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御魇最新章节 > 御魇最新章节列表 > 066 花灼华(感谢絶钣货万币和氏璧打赏)

066 花灼华(感谢絶钣货万币和氏璧打赏)

作品:御魇 作者:芊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感谢陆乘风来了588币香囊,感谢燕长弓、游戏玩家171819的平安符!

    感谢订阅、打赏和投月票的各位兄弟姐妹!感谢投推荐票的亲~周末愉快~

    ————————

    怪梦里的沧月堡和慕容睿令夏承皓心中一震,脑子里有些东西似乎呼之欲出,几乎蹦出来了,可是,一晃神,却又烟消云散。

    他觉得自己似乎梦醒了,可是,脑子里的意识却依旧停在古代的某个时空里,那些古人的言行举止甚至心里活动全都一览无遗,似乎是冥冥中的某个神通大能在刻意剖析给他看……

    “沧月堡堡主嫡出的七小姐姬盈盈三年前生了场恶疾。大约半年前,我五师姐应邀前往诊治,终因拖得太久回天无力,七小姐正直二八年华,就此夭亡,令人叹惋。却不料,沧月堡却怪罪于五师姐,竟仗势扣押五师姐,扬言要五师姐替那芳魂故去的七小姐陪葬。”

    靖方哑然失色,奇道:“沧月堡何时竟然凌驾于仙草谷了?”

    金非并未回答,只是仍旧继续往下说,“不待仙草谷有所行动,琅邪王慕容睿却已经将我五师姐救了出来。”

    靖方听后了然,“原来如此。沧月堡已然投靠了琅邪王!”

    “慕容睿练功走火入魔,五师姐亲自下跪求我施针救治,我答应了!但是,我的条件是,五师姐从此与仙草谷再无任何瓜葛。”

    提到五师姐花灼华,金非不禁暗自叹息,好一个芳华绝代聪慧过人的女子,却不惜与狼为伴,也许,这是她难以逃脱的宿命。

    十四岁那一年,若不是五师姐多次有意无意的暗中撮合,她亦不会对慕容熙动情,可以说。是五师姐令她知晓了男女之间会有那样一种奇妙的感情,不同于与其他师兄弟之间的感情。

    可惜,她和慕容熙终归有缘无分。

    靖方有些好奇,“你五师姐何错之有。竟然要被逐出仙草谷?”

    金非冷冷一笑,眼中透出些许寒芒,“若沧月堡之事,是她时运不佳,不足为怪。那么。未经谷主许可,将谷外守护大阵及谷内机关图私下授予他人,这可当得起那份责罚?留她性命,是阿爹怜惜她从小父母双亡的悲苦。”

    靖方也不禁豁然变色,“如今,仙草谷岂不成了琅邪王的囊中之物?”

    她面上神情又冷了几分,“你以为呢?若不是如此,我会替那慕容睿施针么?阿爹已经在着手重新布置守谷大阵,谷内机关也在调整改造,可这都并非一朝一夕之事。需要不少时日。”

    靖方伸出手来,似乎想要给她几许抚慰,终究又缓缓的缩了回去。

    金非见此心中苦笑,他始终不会真正走近她的心扉吧。

    他娶她,只是为了承担一份责任。

    说起来,他虽然只是受了慕容熙之命前来迎接保护她,但终归还是她的救命恩人,救命,救身。

    他被迫娶她其实何其无辜,他的确是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好男人。

    金非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淡然微笑着道,“我每月给慕容睿施针两次,明日又是施针之日,本欲暂时不去理会他。却不料。终究算计不过他。那紫玉项链于我而言,视若生命一般。你明日送我过去,可好?”

    她主动伸出手去,希望能与他相牵,甚至是一辈子相牵。

    等了片刻,靖方终于迟疑着拉住了她的手。“好!”

    这一刻,金非以为,会这样与他相牵一辈子,直至白发苍苍。

    次日,天未亮金非便已经梳洗妥当,夜里未睡安稳,早起亦没有胃口,草草吃了几口,便坐上了马车。

    靖方虽陪着她,一路却总是保持沉默,从不主动发言,倒是金非一直在没话找话问一些他家中之事,他也只是寥寥几句应付着,甚至就是简单的一个字便算作了回答。

    金非心里不禁再次纳闷,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一开始觉得他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儒雅公子,却偏偏是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后又觉得此人有些愚忠迂腐,却又敢大逆不道应承娶她。

    他看起来谦和,其实又拒人于千里之外,令她觉得有一种难以靠近的疏离。此人并非平庸无脑之人,将她从虎踞寨救出来之时亲眼目睹了她最难堪的过往,却为何愿意娶她呢?若说是为了一份责任感,但如果靖家果真因此事和皇帝失和呢?他是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人,绝不会不顾家族利益。

    金非越想倒越有些想不通了。对于百思不得其解的人或事,她一向自动选择放弃探究,省的弄得自己头痛无眠。反正,并非每对夫妻都能以真心换取真心,世间凑合着过完一生的夫妻数不胜数,只要彼此相安无事,日子倒也不算难过。

    她并非执拗之人,真心于她而言,得之甚幸,不得认命,何必强求。

    何况,真心一时易求,一世却难。

    更何况,虎踞寨之事始终是彼此心中永远无法拔出的一根毒刺,它不会随时间逝去而消亡,只会渐入骨髓……若是将来,她的事情尽人皆知,众口铄金,人言可畏,她又该何去何从?

    ……

    花灼华?这名字感觉也很熟悉……

    真心一时易求,一世却难。

    这话似乎有谁对他说过。

    也许是习惯了怪梦的侵扰,夏承皓再次醒来之时,只是略微一笑,不再理会,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直奔机场。

    ……

    “小花,你……竟然养了一头紫毛狼崽子?”

    陈莉娜惊诧万分,先前的悲痛减缓了不少,“哪里来的?这么小,未足月的早产狼崽子?紫毛很罕见啊……我从来没见过……”

    眼前一团耀目的紫光一闪,那个巴掌大的小东西乖巧的趴在了小花的肩头,垂下一条毛茸茸的淡紫细长尾巴悠闲的摆来摆去。

    似乎感应到了陈莉娜怪异的目光,那浑身浅淡紫红的货将又肥又短的脖子扭了多半圈,向她望了过来,那货外形和缩小版的狗相似,但吻略尖长,口稍宽阔,耳竖立不曲,尾挺直状下垂,额间金色“王”字闪亮夺目,又颇有虎王的气势,幽蓝幽蓝的眼珠子转了至少三圈,射向她的眼神轻蔑而慵懒,似乎在询问:“咦?怎么又来了一个?没见过!你谁啊?”

    突然,正仔细观察小紫毛狼崽的陈莉娜瞪大了眼睛,这……这货是……

    这货是……

    陈莉娜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