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燕战天下最新章节 > 燕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燕王祭天
    平定姬冲之乱,又收伏了两千多燕军精锐,姬丹的实力大增,心中稍稍安定了下来。

    可是李信的秦军依旧在衍水之西造船,随时会冲杀过来,他的死局依旧没有什么大的改观。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登基,只有登基成为大燕之王,才能举燕国之力与大秦一战,否则就凭他手中区区三千兵力,还不够秦军塞牙缝的。

    此时的他,已不能与当年姬喜登基时可比,登基的仪式只能尽量简单,但是却有一项最重要的仪式,那就是祭天。

    祭天是华夏民族最隆重、最庄严的祭祀仪式,起源于上古时期,是人与天的交流,通常由天子来主持。但是自二十多年前,吕不韦伐东周,俘获东周君之后,天下再无周天子,只有诸侯王。而姬丹将成为第一个祭天而登基的诸侯王,不管后面生死如何,恐怕也要在史书上小小的记上一笔了。

    提议祭天登基的正是相国剧越。

    自秦军伐燕以来,许多燕国重臣都跟随姬丹在对抗秦军的战斗中丧生,加之在姬喜的带领之下,国中重臣大都将姬丹视为亡国的祸水,所以如今襄平中支持姬丹者寥寥可数,能够算得上重臣的只有亚卿骑信一人而已。

    昨日相国剧越带着上大夫司马宇、中大夫粟政等人前来拜见,表露忠心,的确令姬丹大为开怀。

    在宿主残存的记忆之中,剧越一向是和自己不远不近,若即若离的。但是这次宫廷之乱时,剧越当日在燕王寝殿之中率先站出来拥护自己登基,已经博得了姬丹的好感。现又主动率着另外两名朝中重臣前来表露忠心,令姬丹疑虑全无,已将其视为自己人。

    作为前世的一个佣兵,对于政客的这一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勾当,他还是认识比较肤浅的,此时的他在剧越这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面前还是稍显嫩了一点,而身旁的鞠武、南宫尘雪和狗屠等人都是武将,政治触觉也并不比他强。

    谁也不知道,一张铺天大网正等着姬丹来投。

    按照剧越的提议,国不可一日无君,而且秦军即将到来,太子需要速速登基以安定襄平城中的军心和民心,以举全城之力共御秦军。

    所以,应当先登基,再发丧。而登基之日就在明天,时局变幻莫测,登基越早越好,免得夜长梦多。

    剧越的建议正中姬丹下怀,不免对这位相国又高看了几眼。

    除了姬喜的灵堂之外,王宫之内的白纱白布均已撤下,取代的是到处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筹备姬丹登基之仪式。

    寝殿之中,一片暖意融融。

    登基之前,当沐浴更衣、斋戒三日,然而时间紧迫,斋戒三日是来不及了,但是沐浴更衣还是要的。

    君王沐浴,自然是需要宫女和妃子来伺候的。然而对于一个生活在生死边缘的佣兵来说,难免精神高度紧张,而女人和酒却是缓解神经的最佳之物,所以不执行任务的余暇之时,姬丹也曾多次进入过各种风月场所,包括传说中的莞式洗浴中心,故对这种风光旖旎的洗浴并没有太多的抵触。

    因为是临时王宫,很多设施比不上王宫,宫中没有专门的浴池,所以太子的沐浴是在一个大大的木桶之中进行的。

    热气腾腾的热水之中洒满了玫瑰花瓣,整个寝殿之内飘逸着温热香气,令人如坠温柔乡之中,似醉非醉。

    由于肌肉和骨骼经过“狼神”药效的洗礼和锻造,姬丹身上肌肉块块隆起,完美的展现着雄性之美,而那肌肤却又如白玉一般晶莹、如缎子一般光滑,令为其洗浴的宫女们禁不住心旷神怡、春心荡漾。

    姬丹微闭着双眼,静静的享受着这神仙般的待遇。

    沐浴完毕,太子妃文姬却将一干宫女全部逐出。

    柔和的灯光之下,文姬那弹指欲破的娇靥早已染上两片如同晚霞般的酡红,娇羞的拿着干布替姬丹擦拭着身子,擦得很仔细,似乎在擦拭一件珍宝一般。

    擦拭时那温软的手指划过肌肤上时带来无尽的舒爽,令人心醉不已的体香不断往鼻孔里钻,还有那吁气如兰的温热不断的喷在他的脖颈上,让姬丹彻底迷醉了。

    灯光下的文姬满面通红得如同红缎子一般,艳若桃花。

    望着面前的人儿妩媚的样子,姬丹再也忍不住了,猛的一把将文姬紧紧的抱在怀中。一股软玉温香的感觉袭来,姬丹如同童男一般紧张而颤抖的寻找着文姬那温软而火热的红唇,狠狠的印了上去。

    显然已经动情的文姬也热烈的迎了上来,手中的绢布早已掉落在地,两只手反抱上姬丹光滑的后背。

    天旋旋,地转转,这一刻时间已静止,天地之间只有她和他。

    “殿下!”突然惊醒过来的文姬立即按住了姬丹的手,娇声呼道,“明日是祭天之日,殿下不宜与臣妾欢好,待得明日登基之后,臣妾之身一切由殿下做主。”

    望着文姬情欲消退而坚决制止的眼神,姬丹满腔的情欲也如同泼了一盆冷水一般,顿时冷静了下来。

    强敌压境,生死未卜,他岂能沉醉在此温柔乡中?

