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燕战天下最新章节 > 燕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骨肉相残(求推荐、收藏)

第四章 骨肉相残(求推荐、收藏)

作品:燕战天下 作者:真命虎哥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感谢红尘染墨、黑色の童谣、天高云淡925、欢乐剑神、墨者令、摄走他乡几位大大的打赏,感谢FyT0v成为本书第一位舵主)************

    大殿之内,酒香扑鼻,醉语连连。

    一阵觥筹交错,姬喜和姬云父子俩变着法儿轮流灌姬丹,惯得姬丹逐渐醉眼迷离起来,甚至屡次主动去敬姬喜和姬云的酒,正中这对居心叵测的父子的下怀。

    谁也没注意到,姬丹脚下的地毯已经湿了一片。

    虽然这种低度的粮食酒和后世的啤酒差不多,但是姬丹不敢大意,毕竟尚不知这具身躯对酒精的承受能力,所以耍了个小花样,喝下的酒有大半倒在了地毯之上。

    三人拼命的互相灌酒,不到半个时辰,就已喝下去足足三坛三十年陈的好酒。姬丹满口喷着酒气,装作一副醉意熏熏的样子,而姬喜和姬云却也真的半醉了。

    突然,姬喜一仰脖将樽中的美酒一干二净,然后伏案痛哭起来,哭得稀里哗啦的。

    “丹儿,为父愧对你……呜呜……你九岁便去国离乡,孤身入赵为质,远离父母,受尽凄苦,后历经曲折方才回国,未与父母团聚几年,又入秦为质……我儿年方二十有八,却有十五年在异国为质……为父愧对你……大燕愧对你啊……”

    姬喜越哭越伤心,哭得两眼通红,语不成声,似乎生死离别一般,事实上也的确是一场生死离别。

    只是,不知谁生谁死而已。

    作为一个常年刀头舔血过日子的佣兵,心中早已硬如铁石,加之早知姬喜后面的行动,又岂会动心?

    只是姬喜这眼泪流的是真的,伤心倒也是真的,姬丹不得不也挤出几滴鳄鱼泪,泣声道:“父王不必伤心,丹儿这不是好好的,大燕不是也好好的,悲从何来?丢去的城池和土地,我们迟早要收回来,吃过的败仗,迟早要赢回来。”

    姬喜满脸涕泪,抱着酒坛哭道:“大势已去,大势已去啊……我大燕数百年基业就要葬在我姬喜手中,愧对祖先啊……”

    砰!

    一坛未开封的美酒被砸碎在地上,酒水流满了一地。

    姬丹腾身而起,咬牙切齿的怒吼道:“父王何必如此丧气!燕虽三户,亡秦必燕!姬虽一丁,大燕必兴!”

    刹那间,姬喜和姬云都惊呆了,愣愣的望着姬丹。

    姬喜神情呆滞,呆呆的念着“燕虽三户,亡秦必燕……姬虽一丁,大燕必兴……姬虽一丁,大燕必兴……”

    哈哈哈!

    姬云大笑而起,举起酒樽对着姬丹笑道:“兄长豪气干云,为弟佩服。但是在父王面前砸酒,却是唐突了,当罚三杯!”

    “为兄唐突,当罚!当罚!”

    姬丹心头一阵冷笑,喝令侍者倒满酒,眉头都没皱一下,一口气连喝三樽酒,滴酒不漏。

    砰!

    姬丹飞起一脚,将面前的案几踢翻,指着姬云,眼露凶光,厉声喝道:“嬴政,看我来取你之狗头!”

    说完举起一个空酒坛就朝姬云砸去。

    姬云大惊之下,急忙躲过。

    砰!

    酒坛碎裂于地,姬丹也缓缓的倒了下去,躺在地上打起呼噜起来。

    姬云望着地上的姬丹,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急声对尚在发愣的姬喜道:“父王,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呛啷!

    如梦初醒的姬喜拔剑而出,眼中杀气腾腾,缓缓的走向姬丹。

    寒光一闪,姬喜手中的长剑已高高举起。

    唰!

    寒光凛冽的长剑又收回了剑鞘,燕王姬喜缓缓的蹲了下来,跪在姬丹身旁,流着眼泪哭道:“丹儿,不要怨为父啊……燕虽三户,亡秦必燕;姬虽一丁,大燕必兴……你的决心是大,就像你当初要取嬴政的人头一样坚定。可是如今我燕国大军十不存一,如何抵挡得秦军的虎狼之师?为父也是迫不得已啊,若是献上为父的头能换来秦军的撤军,为父即刻就传位于你,让你将为父的人头送给李信,绝不皱一下眉头。可是如今秦军要的是你,不是为父……为父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大燕数百年的基业,不能在为父手里断送。你原谅为父吧,来世记得不要生在帝王家!”

    姬喜哭完,又在姬丹身旁恭恭敬敬的拜了三下,这才腾身而起,再次拔剑出鞘,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奋力一剑劈下。

    姬云脸上露出狰狞而残酷的笑容,眼中激动得放出光来。

    姬丹人头落地之时,便是秦军退兵之时,也是他即位太子之时!

    地上人影一闪,姬丹就地一滚,腾身而起,顺手夺过姬喜的长剑,一把将他拖入怀中,将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剧变陡生,姬云和姬喜两人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砰!

