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轮回在三千世界最新章节 > 轮回在三千世界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章杀戮峰
    ps:感谢无言的老鼠打赏了100起点币,鞠婧祎5201317投了1票,热恋闲暇投了1票,陈宏俊投了2票

    这一天,杀戮之都的考核,正式开始。

    在地球上,上学时代有每天有小测试,有周考试,有月考试,期中期末考试,还有中考,高考;到了社会上,有研究生考试,有博士生考试,有公务员考试,有公司考试,还有各种资格证考试。

    而修真界也是如此,有生死台比试,有半年期擂台比斗,有一些秘境试练,有各个门派会武比试;而为了维生,要参加炼丹考试,得到炼丹师铭牌;要参加制符考试,得到符师铭牌。

    恍惚之间,楚云觉得彼此模式都是一样。

    只是在地球上,考试争夺的的名誉,争夺的是利益;

    而在修真界,考试争夺的是各自资源,以生死为代价,每次考核,每次试炼,都有很多人化为灰灰。

    想着想着,楚云向四周看去,人山人海不断,好似一个个蚂蚁,参加考核的修士太多太多了,参加的天才太多太多了,正所谓天才如白菜,人杰如草芥。大致的数了一下,大约有十万多人参加考核,一个个都是金丹强者,而且精气旺盛,骨龄不足百岁,有些甚至是元婴强者。

    而此刻,一些天才们相互议论着,议论着一些焦点人物。

    这些焦点人物。是天才中的天才,天才中的王者。

    在场的天才门十分清楚,那些焦点人物。才是这场考核的猪脚,而他们仅仅只是配角罢了。

    “王炎乃是王家的第三天才,先天金灵体,资质惊人,修炼金系功法事半功倍。在四岁时开始练气,八岁时筑基,二十岁时成就金丹。刚刚结丹,便是六品金丹。如今更是七品金丹!王炎战力惊人,在二十岁时,刚刚结丹,便是斩杀一为金丹巅峰的魔修;在荒古战场。斩杀了八位剑道修士的联手围杀;后来,一位元婴高手狙杀他,结果被他强势斩杀!”

    “孔雀仙子出生于孔雀山,是飘渺帝国十八个九品门派之一。她是孔雀山这一代最为杰出的妖孽天才,下一任掌门接班人。传说之中,她出生时,有天地异象,资质惊人,若成长起来。将来必定能够成为一名炼虚强者。”

    “她叫鹿雪,身上一半魔族血脉,一半人族血脉。凝练出八品金丹,性子冷静,曾经三位元婴强者围杀他,被他强势斩杀!”

    “那个天才,名叫秦明,是白虎山的强者。身上流着白虎血脉,是一等一的强者!”

    从这些议论中。楚云得知了不少天才王者的消息,只是这些只是天才王者的一部分,很多天才王者太低调了,低调的没有人注意!

    而此时,竟然再次遇到了孔雀仙子。

    只是,此刻孔雀仙子被众星捧月,好似天子娇女,好似高高在上的公主;而他只是憋屈在一角,混杂在人群中,属于路人甲路人乙,没有人在意。

    若是孔雀仙子,认出了他,想来会上前砍杀他,将他剁成十八截,发泄昔日被玷污的仇恨。

    只是,楚云不在乎,此时的实力较之之前,提升了几倍都不止,而他又是一日千里,修为快速的提升着,提升速度之快,超越了很多天才,只要他不断变强,那就不怕孔雀仙子报仇。

    她若是报仇,那就让她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昔日,如何对待白清儿,此刻就如此对待她。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丑陋,人心险恶,好似九幽地狱。没有实力,难以在邪魔纵横,丑陋的时代,保全性命,活下去。

    强者,是不受指责的!

