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全身而退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全身而退

作品:意念成魔 作者:凸透神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王志呢?他怎么没有跟你在一起?”肖强望着衣衫破烂,一身是伤的金田忙道。

    脸上又是汗又是血的金田这一刻有些畏惧肖强瞪视的目光,“之前我们遇到了兽群,根本不是我们两个能够对付的……”

    一旁的袁永早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看金田讲起话来吞吞吐吐的样子,颇为恼怒,他上前两手死死地扣住金田的肩膀,怒吼道:“说重点!王志到底怎么了?”

    “他…他……死了!”金田支吾了两声,最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什么?死…死了!”抵在金田肩膀上的双手颓然放下,袁永一下子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而后狼狈地坐在地上,苍白地脸色也有些吓人。

    金田双手抱头,声音也是有些哽咽了,“我们遇到的兽群实在是太厉害了,王志为了掩护我逃跑,他…他一个人……”金田自言自语似的讲着,失了魂一样的袁永这时腾地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啪的一下给了金田一记响亮的耳光,双手直接掐住金田的脖子,整个人像是个发狂的野兽一般丧失理智,口中也是疯狂地咒骂着。

    “你他妈的为什么还活着,王志死了,你还有脸回来!他是你兄弟!你居然丢下他一个人,你他妈还是人吗!”

    这时候相对理智一些的肖强上前来拉住袁永,即便是金田此举有些稍欠道义,但也是无可厚非,再说回来,碰上厉害的兽群,本身便应该各自为战,毕竟跑掉一个就多活一个,要说袁永与王志的关系好,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他们三个孩子从小在一个村子里长大,后来血狼寨洗劫了村子,父母都是被杀,只有他们三个在村外玩耍的孩子躲进丛林里这才免去一死,后来他们就一起加入了巨印武馆,一起修炼,一些进去弟子会,一起进入内堂,他们三个是最好的朋友,彼此之间的情感更像是兄弟一样。现在突然听说一个兄弟死了,他能不担心吗?

    “金田,你们出事的地方在哪里,王志的尸体还有吗?带我去看看。”肖强拉开袁永,盯着金田的眼睛问道,也许是彼此间不熟悉的缘故,他总觉的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叫金田的家伙,对方那双隐晦的眼睛中似乎时刻与别人保持着距离又泛着一股过分的警惕。

    “啊?不!咱们不用去看!”金田一听顿时有些慌张,直接挡在肖强身前,而后望到对方怀疑的眼神,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激烈,便道:“呃…我的意思是那群妖兽也许还没走,而且那些畜生生性凶残嗜血,王师兄他…已经被吃掉了。”说罢他盯着肖强的眼睛,心里盘算着下一步的应对之策。

    肖强看着金田的前后变化,眉头微微一皱,旋即道:“那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说罢他转过身去,背对着金田,脸上已是涌起惊咦之色,这金田的表现,分明是隐瞒着什么,只是他为什么欺骗我们呢?

    想着想着,肖强也意识到自己与袁永一路上也是碰到不少厉害的凝丹妖兽,那些妖兽似乎带着一种主动的攻击性,这对于已经参加过一次荒泽历练的他而言是一种异常的表现。而王志这边居然被兽群包围,这种事情想留很少发生,而且也极少有妖兽会在修炼者逃跑的时候选择不死不休式的追击……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说明一个道理。

    莫非……

    肖强脑中灵光一闪,眼睛上顿时泛起惊惧之色,只觉一股凛冽的寒意顺着脚底而发,一下子奔到脑门之上,就像是突然多了一把锋利的无形大刀,就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随时都可能剁下来!

    那这样,浔仇那边和风绫络那边,只怕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

    肖强纵眼愿望,心里头七上八下,难道这一次的荒泽,当真要充斥着阴谋与鲜血……

    阴暗的土牢中,气氛如一潭死水,妖气却是肆意弥漫。一个如山盘坐人影,双膝之间放着一张淡黄色的皮卷,其周身不时的闪烁,就像是虚无中的幽灵,十分神秘。突然,一声大喝,一道奇亮的光华,瞬间爆发。一个闪着点点土元素的光点点缀于整个土牢之内,正奇妙之极的向四周充盈。

    风绫络小脸苍白,面颊上已经满是细汗,用罡元护罩将慕云逸笼罩住之后,那自土牢中降临而下的可怕蚕食之力完全作用在她一人的身上,将她的身体压制得动弹不得,这对于体内的罡元消耗是极端恐怖的。

    两个时辰了……云逸应该快要好了吧?