    姬云终于醒悟过来,将手中的酒樽朝地上狠狠一掷。

    唰唰唰!

    听到号令的数十名伏兵从屏风之后纵然窜出,齐齐拔刀指向姬丹,将他包围在正中。

    “大胆姬丹,竟敢对大王无礼,还不速速放下大王!”领头的禁卫将领厉声喝道。

    “虎毒不食子,你居然要将自己的亲子的人头献给敌国,何以立国?何以为君?”姬丹根本未看那些禁卫一眼,一把锁住姬喜的喉咙,厉声呵斥道。

    “你……”姬喜被锁住喉咙,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嬴政攻燕,难道仅仅是为了复仇,为了取我的人头?既然如此,那么为何灭韩,灭赵?韩王和赵王又与嬴政何仇?二十五年前,你刚刚送给赵王五百金酒资,见赵弱之后便率众攻赵,难道赵王也曾派人刺杀于你?复仇,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嬴政吞并六国已是既定之策,难道你真以为献上我的人头就能让秦军退兵,真是愚不可及也!”

    姬丹的话句句如铁锤一般击在姬喜的心头,姬喜面如死灰,不再挣扎。

    “杀!”如梦初醒的姬云歇斯底里的喝令道。

    然而所有的禁卫却一动不动,他们的职责就是包围燕王,很显然此刻如果发起攻击就等于是要燕王的命。

    姬云勃然大怒,气急败坏的从禁卫将领手中一把夺过长刀,对着姬丹右侧刺去。

    噗嗤!

    只见寒光一闪,姬云手中锋利的长刀从一具身躯中当胸透背而出,鲜血喷涌。

    长刀刺穿了燕王姬喜!

    “你,你,你……”姬喜望着插在胸口的长刀,满眼的悲愤和绝望之色,然而胸口那锥心的疼痛和对死亡恐惧令他说不出话来。

    惊骇至极的姬云呆立当场,不可思议的望着姬丹,仿佛遇到了鬼一般。

    咯!

    不等他反应过来,姬丹的双手已捏住他的脑袋,狠力一拧,姬云便颈骨碎裂,当场暴毙,连人带长刀倒在燕王姬喜的身上,失去重心的两人两人倒在一团。

    那柄长刀仍然插在姬喜的胸口,而那刀柄犹在姬云手中紧握着。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惊得十数名侍卫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姬丹双眼圆瞪,浑身是血,如同魔王一般横在那群禁卫面前。

    不过一转眼之间,燕王和二殿下尸横殿内,群龙无首,即便他们悍不畏死,可是此刻他们就算想拼命,又为谁拼命?

    众侍卫你看我,我看你,一名年长的侍卫率先将手中的长刀扔落在地。

    当啷当啷!

    长刀跌落一地。

    十数名禁卫齐齐跪了下来,高声道:“一切凭太子殿下做主!”

    姬丹没有言语,只是脸上露出狰狞而残酷的笑容,眼中杀机大声,捡起地上的一柄长刀。

    嚓嚓嚓!

    寒光闪动,地上跪拜的禁卫不及反应过来,已然连连几颗人头落地,包括那名禁军头领。

    斩尽杀绝,不留活口!

    拜倒在地上的禁卫们想不到姬丹竟然如此狠绝,惊恐之下急忙去抢地上的长刀,可惜为时已晚,一道道如电的刀光无情的劈落,很快便血流满地,横尸当场。

    十六七名禁卫瞬间被砍杀了十一二人,余下捡起武器的五六人,手持着长刀被姬丹逼得退到了墙边,瑟瑟发抖。

    “殿下,我等乃奉命行事,还请殿下饶命。”一名禁卫哀声求道。

    嚓!

    回答的是一道白光,一颗斗大的头颅飞了出去。

    “拼了!”

    余下几名禁卫双目尽赤,恶狠狠的扑杀过来。

    可惜一切无济于事,长刀如风,几名禁卫很快就被卷入一片如雪的刀光之中,毫无还手之力。

    杀啊!

    杀啊!

    杀啊!

    姬丹刚刚用长刀将最后一名侍卫钉死在地上,大殿之外响起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太子殿下休得惊慌,末将南宫尘雪前来护驾!”

    “姬青和姬云叛逆,我等奉诏讨逆,尔等还不速速让开!”

    ……

    第一步成功了!

    不管如何,此刻死在襄平的是燕王姬喜,而不是他姬丹,虽然后面还极其艰难,但是他已经从这一刻开始,改写了历史。

    一股如释重负的感觉涌上姬丹心头,汗水涔涔而下,湿透了他的后背,生死一瞬间,容不得他不紧张,哪怕他是身经百战的顶级佣兵。

    姬丹收回长刀,转头朝地上的姬喜望去,却见姬喜上圆睁着双眼望着他,迟迟不肯咽气,似乎想说什么。

    姬丹怜悯的望着他,沉声说道:“你放心的去吧。我说过:燕虽三户,亡秦必燕;姬虽一丁,大燕必兴。说到,必做到!”

    姬喜缓缓的闭上眼睛,然后头一歪,就此西归。

    唰唰唰!

    三道身影迅疾冲入大殿,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来者正是姬青率着两名心腹禁卫。PS:新书期间,特别需要您的推荐票票,反正那玩意不投也浪费了,投给老书效果没新书大,都拿来砸虎哥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