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燕战天下最新章节 > 燕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破关
    暴雨依旧肆虐着,虽然偶尔会稍稍变小,但是并未真正平息,整座关楼都笼罩在雨雾之中,朦胧而神秘。

    随着吱呀吱呀的响声,高大而坚固的关门缓缓的升了起来,露出巨大的城门甬道。

    姬丹满脸狰狞,手中长戟一指:“杀!“

    蹄声隆隆,千骑奔腾,数千燕军嗷嗷大叫着冲进了关内。

    须臾之间,关内沸反盈天,喊杀声、兵器相碰声、弩箭破空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敌袭,敌袭,燕军杀来了!”

    “该死,这些燕人怎么杀进来了!”

    “赵成那个赵人余孽造反了,兄弟们快跑!”

    ……

    那些躺在营帐内的士兵,原本都已解甲摘盔,睡觉的睡觉,赌钱的赌钱,吹牛的吹牛,谁也向不带燕人突然从天而降,上来就是一通弩箭,接着就是亡命砍杀,只杀得秦人措手不及,有的忙着找武器和盔甲,有的人根本顾不得披甲戴盔撒腿就跑,整个一阵大乱,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偶尔有几个不怕死的家伙想反抗一下,很快就被当场击杀。

    “杀,擅退者斩!”一声爆喝自后营响起,那是二五百主阎术的声音。

    四周慌乱的秦军总算稍稍平定了下来,很快就在他身边聚集了上百人,形成小规模的抵抗。

    “杀!”狗屠一声怒吼,纵马而出,手持那杆五六十斤的大槊,直奔阎术而去。在他身后,数百名陷阵营的士兵如影而随。

    嚓!

    长槊舞动,几杆迎面刺来的长戟被击得东倒西歪,接着狗屠连人带马狠狠的撞进了秦军丛中,前面几名秦军瞬间被撞得飞了起来,接着长槊在人群之中舞得虎虎生风,大开大合,四周秦军血肉横飞,势如破竹。

    接着身着青铜甲,手执长戟的陷阵营也狠狠的撞了过来,瞬间将百余名秦军淹没了,只听得惨嚎声四起,混乱的秦军如同稻草一般一个个倒了下来。

    阎术见势不好,他跟燕军交战多时,素知狗屠的威名,哪里敢抵挡,急忙打马就逃,只恨那马少生了两条腿。

    嗷~

    狗屠眼见那名秦军主将要奔逃,大吼一声,手中长槊奋力一掷,那槊便激射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巨大的弧线,狠狠的奔向阎术的后背。

    噗!

    长槊透胸而出,阎术应声栽倒于马下。

    那群刚刚聚拢的秦军眼见主将已死,顿时士气大降,立即败如山倒,纷纷往后奔逃。

    而另外一名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二五百主徐前更惨,刚刚吼了几声,便被秦云盯上。三枝利箭齐齐奔向他的要害之处。乱军之中听不清风声,等到徐前反应过来时,已经为时已晚,堪堪对开两枝利箭,却被另外一枝利箭射了个透心凉。

    群龙无首的秦军再无战心,只是拼了老命的往西门奔逃。

    奈何背后弩箭如雨,一拨又一拨的秦人倒在弩箭之下,而令他们心生恐怖的是,这些弩箭的射速颠覆了他们的观念,居然能够连绵不断的射出,似乎根本不用换箭。

    来不及上马的秦军既跑不过燕军的骑兵,也躲不过燕军连绵不绝的连弩箭雨,一个接一个的如稻草一般倒在血泊之中。

    也有人举起武器大喊投降,可惜这群燕人就如嗜血的魔鬼一般,眼中只有屠杀,没有半点怜悯之心,面对跪地投降的秦军,不是一刀砍下去,就是纵骑践踏而过。

    四五千秦军,最后只逃出不到百人,整个关内遍地都是秦军的尸体和鲜血。

    大雨已经停歇,白茫茫的雾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关楼之上,赵成呆呆的望着关内大肆屠杀的燕军,心头涌起一股彻骨的寒意,只觉山上的寒风更冷了。

    “燕王及其部曲之残忍,丝毫不下于秦人……”赵成喃喃的说道。

    赵染儿的视线一直锁定着姬丹,听到赵成的话淡淡一笑:“不然,何以与秦人抗争?”

    屠杀终于停歇,关中再无半个秦军人影,上万燕军发出胜利的欢呼声。

    姬丹调转马头,望城门而来。

    城楼上的赵成急忙疾奔而下,迎向姬丹,向前一拜:“赵成拜见大王!”

    不等他拜下去,双臂已被一股大力托起:“赵将军不必多礼,此战全仰仗将军之功,寡人不胜感激!”

