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轮回在三千世界最新章节 > 轮回在三千世界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9章比试三场
    “可惜!”

    李建成心在惋惜不已,相对于钩心斗角,阴谋算计,他喜欢**裸的辗压,以强势镇压敌人。

    阴谋诡计,多数源于自身实力不足;实力强大时,只需要施展阳谋,纵然是敌人看破,也没有化解之法。

    原本,以为李密会冲动,将会一场血战,而他趁机灭了瓦岗,只可惜李密太精明了,太会察言观色了,察觉到一丝危险,就明智的选择了避开了。李密已经认雄了,他再咄咄逼人,似乎有些不对。

    “贤侄,想要回货物,也不是不可,只是就这样拿回去,似乎我也太没有面子了!”李密笑道。

    “不知有什么条件,划一下道!”李建成道,“我最不怕考核了!”

    “贤侄实力强大,自比为天下三大宗师,可有兴趣比试三场!”李密道。

    “好,人生寂寞如雪,没有鄙视太无聊了,单挑还是群殴,文比还是武比,魏公选择吧?”李建成笑道,“只是没有一些彩头,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彩头?”李密道,“贤侄,想要什么彩头!”

    “魏公看着给吧,想来不会丢了面子!”李建成说道。

    “好!”李密点点头道,“那明天再战!”

    想着明天比试,李建成隐隐间就有兴奋之感。李密谨慎至极,不打无把握的战,显然是觉得今天难以搞定他,想要拖延到明天。可能会搬来救兵出击,可能会布置下一些陷阱,也可能有其他算计。

    只是,李建成一点也不在乎,敌人若是太废物,轻松赢了,人生岂不是太无趣!

    在一些侍女的引领下,李建成离去。而其他的一些将领也是陆陆续续退去,大帐内仅仅是剩下徐世绩、沈落雁、李天凡等,寥寥的几个亲信。

    “可恶,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此时剩下了亲信,李密再也忍受不住怒火,挥手间就将一旁的茶壶,水杯等,摔落到地下,立时间传来稀里哗啦的声音。

    在场的众人,都是心神战栗,不知该如何劝说。

    许久之后,李密才平静了下来,冷笑道:“明天三场对决,不知该如何应对?若是明天三场比试,我等输了,那瓦岗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第一局,可比棋奕!”沈落雁开口道,“我的棋奕还算是不错,想来能赢了!”

    “那第二局该如何?”李密又问道。

    “第二局,可比试武艺!”一旁的徐世绩道,“宋家的二爷宋智,有着地剑之称,剑术之强,仅仅是逊色于奕剑大师傅采林,可能不如三大宗师,可也是最接近的一批人。宋智出手,李建成必败!”

    “真的必败吗!”李密手指敲击着桌子,问道,眼神看向了沈落雁。

    沈落雁深吸了一口气道:“胜负在五五之间,而我有种感觉,宋智似乎不敌李建成!”

    “他真的那样强吗?”李密问道。

    “只强不弱!”沈落雁说道:“四大寇,实力不如我瓦岗,可是也是一方豪强,实力强大。可是四大寇动用了三千骑兵,一万步兵,联手围杀,尚且被他杀得大败,四大寇纷纷死在了他的手中,实力之强大,已经是三大宗师级别。而地剑宋智,不过是虚有其名,世人皆是恭维他为宋家第二高手,其实水分极大,地剑差天刀不知多少!”

    “那不正好,若是他胜了地剑宋智,这是打宋家的脸面,让宋缺脸上无光,宋家与李家必然交恶;若是李建成不敌,在比赛中受了伤,我瓦岗正好出手灭了他。”李天凡说着计划,“他习练的是什么功法,战力有多高,实力有多强,这皆是不知。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正好借着宋智的手,试探一下李建成的实力!”

    李密点点头,在场的众人也是点点头。

    这的确是一个法子,不论胜败,瓦岗皆是好处无数。

    李密道:“第三场,如何比试?”

    沈落雁道:“不如比试文采?”

    “比试文采,莫非沈军师,又要比试第三场?”一旁的李天凡道。

    沈落雁道:“我精通的是法家之学,兵家之道,纵横之术,至于琴棋书画,文采**,倒是一般般。我不行,可让尚大家比试第三场!”

    世界很小,很小,那些豪门世族的千金,嫡系大小姐们,圈子很小,彼此都是相互熟悉,都是知根知底。沈落雁与尚秀芳是手帕交,交情很好,只是沈落雁性格刚强,精通的的是法家、兵家、纵横家学说,精通治国之道,领军对决之道,合纵连横的学问,至于琴棋书画之类,反倒是一般般;而尚秀芳,在治国和领军上,是一窍不通,可是在琴棋书画上,却是多有惊世才华。

    “那好,第三场就请尚大家出手!”

    …………

    《水经注·谷水》写道:“谷水又东,逸金墉城北。魏明帝于洛阳城西北角筑之,谓之金墉城。起层楼于东北隅,(晋宫阁名》曰“金墉”,有崇天堂即此地。

    东汉的王充在《论衡·道虚篇》中有:“如天之门在西北,升天之人,宜从昆仑上。”

    西晋代魏之后,“魏宫人皆在其中”。北魏“迁京之时,宫阙未就,孝文帝徒金庸城”。《洛阳伽蓝记》曾描绘金庸城“重楼飞阁,遍城上下,从地望去,有如云也”。

    到隋朝末年,天下大乱,金庸城又成为军事要地。

    而此时,尚秀芳正好到了金庸城演出。

    “中原干戈已久,不知何时才能止戈!”站在绣楼上,尚秀芳望着窗外,幽幽叹息道。

    她不喜欢战争,一点也不喜欢,只因为一场战争,父亲披挂出征,想着要扬名立万,封侯拜相,只留下母亲在家中苦苦的等待,许久之后传来父亲阵亡的消息。那时,母亲顿时昏了过去,而她才刚刚五岁。

    几年后,母亲也去世了。

    孤苦伶仃,就剩下她一人,只能是到了叔父家,寄人篱下,过着苦日子。

    在十四岁时,离开了叔父家,在外闯荡,开始到处演艺。

    外人,称呼她为尚大家;

    可是骨子里,很多人瞧不起她,认为她不过是一个卖唱者而已,高级**,免不了低贱的身份。

    **,不管是如何受人吹捧,终究是下层低贱的身份。

    “珠泪纷纷湿绮罗,少年公子负恩多。当初姊妹分明道,莫把真心过与他。仔细思量着,淡薄知闻解好么。”

    “洞房深,空悄悄,虚抱身心生寂廖。待来时,须祈求,休恋狂花年少。淡匀妆,周旋少,只为五陵正渺渺。胸上雪,从君咬,恐犯千金买笑。”

    尚秀芳不觉低声吟唱道。

    这个世界上,看中她美色的人,大有人在,可是真正看重她内心,对他好点的又有哪一个!

    母亲说过,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到的反而是弃之如敝屐。

    “秀芳,又在伤怀!”

    这时,一个女子走上了绣楼,正是沈落雁。

    尚秀芳欢喜道:“沈姐姐,你来了!”

    ps:节操碎了一地!!

    i1153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