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轮回在三千世界最新章节 > 轮回在三千世界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1章九月九日,静念禅院!

正文 第71章九月九日,静念禅院!

作品:轮回在三千世界 作者:迦太基的失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打天下,从来不容易。

    首先要有宏观的规划,大致的战略步骤,战术上小心谨慎,及时的把握时机,有着强大的人才储备,有着强大的军队,合纵连横,各个击破,最后还需要运气。经历一场场血战,才有可能笑到最后。

    而此刻,李建成竟然说错了,还有一种最为直接,最为简单的手段。

    立时让尤楚红,还有独孤凤来了兴趣。

    而李建成也没有卖关子,直接道:“所谓的这个计谋,那个计谋,这个算计,那个算计,其实都是实力不足的表现;若是实力足够强大,不需要什么阴谋诡计,也不需要什么算计,只需要**裸的辗压就足够了,就好似泰山压顶,避无可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一切算计,都是徒劳的!”

    “如今,天下风云汇聚在洛阳,只要我击败了天下群雄,击败天下群雄的围攻群殴,一切都好说了!”

    在洪荒世界,鸿钧是当之无愧的皇帝,一言为天地法,一言决定洪荒的历史走向。只因为他有强大的力量,强势辗压一切,即便是三清、西方二圣,女娲等,联合出击,也是挡不住他。

    他无敌,故而他是皇者。

    在北离世界,当年飘渺圣皇能够威压北离世界,是当之无愧的皇者,只因为她实力强大,一举击败了几十个大乘期强者联手。世人为之战战兢兢,不得不臣服。

    在这个世界也是如此,强者为尊。实力至上。很多规矩变化,很多事情变化,可是不变的是强者为尊,不变的是实力至上。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皇者,一种皇者精于算计,合纵连横。不断铲除敌人,建立一番霸业;而另一种皇者。掌握绝对的强势的力量,强势击败各方联手,让他们不得不臣服。

    这也是低武世界,与高武世界的区别所在。

    在低武世界。顶级武者的作用微乎其微,战争胜负,更多是靠着人海战术,靠着底层将士决出胜负;可是在高武世界,顶级武者往往决定一个势力的盛衰兴亡。

    而此时,尤楚红也罢,独孤凤也罢,都是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

    “正所谓军队征伐。动用粮草器械无数,又是行军之苦,攻城之难。死伤无数,太麻烦了。可是从高层动手,就简单了很多,只要我击败了宁道奇,击败了天刀宋缺,击败了武尊毕玄。击败了天下各路强者,甚至是他们联手出击。我也一力败之。天下谁敢不服,天下谁能不服?”

    李建成傲然道,“谁又敢阻拦我一统天下大势?”

    说着,一股滚滚的气势,压迫而来,尤楚红也罢,独孤凤也罢,都是微微一惊。

    尤楚红道:“若是世子真能如此,谁又敢阻拦世子?”

    独孤凤道:“吹牛,你真的有那样厉害吗?”

    李建成没有回答,只是道:“当年,前辈似乎练功走火入魔,伤了身体,在下愿为阁下诊治一番,算是礼物吧!”

    尤楚红道:“世子,还懂得医术?”

    “自然懂得!”李建成平静道。

    “能不能治好,这里多谢世子了!”尤楚红说道,伸出了手腕。

    李建成伸出右手,按向了尤楚红的手腕之处,立时一股强势的真气冲击而来,李建成心念一动,手上的真气涌动,好似潮水一般,立时的强势辗压而来,好似摧枯拉朽一般顿时将阻拦的真气击溃。

    尤楚红微微惊讶,刚刚试探中,她完败!

    片刻之后,李建成笑道,“前辈这是一点小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可惜遇到了庸医!”