    楚云胡思乱想着时,一道血红色的光芒闪过,光芒消散后,一个女子出现。

    她身上披着血红的战甲,腰间披着战裙,脸上带着面甲,脚上穿着战靴,浑身上下皆是被战甲包裹,唯有露出一双血色的眼睛,好似杀戮魔君转世。

    一道道血色符文刻在战甲上,符文深奥古朴,好似蝌蚪一般,好似流水一般,随时在变化着。这些符文凝聚起来,又形成一个个符文大阵;而一个个符文大阵,有似乎在演化着天地杀戮真谛。

    在战甲上,一股惊天的煞气冲天而起,鬼哭神嚎,似乎无数怨灵在哀哭,无数灵魂在恐惧。

    一杆青铜色的战戟握在手中,云瑶好似有捅破天,斩破地,杀戮诸天神魔的无上威力。

    正是九公主云瑶。

    “这场考核,由本公主主持!”云瑶说道,“第一个试炼,就是凭借自己的实力,不许使用任何法宝,到了杀戮峰!不然自动退出!”

    说着,远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山峰,高越数千米,特立独行,好似巍峨的巨人一般。这个山,正是杀戮峰。

    三万年前,飘渺仙王以*力,铸石为山,形成一座山峰,然后端坐在山顶为众生讲道。后来杀戮之都,历代帝王都会降临到这座山峰上讲道。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山峰,最为普通不过。

    可是经历了飘渺仙王讲道之后,又是经历了历代大能讲道,渐渐的沾染上了一丝灵性,变得不凡。

    悠悠岁月,眨眼之间,三万年已经过去了。

    此时,这座普通的山峰,变得不凡了起来,上面沾染着飘渺仙王的杀戮之意,威压惊人,在那股惊天的杀意面前,一般修士根本难以靠近。而唯有强者,唯有绝代天骄,才有资格近距离接近杀戮峰。甚至是登上杀戮峰。

    十万天才,好似一个个蚂蚁一般,想着杀戮峰前进而去。

    距离越来越近。只是刚刚接近十里,便是感到一股冲天杀意,压迫而来,肌肤隐约间发痛,似乎被利刃切割一般。恍惚之间,一把凌厉的血色巨剑出现,似乎要降临下来。斩断头颅。

    很多天才下意识的止住了步伐,杀戮峰的威名很多修士是知道的……

    只是。在片刻犹豫之后,很多修士眼神闪着坚定,继续向前而去。

    在东荒,杀戮之都是当之无愧的圣地。拥有丰富的资源,有各种典籍密集,还有各种名师,高手辈出。一旦入了杀戮之都,就是一步登天,所在的家族会得到赏赐,会得到各种荣耀,会有远大的前途。

    进入杀戮之都,等于走上了快车道。更加接近成功。

    在场的天才们,来自东荒的四面八方,都是天子骄子。都有着自己的骄傲,岂能轻易退缩。

    很多修士迈步向前,走向了杀戮之山。

    越是前进,威压越大,杀戮之意,杀意好似锋利的无影剑。不断刺杀而来,又好似潮水一般。一波接着一波。

    杀意侵蚀越发的厉害,一些修士立时脸色苍白起来,一些修士满头大汗,筋骨发涨,一些修士更是面目狰狞,一些修士坚持不住晕了过去。一步步前进,每时每刻,都有了被淘汰。

    杀意如潮,杀意如海!

    杀意绵绵,如剔骨之刀;杀意涛涛,如不绝海浪!

    一开始时,楚云还有一丝兴致,查看四周,比较他处在什么水平,可是渐渐的收敛精神,凝聚所有注意力,全力向前,迈步而去。

    “噔噔噔!”

    楚云向前着,只觉得身上的压力,越发的巨大,好似背着一个大山前进。

    距离杀戮峰越近,杀戮之意越大,压力越大。

    这种杀意不仅带来身体上的负荷,步步艰难,更是让灵魂无时无刻,不受着折磨,头痛欲裂。

    在杀意的侵蚀之下,楚云只感到要昏过去。

    不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是扛不住这种压力,似乎唯有昏过去,才能解脱。只是楚云摇了摇头,眼神中闪出坚定之意,此刻不能退出,不能失败,唯有走到最后,走到杀戮峰上。

    唯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获得荣耀,获得尊严!

