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燕战天下最新章节 > 燕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肥如将门
    肥如城县令张虑正在睡梦之中,忽被一阵喧哗声惊醒,不禁勃然大怒,纵身而起,大声喝道:“何事喧哗?”

    一个秦军队率气喘吁吁的奔了进来:“大人,大事不好,燕人杀进来了,快快跑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燕人?”张虑这一惊非同小可,刹那间睡意全无,细细思索了一阵,突然脸色一肃,怒声叱道:“放屁,辛将军十日之前刚刚经过此地,正欲往辽东扫荡燕人余孽,怎么可能反被燕人杀进来了?”

    那队率急道:“大人,卑职说的句句属实,那燕人真的杀进来了,眼看就要挡不住了。”

    话音未落,外面就响起了潮水般的呐喊,隐隐还有兵器的撞击声,脸色微变,立即披挂整齐,纵马奔出府外,只见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在厮杀,到处都是仓皇奔走哀嚎的乱军。

    张虑正不知所措之时,又有一名百人将飞奔而至,喘息道:“大人快走,兄弟们抵挡不住了,速速往南门走吧,否则一旦……”

    话音未落,只见一将纵马飞奔而来,手中大弩一扬,一枝利箭便激射而出,正中那百人将的背心。

    噗!那百人将一句话未说完,便空中鲜血狂喷,缓缓倒地。

    张虑大惊失色,抬头去看那将时,却见是一名身着秦人衣甲的骑兵,不禁勃然大怒:“大胆,你是何人部曲,胡乱放……”

    他的话说到一截突然硬生生的止住了,惊觉四周都是穿着秦军衣甲的士兵在互相厮杀,很显然此人绝非秦军。

    “退!“张虑大喝一声,回马就跑,直奔南门。

    可惜为时已晚,那名射杀百人将的将领正是南宫尘雪,只见他哈哈一笑,纵马飞奔而出,直张虑而去。

    他骑的八尺高的宝马,岂是张虑胯下七尺高的普通良驹可比,只不过百步便已追上,手中长枪如同毒蛇出洞一般,直奔张虑后背,搠了个透穿,然后双臂奋力一振,张虑那百多斤的身躯便被高高的挑了起来。

    一个时辰之后,姬丹在骑信、南宫尘雪、狗屠和鞠燕等人的簇拥下缓步登上肥如城头,只见整座肥如城都淹没在燕军骑兵的人潮之中,马蹄声四起,燕军骑兵正在肆意追杀狂奔乱窜的秦军士兵。

    姬丹缓缓的望着城下嗷嗷大叫的燕军,对南宫尘雪沉声喝道:“立即派出百人精骑出城四处搜索,不得漏出一个秦人,凡是纵马奔逃者一律截回,否则就地格杀!”

    南宫尘雪应诺而去。

    接着姬丹又回头对骑信道:“传令下去,所有将士不得滥杀平民,不得抢夺民财,不得**民女,否则杀无赦!这是我们大燕自己的城,是我们的根基,任何人不得破坏我们自己的根基!”

    “喏!”骑信应道。

    姬丹缓缓的将视线望向西面的夜空,心头踌躇满志。肥如城只是开始,他要让燕地七郡的名门望族和数百万百姓知道,大燕还没玩,大燕的军队又杀回来了!

    辽东苦寒之地,地广人稀,支撑不起大规模的长期战争,真正要想摆脱秦人的樊笼,真正复兴,必须夺回整个燕地七郡,否则就如白雅昕所说的,他不过一个守户之犬而已。

    这一次,他要将整个燕地闹个天翻地覆,燕地七郡是他燕王姬丹的地盘,岂能让秦人舒服的呆下去?!

    ************

    喧闹了大半夜的厮杀声终于渐渐停歇了下来,天色也逐渐发白。

    听着厮杀声,躲在被窝里惊恐了一夜的肥如城内的百姓终于畏畏缩缩的打开房门,探头探脑的朝四处张望,想探查出个究竟来。

    北门城门附近的居民,有人看见了城楼上那杆迎风猎猎招展的“燕”字大旗,不禁惊呼起来:“是我们大燕的旗帜,燕军杀回来了!”

    话音未落,只听马蹄声响动,一队黑甲骑兵飞奔而来,大声呼喝道:“我等乃骑信将军的部曲,奉燕王之命前来收复此城。燕王有令,不得惊扰百姓,望城内大燕子民勿惊!”

    嗬嗬嗬!