    独孤家四大门阀之一,在朝廷内势力庞大,影响深远,可毕竟不如慈航静斋、魔门等武林圣地,底蕴上的不足,在习武上容易出现岔子。

    练武,可强身健体,只是练武不当,则会损害身体。尤楚红是一个好强的性子,在练武时,有些追求急功近利,故而损害了经脉,时间久了,小毛病变成了大毛病。

    其实,尤楚红的伤势,慈航静斋或是魔门一些高手,都可以治好。毕竟医道、武道本身就是一家,一些武学高手,往往也是医术大师。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不论是慈航静斋,还是魔门,都是不愿意这个老夫人痊愈,实力更上一层楼。

    于是尤楚红的伤势一直持续着,一直没有好利索。

    而这点伤势,对于李建成而言,小事一桩,他至少有六种法子可以治好。而最为直接,最为简单的手段,便是动用长生真气,进行治疗。

    长生诀,本身就是养生的功法,凝练出来的长生真气,最有利于延年益寿,休养身体,滋补亏损的身体,无往而不利。

    李建成运转着生死诀,生死之气快速转化,大量的长生真气,进入了尤楚红体力,滋润着受损的经脉,修复着伤势。

    随着长生真气的运转,尤楚红只觉得体内暖洋洋的,留下的老病根,一点点的驱除,那种感觉是如此的美妙,好似枯木逢春一般,枯竭坏死的经脉,渐渐的散发出强烈的生机,蜕变着……

    而这时,治疗结束了。

    “奶奶,你变年轻了!”

    独孤凤惊讶道。

    拿过一个铜镜,看着镜子内的自己,仿若是年轻了十岁一般,尤楚红压下心中的惊讶和激动,说道:“世子,真是神迹!”

    李建成说道:“前辈,伤势好了大半,接下来,静心休养,勿要动武,想来会好差不多!”

    …………

    宴会结束后。李建成回到了住所。

    而此时,又来了一个熟人,竟然是尚秀芳。

    “原来是尚大家!”李建成笑道。“不知,尚大家,所谓何事?”

    “世子,可是要在九月九日,去静念禅院,夺取和氏璧?”尚秀芳问道。

    “嗯!”李建成点点头道。

    “世子,最好不要去!”尚秀芳劝说道。“那里是龙潭虎穴,危险无比。世子若是去了,凶多吉少!”

    “正因为是龙潭虎穴,凶多吉少,我才去。若是太安全了。我反倒是懒得去!”李建成唏嘘道,“人生寂寞如雪,这个时代想要寻找匹敌的的对手,太少了!”

    “公子,就那样想要当皇帝吗?”尚秀芳道。

    “错了。皇帝对我而言,一点诱惑也没有!”李建成道,“当了皇帝,不会为之多活几年,也不会快乐多少。反倒是麻烦会多了很多。当皇帝无兴趣,只是对于和氏璧有一丝兴趣,对于白道的那些高手。有些兴趣!”

    尚秀芳道:“公子若是不去,秀芳愿意嫁给公子?”

    “咳咳!”李建成咳嗽了一声,大脑立时间凌乱了,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说。在诸多女子中,绾绾太过算计,白清儿太过有野心。师妃暄太过精明,沈落雁太过聪明。而尚秀芳则好了很多。

    若是有可能,娶这样的女子,倒是幸福无比。

    只可惜了!

    李建成笑道:“秀芳,为什么?”

    尚秀芳叹了一口气道:“而静念禅院又是佛门之地,若是一个不好,那就是流血厮杀。而秀芳厌恶战争,厌恶厮杀……”

    “可惜了……”李建成道,神情有些忧郁,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朝堂是一个江湖,市井是一个江湖,家族是一个江湖,而佛门也是一个江湖。慈航静斋也罢,静念禅宗也罢,都是佛门之地,本来当远离政治,唯有如此才能免去祸端。可是他们倒好,竟然玩起了选帝大会,想要将帝王玩弄在手中。”

    “尚大家厌恶战争,可是天下处处是战争,处处是厮杀。想要结束战争,唯有开启战争;想要天下止戈,唯有挥动长戈。天下之乱,起于洛阳;天下之乱,终于洛阳。那就让我,以洛阳为点,终结战争吧!”