    “天子法相,君临天下!”

    楚云心思运转,身上的气质变化,好似变为了一位威严的帝王,率土之滨,皆为非王土;率土之臣,皆为王臣。君王一怒,伏尸百万;君王挥剑,万里血战。

    君王就是掌控杀戮,操纵杀戮,岂能被杀戮所畏惧。

    天子法相,不断的吸收着杀戮之意,气势不断的上涨着,灵魂的那一丝丝阵痛,渐渐的缓解了,楚云迈步向前。

    …………

    而此刻,在杀戮峰巅峰,一个身穿血色战甲,带着鬼面的女子,正在服俯视着一群群,不断前进的“蚂蚁们”。

    “不知谁又能登上杀戮峰?”

    她正是九公主云瑶。

    这次考核,第一局很简单在,只要是抗住了杀戮峰的威压,抗住了杀戮之意的冲击,登上杀戮峰就足够了。

    为了降低难度,将杀戮峰上的威压和杀意,适当的压制了一部分,免得全军覆没,一个也不合格。

    此时刚刚在上,俯视着一切,就发觉,十万天才很快的分成了几个层次,有些修士止步在九里,就晕倒在地;有些修士到了六里时,步步艰难,似乎前进的可能性不大,还有一些在五里时,开始癫狂了起来,似乎陷入了幻境中。

    而此时,九公主云瑶看先了一个男子,这个男子星眉剑目,长得一表人才,身上更是有洒脱之感,运转着灵魂之力,从容自在的抵御着杀戮之意,轻松写意,正是这这一届的天才之王柏青。

    又看向了一个少女,一身白衣,英姿飒爽,冷艳娇美,身上闪烁着五彩光芒,化解着杀戮之意,正是又一个天才之王孔雀仙子。

    又看向了一个中年,一身蛮力,筋骨如铁。炼体如宝,靠着强横的肉身,强行抗衡着杀戮之意。步步向前,又是一个天才之王。

    从这个看到那一个,一个接着一个,这些天才之王都是极大机会,登上杀戮峰,成为杀戮之都的弟子。

    而这时,云瑶又看向了一个少年。他走的很慢,却是走得很稳。似乎用一些手段,不断吸收着杀戮之意,壮大着自身的气势,从而加快了前进的速度。这个少年。正是楚云。

    “他是有缘人,不知他能走多久!”

    云瑶看来一眼,就闭上了眼睛,不再关注。

    世界上天才太多太多了,多的好似蚂蚁一般。所谓的天才之王,也只是值得她看上一眼而已。

    楚云,能被她看中,只是因为有缘人的身份而已,除去这一点。没有值得她太过关注之处。在适当的投资之后,就放在一边了。毕竟天才太多了,而楚云只是其中之一。还不值得她花费大部分精力去关注。

    …………

    走呀走,走到五里时,天子法相,摇摇欲坠,似乎再难以吸收。

    天子法相,似乎随时要破灭一般。

    “战意九转。战意不屈,我为不周。不周为我!”楚云一声断喝,收敛起天子望气术,运转起了战意九转,识海中一个个战意符文开始的流转起来,加持在灵魂上加持在身体上,整个人瞬间发生了剧烈变化,一股滔天的战意,冲天而起,辗压向了冲击而来的威压。

    传说中,不周山乃是盘古脊椎所化,有盘古顶天立地之意,战意绵绵,威压八法。太古时代,一些先天生灵,绝代大能,纷纷想要登上不周山,一览众山小,俯瞰洪荒。然而登上不周山者寥寥几人。

    而战神刑天,靠着大毅力登上了不周山,并得到了盘古残余意念的赞赏,得到了无上功法战意九转。

    而今,他要靠着刑天遗泽,登上这杀戮峰!

    “轰轰轰!”

