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 > 意念成魔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章 :他没死吗?

正文 第一百章 :他没死吗?

作品:意念成魔 作者:凸透神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更新时间:2013-07-21

    今天回家,章节现在发上来,还是两章合在一起发。

    ————————————————————————————————————————————————

    冯重与浔仇顿时原地愣住了,浔仇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甜甜的嘴边似乎还带着少女唇角的味道。

    “……”

    浔仇望向风绫络,后者踮脚前伸的娇躯已经收了回来,竟是直接转身就走,洒脱自然的模样,哪像是一个刚刚在大庭广众之下耍流氓的姑娘家,只不过浔仇他们都没见到,在少女离开的时候,那一张娇美的面容上,都是浮起来两抹醉人的酡红色,粉嫩的肌肤甚至能渗出水来。

    浔仇望着那慌张离开的少女,顿时打了个激灵,原来还道这丫头现在没了脾气,不过这冲动的行为还是没有改掉,当着冯重的面做这样的事情,这简直……

    简直不合适嘛,啥事咱不能等着没人再说吗?

    “嘿嘿,绫络这丫头虽然平日里刁蛮了一些,但对待自己的亲人朋友还是很关切的,这些年来,你还是第一个能让她动心的人。”冯重一脸古怪之色地盯着浔仇,笑眯眯的道。

    “是因为我在独角峰救了她一命而已,这种以身相许的报恩,不过是小姑娘一时冲动罢了。”浔仇撇了撇嘴,并无多少悦色道。

    之前去独角峰之前,风绫络对她可是一肚子的意见,为何来了之后会有如此之大的变化,唯一的合理的解释便是在莫山发生的一切刺激了她。

    以身相许的报答又有什么意思,指不定是少女一时头脑发热,再说了,现在的自己,并不想谈一场恋爱。

    没有在意浔仇沉思的表情,冯重道:“不过这段时间来,绫络小姐对你的关照我还是看在心里的,她似乎是真的喜欢上你了,你这样不当回事,是轻视她人的表现。”

    浔仇一怔,这才考虑到这个问题,脸色瞬间也是凝重起来。

    要说非要找一个喜欢的人,他可能要更倾向于何馥婉,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前十四年的日子对她的印象一直是建立在浔秋残留的基础之上,但少女清冷稳重的性情更适合他的胃口。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先入为主吧?

    至于章灵惜,这三个字一提起来,浔仇心里还是满满的苦涩,不知自己对她是一种愧疚,亏欠,还是爱情,总之,在这个心结打开之前,他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人。

    冯重拍了拍浔仇的肩膀,脸庞上有着一抹体谅之色:“我知道一些你之前在开平帝国时发生的事情,至于你会同哪个姑娘结成秦晋之好倒不是主要,只要不耽误修炼便好。”

    浔仇点了点头,心里自是明白冯重对自己的关心,不过眼下,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走吧,老馆主应该在等你了。”冯重见浔仇也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讲什么了,这便想到了自己来意。

    “嗯,那就去吧。”

    浔仇应了一声,一个人先向外走去,冯重望着少年的背影,无奈叹了口气,而后追身跟上去。

    “浔仇,你可算来了,今天我一早听董钦说起你醒了,便直接叫你过来,没打扰你休息吧。”浔仇一到厅堂,风天霸便是风风火火地赶过来,抓住他的手,上下打量他,生怕自己外孙出去一趟少了些什么。

    浔仇给了他一个放心的微笑,道:“外公放心,已经差不多了。”

    “那好,今天一定留在这里吃饭,我已经吩咐下人去准备了,绫络还说要亲自下厨来者。”

    “绫络小姐也在这里?”浔仇感到什么东西忽然呛了自己一下。

    风天霸一愣,接着不解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浔仇赶紧摆了摆手,只是那脸色怎么看都不自然。

    按道理讲,今天并不是武馆聚餐的时候,不过听墨凌讲起在独角峰发生的一切,风天霸虽然心里头极为愤怒,却也对这结果极为满意。

    晚间,当浔仇跟着风天霸来到了正厅之时,所有人都已经到了。

    坐在主位上的自然是风天霸,其余各座位上的人也都是熟面孔,除了各阁阁主之外,年轻一辈的风举风馨儿与风绫络也是尽数出席。

    饭席就要开始,墨凌这才从厅外走了进来,坐在首位上的风天霸有着宽宽的额角和浓浓的眉毛,一对略显深沉的眸子里掩藏着善解人意的智慧,他抬头微笑,道:“墨凌,你今天可是来晚了。”

    墨凌连忙应声,满脸笑意的道:“怎么,馆主还要罚老夫不成,那得先打赢了我再说。”

    风天霸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佯装怒道:“好啊。”

    “哈哈……”两人相视一笑,多年的友谊全在这爽朗的笑意当中。

    “墨老,快来坐吧。”风潇顿了顿,伸手拉开身边的椅子,乐呵呵地道。

    墨凌入座,酒过三巡之后,微醺的风天霸又提起在独角峰发生的一切。

    “这次杀了阳武会两个核心弟子,想必成颂那小子又气得不轻啊。”提起成颂的名字,风天霸也是心里火气,言语中带着轻视之意,毕竟这家伙差自己一辈,当年自己同成老头子抢地盘的时候,他还没出生,转眼间四十多年过去,成老头死了,他儿子倒成了心头大患。

    “这都是墨老的功劳啊,要不然绫络和浔仇可就危险了。”风潇举起酒杯,冲墨凌劝道。

    墨凌摆手,连忙解释道:“那两个小子都是浔仇杀的。”

    正厅中顿时沉静了下来,风潇旋即站了起来,惊喜的问道:“浔仇,你突破到聚气境了?”

