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燕战天下最新章节 > 燕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雪刀门主
    “小姐!”

    几名雪刀刺客大惊,纷纷提刀纵身而起,想要阻拦姬丹,然而为时已晚,姬丹岂会放过击杀对手的机会,哪怕对手是一个绝美的女人。

    此刻,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生和死。

    姬丹纵身而起,正要一剑击杀那名只有数步之遥的女刺客,却突然退了回来。

    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极其恐怖的人!

    那人站在祭台之上。祭台上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天地间彷佛也已只剩下他一个人。

    天色都似已因他而变了颜色,变成一种空虚而苍凉的灰白色。

    他的人也一样。

    他的手紧紧握看一柄刀;苍白的手,苍白的刀!

    苍白,岂非就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死亡岂非就正是空虚和寂寞的极限。

    他那双空虚而寂寞的眼睛,就彷佛真的已看见了死亡!

    他左手拿着刀,那刀似乎已与他的左手连成了一体,似乎刀就是手,手就是刀。

    他为什么不用右手拿刀?当姬丹看到他的右手时,心头便已有了答案,因为他的右边的袖子里空空荡荡的。

    然而即便没有右手,他眼中已有死亡,他手握着的也是死亡,他的刀象征着的就是死亡!

    苍白的刀,刀柄苍白,刀鞘苍白。

    这柄刀象征着的虽然是死亡,但似乎却是他的生命!

    那人用那充满死亡的神色望着姬丹,虽然一句话没有说,但是姬丹却已知道他是谁了。

    那人终于说话了,不是他说的,而是对地上的白衣女刺客说的:“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要轻敌,不要和猎物单斗,你见过猎人和野猪血拼的吗?还有,你是杀手,不是刀客,杀手的刀法以杀人制敌为目标,而你的刀法却像刀客一般,看起来好看却不够狠,不够毒。我怎么突然觉得你倒像燕国的公主,而燕王倒像个狠辣的杀手?你每次都闲我哆嗦,可是兄长却是为了你好,这下该知道厉害了吧,幸好命还没丢,快快服下丹药吧。”

    说完手中一闪,一个玉瓶划出一道弧线,朝地上的女刺客扔了过去,接着又扔过一个水囊。

    那女刺客接过玉瓶和水囊,旁若无人的倒出一颗白色药丸,然后和水吞了下去,这才朝那人翻了个白眼:“你絮絮叨叨的说完没有,我发现你越来越像个老太婆了,还不速速动手,给我报仇?”

    姬丹心头一阵无语,虽然他手中的长剑已在手,随时可出击,但是那人却似乎当他不存在似的。他不是没想过趁机偷袭,他是国王,不是剑客,他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活下来,也没必要讲规矩,但是他手中的剑却怎么也刺不出去。

    那人只是随便往那一站,却全身毫无破绽,让姬丹无机可乘。

    终于,那人继续将眼光转向他,眼中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雪长空?”

    “是。”

    冰冷的一个字,似乎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

    姬丹又道:“荆轲曾找过你,请你吃过速末水(松花江)的鱼。”

    “是,我还给他了,在他坟头。以后还会每年给他放上一条,我不欠他的。”

    声音凉薄,不带一丝感情。

    姬丹笑了:“有意思,我应该也请你喝顿酒,这样就算死了,也年年有酒喝了。”

    雪长空也笑了,其实姬丹倒是想看看这样的一个冷酷的杀手笑得是什么样子,然而他失望了,雪长空笑得比哭还难看,更重要的是他的话令他如坠冰窖一般,寒气透骨。

    “你不必拖延时间了,南宫尘雪杀不上来的,因为他已被剧耳的兵马困住了,恐怕不能活着上来了。”

    姬丹这才如梦初醒,急忙朝祭台下望去。

    在祭台上厮杀的这一阵功夫,祭台中间原本坐满了文武官员,现在却逃得一干二净,只有数百禁军仍在拼死往祭台顶上冲杀,却被十数名雪刀刺客牢牢守住坛顶的入口,攻不上来。而台下更是喊杀声震天,数千名赤甲禁军杀成一团,四处血肉横飞,惨叫连天。

    剧越反了!

    姬丹只觉从头凉到脚,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很显然,这一切都是剧越设计的陷阱。

    祭天是剧越提出来的,祭坛搭建也是以剧耳的人为主,所以才会在祭坛顶上留下暗室埋伏刺客,然后再趁姬丹的部曲大乱之时出兵发难,就算他躲过了雪刀门这一劫,也躲不过台下数千乱兵的围杀。

    从台下的战况来看,剧耳的兵力数倍于南宫尘雪,南宫尘雪已经抵敌不住,逐渐往祭坛方向后退。

    雪长空冷冰冰的声音如同从地狱传来:“弑父杀弟,这是你应得的下场,受死吧!”