    杀戮之意冲击而来,好似大海波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而冲天战意,好似海中的岛礁,千击万磨,依旧永存。

    在杀戮之意与冲天战意的冲击下,楚云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明悟,没有冲天战意,岂有杀戮之心;没有杀戮之心,岂有冲天战意。

    战意,是战斗*!

    杀意,是杀戮*!

    战神刑天,杀上远古天庭,为的不是争名夺利,不为了自身利益,而是抱着玉石俱焚之心,为了巫族最后一丝血脉保存,而浴血死战;

    飘渺仙王,一生杀戮无数,一个个大能,一个个修士死在了他手中,最后建立了杀戮之都,为的是守护一方,保土平安。

    他们人生经历各部相同,然而目的都是相似的。

    战神刑天,不会无缘无语战斗;飘渺仙王,也不会无缘无故杀戮。

    只为了心中的信念,而战斗;只为了心中的守护,而杀戮。

    “以杀戮之意,淬炼冲天战意!”

    心中顿悟,楚云立刻运转起了战意符文,一个个符文闪烁着光芒,不断的吸收着杀戮之意,不断的壮大着,不断的蜕变着,最后分裂,变为了一个个全新的战意符文。战意符文不断的变多着。

    一个,两个,三个……最后化为九十九个。

    九十九个战意符文,再度融合在一起,好似熔炼为一体,化为一个全新的战意符文。

    随着这个战意符文的变化,楚云身上冲天的战意收敛,再也没有那股锋芒毕露之感,有的只是收敛,好似一把宝剑在鞘,锋芒暗藏,不出剑则已,一出剑九州生寒。

    战意九转,第二转凝练成功。

    随着,战意九转凝聚成功,原本咄咄逼人的杀戮之意,再也难以威胁他,好似寒风拂面一般。

    稳着脚步,楚云迈步向前,距离杀戮峰越来越近,三里,二里,一里……

    在进入一里范围时,楚云忽然感到精神恍惚,记忆似乎被封印了,陷入了一片幻境中,难以自拔。

    在幻境中,他出身在一个修真世家,是一位少年天才,极品仙灵根。三岁练气,十五岁筑基,是家族中一等一的天才;然而在十八岁时,遭到了敌人暗算,丹田毁坏,修为废掉,从高高在上跌落到了凡尘。

    曾经一个个恭维声音,变成了讽刺话语,一个个昔日可敬的前辈,变得面目狰狞,好似饿狼;就连是昔日的父亲也是嫌弃他,母亲也看不起他。

    形单影孤,好似整个世界都丢弃了他。

    天地弃子!

    在寂寞中,在失落中,离开了家乡,向着远方走去,不为别的,只为寻到一处葬身之地。

    既然被世界遗弃了,那就选择死去吧!

    安安静静的死去,免得族人幸灾乐祸,免得家人欢呼。

    “轰!”

    幻境自动的消散而去,楚云却是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幻境是虚假的,人生却是真实的。

    真亦假,假亦真!

    而这时,楚云一步迈上人杀戮峰,向四周看去,一些修士也是登上了杀戮峰。只是一些修士勘破了幻境,或是从幻境中摆脱而出,想要登上杀戮峰,却是感到一股排斥传来,建一一些人挤了下去。

    一些修士向上攀登者,可还是没有登上去。

    一些修士不服道:“我等勘破了幻境,为何登不上杀戮峰?而那些人陷入了幻境,未摆脱幻境,却是登上人杀戮峰,这是什么道理?”

    楚云仔细看了四周,果然,登上杀戮峰的,有些勘破了幻境,有些却未勘破幻境。

    “因为,你们眼中无泪!”

    九公主云瑶道:“杀戮峰营造出的幻境,不说尔等,就是大乘期也会迷失。迷失之后,何时勘破幻境并不重要,重要是经历幻境悲苦后,是否眼中有泪!眼中有泪,故而能登上杀戮峰,而眼中无泪,登不上杀戮峰!”

    “为何如此?”

    在场的修士凌乱了,登上杀戮峰关键,竟然与是否眼中有泪有关!(未完待续)r655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