    原本还惊疑不定的百姓们纷纷欢呼起来,不少人走出家门,涌上街头庆祝,“燕王万岁”之声不绝于耳。

    其实战国时期的百姓,国家观念并不是很强,说白了秦人统治也好,燕人统治也好,能够活命,能够有口饭吃,他们就心满意足了,要想他们拼死报国的可能性很小,就像秦人灭齐,根本就未遇到什么反抗。

    但是这群驻守的秦军根本不老实,横征暴敛,明地里入户抢劫,见到漂亮小娘更是直接拉走,不折腾个半死不会放回来,致使百姓十分痛恨秦人,此刻故主回归,自然要欢呼雀跃不已。

    燕军各路骑兵纵骑在城内来回驰骋和宣告了一圈之后,便纷纷回营,再无动静。若非地上的血迹和部分尚未收拾的横躺在路边的秦军尸体,似乎根本就未发生过战争。

    城中各家大户、商贾和望族接到消息之后,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尤其是那些望族,他们比起百姓来说,其实国家观念更为强一点,因为望族原本就与王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比如城东一家望族,姓将,在肥如城扎根已数十年,在百姓之中威望极高。而他们之所以能成为望族,与大燕已故大夫将渠是分不开的,这家望族的家主就是将渠的亲侄儿将昭。

    当年燕王姬喜听信粟腹的话,企图趁赵国在长平之战新败,出兵攻打赵国,结果乐开之父乐间和将渠均反对,但燕王姬喜一意孤行,坚持伐赵结果大败而回,幸得将渠主持合议终于赵人罢兵。不过八年之后,赵人还是派李牧前来复仇伐燕,杀死燕将庞暖,使年幼的姬丹不得不赴赵为人质。

    将昭面沉如水,端坐在府内大堂之上,他今年四十多岁,中等身材,一双虎目神光炯炯,神色不怒自威。

    接到打探消息的家将回报,不禁脸色微变,立即腾身而起,厉声问道:“你可打听属实?大王的军队此刻应在医巫闾山守关,岂会出现在肥如城?”

    那家将急声道:“决计不会假,那名传令的百人将,是南宫将军的心腹之将,名郑春,小的曾随老爷曾去骑将军府上拜访时见过此人,所以认得。”

    将昭仍然不敢相信,急忙快步奔出厢房之外,抬头便见远处的城楼上猎猎飘舞着一杆大旗,虽然大旗上的字看不清楚,但是那大旗的颜色和样式显然就是大燕的旗帜。

    “回来了,大燕人杀回来了……”将昭激动得全身微微颤抖,急声回头道,“速备厚礼,我要前去县衙拜访南宫将军!”

    那家将应诺而退。

    这时前面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哈哈……不劳将兄前去看我,骑信先来看将兄了!”

    将昭大惊,急忙抬头一看,只见的一名中年将领身着铠甲,披一袭火红大氅,在数名侍卫的簇拥下已经走到了院中,正对着他微笑。

    将昭擦了一把眼睛,细细确认了是骑信之后,急忙奔了上去,双手紧紧的抓住骑信的胳膊,激动的说道:“我的老天,骑将军,果然是你来了,哈哈哈……”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当年大燕名将骑劫和大夫将渠同朝为官,关系甚好,两家自是经常往来。将渠之子本为燕官,却因病早死,故将昭就成了肥如将家的家主,因两家上一辈关系匪浅,只是也经常去骑家拜访。

    两人寒暄一阵,将昭沉声问道:“辛胜大军压境,将军不在医巫闾山守关,却来偷袭肥如城,却是何故?”

    骑信意味深长的笑道:“将兄果然是身在肥如,心系天下,对辽东战事了解的一清二楚,只是不知为何不愿为官?”

    将昭淡淡笑道:“朝中原有剧越把控,其父剧辛一向与故家叔有隙,将某若是为官岂不是反被其辱?”

    骑信笑笑,脸色突然一肃,沉声问道:“将兄既知天下事,可闻天狼神之事?”

    将昭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缓缓说道:“将某并不信神灵之说,但是此事关系到我大燕的国脉,将某岂能不信?将某听闻大王在辽东灭李信、破高夷之事,神往不已,非神灵附身何以能致此?”

    骑信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传大王诏令,令将昭为大燕肥如令,总领肥如县军政,动乱期间,可便宜从事。”

    将昭一愣,怔怔的望着骑信,半天说不出话来。

    骑信勃然大怒,喝道:“大胆将昭,难道敢抗王令不遵?”

    将昭这才惊醒过来,朗声喊道:“将昭遵令!”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