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你,嫁人了?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你,嫁人了?

作品:意念成魔 作者:凸透神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盈盈,是不是困了,要不带你去睡吧。 ”晚间,房顶上的温度已经低了下来,即便披在身上的裘衣有足够的厚度,阴凉的夜风吹到小脸上,还是冷飕飕的。

    盈盈摇了摇手,抓着浔秋手臂的两手箍得更紧了,道:“不,我怕一睡着,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又回到暗洞里了。”

    浔秋笑了声,道:“放心吧,不会的,我爹在这里是做大官的,没人敢惹他,你呆在我们家,一定没人敢欺负你,放心吧。”浔秋拍着胸膛打包票。

    盈盈嘻嘻笑道“知道了,知道了,谢谢你好哥哥。”听浔秋这么说,她心中舒服了很多。她靠在男孩身边,仰望着面前朗朗星空,回来的时候还飘着些小雪,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是满天星斗,她不禁想起自己在马车上被那群黑衣人追上时,浔秋搂住她的模样。暗暗想道:他还真是好心呢。

    而想着想着,这一天的奔波逃亡,已经让她够累的的了,现在有了依靠,倦意如潮水般袭来,盈盈觉得眼皮沉重起来,竟是靠在浔秋肩膀上睡着了。

    “盈盈……”觉得靠在肩膀上的女孩老半天了都没有动一下,浔秋轻轻唤了她一声,随后慢慢转头望去,他吃惊的发现,盈盈趴在他肩膀上睡着了,嘟着小嘴巴煞是可爱。

    再次看着盈盈,浔秋心中突然产生出一丝奇异的感觉,盈盈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粉嫩的小脸随着梦呓轻轻的动了一下,显然睡的不是很舒服。轻轻的抚摩女孩的头发,这里面还带着浔家沐浴水的清香。浔秋向一边看了看,刚好看到正站在大堂门首的中年妇人。

    “过来。”浔秋冲她招手,妇人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从楼梯上赶上来,弯身抱起熟睡中的盈盈。

    “小心一点。”浔秋不忘着嘱咐中年妇人一声。

    中年妇人点了点头,道:“小少爷放心吧。”说罢小心翼翼地抄起她的身体,向房间走去。

    将盈盈轻轻地放在事先铺好了的松软大床上,中年妇人向浔秋点了点头,而后慢慢地退出房门。

    浔秋则是靠着盈盈躺下去,看着女孩小巧的琼鼻,弯弯的睫毛更为她添加了不少可爱,浔秋看着看着,竟是微微笑起来,竟是有了抱一抱她的冲动。

    将左手臂伸过去,慢慢地环在她细小的腰身上,浔秋轻轻用力就将她给翻了过来,盈盈很轻,很瘦弱,这兴许是她说的那种非人般修炼折磨所致的,只不过她的肌肤却是柔软而充满的触感,虽然隔着层层衣服传入浔秋的手中,但却是让他手掌缩了缩,赶紧抽离。

    “唔。”似乎是感受到了周边有什么,盈盈的手臂伸了出来,刚好搂住了浔秋的脖子,让她本人更是将小脑袋扎入到他的肩窝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盈盈…盈盈…松开,我要回去睡觉了。”被盈盈搂住了脖子,浔秋轻轻地向外挣扎了一下,但却是担心吵醒了她,不敢太用了,而轻唤了她两声,女孩依旧没有回答,只是嘟着小嘴。

    怎么办?我总不能睡在这里啊!浔秋心里这么想着,他马上就要十岁了,虽然听说过什么嫁娶的事情,但却真的不明白具体是什么意思,而且在他的心里,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是他从大街上捡来的,更像一个需要帮助的可怜妹妹。

    “不要……不要把我关在山洞里,娘,娘你在哪?你难道不要盈盈了么?爹,你不是说要买糖果给我吃的么?爹,娘……”这时候,身边的女孩说起梦话来,身子也跟着抖了起来,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可怕的场景一样,身子一边蜷缩着,一边向浔秋怀中钻过去。

    “盈盈别怕,别怕,没有人会伤害你的,别怕。”浔秋赶忙搂紧她。一边用手背帮她拭去眼角滑落下来的眼泪,女孩这才慢慢地安静了下来,浔秋想了想,只得合衣躺在盈盈身边,用被子将她的身体盖好。

    ……

    城北斗师会大气的正门之前不,十几名身穿银色铠甲的侍卫飞快的穿过正门,站成两队拍在道路两边,这些护卫身上都散发着沉凝的气势,一看就知道功力深厚。这时候一个穿着一身白袍的白胡子老人从门首闪现,而白胡子老人出现在门首的时候,一对黑衣人便从各个方位跳了过来,正是之前在路边追踪盈盈的那些人。

    这些黑衣人出现之后赶紧单膝跪地,行了一个标准的礼节,道:“见过长老大人。”

    白胡子老人低沉的声音响起,“怎么样,找到丫头没有。”

