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御魇最新章节 > 御魇最新章节列表 > 097 牧场出事
    求正版订阅,6分钱一章……新书月票榜第三的名次眼看不保哇,求月票!

    ————————

    躺着的少女身着米分紫纯色长裙,与冰玉床周围或紫或蓝或白的三色水晶交相辉映,腰间用白色丝带系住,更显纤腰盈盈。(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冰玉床不远的水晶桌上有一翡翠浮雕镶嵌蓝宝石的梅瓶,几支新折的梅花娇俏怒放,给这冰冷的水晶冰宫增添了不少生气,桌旁的水晶凳子上坐着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蓝衣男子,神色沉凝,正投入的吹着箫曲。一曲毕,另一曲又起,似乎要将毕生所会的曲子吹尽一般。箫身为湘妃斑竹,镶有金玉纹饰,一头拴系米分紫飘穗,和少女衣裙的色泽一致,紫褐色斑点犹如被箫声打动而流出的盈盈血泪。

    但冰玉床上的玉瓷般的少女却并不为箫声所动,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不知过了多久,箫声终于停了下来,男子抚摸着箫上拴系的米分紫飘穗,久久不能释怀。这是虞嫤霏当年亲手拴系上去的。

    他放下手中的竹箫,徐徐走到冰玉床前,将少女的左手轻轻握住,帮她活动了一下手指、手腕,再轻柔的将整个手臂向上拉伸,慢慢屈肘,右手和双腿也同样如此,然后将少女翻了个身,轻轻拍打背部,替她活动肢体的各个关节,最后还轻柔的揉、搓腿部和手部的肌肉。

    从那娴熟的技巧可以看出,他必定经常如此。

    替那少女按摩之后,蓝衣男子离开床边去一旁的水晶梳妆台上搬了一个纯金镶嵌五彩宝石的匣子,又挑了一把锃亮的玄铁剪刀,随手还拿了把白玉梳子搁在匣子上。这才重又回到床头。

    他坐在少女头部前方的高脚水晶凳上,轻轻的梳了一下那乌黑亮泽的黑发。少女的头发又长了不少,尽管冰玉床足够高,发尾却也快要垂到水晶地面上了。

    他小心翼翼的替少女剪掉了发尾少许头发,随后将断发一一拾起来仔细的编成了一根细细的小辫子,这才打开了那个纯金镶嵌五彩宝石的匣子,那匣子有两个夹层。上面一层赫然放着许多根发丝编成的小辫。而下面一层则放着一些剪断的指甲和趾甲……

    临走之前,他再次望了一眼冰玉床上的少女,略略有些失神。仿佛透过这具娇小的身躯,看见了别的什么,随后毅然大踏步离开。

    他并未离开水晶冰宫,而是走到了隔壁的一间冰窟。拔掉了插在墙上的第三十四根水晶柱,露出一扇隐藏着的石门。再将第三十四根水晶柱重新插回原位,石门缓缓开启,里面寒气逼人,是个更大的冰窟。

    不一会儿。石门再次缓缓闭合。

    ……

    “小阿公!你真的老啦!服不服?”

    金石但笑不语,习麒却急了,“小阿公。你还不投降么?”

    “太子殿下!你看我这一子下在此处如何?”

    金石手中的白子并未落下,只是指了指。习麒的脸色却一变,怎么会这样?他又仔细推演了一番。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小阿公,麒儿认输。”

    金石却笑着将手中的白子落在了另一处,“那也未必!这一局,麒儿胜了!”

    习麒一脸郁闷,“那也是小阿公故意让我!没什么意思!”

    金石却道:“有的时候,对手明明会赢,却偏要输掉!因为他有不得不输掉的原因。麒儿,有的时候,掌控人心比掌控高超的技能更重要。”

    习麒听后若有所思。

    这时,东宫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似乎是侍卫在拦阻强闯东宫的不速之客。

    “太子殿下!老臣今日非要见到太子殿下!别拦着我!”

    习麒迅速起身飞掠出去,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带头强闯东宫的左相李东阳面前,他随意瞧了瞧紧跟左相身后的户部、兵部、工部三位尚书,喝住了侍卫,对年迈的左相深深一礼,这才笑容满面温和的问道:“老师有何要事非要找我呢?”

    “太子殿下既然还记得幼年曾受教于老夫的事情,那老夫便倚老卖老受了这一礼。不过,太子殿下迟早会登上大宝,君臣之礼亦不可废,请受老臣一礼!”

    李东阳带了头,户部、兵部、工部三位尚书自然也跟着恭敬行礼。

    “若不是今日急报事情重要,而皇上和监国摄政的琅邪王都不见人影,老臣没法,只得硬闯东宫,也不会扰了殿下雅兴。殿下若要责罚便由老夫一力承当。”

    习麒见左相一脸焦虑,也不耽误时间,赶紧道:“各位爱卿免礼!责罚亦免了!老师快说究竟何事?”

    李东阳语气沉重的道:“铁布肯乌牧场出事了!今年冬天遭遇百年未遇的严峻寒潮,至少死了150万头牲口,这是牧场总数的二成以上,由于持续不断的大雪和特低的气温,牲口还在继续死亡,不仅冻死了大批牛羊,连战马也死了不少!而那些战马开春了是要上战场去的!这势必影响陛下先前亲自定下的战策。”

    习麒一听有些惊讶,“铁布肯乌牧场素来产良种战马,在战场上不惊不诈,勇猛无比,身躯粗壮,四肢坚实有力,体质粗糙结实,耐劳,不畏寒冷,生命力极强,能够在艰苦恶劣的条件下生存,怎么会冻死?”

    李东阳连忙回道:“这个冬天天气异常,铁布肯乌牧场的飞悍马虽然不畏寒冷,但也有承受的极限,过了极限也就承受不住了。”

    习麒略一思考,随即问道:“既然连飞悍马都冻死了,那是否有百姓被冻死?其他几大牧场的情况又如何?”

    不待李东阳回答,已经有清脆的掌声响起来了,李东阳不由得望过去,却见那拍掌之人竟然就是被皇上临时委托监国摄政而他先前久寻未果的琅邪王习墨。

    习麒率先欢快的喊道:“墨叔!你来的正巧!麒儿真不知道如何处理呢。”

    李东阳和身后的三位尚书连忙一起向琅邪王见礼。

    琅邪王浅笑道:“麒儿真是长大了!看来不久之后就能独立处理政务了!比你那整日斗鸡遛狗流连市井的砚叔强了千百倍!你爹将来若是再撂担子,就不用再找我了,我倒乐得逍遥自在!我这苦命人也终于有了接班人!麒儿,走,跟墨叔去勤政殿!左相和三位尚书大人也一起来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