    风绫络微微一笑,俏美的脸颊上出奇的没有出现恐惧之色,她很清楚每多坚持一秒,对于两人的生存而言有着多么重要……

    时间又是一分一秒的过去,淡淡的罡元护罩已经变得极为脆弱,薄薄的样子就像是随时可能破碎的水泡,能量超支之下,少女意识都是有些模糊了,到最后,她只是凭借心中一直坚守的信念,顽强地支撑着……

    唔!

    然而,心智如何坚定,力量终归有耗尽的时候,当前所未有的沉重感如潮般包围她的身躯时,少女再也坚持不住,颜色已然极淡的罡元护罩骤然破碎,她仰面倒下。

    然而,就在其双眸即将闭上的霎那,身后一声急促的破风声陡然响彻而起,最后少女的背部即将落在地上的霎那,慕云逸一把接住脱力的她。

    “你好了吗?”风绫络干涩的嘴角一张,言语中带着无力感。

    慕云逸重重地点了点头,把她扶到一旁坐下,眼中寒意一闪,双掌一握,手臂直接是闪电般的蠕动,最后化为一道梭形木锥,木锥长约半丈,与慕云逸的腰部一般粗细,延伸向前的尖端凌厉异常,一大团暴躁的力量围着尖端游走,兹兹啦啦声音不绝于耳。

    喇!

    慕云逸的身形唰的一声出现在木锥之后,而后双拳紧握,齐齐轰在木锥之上。

    嗖—轰!

    清脆的击撞之声,蕴含着狂暴无比的力量,在木锥之上传开,而一旁的风绫络则是有点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犹如无物不破的巨剑一般的木锥,直接是生生的被慕云逸轰进土牢的围壁之上,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感顿时从土牢各处传来,整个封锁的空间仿佛都要瞬间塌陷掉了。

    半丈长的木锥凶悍无匹地插进土牢内壁之中,插入点上爆开的道道裂痕向周遭蔓般错综复杂,些许裂缝上带着丝丝柔和的光芒,距离外面的世界,竟只是一步之遥。

    难道,还是不行吗?

    身体颇为虚弱的风绫络望着已经停下来的木锥,周遭不断晃动的土牢也是经过一番剧烈摇摆之后稳定下来,粉嫩的舌尖舔了舔干涩的唇角,少女低喃一声,一种绝望与无力交错的感触汹涌袭来。

    相比于风绫络的唱衰,慕云逸倒是丝毫不气馁,手掌郑重其事地按在圆木锥的尾端,他深吸一口气,借着木锥感应过去,原本浑然一体的土牢,内部已然千疮百孔,现在需要的不过是最后一击。

    手掌牢牢地贴在木锥尾端,从掌心处激发的罡元沿着木锥的内部经络延展开来,一缕缕能量按照既定的轨迹各自驻守,慕云逸想着刺木冲击中的绝密法门,先是深吸一口气,继而暴吼一声,整个身体同时用力,积攒的罡元务求在短时间内尽数爆发出来。

    轰隆隆!

    光华闪烁木锥这一刻在慕云逸的催动之下剧烈转动起来,随之旋转的罡元也是瞬间化为一道穿透力极强的涡旋,涡旋一出,周遭土流被生生卷起三尺,那电钻一般的木锥去势大增,转眼间便在再度深入,整个土牢也是跟着再次颤抖起来。

    察觉到形势的变化,风绫络急忙仰起脑袋,清丽的眸子中闪过一抹亮色,而后只听慕云逸一声爆吼,那种钻地的咔嚓声轰然停止,而后一声冲天爆响同时传来,向下倒扣的土牢从穿透点上响起爆炸,而后迅速延及每一寸壁面。

    轰!

    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土牢在木锥旋转冲力的压制之下再无反抗之力,轰地一声彻底炸成碎屑,而突破了土牢封锁之后的木锥去势不减,犹如一柄惩戒的利剑,一下子穿透蚕食土蛭那粘稠而又有些柔软的躯体,带着它后滑数丈之后,将其狠狠地钉在一棵大树之上。

    在风绫络那看待怪物般的目光下,慕云逸也逐渐停止了动作,身体微震,木锥攻势迅速消散而去,然后他看了看前者,若无其事的揉了揉发麻的拳头,道:“能干掉这一个已经算是意外之喜了。”先前土牢破开的那一瞬,玄土龟便是扭头逃开了。

    此时慕云逸的手掌上,还不断的有着鲜血弥漫出来,巨大反震之力同样不好应付,挣开的虎口还隐隐作痛。

    “咱们还是先走吧,找一个空旷的地方再休息。”说话的时候,慕云逸已经掏出匕首,熟练地将那蚕食土蛭的妖丹挖了出来。

    一旁的风绫络也是心悸的看了慕云逸一眼,到了这个时候,她显然是明白为什么浔仇说他的这个兄弟,他日成就一定不在自己之下的原因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