    尚秀芳摇着头,还是走了。

    …………

    次日,又来了一个女子,竟然是许久不见的东溟小公主单婉晶。

    “你来洛阳干什么,你这是找死?”一见面,单婉晶就说道。

    “你说对了,人生寂寞如雪,我这便是找死!”李建成平淡道,“再活下去,一点意义也没有!”

    单婉晶气呼呼的说道:“你等着,若是你死了,我会替你收尸的!”

    “多谢了!”李建成平静道,“若是我死了最好烧成灰,把骨灰送回家中,那我就更感谢了!”

    “打架,若是没有好的兵器,怎么能行!这把宝剑暂时借给你,免得你兵器不行,最后被人砍死!”小公主单婉晶说着,从背后取出一把宝剑,递给了李建成。

    李建成心中升起一丝感动,接过了鹿皮套,打开弹簧,一把宝剑出鞘,明亮的光芒,照耀着整个房间,明亮如水,好似虚空中诞生了一道闪电,锋利的剑锋上,传来一阵阵寒气,似乎让肌肤都冻结一般。

    仔细看去,在剑柄上写着两个小篆:紫电。

    前世今生,李建成见过了太多的名剑,青锋剑锋利无双,切割破碎;紫微软剑诡异莫测,宛若毒蛇: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当然还有,西昆仑的天罚剑,宛若天罚。

    这把紫电宝剑,算是不错了,如紫色的闪电一般。

    东溟派,是专门制造兵器,一些兵器是大众类型,供给将士们使用,属于批量生产,质量一般;而一些兵器,属于精品类型,讲究吹毛利刃,削铁如泥,锋利无双。

    而这把紫电宝剑,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若是将剑道分为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是,手中有剑,心中有剑,讲究剑术精妙,宝剑锋利,双方叠加,威压四方;第二个境界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讲究脱离剑招的藩篱,脱离了剑器的藩篱,进入了无形制有形的境界;第三个境界是。手中无剑,心中无剑,讲究无无变化,万物皆可为剑,驾驭万物为剑。

    此时,李建成早已经领悟了无无剑意,有剑无剑。其实差不多了。

    摸着指点宝剑,李建成还是心生感谢。

    “放心吧。有了这把宝剑在手,没有谁能杀得了我!”李建成说道。

    送完了宝剑,单婉晶起身离去。

    …………

    接着,又是来了一个女子。正是阴葵派的圣女绾绾。

    “夫君,你好大的胆子,原本以为妾身的胆子最大,如今才知夫君的胆子更大!”绾绾笑道,“夫君,这是要举世皆敌!”

    “唯有举世皆敌,才能威震天下,才能结束乱世!若是一个城池一个城池打,一个军阀一个军阀消灭。不知需要打多久,拼杀多久,才能天下太平!”李建成平静道。“我累了,懒得拼杀了,干脆用一些利落的手段,结束战乱!”

    这是一个糟糕的时代,天下野心家众多,相互坑害。父子相疑,兄弟相残。就连是妻子也不放心,深恐带了绿帽子。今天是盟友,明天可能就是敌人,即便是盟友结盟,也是相互警惕,貌合神离。

    在这个时代,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爱情,有的只是相互算计,相互坑杀。唯有坚持到最后,活了下来,名扬天下,那时亲情有了,友情有了,爱情也有了。

    这个时代,也有优点。

    那便是各个势力的首领,多是顶级强者,都是以强横的实力,得到了部下的尊敬。只要击败了这个势力的首领,那么这个势力也会随之战败,随之崩溃,这年头可没有宁死不屈,没有杀身成仁,有的只是朝三暮四。

    强大的武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对于治国治民无益处,却可以搞定一个个个敌人,让敌人死去,或是臣服。

    “夫君,可需要我阴葵派相助?”绾绾说出了目的所在。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此刻李建成要吊打白道的高手,魔门自然是举起双手双脚,赞成。

    “那你们如何相助?”李建成问道。

    “若是夫君,能斩杀宁道奇。我魔门可出动高手,牵制白道各路强者!”绾绾说出了计划,“那时,夫君趁机夺取和氏璧,日后称皇登基!”