    苍白的手,苍白的刀,已然挥出。

    姬丹的剑也已出手。

    杀气更浓。

    刀却仿佛很慢。

    可是剑光还没到,刀已插入了剑光,逼住了剑光。

    然后刀已在咽喉。

    雪长空的刀,姬丹的咽喉。

    眼看刀光就要插入姬丹的咽喉,却突然如同惊鸿一般,瞬间退了回去。

    因为他不退,姬丹的剑就会刺入他脖颈上的大动脉。

    虽然姬丹的剑要慢上一截,但是却足以在自己的喉头刺穿以后,刺入他的咽喉。

    按照正常人的举动,一旦喉头被刺入一柄长刀,必然会长剑落地,然后捂着血如泉涌的喉头手舞足蹈一番,再轰然倒毙。

    可是凭着顶级杀手极其敏锐的预感,他知道姬丹不是正常人,因为姬丹根本就没有躲闪,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拼着挨一刀换一剑。他能预感到,一旦他的刀尖入了姬丹的喉咙,那柄锋利的长剑依然会透入他的咽喉。

    雪长空的脸色变了,像他这样的顶级杀手,早已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但是此刻他却脸色大变。

    凝视了姬丹许久,他才道:“我原本说你不像燕王,像个杀手,此刻我才知道自己错了,你根本就是一个死士。”

    姬丹冷酷的笑了:“我若是死了,你不跟来,黄泉路上岂不是很孤单?”

    雪长空不再说话,挥手对四周的几名杀手喝道:“上!”

    姬丹心头一凛,如果只是面对雪长空,他尚可以命搏命,可是搭上这些杀手,他毫无胜算之理。

    就在此时,一声轻语传来:“总算没有来迟。”

    声音虽轻,对于雪长空却如晴天霹雳一般,双眼惊讶的朝来者望去,姬丹也忍不住转过头去。

    只见祭坛上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蓝衣人,此人身材高高瘦瘦的,一头长发随意绾了个结,一袭蓝衣不知穿了多久,已经洗得发白,其相貌十分平凡,若非那双如电一般的目光和他背上那柄巨剑,走在大街上的人群之中绝对找不出来。

    蓝衣人也望着雪长空,微微一笑:“白长空,我们又见面了。”

    雪长空神色一变:“盖兄,你似乎忘记了,我姓雪不姓白。”

    蓝衣人笑道:“我只是觉得堂堂的大秦名将白起将军之后,居然沦落到做刺客的地步,实在可惜,实在可惜!”

    他连说了两个“实在可惜”,雪长空的脸色竟然微红起来,高声道:“盖聂,我再说一次,我姓雪不姓白,所做一切与白氏先祖无关。你来此意欲何为,莫非要来踩这趟浑水?”

    盖聂!

    天下第一剑客盖聂!

    姬丹心头不禁剧震,在他残存的记忆中,真正的宿主姬丹曾派荆轲先后找过盖聂和雪长空,但是两人都予以拒绝。此刻想不到两人却同时出现在他面前。

    而雪长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名将白起之后,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盖聂淡淡的笑道:“我欠燕王一个人情,此刻自然要还。你若刺杀了燕王,我找谁还人情去?“

    雪长空一声冷笑:“你曾与我在华山绝顶大战一天一夜,也不过胜我半招,难道还要来战一次吗?”

    盖聂依旧神色淡然,笑笑道:“无须与你大战一天一夜,以燕王的剑法,我只要缠上你半个时辰,恐怕你的雪刀门就要覆没如此,包括令妹雅昕姑娘,只剩得你一个孤家寡人。”

    雪长空脸色大变,怒声道:“一个弑父杀弟的恶王,值得你如此帮助?”

    盖聂淡淡的说道:“君王家之事,是非曲直岂能一言两语说清?令祖武安君,为了大秦出生入死、戎马一生,立下了赫赫功绩,结果又如何?”

    雪长空呆住了,恶狠狠的朝姬丹望去,姬丹坦然无惧的将目光迎了上去,丝毫不退缩。

    啊!

    只听一声惨叫,一名雪刀刺客被一剑击得飞了出去,肩头血流如注。

    接着只听一声狗屠怒嚎声,又有一名雪刀刺客被踢飞在地,口吐鲜血。

    “撤!”雪长空一声厉吼。

    众雪刀刺客纷纷退出战斗,跟着雪长空从祭坛上一跃而下,沿着祭坛一层层的飞跃而下。

    原本盘坐在地上疗伤的白衣女刺客白雅昕,也腾身而起,恶狠狠的瞪了姬丹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昏王,我迟早要你的狗命!”

    说完跟着众人跃下祭坛,瞬间雪刀刺客们消失得无影无踪。

    姬丹微微松了一口气,急忙对盖聂施礼道:“多谢盖先生施以援手,救命之恩,永生难忘!”

    盖聂叹了一口气道:“区区小事,无须挂齿,大王还有许多要事须办,盖某就此别过。只是临行之前,敝师托盖某赠大王一物,还请大王收下。”

    说完手中一扬,一卷白色的丝绢便朝姬丹飞来。

    等到姬丹伸手接住之时,盖聂早已失去了踪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