    赵成这才抬起头来,只见一个面目英俊、气宇轩昂的青年男子昂然立在他的面前,全身散发着一股逼人的气势,令他不觉心生敬畏,尤其是那双锋芒四射的目光,令他更是胆寒。

    “区区寸功,何足挂齿。”

    赵成嘴里客套着,心中却暗暗心忧:此人气势如此,公主真的能驾驭?

    **************

    闾关,姬丹长身屹立在关楼之上,望着远处的茫茫群山和脚下狭隘的山道,不禁暗自点了点头,感慨的说道:“真是雄关一座啊,若非赵将军为内应,我等兵力纵然增加几倍,也未必能攻得上来。”

    他转过身来,对身旁的赵染儿笑道:“公主对大燕的功德,寡人没齿难忘。”

    赵染儿红衣似火,面若桃花,展颜笑道:“只望大王勿忘对赵人的承诺。”

    “可笑啊可笑。”

    一声清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充满讥诮之意。

    姬丹和赵染儿闻言双双转过身来,面带怒色,却见两个靓丽的身影登上了城楼,正是姬丹那便宜妹子和化名“阿青”的白雅昕。

    姬丹尚未开口,姬雪双眼一瞪,恶狠狠的盯着姬丹,嘟着小嘴道:“看什么看,是我说的。”

    姬丹没有理她,而是直直的盯着白雅昕:“不知阿青姑娘觉得何事可笑?”

    白雅昕微微一笑,淡然说道:“我笑大王原本乃天下雄主,当横扫天下,如今得了此关,却恐怕要成为守户之主了。”

    “放肆!”姬丹身旁的众将士齐齐怒斥,不少将士更是拔刀而出,直指白雅昕。守户之主,说得直白点就是守户之犬,这些将士岂能听不出来,所以纷纷勃然大怒。

    “谁敢!”姬雪一声娇斥,挺身挡在白雅昕之前,众将被她怒目圆瞪,心中发毛,又见姬丹不动声色,只好收起了刀剑。

    白雅昕依旧面不改色,仿佛那将士们手中拿的不是刀剑,而是木头一般。

    姬丹双目如刀,紧紧的盯着白雅昕,挥了挥手道:“不得妄动,听阿青姑娘说下去。”

    白雅昕笑笑,继续说道:“我若是秦人,大王既然在此筑关,我也可在前面一里之外筑关,大王筑关挡住了秦人,也挡住了西出之路,如此大王就如代王赵嘉一般,只能独守一郡之地。”

    她说到这里,抬眼朝赵染儿望去,嘴角挂着挑衅的微笑。

    代王赵嘉,正是赵王赵迁的亲哥哥,赵染儿的亲伯父,本应为太子,奈何前任赵王不喜而被废,传位于赵迁。邯郸被破之后,赵迁被嬴政流放到楚地房陵,赵国旧臣逃往代郡,立赵嘉为代王。

    赵染儿见她语气中带着讽刺的意味,心中虽然大怒,却脸上丝毫不为所动。

    白雅昕又道:“辽东苦寒之地,地广人稀,先遭秦人肆虐,又遭高夷人劫掠,已是破败不堪,何以支撑大王的王图霸业?而辛胜只需在前面筑关一道,大王被硬生生的关在辽东,终生不得出。辛胜背后有富庶的燕地七郡提供战争所需,就算耗都能把大王耗跨。”

    一旁的南宫尘雪插嘴道:“辛胜为破燕和取大王而来,岂会反在前面筑关空耗,我料他必然强攻此关,不死不休。”

    白雅昕冷笑道:“辛胜跟随王翦多年,虽远远不及王翦那老狐狸,却也是小狐狸一只,岂会如李信一般莽撞?更何况李信之心,贪得无厌,他不但要取大王和燕国,还急着要奔赴魏地和王贲抢破魏之功,又因之前燕军大败,对大王和燕军心存鄙视,才会如此冒进而中计。如今辛胜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破燕,而且大王连败李信和高夷人,他岂会轻视?”

    南宫尘雪沉默半响,不再言语。

    白雅昕望了一眼寂静无声的燕军将士,眼角又瞟了一眼赵染儿,接着又语带讥诮的说道:“就算是守关,此关也未必守得住。我若是秦人,破此关易如反掌耳!”

    众将士哗然大惊,姬丹和赵染儿更是惊讶的抬起头来望着白雅昕。

    姬丹沉声问道:“若姑娘是秦人,当如何破关?”

    白雅昕缓缓走到垛堞前,指着关下蜿蜒而来的山道,淡淡的说道:“此关前山道狭隘,两壁峭立,一次并肩而来数十人,的确是易守难攻,秦军纵有百万,也未必能杀得上城墙。但是,我若是辛胜,在山中挖土,以马负之,填塞山道,只需半月时间,即可在关前填塞一道斜坡,直通关上,再纵马冲杀而上,则大王何以挡之?”

    姬丹等人齐齐脸色大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