    为首的黑衣人赶忙道:“回禀长老大人,已经找到了,不过……”黑衣人似乎有些难言之隐,吞吞吐吐起来。

    “有话快说,吞吞吐吐的不利索。”白胡子老人有些不耐,冷冷的道。

    “是,回禀长老大人,现了小姐的气息,想必是被藏在里面了,不过那是浔长老的府邸,我们不敢闯进去。”黑衣人如实反映道。

    白胡子老人眼角动了动,古井无波脸上终于有了一些波动,随后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这件事情有我亲自处理就好了。”说罢,老人挥了挥手。

    “是,长老大人。”黑衣人应了一声,而后化为一道道黑影,咻咻地飞出去,很快消失于夜色当中。

    白胡子老头沉思片刻,眼睛向着浔府所在的地方看过去,眼中多了一些复杂的神色……

    “小少爷今天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在大街上捡了个小姑娘回来。”出了安放盈盈的房间,中年妇人嘴里有些不解地嘀咕道,旋即一抬头,险些撞在来人的怀里,吓得她赶紧站好,抬头一看,赶紧道:“老…老爷。”

    一身华服的浔长风点了点头,淡淡地问道:“怎么,秋儿在里面?”

    中年妇人赶紧点头,而后道:“老爷,今天小少爷在回来的路上捡了个小女孩,我看她挺可怜的,就听了小少爷吩咐给她洗了洗,换了件衣衫,现在就安放在这房间里。”

    “嗯,应该的,你先下去吧。”浔长风淡淡地道,随后吩咐:“你先下去,忙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谢老爷,给您准备的夜宵就放在厨房,您若想吃了叫一下小环就好,她会帮你热一热。”中年妇人不忘记老爷夜宵的事情,自从来到浔府,除了小少爷有时候神经质喜欢调皮捣蛋,老爷倒是一向关照这些下人,从来没有呵斥过她们。

    浔长风点了点头,轻轻地推开房门,就像是一阵风一样飘到房内。这时候,床上的浔秋似乎也睡着了,左手臂还搭在女孩的腰肢上。

    望着这一幅颇为温馨的一幕,浔长风脸上带着一丝微笑,想不到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还有帮助陌生人的本性,若不是现在看到眼下这一幕,他都以为是下人们骗他的。

    上前为两个孩子拉了拉被角,这时候,或许是因为一直蜷缩在浔秋的怀里枕的手臂都有点麻木了,盈盈翻了个身子,刚好将那张水灵灵的可爱小脸展露出来。

    看着女孩的面容,浔长风拉着被角的手掌顿时僵在了半空里。

    “解语……”浔长风的嘴唇抽了抽,有些干涩的声音从喉咙深处一点点的蹦出来。

    脑袋就像是一下子被雷击中了一样,饶是以他精明而清醒的脑子都瞬间混乱了起来,虽然这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那五官还有些稚嫩,但那弯弯的眉角,还有那足以牵动起一切美好的嘴唇,他永远难忘。

    浔长风赶紧将被子给两个孩子盖好,竟已是没了进来时的轻松与微笑,而像是逃亡一样赶紧从房间内离开,整个人也彻底凌乱起来。

    二十岁的那一年,他还是巨印武馆的一个弟子,但那时候的他却是声震坊远城的英雄人物,在那里,他不仅仅度过了自己幸福的十年岁月,也是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对不起,我有了婚约,咱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他望着身边一身蓝衣的女子,眼角划过一丝不忍,但口中讲出的话还是没有让人听到回还的余地。

    蓝衣女子有些不服气,扬着倔强的脑袋,攥着小拳头,眼睛直盯着似乎是在逃避她目光的男子,追问道:“为什么,我到底输在哪里?”

    他有些挣扎地闭上眼睛,怕看着眼前女子质问的眼神后,真的会改变自己的初衷,“解语,你很优秀,配得上更好的男子,而不是我。”说罢,他转过身子,向着来路走去。

    “站住!”蓝衣女子吼了一声,言语中带着一声令人心碎的痛楚,“这就是你最后的决定吗?!”

    “嗯,保重。”他重重地点点头,径直向走去,却是觉得这一刻的步子无比沉重,泪滴亦是顺着脸颊滑下来,可这泪水究竟是痛苦,是挣扎,还是对有缘无分的痛斥?

    “呼……”

    靠着书房的椅子坐着,浔长风向着之前在房间里见到女孩的那张开爱而美丽的小脸蛋,这张脸蛋愈发地与心中的那容颜融合起来,像,真的太像了!

    浔长风晃了晃浑浑噩噩的脑袋,打开身前的抽屉,从中拿出一枚白玉戒指,这戒指有些老久了,但正面却是极为光滑,像是抚摸了许多次。他望着眼前这戒指,似乎那张美丽又倔强的俏脸再度浮现在他眼前,近的几乎触手可及。

    “你,嫁人了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