    姬丹缓缓的推开了文姬,默默的自行将衣裳穿戴整齐,然而对文姬歉意的一笑:“多谢爱妃提醒,是夫君鲁莽了。”

    文姬娇笑道:“殿下不必挂怀,让臣妾来给殿下梳头吧。”

    姬丹乖乖的坐在铜镜之前,对于前世自出生以来就没留过长发的他,梳头还真是个技术活。

    那双柔柔的小手,一边抚弄着他的长发,一边用木梳轻轻的梳理着,那双墨玉般的眼睛望着铜镜中的姬丹,眼中流露着无尽的爱怜和柔情蜜意。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君不知。”

    文姬乃越相文种的后人,虽然辗转流落到燕地,自是会唱不少吴越之地的歌曲。寝殿内荡漾着文姬那娇美而略带磁性的歌声,如同一缕甘泉一般流淌在姬丹的心头,令他那原本略带狂躁的心如沐春风一般静谧。

    也许之前,姬丹还在纠结文姬爱的是前任宿主,不是自己,而此刻他却深深的迷恋上了这个温柔如水的女人。

    不管他爱的是谁,他爱她!

    此刻,他就是姬丹,姬丹就是他,他要好好的爱这个女人,好好的呵护他的爱人,一生一世不让她受到伤害,不管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在所不辞。

    ********************

    襄平城,城中广场。

    广场中央搭着一个高达五六米的四层圆形天坛,正西面有一道宽敞的台阶直达天坛顶部。“圜丘祀天”与“方丘祭地”,自古有天圆地方之说,故祭天的祭坛为圆形,称之为圜丘,祭地的祭坛为方形,称之为方丘。

    这个圜丘天坛是城内数千将士花了一天一夜的功夫搭建而成,虽然搭得较为仓促,但是依然显得极其雄伟,气势磅礴。

    天坛顶部正中,堆上了一大堆柴薪,上面放满了玉璧、玉圭、缯帛等祭品,祭品前面的巨大木架之上绑着一头牛和一只羊,称之为牺牲,牺牲之前的一张案几上,则摆放着天帝的神位木牌

    坛上站着两排鼓乐手和一班司仪人员。祭坛上下均站满了禁军甲兵:祭坛之下由南宫尘雪率着一千二百禁军守卫和维护地面秩序,祭坛中间由狗屠率五百禁军层层守卫,鞠武则率五百禁军护卫在姬丹身旁一同登台。而王宫之内则留了八百禁卫由鞠武之弟鞠燕统率守卫王宫。

    如今襄平城内虽然看似风平浪静,但是姬丹却能感觉到暗流涌动,在登基这关键时刻,保卫工作不能不慎重。

    祭坛两边密密麻麻站满了百姓,这是大燕建国以来第一次祭天,更何况今天是新王登基的大好日子,百姓自然要来看个新奇。

    “大王驾到!”

    只听得内侍尖细的嗓音远远传来,然后天坛前所有的臣民全匍匐于地。

    遥遥望去,只见黑压压的一片赤甲禁军和一干燕国重臣簇拥着仪仗华盖缓缓而来。

    华盖停在祭坛之下,几个内侍急忙将前面的锦帘掀开,头戴王冠、身穿王服的姬丹携身着盛装的王后文姬缓缓走了下来。

    “大王,吉时已至。”只见一名老臣走近姬丹低首道。

    “那么……”燕王姬丹如电的眸光扫过四周,“仪式开始吧!”

    “是!”那名老臣垂首退下。

    “祭天仪式开始!”

    “奏乐!”

    一曲极其轻缓、极其喜庆、极其悦耳的古乐响起。

    乐声中,燕王姬丹携着王后文姬领头而行,走向那高高的天坛,身后是相国剧越和上将军乐开,再往后上大夫司马宇、亚卿骑信、四王子姬毅等一干重臣,最后则是普通官员、内侍宫人和禁军甲士。PS:签约站短来了,请大家把推荐票都给我吧,另外最好不要养啊,早上点一次,晚上点读一次算两次会员点击的啊,这个对新书冲榜很重要,至少也得在历史新书榜上混个好位置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