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御魇最新章节 > 御魇最新章节列表 > 304 木笼中的幼女
    与此同时,风菲菲屋子里也突然传出一声惊叫。叫声尖利,撕破了黑夜,连声音都变了,实在不像是纵横七国翻覆风雨的风菲菲会发出来的。

    妖殁脸色立即变了,顾不得那已经清醒的老太监,白影一闪便掠了出去,而黑暗中一条紫影也闪电似的飘了出来。

    黑暗的屋子里。风菲菲浑身大汗从床上蹦了起来,一蹦便蹦到了地下,撞翻了桌子,踩塌了椅子,扯坏了帐幕,压熄了灯火,惊破了自己的心肺!

    她……她看见了!她全部都看见了!不是零碎的片段!而是,完整的细节!

    风从哪个世界飘讨来,带着烟灰和夜草的气息,那风不再是透明,带点薄薄的烟气,苍苍白白的飘过来,飘进苍苍白白的小手。

    四面都是板,长可一臂,高可两臂,她伸臂去量,其实不用量,这是早已烂熟在心的长度,熟到她闭着眼睛,也知道身后木板上靠近木榫处有一个点状的暗疤,木板最下面还有个小小的突起。

    她若有所悟的低头,看自己小小的手臂,小小的脚,看系在自己脚上的布绳子,看见包裹着自己的几乎永恒的黑暗,而黑暗的前方不远处,宫殿飞檐下的铜铃“叮铃铃”的响着,将清寂的响声传入这一方更为清寂的窄小天地里,不知道哪里的宫灯的光遥遥射过来,淡紫色,朦朦胧胧,每天这灯亮三个时辰,酉时到亥时。然后熄灭,那个时侯,她便该在沉默的黑暗里,悉悉索索摸索着睡下来。

    睡下来,没有床褥,没有枕头,垫着些破布棉絮,夏天连破布棉絮都没有,光身子睡在闷热的黑暗里,汗出了一身又一身。将身下的木板浸湿。天长日久,那木板更黑,黑得像无底深渊的酱黑色。

    那闷热窄小不通风不透气的空间里,还“嗡嗡”飞着很多蚊子。无声无息。针刺一样一口又一口。只好不住的翻身,拼命的抓挠,抓到模模糊糊睡着。睡上两三个时辰便被热醒,心口窒闷着难受,张大嘴脱水鱼似的喘气,一摸,全身都起了红斑,一部分是痱子,一部分是抓破的,被汗水一腌,火辣辣的痛。身上很多地方生了褥疮——一个没有任何疾病的人,生褥疮。

    于是,在夏天里盼望冬天,好像冬天的干爽清凉便是救赎,然而真的到了冬天,又发觉,寒酷的冬月较之暑热不遑多让的难熬,风从四面透进来,薄薄的木板挡不住,小刀子似的刮在肌肤上,再从肌肤上裂进骨头里,骨头“吱吱”“嘎嘎”的磨着,骨缝里都是冰的,她将所有的旧布棉絮都裹在身上,将身子缩成尽可能小的一团,依旧不能抵抗这般彻骨的寒,那么冷……那么冷…让她担心小小年纪,便要冻出一身的关节炎。

    然而,她不能说话,不能要求被褥,不能要求扇子,不能呼唤,不能……跨出这上锁的木笼子。

    是的,木笼子。活在木笼子里的……孩子。

    这个孩子,不是风菲菲,不是玉簌公主,但是,却是她!是她!那个早就已经和她融为一体的强悍的灵魂!

    所以,这也是她!这就是她!

    全部的世界,是宽一臂,长两臂的方方的木笼子,不能站,只能蹲,永远都睡不直,掀开被褥底下,挖了个洞,她从那洞中大小解。

    木笼子外,那些花,那些飞鸟,那些轻巧的步履,那些自由的舒展,那些欢快的言语,那些明媚的春光。和木笼子里的世界全然无关。

    ……有人在轻轻敲木笼子,熟悉的三声,一轻两重,随即上头缝隙里,塞进来两个冷硬的馒头。

    一张女子的脸从那缝隙里一晃而过,年轻的,美丽的,却因长期处于担惊受怕中而过早憔悴的脸。她的眼神疼痛而哀悯,满是沉沉的压抑,似是那样碰一碰,便要落下泪来,她那样隔着缝隙,哀哀的注视着她,那样的眼睛里,她看见熟悉的缩小般的自己。

    一切,如此熟悉。熟悉到深刻在血脉里,熟悉到如此惊心,仿佛不见天日的穹窿里突然劈过白色的电光,一下便将她的梦中灵魂和过往躯体生生劈开!

    这不是现在的她!这是五岁的她,这是五岁的风无名。

    无名,无名。一个宫女无意蒙宠,春风一度,珠胎暗结生下的皇女,没有人给她名字。甚至没有人给她生存的机会。

    风烨国皇帝立了新后,新后善妒,不允许任何人再承恩宠,不允许任何人再生下陛下的孩子,她自己一年一个的生,后宫女人却从此绝育,如果有谁胆敢勾引陛下,胆敢生下皇裔,迎接她的必然是天下最惨的死法。

    然而那一年,素妃宫中的梳头宫女怡安却怀孕了。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怀孕。也许是帝王某日路过宫室,看见举袖挽发的美丽宫女,滑落的衣袖中玉臂如藕,眉目妩媚鲜艳如春,便浪漫的趋前求欢;也许是皇后年年怀孕却又不许帝王再对后宫广施雨露,正当壮年的帝王难熬漫漫长夜,路遇了穿柳抚花而来的纤纤女子,就地在绿草如毯中按倒了她……

    都只是也许,永无活着的生命可以考证,如同那些散落在血色宫廷里的旧事,早已腐朽成灰,再也无人能够捡拾得起。

    十个月后,世界上有了风无名。她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眼,她看见没有灯火的屋子,看见血水中,自己咬牙用烤过火的剪刀剪断胎盘的苍白女子,看见血水里漂着的一朵小小的玉莲花,听见她用被子捂住的无声的轻吟,闻见漫天漫地的血腥气息,感觉到她用满是泪水的脸死死贴在自己脸上,哽咽的道:“孩子,不哭……不能哭……哭了我们都没命……求求你,别哭……”

    于是,她成了第一个不曾哭过的新生儿,为了保住那个女子和自己的命。

    一个常年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封闭的木笼子中的孩子。

    木笼中苟且活着的幼女。(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