    浔仇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道:“是。”

    席上的那些人们表情迥异,风潇和馨儿互视一眼,眼中都充满了喜悦之色,风绫络更是眼睛眯成了月牙,甜甜的看着浔仇,至于其他四阁阁主,除了冯重之外,另外三人都是瞪着眼睛,脸色微变,目光中闪过了一丝茫然。

    风天霸点了点头,看了诸阁主一眼后极为兴奋地道:“此事不假,你们仔细观察他的罡元波动,虽然这小子小心隐藏着,但应该能感受到,那罡元程度已经到了一重聚气境,而且马上又要突破了。”

    随后,他们回过头来看见了浔仇的表情,不由地轻轻一叹,心中实在想不明白,这小子不过十来天的功夫,竟然一路上窜,这速度倒是极为令人咋舌。

    坐在一边的风绫络亦是站了起来,做为武馆首席,他确实拥有其余弟子所没有的特权,就算是在这个场合,也能够说上几句。

    “浔仇,你真了不起,看来我要努力修炼了呢。”

    浔仇挠了一下头皮,嘿嘿的傻笑了二声,却是紧紧的闭上了嘴巴。他的晋升过程实在是当时处境危急,被迫冒险一试,否则是没有这样的速度的。

    “其实最不简单的事情是浔仇挡住了余正那家伙,否则可不会是现在这样全身而退…”这时,墨凌的目光投向了对面的浔仇,那笑眯眯的模样,看得浔仇有些打哆嗦。

    在墨凌开口时,其他人的目光,也是不约而同的汇聚到了浔仇的身上。

    “不过那家伙跑了,倒是可惜了。”墨凌轻叹了一声,当初感到的时候,余正已寻不到踪迹,否则定然饶不了他。

    “他,没有死吗?”浔仇顿时一惊,而后放下筷子,惊疑地道。

    “死,什么意思?”风绫络一怔,也是有些不解。

    “你们赶去救我的时候见到他了么?”浔仇反问一声。

    “没有。”少女的脑袋摇地像个拨浪鼓。

    “那就好。”

    得到风绫络否定的回答,浔仇这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转而一想,这也没有必要去担心,以焚尽天下万物为名的佛门天焚号称火系第一禁忌,当时在临京城时,闻道和尚曾用这一招废了那白衣仙女的一条胳膊,虽然现在的自己道行还差得远,但废掉一个五重聚气境的余正,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听浔仇问的问题有些古怪,风天霸旋即视线又是转向浔仇,微疑地道:“浔仇,你那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墨凌长老赶过去之前,余正就应该死了。”浔仇嘴角一裂,硬着头皮道。

    “哦。”风天霸应了一声,继而饭桌上瞬间陷入死寂之中。

    “死了?!”

    墨凌眼皮一翻,奇怪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把余正杀了?!”

    浔仇心中叫苦,之前考虑到这个问题,还想着怎么隐瞒此事,谁想到一时疏忽,竟是透出风声。毕竟闻道和尚曾经嘱托过他,在自己身上发生的奇妙事情以及身份来历,绝对不能够告诉任何人。

    他心中一紧,目光下垂,正好看到衣服上的破损的一角,顿时是急中生智,连忙道:“墨长老,我有一张元火符,刚好这次派上了用场。”

    “元火符?!”

    风天霸等人的脸上的疑惑之色愈加浓重,问道:“那元火符你从何处得来?”

    也无怪他们心中惊愕,这元火符威力极强,要将火系罡元释放后极度压缩,而后凭精准的御控制之道封锁于刻画在纸张上的阵法之中,只有精通凝符之法的精纯火系力量的修炼者方能成功凝聚,而且修为还要在凝魂境方能处理。

    而一个凝魂境的修炼者,他们是无法想象的,整个柳湖镇,过了聚气境的修炼者便只有斗师会的老会长一人了,凝魂境强者?只听传闻,从未见过这等高人。

    风天霸一惊,继而脸上浮现出一抹狂喜之色,竟是从座位上离开,奔到浔仇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的手臂都是跟着抖了起来:“浔仇,那你所说的赠你元火符的人是你在莫山时的师父吗?”

    浔仇木然点头,不明白这一次风天霸的表现会如此夸张,方才听说自己杀了余正,也没见他这样激动啊?

    老人听了浔仇的回答,苍老的面庞泛起一抹疯狂之意,有些浑浊的眼睛像是燃起来两团火焰般灼热:“那,可否请他到巨印武馆来坐一坐?”

