在场的人,在听到这一道消息时,无不是满面震撼。

    显然,浔仇此番展露实力所取得的震慑效果,达到了他所意料的程度,想来在后面的时间中,也不会再有人来打他手中宝物的主意,这倒是能够让得他清净许多,相信也能更快的完成药王交付的任务。

    在整个广场都在沸沸扬扬的议论之前发生的事情,身为事件主角之一的浔仇,却是在中央安静盘坐,静静的调养。对他而言,这样仅仅是消耗了一点罡元的情况,只要半个时辰便能彻底恢复了。

    先前与熊邦的那番争斗,他虽然凭借着二重摩柯指劲的力量,打伤了熊邦,并亲手破了他的灵通武学,但浔仇却是明白,那种二重摩柯指劲施展出来的时候所消耗的能量,也不算小,即便是以他如今的实力,在不严重影响身体机能的情况下,也难以连续施展,那个时候,如果熊邦的实力再强上一些,将他的那凶悍一击强行抵御了下来的话,或许接下来陷入狼狈状态的,就该是换作是他了。

    毕竞不管他的手段再怎么厉害,与熊邦之间再修为上的真实差距却是不小,能够凭借着这种融合出来的能量将其打伤,已是极为惊喜的结果。

    “若是能够拥有聚阳修为,那熊邦便是不堪一击了。”盘坐中的浔仇暗暗握了握拳头。

    “那个叫做熊邦的家伙的确不弱,而且我能感觉到,他已是具备了冲击一重阴阳劫的资格,如果他真的晋入了阴阳境,想来就算是你能赢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没有丁点伤势留下了。”魔念在浔仇耳边,。

    浔仇微微点头,虽然这熊邦也是聚阳大成,他的实力与雷家二长老段终相当,不过至关重要的一点便是,这熊邦与段终一样,没有渡过寒劫,所以他渡过火劫的阴寒之气能够不受那股阳火之气的影响,这才能赢下对战。

    “等进入药王秘藏后,我们也要好好寻找一些阳丹,想来那密藏之中会有一些储存,到时候我便借其之力,冲击聚阳修为,到时候即便是遇上了过了一重两重阴阳劫的对手,我依然能够与其抗衡,对付熊邦这种人,也不过是盏茶功夫了!”浔仇目光微微闪动,脸庞上也是有着一抹森寒之意涌动。

    “咦,对了,咱们来到这药王宝坻中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荒泽历练结束了没有,也不能耽搁太长时间,免得柳湖镇上生出事端来不及赶过去。”

    魔念在心底算了算,而后道:“咱们来到药王宝坻已经有些时日了,不过这里的时空与外界不太相同,若是计算过去,外面差不多是一日多一点点吧。”

    浔仇点头,药王宝坻开启两日,这么说来,也算是过去大半了,不过在宝坻中的几次战斗或奇遇,令得他实力飞窜,这在开始来之前想都没有想到的。

    细细数算起来,自从来到荒泽,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是七八天的时间,可这七八天的时间中发生的事情,却是比在巨印武馆待上一年也经历的多,几乎每天都要跟不同的强者打上几次,往往是上午的事情才结束,下午便是要赶到另一个地方去。

    至于馥婉她们,想必回到武馆有两日了吧,浔仇努力将思绪调整到与外面的世界一致,虽然按照外面的时间而言只是分别两天,但以他的只觉而言,却像是十天半月一样。

    唉,到时候馥婉知道自己跟盈盈的事情,还不知道会惹什么事情呢。浔仇想着,也是有些头疼。

    “年轻人欠下的风流债,总得费精力,惹麻烦的,你们玄门的每一个传人,差不多都是这个鬼样子。”魔念懒洋洋的道。

    “每一个?”因为逆转元阳令的缘故,浔仇与魔念心意相通,对于他能读懂自己的心事,浔仇倒是并不奇怪,不过对于这家伙的话,他倒是有些好奇了,难不成说,闻道和尚那个老和尚,以前也是风流种子不成。

    魔念没好气的道:“他也不是生下来就是和尚的,谁没有风流的过去啊。”

    “呵呵!”浔仇听后不由一笑,这么说,闻道师父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呢……

    浔仇在中心石台之前安静盘坐,四道雄浑的身影战力周边,形成一幅彪悍勇武的战斗阵容。而广场的人群当中,几人隐藏在人流中,视线向这边透过来,落在浔仇与南宫盈盈身上。

    “楚少,你刚才为什么拦我?”身边一人微微欠身,冲眼前的少年低声道,这少年一身白衫,倒是个熟面孔。

    齐楚摇了摇头,脸上划过一抹了然之色,没有回答下属的问题,而是喃喃道:“之前我就觉得盈盈姐与这浔仇有什么问题,只是我没想到她们不仅是老相识,居然还是老相好,哼,之前在药王谷之前,陌生人的关系,倒是演的很像。”

    原本讲好的,南宫盈盈先去取翠羽扇,他们随后跟上,不了却是分散了,齐楚带着人兜了好大的圈子,却不料在广场上碰上这两人,这才无意间得知了两人的关系。

    只是南宫盈盈最近月余才来到坊远城,而浔仇却一直呆在柳湖镇的巨印武馆,他们又是怎么认识的?莫非这浔仇在来柳湖镇之前,当真有什么其他秘密不成?

    齐楚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有古怪,这浔仇不仅实力增长极快,一身古怪武学更是层出不穷,难道真是屡有奇遇?不见得吧,最起码之前施展的武学明显是神秘的佛宗秘技,柳湖镇上怎么会有。

    想到这,齐楚跟身边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靠近一些,一个计划从他心底浮现。

    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弄清楚这浔仇究竟是什么身份!

    齐楚心中不停盘算着,很快便是有了计划,他跟身边属下低声耳语两句,那人听罢点了点头,而后挤开人群,很快便是消失了。

    “楚少,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另一属下轻声请示道。

    齐楚锐利的目光向前望去,而后向人群之后挪动一些,似乎是害怕被浔仇或南宫盈盈发现其踪迹,“待会药王密藏开启之后咱们一起进去,不过一定要与盈盈姐保持距离,别被她发现才是,至于后面的事情,听我吩咐就好。”

    “是。”这人点了点头,恭敬地站在一旁,而齐楚那望向浔仇眼睛中,开始有着些许凌厉之色弥漫。

    哼,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