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御魇最新章节 > 御魇最新章节列表 > 161 裸马裸骑
    她没来得及伸开腿,双腿都在同一边,侧坐在马背上。好在她是坐在白袍少年身前,右腿快速往前一抬,便也稳稳的骑在了马背上。

    “谢谢!”

    虽然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却是发自小花内心深处。看来,这白袍少年也不是她先前所认为的那么冷漠跋扈。

    可是,这黑马背上没有马鞍,马奔跑得很快,很是颠簸。最惊险的是,马上没有缰绳,黑马快速狂奔之下,人就犹如被暴风雨冲刷的蝴蝶,随时会坠落地面,危险系数几乎等同于高速路上从120码速度的车里跳车。

    刚刚以为已经安全骑在马上的小花顿时又将心沉了下来,试图抱紧马颈,结果,根本行不通,可能是这这匹黑马果真是匹野马,根本不习惯有人抱住它的颈项,马头狠命狂抖,小花怕激怒黑马,只得双手用力抓紧马鬃毛,双腿死命夹紧马肚子,嘴里喊着“哦嘞”,若是已经驯服了的马,这是让马停下来的信号,只是,这对于正在狂奔的野马,不起丝毫作用。

    她的手本来就已经在拉弓取火的时候摩擦出了水泡和血泡,这时候,再次被黑马颈部的鬃毛摩擦,疼得钻心,嘴角控制不住的一阵抽搐,后背和额头全都冒出了细密得汗珠,粉紫裙衫先前本来就被雨水淋湿未曾干,后来又为了摆脱马群的追赶没命狂奔,被汗水浸透了好几次,这一回的冷汗也增添不了多少狼狈感,因为,她现在的模样已经狼狈不堪到了极致。

    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哪管狼狈不狼狈。

    小花忍着马鬃毛摩擦那些水泡血泡的剧痛,心里却在想,她因为坐在马背靠前的地方,尚且能抓住马颈部的鬃毛防止被黑马摔落在地,这白袍少年又是如何防止掉落下去的?莫非,他是抓住的马尾巴上的鬃毛?

    这。岂不是很奇怪?

    野外骑马,人的上身应略往后倾斜,奔跑速度越快,上身往后倾斜角度越大。这是常识,小花上身往后努力倾斜,并没有接触到对方的衣袍,不禁快速回头望了一眼。

    哦?是那把伞!

    他手上握住的是伞尖的位置,而伞柄位置却在马的腹部。

    他竟然是拿伞柄的弯钩勾住了马肚子!

    可是。她记得,她当时抓住这把伞的伞柄的时候,伞柄末端是没有弯钩的,这会儿竟然冒出了一个弯钩,这把伞,果然有古怪!

    尽管雨后天晴,可小花耳畔呼呼的风声里依然夹带着凉意,湿透了的裙衫裹在身上极不舒服。

    鼻子里也跟着不舒服。

    阿嚏!

    阿嚏!

    阿嚏……

    一连三个喷嚏,握着缰绳的手情不自禁的松了一下,几乎要从马上摔下来了。小花心中一惊,还好有惊无险。

    也顾不得手上的水泡和血泡已经被鬃毛摩擦着成为血R模糊的一片,咬紧牙关再次用力狠狠抓紧了鬃毛。

    草滩上不知道哪里凭空凸现一块巨石,这马也许是急于往前狂奔,也懒得绕开,直接撒开四蹄,再次加了速度,凌空腾跃而起。

    这悍猛的家伙,是存心炫酷耍帅,动作倒是潇洒。只是,可苦了马背上的小花,在马的两只前蹄腾空而起而后蹄还停在地上的一瞬间,身子往后一倾。任凭手里的鬃毛抓得再紧,也画着血线慢慢松脱开。

    小花心里大急!

    她要是压到了白袍少年的身上,两人岂不是如多米诺骨牌一般,都摔下马去,就这个速度,她还不知道是会摔断腿还是摔断手。

    只是。她并没有直挺挺的向后摔去,而是马上又往前倾倒,居然是侧翻了,身子往马的右侧下坠!

    “啊……”

    因为顾及到怕再次惊扰到马,小花心里的惊呼声硬生生憋了回去,嘴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随之闭上了眼。

    当然不是就此听天由命,而是在快速思考以哪种姿势哪个位置先着地,所受的伤会相对来说小一些。

    呃……一瞬间,许多念头一晃而过。

    尽可能抓紧缰绳、抱住马颈,待摔到地面时再松手,这可减少摔落地面的冲击力。这不可能做到了,缰绳没有,马颈根本抱不住。

    当已从马背上摔下来时,要双手抱头,收下巴、拱背,身体蜷缩成一个球形,使人可以“滚”开,高速落地时更需要“滚开”,待马儿离开之后,慢慢的动一动身体个部位,确定没有受伤后,再站起来。这样将大大减少摔伤的可能性。

    马身上没有任何马具,骑马者身上也没有任何防护具,L马L骑,这样的事,的确不宜发生在现实中!只能存在于想象之中,电视剧电影里那种拉风的场面,真不知道是如何特效做到的。

    小花的身体已经蜷缩成一个球形,正想着来一次高难度的特技“滚”,却终归没有实现。

    先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身材娇小瘦弱的缘故,在魁梧宽阔的马背上竟然连身后白袍少年的衣襟都没有碰到,这会儿,她已经被少年伸出来的手一把拉到了怀里。

    二人的身体来了个迅猛撞击,她不仅碰到了他的衣襟,连少年结实的胸膛也能明显的感触到。

    这少年虽然看起来年少,却胸肌发达结实,应该是个练家子。

    可能是因为她先前连少年的衣襟都没接触到,她在半坠马的一瞬间只顾想着如何在坠马之时减少伤害,却忘了身后还有另一个人和她同骑一匹马,她竟然几乎以为自己在独自骑马。

    待她确定自己已经重回马背,惊魂未定之际,开口道谢,“谢谢你!”

    “呵呵,多了一个字!”

    “啊?”

    错愕之下,小花顿时后知后觉的明了,他是指她被他用剑伞拉到马背上之时只说了两个字“谢谢”,现在是三个字,比先前确实多了一个字。

    “你能用曲子驯服悍马,骑术却实在不敢恭维,很少骑马?”

    少年的语气平静沉敛,不似刻意嘲讽她,而是有点像老师训导学生,倒显得老沉持重。(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