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轮回在三千世界最新章节 > 轮回在三千世界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8章推算国运
    宋辽之战,一打就是十年。

    公元1114年完颜阿骨打向辽朝宣战,随后在宁江大捷和出河店之战击败辽军。公元1115年,阿骨打称帝。并正式发动灭辽战争。金灭辽之战发生于公元1120年至公元1125年间,始于金攻击黄龙府,终于公元1125年金占领辽的燕云之地。辽天祚帝耶律延禧兵败,于宋辽边境的应州被俘。辽国最终被金国所灭。

    金朝先攻下辽的黄龙府,公元1120年再攻打临潢府,公元1121年攻占辽阳府,公元1122年再攻下大定府,公元1124年攻陷析律府及大同府,公元1125年俘辽天祚帝,成功消灭辽国。

    打了十年战,独孤康也有些疲劳,不是身体上的,更多是心灵上。不过,他还在坚持着,只要是辽国灭亡了,那时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而这时,一个惊天噩耗传来,阿骨打病危。

    “朕不行了,尔等要仔细听着!”

    阿骨打说着遗言。

    四周的儿子、将领们,仔细听着,深恐漏了一句话。作为女婿,作为嫡系,独孤康也参加了最后的告别。这个昔日的枭雄,女真的皇帝此刻垂垂老矣,再也没有一丝英雄气概。

    当说完遗嘱后,阿骨打道:“你们先退下吧,康儿留下!”

    营帐内,只剩下独孤康一人,还有即将要离去的阿骨打。

    “康儿,坐下吧!”

    “多谢父皇!”

    坐在床边,独孤康想要说什么,可是一时间说不出来。

    “康儿,我快死了,最遗憾莫过于没有亲手俘虏辽帝!”阿骨打说着,语气中有些哀伤。

    独孤康接过话,说道:“父皇放心,辽帝自然有几位兄长擒拿!”

    阿骨打忽然问道:“康儿,你精通天人之道,可否为我大金推算国运?”

    “推算国运?”

    独孤康沉默了

    推算国运,历史上有人干过。干这件事情的,都是赫赫威名之辈,几乎成了神话和传说。最有名的就是袁天罡和李淳风的《推背图》。第一个预言的却是姜子牙,他的《乾坤万年歌》,推算万年国运。

    只是独孤康不想推算国运!

    阿骨打说道:“汉人中多奇人。姜太公留下《乾坤万年歌》,预测朝代兴衰的奇书;诸葛武侯留下《武侯百年乩》《马前课》,预言未来变化;袁天罡、李淳风的《推背图》以六十甲子和卦象分别命名,预言后世兴旺治乱之事,更是神妙莫测;《藏头诗》传为李淳风所著,全文以李和太宗对话的形势,预言中华千年国运。”

    “而在当代,宋朝有位奇人名为邵雍,著《梅花诗》十首,预言了他身后中国的大的历史演变。”

    “康儿,你已经是半步御境,感悟天人变化,可否为我大金推算国运!”

    言语中,没有多了一丝恳求。

    临死前,阿骨打还是放不下后代们。

    “到了先天境界,修得是心、神、气、血、意,而心为根本。初期不过是心血来潮,感知危险,渐渐得感悟天人变化,可知未来吉凶。若是到了高深境界,心神运转之间,可推算国运!”

    独孤康说道,只是神情有些沉重。

    “远古之时的易者,太久远了,我不知真假。不过观邵雍梅花易数,可知易道,便是心道,因心生道,道生理,万物变化皆在心中。不论是龟壳占卜、蓍草占卜、竹筷占卜、铜钱占卜,皆是以心为根本!心之所至,无所不能!”

    “我能推算国运,只是我不愿意!”

    “莫非,怕反噬,折损阳寿?”阿骨打问道。

    “折损阳寿倒是其次,怕的是心中不安!未来是可怕的,知道未来是悲哀的。很多人知晓了未来,想要改变未来,却是徒劳武功,白白伤及无辜!”独孤康道,“唐太宗时,太白星屡现于白昼。史官占卜认为是女皇登基预兆。民间又有谣传,说“女皇武王有天下。”太宗对此深恶痛绝。六月,宫廷宴请诸位武官,行酒令,要求讲各自乳名。李君羡乳名为“五娘子”,太宗闻之一惊,遂掩饰笑道:“既为女子,为何如此雄健勇猛?”君羡官职(武卫将军)、封号(五连县公)、属县(武安县),皆有“武”字又为“五娘子”。太宗对此甚为疑忌,遂革其禁军职,后外任华州(今陕西华县)刺史,华州当地民风崇尚修炼辟谷术,君羡时常也随着修炼。御史借机弹劾李君羡与妖人勾结。图谋不轨,太宗遂下令将李君羡处决。”

    “汉景帝以鞅鞅而杀周亚夫,曹操以名重而杀孔融,晋文帝以姬发而杀嵇康,晋景帝亦以名重而杀夏侯玄,宋明帝以族大而杀王彧,齐后主以谣言而杀斛律光,唐太宗以谶而杀李君羡,武后以谣言而杀裴炎,君王杀人不需要理由!”

    “今日,我推算国运,明天就有千万人头落地!”

    阿骨打笑道:“这几年,你征战沙场,杀人无数,竟有怜悯之心,顾惜人命!”

    “这些年,杀戮杀得太多了,杀得我手都软了,心都疲惫不堪!”独孤康说道,“阿修罗王杀戮无数,可最后还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阿骨打问道:“我已经快是死人了,即便知晓天机,又如何?能否,告诉我,大金可延续多久?”

    独孤康道:“胡人无百年国运!”

    “那我大金,未来会亡于谁?”阿骨打眼神明亮问道。

    独孤康沉默了,许久道:“不是亡于汉人!”

    阿骨打道:“那我朝被谁所亡?”

    独孤康道:“天机不可泄露,泄露的就不是天机。这已经是天机了,若是泄露了,恐有不测!”

    所谓的不测,不是指他折损阳寿,死亡都不怕,又岂会怕折损阳寿;怕就怕,金国一些帝王,为了扭转国运,逆天改命,大肆杀戮,伤及平民,祸害无辜。

    在上位者眼中,百姓不过是草芥,不过是蚁民。

    为了一个谣言,一个不确定的预言,杀戮无辜,在正常不过了!

    独孤康是剑魔,砍人杀戮时,眼睛都不眨一下,可那是敌人;对无辜人,对平民,他还真的下不了狠手!

    “康儿,我求你了!”

    阿骨打说道。

    独孤康沉默了,一言不发。

    “康儿,我求你了!”阿骨打再次问道,

    “在北方,在草原!”

    在说出这六个字后,独孤康只觉得心中很疼,又有无数无辜将被牵连,心中隐隐有不安。

    阿骨打轻轻松了一口气。

    独孤康说道:“即便是知道又如何,无法改变,只是徒劳而已!”

    阿骨打问道:“难道无法逆天改命吗!”

    “命运可改,也不可改!”独孤康道:“性格决定命运,当一个人性格如何,便决定他一生轨迹,未来命运流转;唯有改变一个人性格,才能改变命格,从而改变命运,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很多人无法改变本性,也无法改变命运。一个人尚且无法改变本性,一个国家,千头万绪,变化繁杂,本性出诞生那一刻起,就无法改变。一个国家本性不变,命运也无法改变,即便是推算出未来国运,也无法改变国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