    “好!知道了!”李建成平静道。

    一切前提,都是出手斩杀了宁道奇,这个白道的**oss。有些画饼充饥的味道,只是李建成不在乎。

    一个个都在算计着,只是他不在乎,在绝对的实力前面,一切都是虚无的。

    …………

    九月九日重阳节!

    洛阳城外,静念禅院之外。

    迎着太阳,吐纳着天地间紫气,李建成步行到了静念禅院外,俯视整个寺庙,只听阵阵梵呗诵经之声,悠悠扬扬的似从遥不可知的远处传来,传遍整个寺院。

    净念禅院内建筑物都依次排列在正对寺门的中轴线上,以铜殿为禅院的中心,规模完整划一。中间那座阔深各达三丈,高达丈半的铜殿,整座都为金铜所铸,不但需极多的金铜,也需要高超技巧。

    除铜殿外,所有建筑均以三彩琉璃瓦覆盖,色泽如新。却不知是因寺内和尚勤于打扫,还是瓦质一直如此。尤以三彩中的孔雀蓝色最为耀眼。阳光照射下,简直宝光万丈,辉灿耀目,真有如西方极乐仙境一般,一种超凡脱俗之风扑面而来,让人沉浸其中,久久感动而无法自拔。

    太宏伟了,李建成感叹道。

    隋唐时佛教之昌盛,财力之雄宽,由此可见一斑。此时的佛门开始衰败了,大量的金银、人力流向了佛门,甚至开始渗透上层,引起了一些帝王的忌惮。故而,有了一次次灭佛之举。

    外面烽火连天,生灵涂炭,这帮和尚却独身其好,还靠虔诚百姓的香油钱过着闲情悠然的生活。天下有多少人温饱不继,可是这帮沙门高人却还有闲钱来铸金铜大殿,来做这些三彩琉璃大殿。

    不知他们那些沙门高人是否吃饱了没事干,还是吃饱了撑得慌,竟然自作主张,为天下万民挑选真命天子!

    庙宇起得虽高,境界却差了。

    李建成心中的厌恶之感,更加强烈,有那么漂亮的房子住着,又天天吃饱喝足,心性境界又能高到哪里去?又谈何济世救命?

    李建成还未及山门,便早有知客僧在门外。

    “贵客留步。”一个年纪稍大的知客僧合十道:“本院近日有事闭院数日,不接世事,还请贵客速速离去。”

    “就说李建成来了!”李建成道。

    知客僧听后,立刻慌忙的禀告而去。

    在门口等待着,李建成思绪有些散乱,恍然的想起人前世的经历。在前世为独孤求败时,曾经登临少林,那时与少林方丈论道,何等畅快;而后来,转世为谷神通,与金刚门一脉传人鱼和尚论道,也是畅快无比。

    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圣僧,不论是气度,还是人品,皆是让人佩服。

    可是,这个时代的出家人,他却没有一丝好印象。慈航静斋,说白了就是一个尼姑庵,可是所在的山峰竟然名为帝踏峰,太世俗了!

    还有师妃暄,本身是带发修行,说白了也就是一个预备尼姑,然后是需要静心礼佛的。可是她从来没有穿过袈裟,也没有带过佛珠,佛经也论得很少。反而是到处打打杀杀,与绾绾拼杀,意气之争;又是在洛阳,玩起了选帝大会。

    佛门讲究四大皆空,一点也看不破。(未完待续)

    ps:感谢社会调查者投了2票,社会调查者打赏了688起点币r7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