    说这话的时候,风天霸的声音都是有些断断续续,整个人愈发恭敬起来,若不是眼前的人是自己外孙,指不定他都跪下去了。

    这些年带着一群下属扛着巨印武馆确实太辛苦了,说白了,还是自己一帮人实力不行,光大巨印武馆的日子才这样遥遥无期,若是门下啥时也能坐镇一个凝魂境的弟子,整个武馆的等级也会瞬间提升,像阳武会那样的角色,岂还敢再来欺负自己?

    浔仇有些失落地道:“师父之前便已离开了,只靠意识与我交流了一次,不过还没等我说话就消失了,至于现在何处,弟子也是不知,他只是说何时我有了同他一样的实力,必然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用意识和你交流?”这时,风潇面色古怪的问道。

    虽然他们实力仅是停留在聚气境,但是一些传说中高人的极强手段,他们还是了解的,比方说阴阳境高手可以自由凝聚罡元,凝魂境高手能御空飞行,元神境高手能意识出体,千里传音……

    “那请问……请问尊师……是什么修为?”有些老态的地阁阁主王川也来了精神,向前微躬身子,有些断断续续地讲道,表情同先前风天霸的如出一辙。

    浔仇感觉到气氛怪异到了极点,见所有人都像是白日见鬼一样盯着他,有些不解地道:“应该飞升过了吧?”

    “飞升?!”

    啪啪啪啪!

    浔仇的声音一落,整个大厅中顿时响起一连片碗筷掉地的声音,就连风天霸先前脸庞上的那讨好的笑容,都是在此刻不自不觉的僵硬了下来。

    “你是说……他是……仙人?”风潇尽可能的平息下心中的惊涛骇浪,缓缓的放下手中的筷子,道。

    “嗯。”

    见到众人那比碰到妖怪还要可怕的表情,浔仇心中再度无奈叹气,这样说的确太惊悚了点,不过,总比把自己一身秘密魔族魂族武技暴露来得好。

    “咕噜。”

    安静的大厅中,突然有着不少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仙人?这世界上真的有仙人吗?或许说他们相信会有,但是这个几百年未出过阴阳境高手的小镇里,曾经竟有过了飞升之劫的仙人停留,而眼前这还有些青涩的少年,竟是仙人的徒弟?

    一连串的疑问塞进了他们本来就不算大的脑袋,这件事若是放在一般人口中提起,他们一定以为对方是疯了,可眼下经浔仇提起,却是叫他们不由得不相信。

    元火符本身就是一个传说中高人们贴身防卫的利器,杀死余正便是明证,再加上浔仇这种近乎诡异的修炼速度,似乎只有是竟过了高人指点,或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之后才会有的现象,这样以来,一位仙风道骨的仙人便是呼之欲出了。

    而眼下浔仇却道这人是他的师父,也就是这人也算是与巨印武馆有一星半点的关系,即便现在无缘拜见,也足以令他们兴奋的睡不着觉的。

    看浔仇的表情,此事并无虚假,能够被仙人看重,那便是唯有一个原因能够解释,想到此处,风天霸的目光与风潇等人对视了一眼,眼中,有着狂喜涌动。

    也就是说自己的外孙是被仙人看重,那这将是什么样的潜力!

    他们曾经听说过,一些人生来便是对武学有着特殊的天赋,而这种武学奇才似乎生来便是为了修炼。历史的长河中,有无数个妖孽般的人物也曾被仙人们看重,留下了一段段可歌可泣的绚丽故事,脍炙人口几百年。

    难道,浔仇竟然也是拥有那些妖孽的天赋不成?能够同样得到仙人的垂帘?

    “浔仇的修炼速度,确实惊人……”冯重喃喃道,他想起了教导浔仇混元劲的时候,似乎后者很快的便是将其领悟。

    “对啊,浔长风已经是咱们柳湖镇公认的百年之内最有修炼天赋的一人,将混元劲修炼到六重也都用了三个月,浔仇不到两月便能达到同样高度,显然天赋胜长风数倍啊。”王川像是个老学究一样,捻着花白色的胡须头头是道地分析着,众人听着也是连连点头。

    “还有,灵幻掌在整个武馆的历史上,能练成者也不过百人,这小子从接手到送回不过十天,这算是极为逆天的成绩。”看管武技阁的墨凌也是根据自己所见找到了佐证。

    “还有……”

    这样以来,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一边说着,一边咋舌感叹,根本不在意如坐针毡的浔仇一脸黑白交替的表情。

    望着风天霸等人的反映,浔仇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当然没有想到闻道和尚的一个身份居然将他们震撼成这样,现在他们反而给自己带上了一定天才的帽子,却是不知这些年来,他在修炼上多付出了相比于常人要高出多少倍的痛苦。

    看来这次吹大了呢?

    浔仇抹了把汗,这才真正明白闻道和尚曾说过的话究竟有多么正确,智者低调,修炼方能不被外力所扰,有时候外人的一些称赞,听起来受用,对于长远修炼而言,却无裨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